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炼狱艺术家 第三百零九章 突围!

时间:2021-11-28作者:烟火成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用他的尸体来见我,是为了什么?”

    柳平说道。

    这个庄园主看上去不像是噩梦之主那样的存在,毕竟他还在奇诡的世界里拥有一处庄园。

    发现自己在调查众多奇诡者的事情后,他竟然也没出现,而是派来了持伞人的尸体。

    那么。

    他想来对付自己,却无法亲自来?

    还是说,他没有恶意,只是想来跟自己谈一些事情?

    持伞人开口道:“我已经说过,一切奇诡者都要奉我为主,因此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跟我签订契约——”

    “看在你这么出色的份上,你可以保留自己的身体。”

    柳平一默。

    没有恶意?

    首发

    不,它显然是有恶意的。

    现在趁着他愿意说话,得看看这个家伙究竟想干什么。

    “你难道对持伞人的去向不好奇么?他骗过了你,灵魂离开了虚空神柱,你难道一点都不想知道他后来的事?”柳平道。

    “他的事与你有关,不是吗?”

    持伞人尸体毫无情绪的道。

    “所以你已经不想深究他的事,而是直接来找我?”柳平问。

    “你身上有很多秘密,只要你成为我的手下,我猜我会获得非常有价值的秘密。”持伞人尸体道。

    “那么我就直说吧,我没有成为别人奴隶的打算。”柳平道。

    持伞人尸体沉默不语。

    柳平想了想,说道:“如果你开得起价码,我倒是不介意出售一些情报。”

    持伞人尸体依然没有回应。

    柳平心有所感,猛然抬头望去。

    只见这一方小世界的天空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星辰。

    这些星辰飞落而下,化作一名名奇诡者,站在了持伞人尸体的背后。

    他们脸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神采,如同死尸一样木然站着不动。

    等所有奇诡者全部降临,持伞人才缓缓开口道:

    “所有奇诡者都是我的手下,你也不能例外,否则——”

    那些奇诡者身上顿时腾起杀意。

    他们鼓动身上的法则之力,令其达到‘涌现’的程度,进入随时可以搏命的状态。

    数百名奇诡者,全部把目光汇聚在了柳平身上。

    他们开始释放术法——

    “停!”柳平喝道。

    “怎么?”持伞人尸体道。

    “你们有几百人,我一个人打不过你们。”柳平道。

    “所以你决定投降了?”持伞人尸体朝身后挥挥手。

    那些奇诡者顿时停住。

    “我实在无法理解,你已经有这么多手下了,为何还要执着于我一个人。”柳平道。

    “一种收藏爱好。”持伞人尸体道。

    “也许这是一方面,但其实还有更深的秘密,你并没有说。”柳平道。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奴隶也想窥探我的想法?”持伞人尸体冷笑道。

    他背后的奇诡者们动了。

    数百名奇诡者无声的越过持伞人,朝柳平冲过来。

    战斗瞬间打响!

    “快。”柳平低声道。

    只见赵婵衣从他背后转出来,手中长刀朝大地一斩——

    轰!

    整个世界被切成无数片,陷入彻底的崩塌。

    奇诡者们顿了一瞬,立刻出手!

    就在他们出手的这一瞬间,一道金芒穿透世界,带着柳平和赵婵衣朝无尽的虚空深处飞去。

    是娅娜!

    柳平争取了几句对话的时间,她便赶到了!

    三人风驰电测一般穿过黑暗的虚无,朝不知所在的深处飞去。

    “你的速度怎么比以前更快了!”

    赵婵衣不满的道。

    她捏了避风法诀,却依然被吹得睁不开眼,连头发都吹乱了。

    娅娜道:“当年还是圣骑士的时候,我所有的能力几乎都用来增加速度,如今突破至奇诡境界之后,更是把速度堆到了更高的程度。”

    说完,身后远处出现了几个小光点。

    那是其他速度型的奇诡者。

    娅娜冷哼一声,身上的金芒再次暴涨数分。

    那些小光点顿时被远远甩开。

    “不错嘛,奇诡方面的能力也是逃跑——看来你什么时候都想着逃跑啊,娅娜。”赵婵衣语调温柔的说着。

    “赵婵衣你太胖了!这会影响我们逃命的速度,给我回卡书里去!”娅娜冷冷的道。

    赵婵衣瞪了她一眼,又被反瞪回去。

    “或者你想成为那个庄园主收藏的一具猫尸?不,也许是女尸?”娅娜悄声道。

    赵婵衣说不出话,乖乖的变成一张卡牌回到卡书里去了。

    娅娜终于腾开一只手。

    她双手环抱着柳平道:“我们朝哪里跑?”

    柳平苦笑一声,说道:“神柱之外,哪有我们熟悉的地方?”

