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炼狱艺术家 第两百一十六章 奇诡唤醒仪式

时间:2021-11-05作者:烟火成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海边。

    巨大的。身形庞然的“人鱼”已经化作与柳平差不多的体形,甚至还找了一张斗篷,遮蔽起自己下半身的鱼尾。

    “合作愉快。”柳平道。

    “哪怕是经历了刚才那样的时刻,你也觉得我们会合作愉快?”斗篷下响起一道声音。

    “有契约束缚,你一定会帮我的——这能不愉快么?”柳平道。

    对方沉默。

    柳平想了想,说道:“首先,我们之间没有利害冲突;其次,你虽然是奇诡生命,但我看你在交易和契约上挺在行的,这就代表我们可以很好的沟通——”

    “最后,我是个讲道理的人,如果你能真正帮上我的忙,我也会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予你相应的回报。”

    这番话他说的认真严肃,“人鱼”默默听完,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在我想到办法摆脱契约之前,你可以叫我‘水树’。”

    “我是柳平。”柳平道。

    一秒记住.42zw.

    “柳平,你听好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愿意转世成人,但身为一个人类,想要与奇诡生命战斗是十分艰难的,几乎没有什么希望。”

    水树找了一面镜子,随手一招,镜子上便不断显现出各种人类的面孔。

    “为什么会如此?”柳平问。

    “柳平,你要明白一件事——虽然你可以听闻秘密而不死,但秘密是极其珍贵的宝物,除非你能付出等价的东西交换,否则我不会再白白的把任何秘密托付给你。”水树道。

    “那么你将如何帮我去了解我的敌人?在未来的那一天,我是一定要战胜它的。”柳平道。

    “不要把大话说的这么早。”

    水树说着,朝镜子轻轻一点。

    镜子上变幻不停的人类形象终于停住。

    一名闭着双目的少女跃然其上,她穿着某个教派的素色长裙,显现出一股沉静与肃穆之意。

    水树放下遮蔽在自己身上的斗篷。

    ——它变成了那个少女的样子。

    少女发出清脆动人的声音,感慨道:“人类啊,无穷的毁灭没有把你们带入绝望的深渊,甚至还诞生了一个能与我等签订契约的存在,难道卑微如你们也不甘心永远担当食物的角色?”

    “我猜任何生命的求生欲是一样的。”柳平道。

    “帮助食物摆脱它们原本的命运——这么可笑的事情竟然会落在我的头上,算了,我忽然有了点兴趣,我想看看你最后的结局。”少女道。

    “感谢帮忙。”柳平道。

    “但你做好准备了吗?这可是一条超越所有的道路,一旦你从中陨落,势必进入万劫不复之境,到时候我会毫不犹豫的离开,而你想后悔也再也没有机会了。”少女道。

    “听上去很难。”柳平道。

    “不是很难,是艰难到了极点,其实如果不是我这一次处于必死的边缘,换做我全身时期,我可以打一万个你都不带眨眼的。”少女道。

    “这么强?”柳平笑道。

    “不,是人类太弱了,这是你们的宿命,也是你们的原罪。”少女懒洋洋的道。

    柳平望向辽阔的海洋,神情平静的说:“我见过很多人,他们完全来不及施展自己的才华,来不及面对剧变的时代,来不及好好的去生活,去感受一切,更来不及拯救自己的命运,就已经身处永恒的黑暗了,而属于我们的时代却一直如此,它以绝望与毁灭的交替让我们只能沉默的面对一切。”

    “如果能给我们一个机会。”

    “哪怕只有一次机会——”

    “我一定会抓住它。”

    少女转过头,望着他道:“那么去证明你的意志吧,你想要获得奇诡的力量,仅凭一些序列和前世的羁绊,是根本不够的。”

    “我要怎样做?”柳平问。

    少女慢慢睁开眼睛。

    一时间,仿佛有无数的世界与时光从她那双美丽的眼睛中闪现。

    “奇诡觉醒仪式。”

    少女吐字道。

    不待柳平说话,她飞速念颂了一段晦涩拗口的咒语。

    柳平身上,一张卡牌发出了共鸣声,自动从卡书里飞了出来,落在两人之间。

    正是那张“昼与夜的巡游”。

    少女盯着卡牌看了一眼,说道:“你们的时间正在帮你,但时间只是最常见的一种法则,你需要更多法则的簇拥,才可以获得足够的基石,朝奇诡的深处攀爬。”

    说话间,“昼与夜的巡游”渐渐散发出一轮一轮的光芒,仿佛被激活了一样。

    “我需要做什么?”柳平问。

    少女道:“奇诡是法则的多重涌现,但法则从何而来?其实最简单的办法,是你成为自己所在族群之中最强的那一个,拯救你们族群的历史命运——这样一来,与你们族群有关的法则就会渐渐的相信你,愿意跟随你,进而帮助你——”

    “让我看看,你果然拥有‘暮光之拥’名号,它正是吸引时间法则前来帮你的原因。”

    “记住,这是奇诡的第一步。”

    半空中,那张“昼与夜的巡游”忽然消失。

    下一瞬。

    无边的海水开始朝上暴涨,渐渐淹没了柳平和少女水树的身躯。

    “你说很多时候,你们来不及拯救一切。”少女道。

    “是。”柳平道。

    少女冷冷的看着他,说道:“现在你有时间了。”

    “去吧,去想办法拯救那些属于你们的时代,如果做不到,你就会死在其中。”

    柳平问:“如果我做到了呢?”

