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炼狱艺术家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各自的行动

时间:2021-11-05作者:烟火成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卡车摇摇晃晃的在一片建筑工地前停下了。

    四人下了车,转身就走。

    “等一下!”

    司机下了车,朝他们喊道。

    “还有事?”柳平问。

    “不管你们想做什么,没有身份是个大问题,这里有个地址,你们花点钱买个身份,才是上上策。”司机将一张纸条递过来。

    柳平接了纸条,看看对方。

    “我们一开始都是这么进来的,当然,你们是有钱人,跟我们这种讨生活的又不太一样。”司机耸肩道。

    “谢了。”柳平拍拍他肩膀,拿着纸条走回去。

    他们离开了这处工地。

    星辰悄悄说道:“刚才那个司机身上散发出蒙蒙的白光。”

    记住m.42zw.

    “看来他觉得自己在做好事。”猛虎道。

    “那这个字条?”柳平问。

    团长道:“你先收着,万一真的有需要,就去弄个身份,不过我猜我们不会在这里逗留太久……”

    这时候夜已经更深。

    街道上处处灯火阑珊,人潮涌动,仿佛这才是人们生活的开始。

    穿过一条巷子。

    四人目睹了两帮团伙的血腥搏杀。

    又穿过一条巷子。

    酒吧里响起悠扬的音乐,人们惬意的喝着酒,载歌载舞。

    越过一条马路。

    枪声响起。

    一名大腹便便的男人刚下车便被乱枪打死。

    杀手加快脚步迅速离去。

    旁观的人一拥而上,把那个男人的钱包、衣服和鞋子全部抢光。

    柳平随便扯了个路旁的醉鬼,悄声问道:“这里就没人管?”

    那人烂醉如泥,大笑道:“这里可是废墟之城,一三五杀人不偿命,二四六抢劫不犯法,周日一切行为无罪――你们是外地乡下来的吧,菜鸟们。”

    他哆哆嗦嗦的将手伸向怀里,摸出一把手枪。

    柳平没动,还在思索刚才那番话。

    猛虎上前一步,轻轻把那人按到了墙壁里。

    周围众人冷眼旁边,原本有些蠢蠢欲动,却在猛虎露了这一手后理智的收回了目光。

    团长笑起来,轻声道:

    “难怪有那么多人在我耳边祈求……”

    “话说回来,我们要怎么寻找线索?”猛虎问。

    “我最在意的是兔子手上那个炼狱祭法召唤体,它已经有些囚徒的味道了――我们从那些极其邪恶的祭品开始查找线索,看看能不能弄清楚这件事。”团长道。

    几人加快脚步,穿过重重街道,来到了一片比较偏僻的地带。

    四周安静下来。

    荒废的大楼处处可见。

    极少看见有人在街道上行走,偶尔能看见的也是那些摇摇晃晃、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瘾君子。

    ――这里是一片被繁华抛弃的老城区。

    四人又走了一段。

    “有人跟踪吗?”团长问。

    “五个,杀了三个,还有两个未成年,放他们走了。”星辰吃吃笑道。

    她指着不远处的一栋大楼道:

    “那个地方的怨气很重,已经很久没有人敢靠近了。”

    “不错。”团长道。

    他们改变方向,很快来到那栋大楼前,轻轻的翻进围墙,在楼道间慢慢的走着。

    一路上了五楼。

    团长站定,满意道:“这里不错,我们以后就在这里碰头。”

    星辰上前几步,顺手从虚空中抽出几张卡牌,低声念道:

    “哀亡星,现。”

    一道道流光从四周飞来,在她手中的卡牌上构筑成漆黑之色,将卡牌彻底封印。

    星辰将两张卡牌递给团长和猛虎,说道:“我会在这里构建一个通往永夜的星洞,一旦你们遇到危险,立刻激活卡牌回到这里,我们马上回永夜。”

    “好,那我们去了。”团长道。

    猛虎点点头。

    两人瞬间消失不见。

    这一处废弃的楼房中,剩下了柳平和星辰两人。

    星辰打开卡书,将一张张卡牌抽出来,慢慢的拼了起来。

    “兔子,你有什么打算吗?如果没事就等我一会儿,我把星洞布置完毕了,可以跟你打打牌。”

    星辰说道。

    那些卡牌渐渐散发出星光,看上去颇为壮观。

    柳平迟疑道:“我想去城里走一走。”

    一张卡牌从星辰手中飘飞而至,落在柳平手中。

    “拿着这张卡牌,万一遇到什么情况应付不了,捏碎它,就可以立刻抵达我这里。”星辰道。

    “多谢了,还有其他什么需要注意的吗?”柳平问。

    “你一个人都能从黑暗戏剧里杀出来,我觉得不用多叮嘱什么了。”星辰笑道。

    柳平叹了口气。

    是的,这里虽然很乱,但完全没有永夜的那种黑暗与绝望。

    哪怕看到有人死在自己面前,自己也觉得这是人间的烟火气,充满了有迹可循和逻辑昭然的安全感。

    ――在永夜,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

    如果不是战胜了囚徒,将之变成一个至暗死偶挂在腰间……

    真不敢想象。

    柳平望向手中卡牌。

    只见它通体漆黑,牌面根本无法被看清,拿在手中根本没有任何力量的波动。

    一行燃烧的小字浮现:

    “卡牌:黑洞。”

    “逃亡卡,一次性卡牌。”

    “捏碎它,你四周将产生一个强力的星力洞,将你立刻传送至早已设定好的地点。”

