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炼狱艺术家 第九十六章 来了!

时间:2021-11-05作者:烟火成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平收起银锭。

    他把菜一盘一盘的端上桌,又去分别处理了三种酒,这才闲下来,在大堂门口继续站着。

    大劫降临之际,人族与妖魔决一死战之际――

    师父第一个跑了。

    自己早就该想到的。

    行啊,老家伙。

    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师父一直是个精明货色,当年每次逛青楼都要算一卦,生怕遇上其他仙人而尴尬――

    这样的人,难道不懂得给自己安排一条路子?

    狗屁的上界九天仙尊。

    这老家伙就是抹不下脸,怕以后被其他人怪罪,想跑的理直气壮一些。

    柳平心头浮现出阵阵怪异的感觉。

    一秒记住.42zw.

    最后,他长松了一口气。

    师父跑都跑了,自己就不用再操心他的事。

    与其去想他究竟飞升去了哪一界,倒不如去琢磨他说的那些话。

    ――这很可能是破解当前局面的关键。

    毕竟这是他用所有寿命算的一卦。

    而自己当时却忙着算能不能救下他,丝毫没操心整个世界的问题。

    时机合适……

    究竟什么时候,才算是时机合适?

    柳平一边想着,一边去后厨端了菜,给青冥门那老头满满当当的上了一桌。

    “小二,来。”斗笠客招呼道。

    “什么事,客官?”柳平过去问道。

    “茶钱结一下。”斗笠客看他一眼。

    ――还有事没有?没事我撤了。

    “承惠二十文大钱。”柳平笑道。

    ――你撤吧,不,等等,我这儿还有东西给你,你要不打个包?

    “再给我打个包,要香煎大白鱼,两条。”斗笠客道。

    “好勒,您稍等。”柳平道。

    传音完毕。

    他再次去了后厨,等厨师把那鱼做了,用一个食盒装着,端上去呈给斗笠客。

    斗笠客客提着食盒,大摇大摆的走出酒楼。

    她出了城,找了个偏僻的所在,将食盒打开一看。

    只见里面果然是一盘香煎大白鱼。

    在食盒的角落,有一个微型隔绝法阵正在不停运转。

    “布阵还是这么犀利。”她赞了一声。

    ――如果不打开食盒亲眼看见,仅仅凭借神念,根本无法察觉法阵的存在。

    妖王伸出一根手指,用指尖轻轻一戳。

    啪!

    法阵破灭,显露出里面的一物。

    这是一枚玉简。

    它看上去就像普通的玉简一样,但赵婵衣却心中一颤。

    难道是――

    她伸出手,在那玉简上轻轻一弹。

    叮!

    玉简上顿时冒出一道氤氲不去的黑芒,几乎要脱离玉简,冲飞出去。

    赵婵衣飞快捏了个法诀,将那黑芒控制住。

    柳平的声音顿时响起:“万仞平原,东南方向三百里,枯叶山小别峰大青石下,以此法诀开。”

    数息后。

    黑芒再次潜入玉简,消失不见。

    赵婵衣想了数息,喃喃道:“这家伙还是不改地鼠的性子,走哪儿都要藏些手段。”

    她身形一振,化作一道流光飞上天空,迅速远去。

    ……

    酒楼。

    柳平倚靠在酒楼大堂的柱子上,望向那位正在喝酒的白发老者。

    师父的事已不必再考虑。

    现在自己可以集中精力处理当下的局面。

    眼前这老头色是色了点,好吃也真是好吃,但为什么偏偏来到这里?

    ――暗雾镇如今出现的地方,已经与上次不同,它在剧情中的地理位置和名称都进行了重置。

    这老头一定有事。

    柳平正想着,只听那白发老者突然喊道:“小二!”

    “来了。”柳平上前。

    “你坐。”白发老者道。

    “我不坐,站着就行,您吩咐。”柳平道。

    “哈哈,还跟我装?太微宫弟子柳平。”白发老者道。

    “……您知道我?”柳平讶然。

    “我有一门神通叫寻隐,这神通平时没什么用,但我徒弟说出你的名字,形容了你的相貌后,我就能直接找到你的所在之处。”老者得意道。

    “前辈真厉害。”柳平赞了一声。

    原来如此,李长雪把她跟自己的事情告诉了她师父。

    徒弟跟师父讲讲自己的遭遇,这也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

    “少废话,你既然是太微宫弟子,又救过长雪,按理说我是要祝福你们的,但有一事――你似乎忘记了。”

    “什么?”柳平茫然问。

    老者伸出手,摊在柳平面前。

    “?”柳平还是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彩礼。”老者吐出两个字。

    “慢着――虽然我跟她不是那种关系,但我记得应当是双方师门赐下双修道法,师父赠予礼物以表心意,然后便礼成,为什么到你这里,竟然要彩礼?”柳平诧异道。

    老者正色道:“我那长雪徒儿得到了剑灵承认,是两柄神剑的主人,还是青冥门未来的掌门候选人,结果一下子被你小子拐跑了,你还有脸在这里伸手要东西?”

