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炼狱艺术家 第一百一十四章 赌局(为盟主亥离加更!)

时间:2021-11-05作者:烟火成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炼狱艺术家

    马车在大路上朝前奔行。

    几名盗贼骑着马,护卫在左右。

    那名之前当过车夫的盗贼则在马车上,神气活现的扬鞭打马。

    ——柳平又发布了一个任务。

    这个任务非常简单,只是把他带到米尔村庄去。

    他想看看自己的领地。

    对于盗贼们来说,这位头头出手大方,发布的任务又如此简单,实在是求之不得。

    “大人,转过前面的弯路,马上就到了。”车夫大声道。

    “嗯,知道了。”

    柳平坐在车厢里,无聊的将那一箱子宝石和金币来回拨动,又打开卡书看了看几位朋友。

    首发

    娅娜坐在喷泉旁的书桌上,认真的看着一本书。

    赵婵衣沉浸在术法和刀术的练习中。

    这次她使尽全力都无法伤到囚徒,还是很受刺激的。

    魔鬼领主——

    好像是在睡觉,又好像是在昏迷。

    车厢外传来一名盗贼的声音:

    “大人,您去米尔村庄干什么?”

    “去随便看看——怎么了?”柳平接话道。

    “最近那边好像不太平。”盗贼说道。

    “看你说的话,”另一名盗贼笑起来:“贵族们永远停不下来,不像我们这些混饭吃的家伙。”

    “各位,那个——不太平究竟是怎么个不太平法?”柳平连忙问道。

    几位盗贼面面相觑。

    “大人,您不是我们这附近的职业者吧。”车夫问。

    “当然不是,我从约克城来的。”柳平道。

    “难怪了。”盗贼们释然道。

    “米尔村庄的男爵好像得罪了子爵大人,所有最近一直受到打压,他的村庄出了不少事。”一名盗贼说道。

    “哦……”

    柳平看了一眼身边那个装满金币和宝石的箱子。

    子爵对前任男爵不满,管我什么事。

    大不了我去给他送送礼,拉近一下关系。

    以后晋升还要靠人家——

    但是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停!”柳平立刻喝道。

    马车飞快的刹住,停下来。

    “怎么了,大人?”一名盗贼诧异道。

    “回头,调转方向,我们走!”柳平道。

    开玩笑,自己只是来找序列卡牌的,不是来顶缸的。

    最好一点危险都不要碰上。

    “但是我们已经到了啊,大人。”盗贼在外面说道。

    忽然。

    四周一切变得寂静。

    一道尖锐的呼啸声传来。

    柳平面色一变,撞破车门,迅速飞掠至道路旁。

    轰!!!

    火光冲天而起。

    马车被一团火球炸的四分五裂,凌空翻滚着落在一旁的树丛中。

    几位盗贼来不及反应,连人带马一起被炸死。

    前方的道路上空,出现了一个漂浮不动的巨型眼球。

    在眼球下方,站着一名头戴灰色矮檐帽子的男子。

    他注视着柳平,淡淡的道:

    “男爵大人,我奉命来完成对你的考校。”

    “等等,”柳平道,“我今天是第一天当上男爵,根本不认识你,也与你无仇无怨,你又何必拦我的道路?”

    那男子听了,细细打量他,吃惊道:“真的换人了,这可怎么办?”

    他抬头望向天空的那颗巨型眼球。

    眼球中传来一道声音:

    “哎呀,不管了,我们今天的赌局已经开始了——三十六位高等贵族都打开了罗格之眼,正在看着这一场厮杀,大家该下的注也都已经下了,怎么能半途而废?”

    男子听了,将帽子取下来,朝柳平行了一礼。

    “听见啦?子爵大人说了,今天这场考校势在必行呢。”

    柳平看了看天空中的那颗眼球。

    只见两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眼球旁:

    “奇格之眼。”

    “这是三十六颗奇格之眼中的一颗,它可以从很远的位置互相连通,一起观测当前位置的情况。”

    他又望向那男子。

    男子头上也有着一行小字:

    “卡牌师,15级。”

    这就没办法了。

    看来自己必须替上一任男爵承受这次的事情。

    “却不知考校是什么?”柳平问。

    “看你能在第几招才被我杀死。”男子道。

    “一定要杀了我吗?”柳平问。

    “没办法,今晚子爵大人投了不少钱,我也希望子爵大人能多赢点。”男子遗憾道。

    他手中出现了一本冒着红光的卡书。

    柳平满是嘲意的道:“大家都是贵族,子爵就这么随便杀男爵吗?”

    “对不起,男爵本来就是子爵的狗。”男子道。

    柳平抽出刀。

    ——娅娜、赵婵衣的声音同时在他耳边响起:

    “让我来!”