    星辰道:“去玩吧,你这个年龄,正是见识世面的时候,有危险就立刻用这张卡回来。”

    “谢谢你,星辰。”柳平道。

    “不必客气,等你到50级,就没时间玩啦。”星辰道。

    “50级怎么了?”柳平问道。

    “50级开始朝上突破,你就不能太过于依赖卡牌战斗了,必须自己体会多重法则构筑的奇诡――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星辰掩嘴笑道。

    “去玩吧,玩的开心点。”

    她最后说道。

    柳平点点头,身形一闪,从这个集合点消失。

    废弃的大楼内,再次恢复了寂静。

    星辰伸了个懒腰,嘟哝道:“又是我一个人守着传送点……”

    她朝黑暗的深处招了招手,说道:“怨灵是吧,都过来,陪我打牌。”

    ……

    柳平穿过一条条街道,来到纸条上所写的地址。

    这是一个偏僻的胡同,两边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生意的,有着蒙蒙的灯光,却看不到人进出。

    “6号门……”

    柳平走到门前,敲了几下。

    门打开。

    一名干瘦的老头打量着他,低声问道:“什么事?”

    “有人介绍我来。”

    柳平将手中的纸条递过去。

    老头看了一眼,说道:“快进来。”

    柳平被他迎了进去。

    只见这里不像是办证的地方,倒像是一个停尸房。

    房间的大厅内,用白布盖着几十具尸体,每一具的脚边都写着一长条信息。

    “那么,你想办哪种身份卡?”老头问道。

    “正式的,经得起查验的。”柳平道。

    “那可不便宜,而且不收纸币,只收金币。”老头道。

    “钱不是问题。”柳平道。

    “很好,十分钟前西城刚死了几个打架的少年,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十六岁,身份和手续都是齐全的,他们的帮派把尸体运了过来――”

    老头走到里面,将一具尸体的白布打开。

    只见白布下正是一名伤痕累累的少年尸体,面容看上去还有几分稚嫩。

    “就是他了。”柳平道。

    老头取出一个盒子,将里面的身份卡递过来。

    “只有身份卡?”柳平问。

    “没错,一无所有,只有身份卡――这可是最干净的一种身份,需要50枚金币,保证不会有任何麻烦。”老头道。

    柳平蹲下去细细看了那少年几眼,问道:

    “他怎么混这么惨?”

    老头平静的道:“想学别人练拳,到黑帮里当打手,结果第一晚都没活下来。”

    “替黑帮打拳有什么好,完全是找死。”柳平道。

    “没办法,黑帮有拳法教。”

    “然后呢?”

    “学了拳就能去参加选拔――魔鬼又开始选拔奴隶了,连入围的都有奖励,那可是一飞冲天的机会,谁不眼红?”老头道。

    柳平点点头,数出五十枚金币递过去。

    “钱货两讫。”

    “承蒙惠顾。”

    柳平又抛出一枚金币,道:“把他葬了。”

    “老板仁义。”老头接过金币道。

    柳平拍拍地上的少年尸体,说道:“借你身份,替你安葬,勿多怪罪。”

    说完,拿着身份卡朝门外走去。

    嘭!

    门关上。

    老头松了口气,回头道;“关灯,今晚不做生意了。”

    两具尸体忽然活了,从地上爬起来,其中一人不解道:“老大,刚才那少年随随便便都拿出来大把金币,明显是头肥羊,你怎么不打暗号?”

    另一人嚷道:“对啊,我们出手肯定要他的命!”

    说话间,几名彪悍男子从里面房间走出来,脸上带着同样的疑惑。

    “一群蠢货。”

    老头突然骂起来:“你们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十四岁的少年面对满屋子尸体,还能跟我这么轻松的聊天?”

    他吐沫横飞,指着一帮人骂道:“但凡他有一丝慌乱,我都要他的命,但他比你们老大我还镇定,我都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你们谁猜得出来?讲给我听?”

    一群人面面相觑。

    老头气不过,指着那少年的尸体道:“仔细看。”

    众人扭头望去。

    只见地上的尸体已经变得完好无损。

    少年闭着眼睛,神情栩栩如生,身上没有一丝伤口,嘴角甚至还带着些许笑意。

    ――他就像听到了老头的话,又像是随时都会活过来一样。

    众人心中莫名的泛起一阵凉意。

    “离了我这个老大,你们这群瞎眼的黑心猪想在这座城里活?哼!一定会被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

    老头叹了口气,心累的道:“走了,都跟我去把这个少年葬了。”

    一名大汉目露凶光道:“真的要葬?他身上的器官……我跟黑医赵说好了,马上来取,事后有1000块拿。”

    ”让黑医赵不要来了,”老头道。“我收了那个少年的金币,不葬这个替死鬼,我们都要下葬,你信不信?”

    大汉咬牙道:“不信!”

    话音刚落,地上的少年忽然睁开眼,站起来道:“谁说不信?”

    众人哄然散去。

    说话那人腿一软,连跑都没跑了,直接瘫在了地上。

    老头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连忙赔笑道:“他说了不算,我才是老大,我们马上安葬您!”

    少年淡淡的看他一眼,这才道:“记住,拿了钱就要葬我,不然我杀你们整个帮派。”

    说完又躺回去,闭上了眼睛。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

    老头拿出手帕,擦着额头上豆大的冷汗珠子。

    “走,葬人去。”

    他沙哑的说道。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