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炼狱艺术家 第三百一十九章 急转

时间:2021-12-03作者:烟火成城

    ..,最快更新!

    轰隆隆——

    窗外传来一声闷雷。

    柳平朝窗外瞟了一眼,只见乌云遮蔽了天空,冷风开始吹散树上的黄叶。

    “左大人,这是我们的申请表单。”

    他将初云裳刚写好的表单放在桌子上。

    左大人满面轻松的道:“这事儿容易,你出门右转,去外面走廊上第三个窗口盖章就行——我负责的是评考,不管这个。”

    “好,大人,多谢指点,告辞。”

    “告辞。”

    柳平笑吟吟的牵着初云裳走出门。

    门关上。

    门里左大人立刻拿起了通讯器。

    门外,柳平环顾四周,只见一个人都没有。

    这时已临近黄昏,又下着冷雨,来办事的也没几个人。

    柳平走出几步,悄声问道:“云裳,闭馆申请一定要在第三个窗口才能盖章么?”

    “不是啊,这种申请单递交至前面窗口,还是要拿进去给左大人这个级别的官员签字才行的。”初云裳一头雾水的道。

    柳平目光沉了沉,将申请单递给初云裳道:“你去递交这个单子,我在大厅等你。”

    “好。”

    初云裳拿着单子便去了大厅侧面的窗口。

    柳平朝走廊的窗外看了一眼,只见满天的风雨已经来了。

    他一路穿过大厅,站在大楼出口的柱子后面,悄然朝外面望去。

    阴雨中,街上行人匆匆而过。

    几辆汽车缓缓驶来,停在武盟大楼外的街道上。

    “柳平。”

    身后传来初云裳的声音。

    “怎么了?”柳平头也不回的问。

    “窗口工作人员说现在不能递交申请表了,说几位负责签字的大人们都在开会,让我们明天再来。”初云裳道。

    柳平朝虚空扫了一眼。

    只见自己的任务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请保证武馆的牌匾不被任何其他武馆摘走。”

    柳平看着这行小字,略一沉吟,开口道:“云裳,只有挑战并打败我们,其他武馆才可以摘走我们武馆的牌匾,是这样吗?”

    “对。”初云裳道。

    “有没有其他情况——我是说某种极端的情况下,其他武馆也可以摘走我们的牌匾?”柳平问。

    “啊,只有一种情况。”初云裳想了想,说道。

    “什么?”柳平问。

    “我们都死了。”初云裳道。

    柳平瞳孔骤缩,目光再次朝外面的街道上望去。

    只见那几辆停靠在马路边的车上,有七八名男子正坐在车你吞云吐雾。

    当柳平凝神望去的时候,他们头顶便显现出同一行小字:

    “高级杀手。”

    柳平略一沉吟,将正准备走出大门的初云裳拉住。

    “怎么?我们不先回去吗?”初云裳奇怪的问。

    “再等等。”柳平道。

    “可是今天已经办不成手续了。”初云裳道。

    “他们的官员都在开会?我猜并非如此——至少左大人没有去开什么会。”柳平淡淡的道。

    不仅如此。

    大厅的窗口直接拒绝了闭馆申请,很可能就是那个左大人搞的鬼。

    三十二家武馆上下打点,想要灭掉血心流派的武馆。

    既然是上下打点,说明武盟高层已经有大人物点头同意了这件事。

    那么姓左的凭什么就没有被收买?

    卖了自己和初云裳,便是替高层的大人物们分忧,又能从三十二家武馆那里得一些好处。

    何乐而不为!

    “如果不回武馆,难道我们就呆在这里?”初云裳问道。

    柳平笑了笑,说道:“武盟作为管理所有武者的机构,恐怕还是要点脸的……谁若在武盟的大楼里被杀,一定是轰动天下的事,不是吗?”

    “那当然,但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初云裳道。

    “走,我们再去找左大人。”柳平道。

    “还找他?”初云裳道。

    “他有没有灵?你能看出他实力如何么?”柳平低声问道。

    “他只是个文职官员,没有灵,武艺稀松平常。”初云裳道。

    “你不要出声,也不要露出任何神色,现在我跟你说两件事。”柳平看了初云裳一眼。

    初云裳点点头。

    “第一,这个姓左的有问题,待会儿进去你就制住他,不要让他开口;”

    “第二,外面有杀手,是三十二家武馆派出来的,武盟默许了这件事,他们之所以不进来,是不能在武盟的大楼里杀人,以免影响太恶劣。”

    柳平轻声说完。

    初云裳目光中闪过一丝怒意,很快又平静下来。

    这时两人已经走到了办公室门口。

    敲门。

    “谁?”里面传来左大人的声音。

    初云裳看了柳平一眼。

    “我们来跟大人告别。”

    柳平笑着说道。

    他在门把手上轻轻一捏就推开了门。

    左大人慌忙站起来道:“你们给我出——”

    他刚开口,柳平就已摸出一根金条,笑着打断他道:“专门来道别,希望大人不要拒绝。”

    左大人看着那金条,神情一松,后面的话自己咽了回去。

    柳平顺势合上身后的门。

    “上。”他低声道。

    初云裳身形一闪,从原地消失,直接出现在左大人身后。

    她的手轻轻捏住左大人脖颈。

    一道接一道红影从她身后散开,如怒放之花,将左大人彻底围住。

    “动一下就是死,如果你不信……那就不要怪我。”

    初云裳轻声道。

    左大人吃了一惊,低喝道:“我是武盟的人,你们敢动我的话,你们也别想活!”

