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炼狱艺术家 第两百二十八章 收不住手

时间:2021-11-05作者:烟火成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从邪教降临以来。

    在数百年间,妖邪之物总能施展出各种各样的手段,要么蛊惑人加入邪教,要么暗中刺杀强者,要么寄生在修武之人的身上。

    无数血和泪的经验,都让人类深深戒惧。

    所以。

    柳平施展出麒麟斩之时,由于控制不住招式,以至于火麒麟飞扑向破庙正中央供奉的那座祝融神像。

    事出意外,神像忍不住动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

    大殿中,李掌门、赵宗门连同两个门派五位长老从原地消失。

    他们围住祝融神像,抽出兵器,齐声吼道:

    “杀!”

    夜幕下。

    首发

    整座庙轰然爆开,烈焰与寒冰化作一缕缕乱舞的光影在骤雨中散如星雨。

    柳平乘风朝后退去,目光微眯。

    他看见那个庞然大物被两位掌门和五位长老全力围攻,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很好。

    就这样打下去,邪物必死无疑。

    唯一可虑的是——

    它为何会在此守株待兔?

    柳平转过头,朝黑暗中的山林、悬崖、涧流、石坡一一扫去。

    忽然。

    在一片竹林之中,悄然漂浮出密密麻麻的小字:

    “邪骨潜伏者。”

    “邪骨潜伏者。”

    “……”

    原来是有埋伏,一旦庙里面得手,人族被击溃,外面的竹林就会发动突袭,将所有人歼灭。

    柳平身形一展,手中长刀上所有的烈焰全然熄灭。

    长刀归鞘。

    他整个人融入夜雨之中,无声无息的乘风朝竹林滑落过去。

    咚!

    他落在竹林前,将长刀抽出来轻轻一抖。

    只见一簇火苗从刀尖上跳了出来。

    “能帮忙遮掩一下吗?我想尽量保存实力,不想让别人知道一个十五岁的小家伙的实力,毕竟我才刚进门派。”

    柳平道。

    那火苗跳了跳。

    轰——

    远处。

    庙宇中传来剧烈的暴鸣声,火光冲上云霄,映照着夜空中的骤雨。

    场面顿时混乱到了极点,众弟子自顾不暇,水准高一点的赶忙冲上去围住庙宇,时刻准备参与进攻。

    沸涌的火光不断爆裂闪耀,明灭不定,映照出怪物狰狞的身影。

    高手们来回游走,不时放出一道道杀招。

    邪物嘶吼着,想要再次潜入黑暗,但再也没有机会。

    众人围着庙宇,高举火把。

    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邪物身上,于是便没有人注意到柳平的情况。

    “干的漂亮。”柳平赞了一声,收刀走入竹林。

    风长雨急。

    山林如涛。

    柳平在竹林中一边走,一边说道:“来啊,既然你们想玩伏击,我们就好好玩一场,怎么样?”

    悉悉索索的声音顺着风声吹来。

    邪物们动了起来。

    柳平笑了笑,身形一闪,没入密林中,消失在夜色的遮蔽之下。

    邪物们一阵躁动,四散开来,寻找着柳平的踪迹。

    一息。

    两息。

    三息。

    ——足足数十息后。

    柳平站在竹林深处,手中长刀刺入一个邪物的头颅中。

    刀身一震,邪物的头颅顿时爆开。

    两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毁灭之火的任务进展顺利。”

    “邪物的死亡将被火焰焚烧,化作火之法则的伟力。”

    柳平一眼扫完,叹口气道:

    “很少遇到能正常打一场的对手,这感觉实在是好。”

    在他脚下。

    所有怪物都已被切下了头颅,倒在地上,无头尸体汩汩流淌着血水。

    火光在刀尖漂浮不动,如夜之烛,仿佛一只注视柳平的眼瞳。

    “把尸体烧光,不要让人发现,能做到吗?”柳平叮嘱道。

    火光跳了跳。

    “好,辛苦了。”

    柳平收了刀,回身朝竹林外走去。

    在他身后,地下涌出一朵没有任何力量波动的火焰红莲,将所有怪物裹住,渐渐融化殆尽。

    一切仿佛从未发生。

    与此同时。

    庙宇前。

    冒充祝融神像的邪物轰然倒地。

    李掌门握着刀,将怪物的首级割下,仔细端详道:“这是一种很少见的邪物,曾经杀过我们很多人。”

    “哈哈哈!听说这东西擅拟态,很稀少,杀一个少一个,真是侥幸!侥幸啊!”赵宗主拄着一根铁棍,大笑道。

    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伤,此时便就地休整,清点人手。

    “柳平不见了!”

