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炼狱艺术家 第两百二十九章 水之法则苏醒

时间:2021-11-05作者:烟火成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炼狱艺术家

    京城。

    聚福楼。

    此楼中空,雅座包厢环绕着一座高台,往日用来唱戏说书,如今习武之人汇聚,便临时充做了擂台。

    台上一男一女刚交完手,各自抱拳后退。

    “阁下的金风爪确实威力不凡,多谢手下留情!”女子收剑道。

    “谬赞了,贵派秋水剑法名不虚传!”男子道。

    女子叹道:“可惜我派秋水剑法的后三式已经失传,否则我可多用三招,此次切磋胜负未知。”

    “正是如此,我曾见古书上说,秋水剑法后三招可以令天河下落,化为寒冰元素剑招,颇为壮观,可惜已经在战火中失传。”男子也遗憾道。

    两人默默的下了擂台。

    柳平坐在角落的座位上,闭目想了片刻低声道:

    记住m.42zw.

    “以此套剑法的真意,它所有的剑招都在为最后三式铺垫蓄力,直到元素全部降下,便可彼此勾连,一举绽放光华。”

    “应当是这样三招……”

    他伸出一根手指,在桌子下面轻轻的点点画画。

    须臾。

    赵平河忽然走过来,拍着他肩膀道:“柳老弟,有人非要与你交手,我们怎么劝都不听。”

    柳平收了手指,抬眼望去。

    只见一个胖子怀里抱着大刀,一路直行而来,大声嚷道:“什么叫收不住招?我不信,有本事就冲我来。”

    柳平站起来,抱拳道:“在下百灵观柳平,阁下是?”

    “狂刀门,郭冲!”胖子道。

    众人都围过来,劝了几句,未果。

    柳平笑了笑,说道:“我的麒麟斩使出来收不住,但我另有一式,名为凤来仪,专擅躲闪腾挪,你若能赶上我,便算你赢,如何?”

    “好!”胖子一口应允。

    “我出招确实收不住,很可能损毁此楼的器物,你要负责赔钱。”柳平道。

    “说这么多,哪像我们习武之人。”胖子似笑非笑道。

    “你赔钱,我就出手。”柳平坚持道。

    “行,一切损毁我来赔!快来与我交手,看我破你百灵观刀法!”胖子叫道。

    “恭敬不如从命。”柳平道。

    两人身形一纵,落在擂台上。

    “来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脱身!”胖子摆出冲势,仿佛随时都要上千抓住柳平。

    柳平握住长刀,缓缓抽出,整个人忽然消失。

    胖子一怔。

    忽见整个擂台化作火海,一声巨响震碎整个酒楼所有瓷器。

    “住手啊,柳平!”

    “快收手!”

    众人齐声喊道。

    胖子顿了顿,咬牙道:“不过如此,待我——”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但见一只身形足有数十米的烈焰火凤从虚空钻出来,睁着一双炽烈双眸,居高临下的盯住胖子。

    整个酒楼都开始燃烧。

    柳平的声音突然从火凤中响起:

    “来追我吧——另外记得给酒楼赔钱,不得赖账。”

    轰!!!

    火凤腾空而起,冲上酒楼之顶,撞开大洞,随风扶摇之上。

    胖子刚要腾身飞跃,又收住了动作。

    ——那火凤在青冥之上腾飞而去,只留下一条长长的、拖拽的火光。

    如此之技,已是神乎其神,如何能追得上?

    酒楼之中,一片寂静。

    掌柜突然跑出来,带着哭腔道:“各位,救火啊,救火!”

    众人如梦方醒,赶紧召唤五行之水灭火。

    几名为首的青年跃上擂台,围住胖子道:“刚才说定了的,这酒楼的损失你要赔!”

    胖子朝四周一望,只见整个酒楼几乎都已经燃了起来。

    他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声喃喃道:

    “再怎么收不住手……也不至于这样啊……”

    赵平河冷哼一声,不屑道:“刚才若是麒麟斩,你已经死了,少废话,拿钱来!”

    城东。

    祥云道观。

    柳平收了彩凤之焰,轻飘飘落下来,走进观门。

    两名弟子上前问好:

    “小师叔你回来了。”

    “小师叔,掌门在等你。”

    柳平点头道:“好,我这就去。”

    “等一下,小师叔。”

    “嗯?”