    柳平摇头道:“……那些贵族都看着呢,天知道他们是什么等级,有什么样的手段,不到万不得已,我绝不能把你们暴露出来。”

    “你有把握吗?”娅娜问。

    “我很久没有跟其他卡牌师交手了,试试看。”柳平道。

    “别死了。”赵婵衣道。

    对面。

    那男子摸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道:“现在开始,我要取你性命了,男爵大人,希望你死的不要太快。”

    他的卡书打开,一张卡牌飞出来。

    那卡牌化作一抹红光,疾速穿过长空,迎头朝柳平撞来。

    好快!

    柳平瞳孔骤缩,将手中长刀一扬。

    虚空顿时冒出无尽的繁复刀芒,将四周彻底封死。

    齉龘齉齾爩麤龗灪龖厵纞虋斩!

    那红光撞在墙壁一般的刀芒上,顿时飞弹回去,在半空不住的徘徊。

    ——却是一只满身火焰的隼。

    “啊呀,男爵大人还是有点本事的嘛。”

    男子再次转动打火机,让火苗冒出来——

    嘭!

    卡书中又一张卡牌飞出来,凌空化作密密麻麻的火球,遍布四周。

    天空中,子爵满是兴奋的大叫道:

    “死了!”

    呼呼呼呼呼——

    火球铺天盖地的朝着柳平袭去。

    柳平摇摇头,反手握着长刀,迎着那些火球奔袭而上。

    从8级连续提升两级之后,他的所有属性涨了一点,无论是力量还是反应都比以前强了许多。

    只见他身形如残影一般,在众多火球之中躲闪腾挪。

    那些火球虽然凶猛,却没有一个能打中他。

    卡书中,娅娜点头道:“单轮个体战斗能力,柳平还是很让人放心的。”

    “你知道什么?你根本不了解他,”赵婵衣不屑道:“他当年从未败过,只是为了你才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不得不从头开始。”

    娅娜原本有些怒意,听到后面渐渐陷入沉默。

    一瞬。

    柳平已经穿过了密集的火球,迎上了那头火隼。

    “别来捣乱。”

    他低喝一声,抽出盾牌扔向火隼,反手却朝对面的卡牌师隔空斩出一刀。

    春风斩!

    但见一抹刀光从地下冲天而已,狠狠撞在卡牌师身上。

    卡牌师猝不及防,连忙转动打火机——

    他身上浮现出一层圆球状的火焰,将他护住。

    但刀芒的冲击力还是太盛,直接将卡牌师斩飞起来。

    “好。”

    柳平眼睛一亮,手中长刀化作无形,在虚空斩了不知道多少次。

    当当当当当!

    卡牌师身上那圆球状的火焰被不断的击中,眼看要碎——

    柳平犹豫了一瞬。

    春风斩的第三招要用到光环,直接以刀穿过空间,斩到对方身上。

    ——光环一出现,就暴露了自己的职业。

    他索性将刀抱在怀里,高高跃起。

    对面卡牌师喝道:“火隼!”

    那鸟被盾牌砸了一下,凌空转了个身,直冲柳平背后而去。

    这一下是逼迫柳平回手自救。

    如果他回手,那么卡牌师便多了些许喘息机会。

    但柳平岂会不知对方的意图?

    “想抽牌?”

    他眼神一厉,手中长刀忽然不见了。

    无尽的暗夜中,一抹刺目的弧形刀芒骤然绽放,悬停在半空,久久不散。

    柳平飘然落地。

    那火隼发出一声惨叫,散做星星点点的火光,消逝在夜空中。

    卡牌师随后落地。

    他看了看手中碎裂开来的打火机,赞道:“我没有见过有人能把刀法用到你这样的境地,不但杀了我的火隼,还破了我的打火机——”

    “你每次抽牌,必定要转动打火机。”柳平道。

    “没错,我必须释放火焰,才可以将卡牌专属化。”卡牌师承认道。

    他微微一笑,从怀里摸出一个崭新的打火机道:“你差一点就成功了,可惜——我随身备了许多打火机。”

    柳平道:“我击碎你的打火机,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什么意思?”卡牌师问道。

    “你已经死了啊,我怕你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放一些同归于尽的卡牌出来。”柳平一边说着,一边又朝后退了几步。

    卡牌师怔住。

    他的脖颈处出现了一抹血线。

    柳平松了口气,喃喃道:“刀太快也有弊端,好在你已经来不及了。”

    嘭——

    卡牌师的头冲天而起,鲜血从脖颈处喷出数米高。

    柳平缓缓收刀,仰头望向天空那颗巨型眼球。

    巨型眼球也在俯瞰他。

    一道道轻微的议论声从巨型眼球中传来。

    “赌局……失败……”

    “全输……”

    “没想到……”

    突然。

    子爵愤怒的声音压过所有议论声,在天空中响起:

    “该死,你竟敢杀我的卡牌师……”

    柳平吓的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连声道:“不对啊,大人,您不是偷偷跟我说,让我一定要赢的吗?”

    巨型眼球中,所有声音都安静下来。

    柳平露出惶恐之色,慢慢说道:“子爵大人,您不要过河拆桥啊,我知道您悄悄投了一大笔钱,专门赌我赢的。”

    死寂。

    整个世界一片死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