    张平河突然叫道。

    李掌门神情一凝,猛的站起来,正要开口说话,却听一道声音从夜雨中遥遥传来:

    “谁说我不见了。”

    柳平。

    他一瘸一拐的走到众人面前,苦笑道:“师尊,那一招实在没控制,请您责罚。”

    众人一静,突然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赵宗主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没人会责罚你,这次幸好你冒打冒撞,一举撞破了那邪物的行藏,否则我们下场都不妙啊。”

    李掌门扫了他一眼,见他身上并无什么伤势,便没好气的道:“接下来的路上,你每天把麒麟斩给我练一百遍。”

    “啊!太多了啊,师父!”柳平苦着脸道。

    “这次是你运气,下次若是不注意伤了自己人,我看你要怎么交差,一百遍——记住了吗?”

    “……是。”

    庙宇虽然已经毁掉,但还有大半的地方可以避雨。

    众人便也不再讲什么切磋,赶紧生火做饭,吃过之后安排人手巡逻,交替休息。

    一夜无话。

    天刚微微亮,两位掌教立刻下令动身。

    众人飞快收拾,没多久便全部上了马,朝着京城的方向奔行而去。

    他们离开之后。

    又过了两个时辰。

    一头巨蟒从庙宇下方探出了头,吐着信子,四下寻摸。

    “伏击失败。”

    “……奇怪,明明安排了一队负责伏击,怎么没有它们战斗的痕迹?”

    巨蟒朝竹林游走而去。

    它忽然发现了一个脚印,但下一瞬——

    那脚印仿佛被火熔烧了一样,瞬间凹陷下去,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巨蟒沉默了一息,低声道:“该死的法则。”

    它扭转身躯,很快退回庙宇之中,钻入地下消失不见。

    ……

    数日后。

    京城。

    魔山宗大弟子张平河带着柳平一起,正跟其他几宗的核心弟子们见面。

    “幸会,在下张平河。”

    “这位是——”

    “在下百灵观掌门弟子,柳平。”

    “哦,很好,早就听闻魔山宗拳脚的大名,还有百灵观的刀法,也是响当当的,不如我们来切磋一二?”

    “哈哈,来,跟我张平河切磋即可,就不要跟柳师弟打了。”

    “这是为何?”

    “他刚入门不久,还收不住招,前几日一招便唤出火麒麟,把潜伏在庙宇中的邪物烧了出来,连我若是没有师父救,也当场被烧死了。”

    “你真收不住招?”有人问。

    “惭愧,惭愧,经常出招太猛,师父责令我苦练刀法,以免再添伤亡。”

    柳平生怕众人不信,拔刀出鞘——

    轰!!!

    烈焰直接爆震出声,几乎要把四周的桌椅板凳燃烧殆尽。

    “收手——快收手!”

    众人连声道。

    柳平还刀入鞘。

    霎时间,一切异象尽皆消失。

    众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同时也相信了他的说法。

    ——这样的天资,谁他妈跟他打啊。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多冤枉啊!

    一人道:

    “哦——我知道你,听说你朋友被怪物寄生,你一刀就杀了。”

    另一人道:“看来当时是情绪激动,再加上收不住招——这倒是可以理解。”

    又有一人道:“唉,好好练啊,你们那一派的刀法太猛,如果收不住招,可不能随意跟人切磋。”

    “是,在下记住了。”柳平诚心诚意的朝众人拱手道。

    “好了,闲话休说,张平河来跟我打一场。”

    “有何不可?”

    众人给两人让开地方。

    柳平悠闲的坐在一边,嘴里嚼着糖,眯眼观战起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