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贵女易苏〕〔七零甜妻太撩人〕〔能不能不偷懒〕〔霸道女婿〕〔大佬他总是在掉线〕〔超级精灵之龙一〕〔最强废婿〕〔噬天丹皇〕〔最强重生之学霸女〕〔以妻之名〕〔时光能缓故人不散〕〔特战尖兵〕〔重生奶爸之老实人〕〔都市第一战王〕〔老婆,你好甜:隐〕〔无敌从灵气复苏开〕〔我有钞能力〕〔我家女友是巨星〕〔电音时代〕〔天师上位记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是学神 第779章 一触即发
    人一旦上万,汇聚在一起几乎就是无边无沿的浩大景象,此刻苏恒飞过低空,后方上万人族全都是整齐有序跟着飞遁,在空中组成一个浩大的金字塔云海,更关键是这里的人族气质太凌厉,出众。

    几乎每一个人族,飞遁中,都几乎是把以前多年经历过的屈辱、压迫,纷纷爆发了出来,变得狂热而安宁,两种本不该同时出现的状态,却被上万人都演绎了出来。

    那种想要见证族群小崛起的狂热,期待和向往,还有扬眉吐气的凌厉气质,即便在场所有人族,都没有展开修为上的压迫影响力,可这一刻,阴霜城城池内地表上,或者更远处的高空,一道道其他族群身影悬立旁观时,都各个被惊得不轻。

    从苏恒领飞人族赶到天王擂区域,从起飞到接近抵达的时候,越来越多其他族群强者,都是被这动静惊动,飞身旁观,默默观看着人族的众多身影,等苏恒率先进入82号院,后续众多人族也纷纷有序入内。

    整个阴霜城才再次哗然了。

    “嘶,这些人族,也太嚣张了吧?明明还没开赛,天王嫀还没输呢,怎么看他们的架势,就像苏恒已经获胜,已经晋级天王了?难道我错过了什么?”

    “是啊,区区人族,一个族群只有六百多万人,最强只有一个灾变,抛开那个灾变更加是个笑话,两个星主,七百多神通?这就是希云族、渁泉族,随便走出来几十个星主也能吊打他们,覆灭他们,要知道渁泉族、希云族,可是无底线跪舔大族强族,成为那些大族强族的玩物才能生活下去的。”

    “啧,这是整个人族被欺压的太狠,平时没有希望的时候,只能忍,一旦出现了一点点希望,就会彻底把以前承受的屈辱爆发出来啊,只不过,他们会不会爆发的太早了?万一苏恒这个准天王,上了场就被嫀秒杀,那么他们现在,情感气势爆发的越强烈,苏恒陨落后,受到的打击也会越大。”

    “哈哈哈,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就让他们嚣张一时片刻吧,想崛起?哪有那么容易,一个准武道天王而已,就想着什么族群崛起?简直是最好笑的笑话。”

    ………………

    越来越多的杂乱声音,在整个城市泛滥而开。

    绝大部分身影在被人族气势微惊了片刻后,就是更嚣张的嘲讽和嘲笑声。

    这里面尤其是以盘山族、灵纹族和地坤族等族群为最,不得不承认,这些一直致力于打压人族的族群,是最怕人族崛起,也最不愿意看到的。

    当然,只是一个苏恒,即便成就了武道天王,那也谈不上族群崛起,只是小范围改善环境,让阴霜城这里军事体系,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无压力欺压人族而已……

    就算苏恒胜了,杀了天王嫀,他也只是有能力为人族挣来一份大族本就具有的公平待遇而已,这算什么崛起??

    而在海量的各族群强者心目中,苏恒能赢么?赢个鬼啊,盘山族底蕴哪里是人族能比肩的,不谈法宝之类问题,嫀输赢不好说,加上法宝那就呵呵了。

    你说嫀专门为了这一战,就跑去各大族群借法宝,专门为了对付苏恒才借来,事后杀了苏恒还会归还原主,这不公平?别逗了,世间哪有什么绝对的公平可言啊。

    苏恒若不接这一场挑战,天王赛,他还能龟缩在阴霜城、大明城这样的城池内,不用害怕暂时的死亡危险,还能苟且偷生,他接下这场天王赛,今天他会死亡的概率早已经超过了九成。

    至少绝大部分强者心目中,他是超九成概率陨落。

    就在阴霜城议论声吐槽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时,传送广场上一阵空间波动闪过,几十道身影也走下了传送阵,阴霜城内,更加轰动沸腾了,这就是天王嫀以及峦氏内一票星主,如嫀的爷爷熍、嫀的父亲煷,嫀的叔叔也就是居的父亲炴等强者。

    这一批盘山族只有二十多个,但二十多个身高八米左右,抛开嫀之外几乎全是星主境的强者,一起踏出传送阵,肃容走向南城区天王擂会场方向时,这彻底的沉默和严肃,以及克制中的杀机,生生带出了比之前苏恒领飞上万人族强者,还更恐怖压抑,令人心惊的气势。

    他们走的不快,一步只有数里,然后一步走出,二十多个身影后方就变成了三十多身影,第二步踏出,队伍后又多了几十个盘山族……

    短短数百里,所有旁观者都亲眼见证着,原本只有二十多个星主和一个武道天王带队的盘山族队伍,稳稳在行走中演化为汇聚上万强者的浩大洪流。

    所有盘山族的气势都是压抑,沉默,带着一种雪耻之战的姿态。

    等嫀一马当先走入82号院擂台,也一眼看到了上次只有两万多坐席的环形阶梯式周边看台,此刻经过阵法禁制群的控制,已经扩大好多倍,演化出了上百万个坐席。

    最中央位置当然是擂台,苏恒已经静静站在擂台上。

    这是嫀第二次见苏恒!

    第一次时他还觉得自己是俯视众生的神明,对方是蝼蚁,这次,刚看到苏恒,不管之前心情是什么样,嫀岩石胸腔间的巨大眼眸,已经猛地出现了一丝血光。

    就是他,就是那个人族蝼蚁啊,让他堂堂武道天王嫀,生生成了现在的峦氏之耻、盘山族之耻,还好的是这个耻辱在今天就可以清洗掉一部分了。

    是的,只斩杀苏恒一个人,那远远无法弥补清洗所有耻辱,这一刻,嫀看向苏恒擂台左侧,最靠近擂台的一个区域时,那里上万个和苏恒很相似的人族身影,已经全是他痛恨,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目标。

    “那就是苏恒么?好好表现,不要让我失望!”

    “今天这一战,你不止要杀了他,更要在万众瞩目的天王赛上,狠狠搓一搓人族的士气。”

    “要让这个人族新领袖,刚有了领袖群雄的苗头,就让他见识到,人族的强者,终归只是蝼蚁,是个笑话,而我们盘山族威严,不容侵犯!”

    熍也看了苏恒一眼,传音道。

    嫀果断点头,飞身而起上了擂台,和苏恒隔着数百米相对而立,眼中狰狞之色如滚滚热浪呼之欲出,生死战,马上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直播手术室〕〔萌宝认亲:爹地你〕〔先婚后爱:陆少漫〕〔侯门嫡女之阮妻在〕〔我的2110〕〔快穿之炮灰的开挂〕〔我是宠物喵〕〔话农家〕〔缱绻情深:宁少的〕〔恶女临门:妖夫扑〕〔韩娱之我为搞笑狂〕〔男神要黑化:女配〕〔我有一个帝王群〕〔向往之欢乐大师〕〔在江湖打工的日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