神舟俱乐部目录

[综]专业扮演 第24章 第24章

时间:2022-01-19作者:画期栖

    >>过于关注上司某些没注意到的地方是不对的,更何况还是上司明显在质问的时候。里见真理努力让自己的关注点正经起来,并且连一丝解释的意思都没有,光速道歉。“是我的错,太宰大人。”毕恭毕敬,态度诚恳。就是——“说说吧。”太宰治继续质问。“你错在哪了。”“因为我做出了错误的判断,甚至昨天竟然外出了一天没有工作,还积压了这么多的文件。”不管怎么样,现在太宰大人的态度在这里,不管是什么,积极认错就对了!里见真理声音沉痛,整个人一副忏悔的模样。“都是因为我的错误行动,才导致了现在的后果,我也知道现在忏悔为时已晚,请太宰大人给我一个补救的机会,我会更加努力先把这些处理完毕,然后自己去领罚……”“停——”太宰治出声打断她这一套认错连,声音不善。“你所认为的你的错误,就只有这些吗?”判断错误?他太宰治就没指望过里见真理你这个脑回路能整出什么正常事来。但蠢到这个地步,实在是让他没眼看。再一次的,太宰治心里涌现出一种想要把对面忏悔到耳朵都死死垂着的狗勾给扔出办公室的想法。太蠢了,实在是太蠢了。还是说……她在转移话题?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人高兴不起来。明明是有阳光进入的,属于白天的房间,可这一刻,却像是有看不见的暗流在四周扫荡着,潜伏着等待爆发。里见真理敏锐地察觉到了气氛的凝滞。她的错误,还有很多……吧?可哪怕是细细忏悔,肯定也不足以完整的说出太宰大人心中的那些条罪状。所以她能够做的,捞一把自己的行为就只有……“太宰大人。”里见真理深吸一口气,绕过桌子来到太宰治的身边,在对方深沉的、看不出一丝晴朗的眼眸下,单膝跪地。“对于我来说,您的命令是绝对的。”她仰头,右手轻按心口,恭敬顺服的姿态像是一只无论被怎样对待也不会离开主人的、绵羊一样温顺草食动物,让人生出一种对方哪怕是被勒住安静,也只会用这种驯从的、柔顺的目光注视着那罪魁祸首。可太宰治分明知道,在这温顺的外皮下,隐藏着这是一只怎样凶狠的猛兽。她可以用这副天真的模样,笑着夺取目标的性命,又毫不在意地用相同的笑脸,去面对其他人。黑手党中的纯粹,有时候更偏向于疯狂。她藏得太好,又或者她其实从来都没有隐藏,无论哪一个都被称作里见真理,可太宰治就是不想看到这幅样子的里见真理。他总是不想看到对方独独对自己露出一副被驯养了的家犬的忠诚表情,明明他从未对对方做过这种事情。潜意识已经预料到了对方大概会说出的话,可莫名其妙的沉思却让太宰治慢了一拍。下一秒,他看到这个被自己轻而易举俯视着的少女弯下眼眸,红色的眼眸里是再明白不过的认真,并用虔诚的声音,笃定开口。“请对我下达命令吧,无论是什么,我都会遵守。”什么啊——这种莫名其妙的回答。明明被命令了后,高兴的就只有你一个而已。被命令就这么开心吗?甚至作弊的把这当做回答。这种莫名其妙的承诺,只遵守自己一个人的命令?呵。鸢色的眼眸氤氲着不知名的存在,像是翻涌的暴风,又像是深不见底的寒潭,完全看不出此刻到底是什么心情。被这双眼眸所注视着对方里见真理不为所动,只是保持着恭顺的姿态,毫不畏惧地期待盯着太宰治。“你走吧。”太宰治转身,似乎是厌倦似地啧了一下,随意摆了摆手,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情感色彩。“没我的命令,不许靠近。”“……是。”里见真理恹恹地离开办公室,整个人宛如刚被痛骂一顿还要站墙角面壁的狗勾,充满纠结。太宰大人让自己出去,还说没有他的命令就不许靠近,那岂不是说在得到命令之前,她就不能再进办公室看太宰大人了吗?虽、虽然太宰大人也不是总在办公室,但是好歹算是一个时不时会固定刷新太宰大人的地点啊!(震声——)不不不,自己都升级成太宰大人收下第一副官了,平日里的文件还要自己处理,如果自己去不了办公室,那文件怎么办?所以应该是仅限于今天,明天还是正常上班吧?里见真理痛苦地蹲在墙角,脑袋里另一种可能性明晃晃地跳着桑巴。