    短短几句交谈间,两人已经不知道飞出了多远的距离。

    那些追兵再也看不见。

    同样的,柳平他们也渐渐迷失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

    忽然。

    一张卡牌从卡书中飞了出来。

    安德莉亚。

    “你怎么出来了?”

    娅娜奇道,顺便不着痕迹的朝安德莉亚打了个眼色。

    ——我好不容易把那只猫气回书里,如今又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你跑出来干什么?

    安德莉亚脸红了红,说道:“不是的,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要跟柳平说。”

    ——姐姐别怪我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谈情说爱?

    “是不是这块黑色鳞片的事?它在发烫。”

    刚才娅娜和赵婵衣交谈时一直没出声的柳平终于开了口。

    他从怀里取出那块黑色鳞片。

    ——这正是真实世界2027年的时候,柳平在噩梦地宫之中,为了救出世界之灵而取得的那块黑色鳞片。

    鳞片上的一道噩梦术法用来对付黑暗执行者了,而柳平过去所留的法门,都被世界之灵吸收一空。

    世界之灵即是过去时代的安德莉亚。

    她流落永夜,与柳平重逢,一直到如今再次获得黑色鳞片。

    “是它,虽然它上面已经没有任何术法,但我似乎还是要凭借它,才可以做一些事——当你获得它的时候,我就记起了过去发生的事情,这真神奇。”安德莉亚道。

    “不,并不是你记起了过去发生的事,而是过去的事情已经成为固定的历史,所以才会出现在你的脑海之中。”娅娜道。

    安德莉亚一想,不禁也点点头。

    是的。

    自己进入永夜是一定会发生的事。

    但在这之前,是被黑暗执行者杀死,还是被柳平所救?

    没有人知道。

    当柳平回到2027年,战持伞人,杀血肉巨人,进噩梦地宫,夺使命,抢下黑色鳞片——

    当这一切都发生,并且历史也被固定下来之后——

    所有与此有关的人才会获得这一段固定的记忆。

    更重要的是——

    自己的龙脊被那个噩梦中的家伙动了手脚,但在永夜之中,与柳平再次重逢后,柳平帮自己更换了龙脊。

    自己又重获力量了!

    安德莉亚满目欣然的望向柳平,只见他正认真端详着手中的黑色鳞片。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柳平眼前,就如同之前一样:

    “完好无损的战甲之鳞。”

    “它可容纳一切,但此时并没有什么东西寄托在它上面。”

    柳平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无比感慨的道:

    “过去之因,即是现在是果,这块鳞甲片就是我们在过去拼命努力所争取来的果。”

    三人的目光同时落在黑色鳞甲片上。

    安德莉亚思索道:

    “当时你释放这片鳞甲上与‘灵王’有关的东西之时,我昏了过去。”

    “没错。”柳平道。

    “我记起来了……这片鳞甲与我的记忆共生,我需要它来释放一些什么东西。”安德莉亚道。

    柳平将黑色鳞甲片递给她。

    安德莉亚捧着鳞甲片,闭上双眼道:“这里面藏着灵王的三千世界之秘……我想起来了,它就是钥匙。”

    她划破手指,在鳞甲片上飞快的勾勒出一个奇诡的符文。

    鳞甲片闪了闪。

    一抹光芒突然凭空而生,将黑色鳞甲片和安德莉亚一同笼罩其中。

    柳平看见安德莉亚的头顶上跳出来一行行小字:

    “唯一圣灵。”

    “已觉醒。”

    “她获取了过去时代的记忆,是当今之世唯一能对抗噩梦的希望。”

    紧接着。

    一张光影变幻的卡牌从安德莉亚的手中出现。

    只见卡牌上画着一面镜子,而镜子中有着一道时隐时现的战甲虚影。

    安德莉亚将卡牌贴在黑色甲片上,开口道:

    “这是洞察与互换之牌,它作用在甲片上,就等同于作用在你的那件战甲上。”

    “效果呢?”娅娜问。

    “只有柳平触碰它的时候,它才存在;此外它可以与战甲上的其他鳞片互相交换。”安德莉亚道。

    “可是你这张卡牌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娅娜问。

    “你们还记得我总是能摸出各种各样的兵器吗?”

    “记得。”柳平道。

    安德莉亚微微一笑,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更加深沉,目光也变得深邃而充满智慧。

    “战甲——它的许多鳞片上,都藏有过去时代的力量和秘密,柳平必须以这片鳞甲为依托,去拿回这些秘密。”

    说完,她伸手在鳞片上一点。

    黑色鳞片顿时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片满是灰尘与裂痕的鳞片。

    ——两个鳞片交换了位置!