    柳平笑道:“大人,我们都快死了,你猜我们敢不敢杀你?”

    初云裳神情一动,只见一片片红影从她背后飞出来,围绕着左大人来回游荡。

    “血心流的灵……”

    左大人哆嗦起来。

    “你应该知道,只要我念头一动,它就会一直打到你死为止。”初云裳道。

    柳平将那份申请表单放在桌上,笑道:“大人,前面的工作人员说了,要您签字才可以。”

    左大人见了这架势,也明白了几分,苦笑道:“我只要敢签字,我的仕途就完了。”

    “大人其实可以选的,我们也很体谅您的处境。”柳平道。

    初云裳手上的力度又加了几分。

    以她的水准,要捏断这位左大人的脖颈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

    左大人脸色连连变幻,一咬牙,拿出笔在表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章子。”柳平道。

    左大人脸色更加晦暗,拿起桌上的章子,在表单上按了一下。

    柳平将表单拿起来,递给初云裳。

    初云裳仔细看了一遍,点头道:“没有问题。”

    “虽然有签字和章子,但武盟会不会矢口否认?”柳平问。

    初云裳一怔,说道:“按照正常的程序,我们已经完成了闭馆申请。”

    柳平走到窗边朝外看了一眼。

    街道旁的几辆汽车里,一名身穿风衣的男子下了车,朝武盟的大楼望过来。

    那男子吐出一口烟,嘴唇轻轻动了动,神情有些不耐烦。

    柳平看着他的嘴唇,轻声跟着说道:“明明都出了办公室,为什么还没出来。”

    “你在说什么?”初云裳问。

    “没事。”柳平道。

    ——对方连杀手都动了,还会在乎这一张闭馆声明?

    这张闭馆声明只能在明面上暂时保证武馆存在的合法性。

    如果初云裳死了,武馆自然也就没有了!

    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响起。

    “左大人,大家都等您呢。”门外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

    咔擦。

    门把手缓缓旋开。

    柳平抽出长刀架在左大人的脖颈上,朝初云裳偏头示意道:“你去。”

    “好。”

    初云裳化作一道残影,轻轻一掠便到了门口。

    一名身穿武盟官员服饰的女子刚一进门,立刻便被初云裳捂住嘴,在后颈处击了一下。

    女子还没来得及看清屋里的情况,便昏迷过去。

    “现在怎么办?”初云裳问。

    柳平拽过来一把椅子,在左大人对面坐下,笑道:

    “大人,从现在开始,你的命就在你自己手上了。”

    长刀上冒出丝丝缕缕的风,将左大人面前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斩成了碎末。

    “你想问什么?”左大人几乎要尖叫起来。

    他只是个官员,因为家里的权势才进了武盟,从来都是养尊处优,何曾遭遇过这样的场面?

    “请说实话——这女子喊你去干什么?”柳平问。

    “我们每周都有内部的聚会,下班以后,在街道对面的餐厅。”左大人道。

    “原来如此。”

    柳平略一思忖,将刀从他脖颈处离开。

    “听好了,左大人。”

    他肃然说道:“我会打昏你——接下来我要跟同伴商量离开的方式,不能让你听见,但大约两分钟后你就会醒,到时候我们已经离开,明白了吗?”

    一行燃烧的小字瞬间跳出来:

    “你发动了奇诡之力:欺骗。”

    左大人连忙点头,甚至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柳平察言观色,笑道:“其实是你通知前面窗口不准发放申请,也是你告诉那些杀手,我们就要出去了,不是吗?”

    “没有啊?”左大人面色迷茫道。

    “那你为什么这么害怕——明明杀官员我们也活不了,你完全可以想到这一点——但是我听到你的心跳还是这么快。”柳平慢慢的说道。

    刚才那个杀手的唇语——

    “明明都出了办公室。”

    这半句话,一定是武盟内部的人说出去的。

    但是自己和初云裳从左大人的办公室出来之际,走廊上是没有人的。

    所以很可能就是左大人自己通知的杀手。

    难怪从一开始就来接近初云裳和自己,因为他肩负着任务!

    左大人慌忙道:“我是——”

    “你知道外面有杀手,对吗?”

    “不,我不知道——”

    “心跳的更快了哟,通讯器给我。”

    柳平从他身上拿走通讯器,翻到最后一个通话记录,重新拨了过去。

    “嘟——嘟——喂?左大人,他们出来了吗?我还没看到他们啊。”

    通讯器里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

    柳平露出微笑,用手在嗓子那里随意捏了几下,开口道:“再等一下,马上。”

    这赫然竟是左大人的声音!

    “好。”对面回应道。

    柳平挂断通讯。

    他望着对面的左大人。

    左大人头上满是大颗大颗的冷汗珠子,神情绝望的看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人——

    他真的是人?

    还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魔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