    柳平眉头一挑道:“我也是太微宫――”

    “入门弟子――刚入门的新人。”老者道。

    “对,所以你觉得我会有钱给彩礼?”柳平问。

    “多少给一点吧,或者把这顿饭钱结――”

    “等等!”柳平打断他。

    “怎么?”

    “我跟她并无瓜葛,只是救过她一次,你不必把我当成她的道侣对待。”

    两人正说着,柳平忽然心头一动。

    “老头儿,你只管吃,这顿算我这个店小二请,我这会儿有事,等会儿再来与你说。”他说道。

    “这才对嘛。”白发老者喜滋滋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柳平转身就走,出了酒店,在一处隐蔽的墙角站定。

    “怎么了?”他低声问。

    安德莉亚悄然出现,用手在柳平眼睛上抹了一下。

    虚空中,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显现:

    “注意,对方在你身上释放了一种未知的术法。”

    “你已受到该术法的影响。”

    “――你的眼瞳正在承受此术。”

    “看天空。”安德莉亚低声道。

    柳平朝四周望去,只见那天的景象再次浮现在自己眼前。

    天空,无数道散发着迷蒙光芒的细线从天垂落,连接在每个人的背后。

    只不过,这些光线开始变得黯淡,有时甚至会熄灭片刻。

    “有什么事情在影响修行世界。”安德莉亚道。

    “会是什么呢?”柳平问。

    “空间的变化――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时空波动,有人在企图进入修行世界。”安德莉亚道。

    柳平心中一沉。

    来了!

    那些为了‘梦魇行者’而来的卡牌师们!

    忽然,整个世界猛的一震。

    暗雾镇,众人心有所感,纷纷抬头望去。

    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五彩缤纷的光芒,每一片光芒中,都显现出了完全不同的景象。

    有雄伟高耸的城堡,有完全由金属铸造的世界,有荒无人迹的废墟。

    “这是什么情况。”柳平喃喃道。

    他望向虚空。

    只见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那里:

    “在这永夜之中,两股无与伦比的力量正在不断交锋,一切都在因此而改变。”

    “序列感觉到了时间与空间的狂暴变化,在这种扭曲变形的时空影响下,完全不同的隐藏时空出现在修行世界附近。”

    娅娜的声音忽然响起:“是神战,我感应到了痛苦神力,她正在与旧日的神灵交手!”

    “会影响到我们这里吗?”柳平问。

    “不清楚,这要看最后的战况了,糟糕――”娅娜道。

    柳平赶紧取出侍神卡。

    只见娅娜站在卡牌中央,浑身密布着金色的光芒。

    “怎么了?”柳平问。

    “就在刚才,有卡牌师进入了修行世界,他一进来就释放了一种非常让人厌恶的神秘侧力量来捕捉你的行踪,能做到这一步的职业者很强,我不能让你暴露!”

    娅娜说着,伸手挥动那柄折磨与痛苦之鞭。

    只见长鞭猛然化作一条黑蛇,盘绕在她的手上,狠狠咬住了她的手腕。

    鲜血滴滴答答的滑落在地上。

    娅娜目光中闪过一丝痛楚之色,轻声道:

    “来――”

    她强忍疼痛,缓缓伸手从虚空抽出一张卡牌,将之抛向柳平。

    只见卡牌上画着一件朦朦胧胧的衣服。

    看上去有些像是她那身黑裙,但仔细一看,反而更像是一件长袍!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柳平眼前:

    “你的侍神发动了卡牌:夜神的虚无之衣。”

    “从现在开始,一切和你有关的因果都将混淆模糊,让人无法探查真相,持续时间:一天。”

    卡牌“嘭”的一声化作一件黑色长袍,笼罩在柳平身上,很快又消失不见。

    再看娅娜,她的脸色已变得苍白,身形摇摇欲坠。

    当她晃动的时候,柳平分明看到她那件宽大的黑色长裙似乎扭曲了一下。

    一抹金属的亮色转瞬而逝,又很快化作黑色长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