    也即是说,黑色鳞片回到了战甲上,从而把这片鳞片换了过来。

    “真是小心翼翼。”娅娜道。

    “敌人太恐怖,这是一种必要的防备手段。”安德莉亚道。

    她把满是裂痕的鳞片展示在柳平和娅娜面前。

    “娅娜姐姐,你也回卡书上吧,后面的秘密你不能触碰,不安全。”安德莉亚道。

    娅娜睁着美眸又瞪了她一眼。

    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没有其他人、只有柳平的地方,结果你赶我走?

    安德莉亚吐了吐舌头,歉意的笑了笑。

    “好啦,我去休息了,有事叫我。”娅娜身形一闪,化作卡牌,重新飞回卡书上。

    黑暗中。

    只剩下了安德莉亚和柳平。

    以及那片满是裂痕的黑色鳞甲片。

    “这里面有什么?”柳平问。

    “没进去之前,我也不知道,它是你某一世所藏的秘密,恐怕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去看个究竟。”安德莉亚道。

    “去看看。”

    柳平将手按在满是裂痕的鳞片上。

    安德莉亚立刻化作一张卡牌,飞回到卡书上。

    “记住,不要召唤我们,我们不可去听闻你过去的秘密。”她最后叮嘱道。

    柳平忽然想起来什么,立刻问道:“那莉莉丝呢?”

    ——莉莉丝是卡书“死亡之偶”的书灵。

    “她没事,她就像你的兵器一样,跟你的命运已经紧紧绑在一起,被法则默认为卡牌师的兵器之灵。”安德莉亚道。

    “嘻嘻。”莉莉丝从柳平的头发里冒出来,得意的笑了笑。

    “那么,我开始了。”柳平道。

    安德莉亚点点头,飞进卡书之中,躲了起来。

    柳平紧紧握住鳞片。

    霎时间,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跳出来:

    “注意!”

    “你激活了战甲上的一块鳞片!”

    “此鳞片藏有过去世界的秘密,请小心应对!”

    所有小字消失。

    满是裂痕的鳞甲片顿时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波动,瞬间化作无形。

    柳平在原地等了数息。

    可是——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咦?难道是我激活鳞片的方法不对?”

    柳平自言自语道。

    下一瞬。

    虚空中仿佛产生了一股巨大的拉扯力,柳平被狠狠拽住,朝着黑暗而无尽的下方疾速坠落而去。

    “什——”

    柳平刚吐出一个字,便从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下坠的速度比娅娜的飞行速度还快上数倍!

    他这一走,虚空再次归于黑暗和虚无。

    一片死寂。

    也不知过了许久。

    终于,这里出现了一名打着黑伞的持伞人。

    它四下一望,喃喃道:“奇怪,明明还在这里的,结果却不见了……”

    在它身后,越来越多的奇诡者随之出现。

    他们使出各种手段,想要寻找到些许蛛丝马迹,但最终都一无所获。

    直到这时,持伞人终于叹了口气道:

    “算了,他们肯定是用什么法子逃走了——就算我们再追上去,也追不上那个忏悔圣天使。”

    “连我也没见过这种一心只追求逃命速度的职业者……相当值得收藏!”

    “看来还是要我本体前来一趟。”

    话音落下。

    他转过身,朝着黑暗的深处飞去,渐渐看不见了。

    那些奇诡者轰然而散,沿原路朝虚空神柱的方向飞去。

    ……

    另一边。

    柳平只觉得自己在不断下坠。

    那块黑色鳞甲片再次出现,围绕他来回飞了几周,终于落在他背后,紧紧贴在他的后心处。

    下一瞬。

    黑色鳞甲片化作一根长长的、散发着微光、若隐若现的长绳,一端系在他背后,另一端没入上方的无尽虚空之中。

    “这是——”

    柳平回头看着背后的长绳,顿时回忆起之前的一件事。

    黑暗执行者。

    当时黑暗执行者解开所谓的“噩梦之拥”后,以人类男子的形象出现——

    他的背后也有一根类似于此的长绳!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柳平正想着,只见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眼前:

    “你的战甲之鳞已化作安全防御措施:”

    “多重世界层面的牵引之绳。”

    “它的另一端系在战甲上,令你所呼吸的风收敛你的气息、令所踩的大地不会侵蚀你的灵魂、令你的力量可以正常施展、令你所掌握的知识和秘密不会被在离开时剥夺。”

    “——来自地、水、火、风的四圣柱之力。”

    咚!

    一声闷响。

    柳平感觉自己落在了一片坚实的土地上。

    他抬头望去,只见四周是一片残破的、从未见过的奇异建筑。

    迷雾沸涌。

    除了这片建筑之外,更远的地方根本看不清分毫。

    ——这是什么地方?

    他正想着,只见又一行燃烧的小字跳出来:

    “请注意。”

    “你抵达了虚空与炼狱之下的更一个大世界层。”

    “当前世界归属:”

    “噩梦。”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