比如太宰大人真的很生气,所以是让自己一直不要去,准备招新顶替自己……太宰大人的这个命令到底是哪种意思啊!!!里见真理痛苦面具,里见真理万念俱灰。纠结了一分钟,蹲在墙角的里见真理豁然起身,直接冲向电梯,按下了中原中也的那一层。刚巡视完没一会儿才回来的中原中也刚坐下十分钟,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中原先生,是我!”“里见?”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来的中原中也有些惊讶。“有什么事吗?”太宰那家伙竟然真的没强行让里见给他处理文件,难道是太宰那家伙捡到了良心?“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里见真理冲到中原中也面前,双手啪地一声按住办公桌,声音沉重。“我好像惹太宰大人生气了!”中原中也……?“你?惹太宰生气?”中原中也完全想象不到里见真理能做什么惹太宰治生气的事。“你干什么了?”平时真理她根本就是恨不得供着太宰,除非太宰那家伙没事找事,不然他觉得以真理这种情况,干不出惹太宰治生气的事。“因为……文件?”中原中也“……”啊这……中原中也瞬间想起了自己之前是如何撺缀着里见真理让她给太宰治留文件的,不由得心虚起来。不会是自己把真理给坑了吧?“就……就因为这个吗?”他轻咳一声,声音有些飘忽。“当时都发生了什么?你说说,我帮你参考一下。”“事情是这样的。”里见真理一脸严肃地,说出了充满主观性与滤镜的话。“我上午处理文件,太宰大人因为劳累在沙发上休息,等我处理完文件准备离开的时候,太宰大人苏醒了,并言明了我的消极怠工的行为。”中原中也“……”消极怠工的到底是谁啊!明明是真理你一直在工作,太宰那家伙一直在摸鱼吧!他怎么好意思说你在消极怠工?完全不知道中原中也想法的里见真理继续讲述。“我忏悔了自己的消极怠工,但太宰大人听完之后直接让我离开,说没有他的命令不许靠近。”说着,里见真理愈发忧愁。“他一定是生气了!”中原中也“……”太宰这是……生的哪门子气?中原中也疑惑地思考了半晌,又看了看忧心忡忡的里见真理,问出一个问题。“你是怎么……嗯,忏悔的?”“当时是这样的……”在中原中也震惊的视线里,里见真理郑重描述了一番她如何单膝跪地,一脸正直地说出了一堆让人头皮发麻忍不住双手捂脸的话。眼神单纯,只有疑惑与费解,完完全全不觉得这一通话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甚至还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找对错误方向。“你真的……真的是这么说的?”这、这种肉麻的话竟然真的有人能够一本正经地直说出来吗!!!中原中也没忍住抬起手遮住有些抽搐的唇角,注视着里见真理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有着社交牛逼症而不自知的大佬,恨不得倒吸一口凉气。“说完太宰就直接让你离开了?”“是啊。”里见真理叹了一口气,垂下眼眸,分外忧郁。“所以太宰大人一定生气了,这可怎么办啊中也?”中原中也“……”大不了来我这里,我这里很需要真理你这种人才啊!中原中也心里想着,又明白,自己不能说。真说出来,里见真理绝对能相当认真超市她太宰的人,并且和自己至少绝交三天。所以他该怎么说呢?他总觉得里见这段让他都一个激灵的话,换到太宰那里,杀伤力……怎么着也得有个头皮发麻。至于后果……长久的沉默让里见真理忍不住重新抬眸看向中原中也,红色的眼眸里满是纠结与期待,甚至还带着信赖。中原中也原本想说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放心。”他艰难抬起手拍了拍里见真理的肩膀,决定给自己忧愁的小伙伴塞一颗定心丸。“你继续保持,太宰绝对不是要裁你,信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