    “您什么时候有空,可否指教我们一番,我们感应五行总是出岔子。”

    柳平看着两人崇拜的神情,笑道:“好,等有空了我就来与你们切磋切磋。”

    两名弟子吓了一跳,连声道:“切磋是不敢切磋的,您在一旁替我们看看就行了。”

    “好,好。”

    柳平转身朝观内走去,沿着石路越过几处大殿、偏殿,又过了一座桥,在湖面上沿着曲折来回的长廊一直走,直至湖心处的凉亭。

    “师父,我回来了。”

    柳平抱拳行礼道。

    凉亭中,百灵观掌门李乾阳正在与几位长老议事,此时事情已经说完,长老们站起来便走了。

    “柳平,你过来坐。”李乾阳道。

    “是。”

    柳平走过去,坐在师父身边椅子上,先给师父斟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海碗,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光。

    “见过诸门派的青年才俊了?”李乾阳道。

    “是。”柳平道。

    “可有切磋?”李乾阳关心道。

    “张平河说我打架收不住手,况且我刀一拔出来就有烈焰暴鸣,众位哥哥姐姐一看这情况,便教我在一旁观看,不许下场。”柳平如实说道。

    李乾阳大笑起来。

    好一会儿,他抚掌道:“自昔日五行衰落以来,通用的实力划分只剩三个阶层:入流、高手、宗师。”

    “以你的五行共鸣天赋,火焰威力足以算作高手中的顶格,甚至能沾上宗师的边儿;但你又才入门不久,心法与招式尚未入流,只能算是初学者,犹如幼童驾驭火马,自然无人敢与你切磋。”

    柳平叹气道:“我每天都练一百遍麒麟斩,如今已经颇有长进,但说出去他们都不信。”

    “唤灵刀法第二式练得怎么样了?”李乾阳问。

    “凤来仪?我刚使出来就飞上天空,半个时辰才落下来,各门派的哥哥姐姐都看到了。”柳平道。

    凤来仪。

    这一式唤灵刀法使出来,便会以烈焰具现成火凤之形,附着在人背后,随意遨游太虚,来去如风似火,亦可呼之伤人。

    李乾阳又是一阵大笑,摇头道:“他们敢跟你切磋才怪!”

    柳平正了神色,抱拳道:“师父,我上次说的事情,您看如何?”

    李乾阳道:“你要替朋友重振流派,这我没有意见,但你打算怎么做?”

    “把他们的拳法传承下去。”

    “如何收徒?”

    “黎民百姓,人人皆可练拳,如此人人皆强身健体,祛病伐弱,农事自兴,无惧野兽,遇邪可退,不受蛊惑。”

    李乾阳沉吟道:“我们各大门派,必观弟子心性才德,全部过关之后才敢授予武学——这是怕传错了人,反成祸患。”

    柳平道:“拳胜门一脉,唯有血涌拳传下来,此拳无甚威力,仅可强身健体。”

    李乾阳道:“与其专门收徒,倒不如你这般做,一者可以弘扬拳胜门一脉,二者造福天下,此乃大善之事。”

    “——你自去做吧,钱财人手方面的需求,直接从观内出。”

    柳平喜道:“多谢师尊!”

    李乾阳笑道:“如此一来,你那名为徐胜的朋友,九泉之下也可闭眼,再无人可说你薄情寡义,这对你,对门派也是好事。”

    柳平点点头,起身行了一礼便去了。

    李乾阳又坐了一会,沉吟道:“此事大有可为,我百灵观名声将显。”

    ……

    柳平花了一整天,在繁华街巷寻了一处地。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

    百灵观在他背后撑腰,又大把的使了钱,整个武馆很快建立起来。

    柳平站在武馆中,手持一杆笔,将血涌拳法一式一式的画出拳形,又在一旁标注了运功之法。

    很快。

    整部血涌拳法出现在武馆的墙上。

    一直跟随他办事的百灵观弟子道:“小师叔,你这座武馆一建,恐怕要轰动整个京城。”

    “何以见得?”柳平道。

    “武功是极其宝贵的知识,各门各派从来都是敝帚自珍,从没有这样公开给普通人修习。”那弟子道。

    柳平道:“高等武学确实不能给心性差的人学,否则一定为害一方,这门血涌拳法却不怕。”

    他走到武馆的门口,在门匾上写下“拳胜门”三个大字。

    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落定。

    柳平收了笔,叹口气道:“徐胜,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了。”

    “但我扬你拳胜门一脉武学,不止为你,也为天下人。”

    “从今天起,所有人都能学拳!”

    他负手朝门外围观的众派弟子道。

    霎时间。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在虚空中:

    “你已经补完了拳法:血涌,并将之广为宣扬。”

    “任务:起始之水开始获得进度,水之法则的力量开始苏醒。”

    “水之法则越强,你便越强,一如火之法则。”

    “注意:”

    “你获得了水之法则的具现物。”

    “请继续补完所有失传的知识和传承,令其重整体系,教化天下众生。”

    柳平忽然觉得怀里多了一物。

    ——好像是一本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