    少女闭上眼,说道:“时间之外的法则会注意到你,进而信任你,如同时间一样帮助你一步一步走向奇诡。”

    “——这即是奇诡觉醒仪式。”

    海水淹没了两人。

    一抹光悄然出现,将两人轻轻扯住,朝着深海之渊的某个方向拽去。

    也不知漂浮了多久,柳平停在了一扇门前。

    只见门上写着:

    “真实世界第1373年。”

    在这行字的旁边,有着一行鲜红色的标记:

    “第一次毁灭之始。”

    轰——

    门骤然打开。

    柳平和少女被汹涌的暗流吸了进去。

    ……

    天上下着雨。

    柳平从一块冰冷坚硬的石头上爬起来,发现自己穿着一身粗糙坚硬的甲衣。

    水树漂浮在半空,百无聊赖的伸手接雨。

    “这是什么情况?”柳平打量四周。

    “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这个时代的人,你只有当前年岁的一般水准实力,而且不能用任何超出这个时代的其他侧力量。”少女水树依然闭着眼睛,毫无感情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需要做什么?”柳平问。

    “赢!”少女道,“你要一直赢下去,直到成为整个人类的最强者,带领整个人族战胜敌人,这样才会有法则关注到你。”

    柳平道:“时间——”

    少女道:“它站在你这边,所以时间是够的。”

    “好吧。”

    柳平从地上捞起一柄长戟,抗在肩膀上朝四周望去。

    四周俱是野草荒树,不见人烟。

    “你就这么漂浮在半空跟着我?”他问水树。

    “对。”少女道。

    “别人看不见你?”

    “对。”

    “你为什么一直闭着眼睛?”

    “因为没有值得看的东西。”

    “好吧,让我看看该怎么做——等等,这似乎是一个武道侧的时代。”

    风雨声中,忽然夹杂着一阵匆匆的马蹄声。

    只见夜雨中有一群人挑着灯,骑着马,飞快的朝这边靠近。

    “有个巡逻的小崽子,杀了!”

    一道命令声响起。

    立刻有几匹马冲出来,抢着扑向柳平。

    “难度挺大的。”柳平感叹道。

    “当然,”少女水树漂浮在半空,说道:“你当前只有这个时代一般的习武少年实力。”

    柳平掂了掂手中长戟,发现果然有些沉重。

    以自己当前的实力驱使这柄长戟,似乎有些不切实际。

    “卡牌也不能用?”他问。

    “作弊无法赢得法则们的青睐,它们比你更古老,更有智慧——它们其实都有自己的思想与性格。”水树道。

    她脸上忽然露出期待之色:

    “我已经帮你释放了奇诡唤醒仪式,但或许……你连这第一关都过不去?”

    “你很期望我死在这里?”柳平吃力的举起长戟,指向那些飞速奔行的骏马。

    “只要你死在这里,我们之间的契约即刻结束,我也自由了。”水树道。

    风雨中,四匹马已经到了柳平面前。

    为首一人抽出长刀斩向柳平的脖颈,嬉笑道:

    “连枪都举不起来,也敢来巡边?”

    柳平忽然前踏一步,侧身让过骏马的冲撞,将长戟斜斜挡在后背上。

    一声清脆的兵器交击声。

    柳平连人带戟被击飞出去,半空翻了个身,借着刚才未消的劲道将长戟朝前扫去。

    一人还来不及反应便被长戟打断了脖颈,从马上跌了下去。

    柳平将长戟又旋了半周,任其刺中另一匹马。

    那人刚刚举刀,却连人带马翻滚着重重撞击在地上,顿时陷入昏迷。

    柳平上前从他腰侧拔出一柄刀,将人头割下来,一脚踢飞出去挡住第四人的长剑,回身牵住被杀掉的第一人的马。

    兔起鹘落之间,他借了一刀之力,杀了两人,抢了一匹马。

    “走——”

    他翻身上马,用刀拍了拍马背。

    马匹受惊,调转方向朝着另一条道路狂奔而去。

    “快追!这小子杀了我们两个人!”

    那群人中有人怒喝道。

    众人慌忙调转方向,朝着柳平消失的小道上追去。

    行不过数里。

    他们不得不减缓了速度。

    只见那名少年站在前方的悬崖上,低着头,仿佛在想心事。

    察觉到众人前来,他才回过神来。

    “差点忘记了。”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笑吟吟的道:

    “我需要了解一下你们都会什么功夫,不然一会儿弄出修行法诀,又或是造了一把枪,那就不合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