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4章 第四章

时间:2022-04-12作者:皿三猫

    考官拿起桃刀的血石,细细打量。 “三阶a级灾兽,狮蛇兽,”他放下血石,惊讶看向桃刀,“这是你们队的?” 桃刀点头:“恩。” 考生的注意被从端木煌身上转移了。 “三阶?比端木的队伍还高?!” “等等,之前就是他们拒绝了端木的邀请?” “草……我还笑过他们,打脸这么快的吗?” 闻言,端木煌脸上的笑容缓缓褪了下去。 就连他的队友也在议论: 队友a:“三阶a级?这怎么可能?!” 队友b:“难道那个银发女的基因很高?” 队友a:“对,比方说s……” 两人忽然顿住。 s级的话,那不就…… 他们下意识看向端木煌。 端木煌心头升起一股烦躁,但他抬起头时,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 “如果是s的话,她就应该在内城区了,”他说,“我倒是觉得,这颗血石有可能是捡的。” 队友a愣了下,下意识道:“这怎么可能?!” 端木煌不紧不慢:“野区里本来就有很多灾兽,a级灾兽之间相斗,尸体被他们捡到——也是一种可能性。” 队友b瞪大眼:“这不算犯规吗?!” “这有什么办法?”端木煌故意道,“毕竟考官没有要求一定要杀死灾兽,只能说他们运气好。” 闻言,两个队友的目光渐转不屑。 队友a:“得了吧,这只是第一次考核,后面还有两次呢!” 队友b:“端木说得对,外城区的人能有什么实力,他们不是最会偷鸡摸狗了吗?” 见状,端木煌微微勾起唇角。 另一侧。 考官捧着那块血石,表情激动:“你们很不错啊!居然能杀死三阶,真是……” 他正想好好表扬桃刀,一抬头,人没了。 考官:“……?” 桃刀不喜欢被那么多人盯着,趁人不注意早就溜了,结果还没松口气,肩膀忽然被拍了下。 她一惊,瞳仁都竖了起来,猛地扭头,才发现是冬草和帕帕。 冬草担忧地望着她:“怎么了?不舒服吗?” 桃刀回过神,摇了下头:“没事。” “没事就好,”帕帕说,“明天还有两轮考核呢,这种关键时刻身体千万不能出差错。” 桃刀一愣:“还有考核?” “是啊,”冬草诧异道,“今天只是第一轮,明天还有基因测试和体能对决,最终结果按照三次考核的总分来评定——报考要求里不都写着吗?” 桃刀迷茫摇头:“我不识字。” 两人:“……” “算了,这不是重点,”冬草挥挥手,兴奋道,“我们现在好像是第一名!” 他和帕帕的基因都只有b级,第二轮考核肯定拿不到多少分数,但如果第一轮考核创下高分的话,后面只要发挥在平均水平就可以了。 而且—— 他转向桃刀:“你的基因肯定很高,这次稳了!” 桃刀狐疑:“你怎么知道?” “肯定没错!”冬草用力点头,“你不是从蒙那狼口中把我救下来了吗?我相信你!” 他转向帕帕:“对吧?” 帕帕沉默了下,含糊道:“差不多吧。” 冬草:“?” 怎么回事?她不是力挺桃刀的吗? 帕帕转移话题:“我们去宿舍吧,反正现在都没事了。” 在考核期间,他们的住宿皆由歼灭军负责,早有工作人员等在外面的大厅里,负责替考生引导宿舍。 冬草向两人挥手:“大家好好休息,明天见。” 他朝男生宿舍的方向走去。 桃刀正准备转身,身后传来帕帕诧异的声音:“你不去拿行李吗?” 在考核前,考生的行李都被放在了寄存点。 “不用,”桃刀拍了下随身的背包,“都在这里了。” 她忽略掉帕帕惊讶的眼神,走向女生宿舍。 女生宿舍是一栋二十层高的大楼,外墙全是透明的单面玻璃,桃刀进门时还搞错方向,在墙上撞了下,只能顶着个通红的鼻子,在宿管阿姨狐疑的目光下领取了自己的考生牌,往五楼的寝室走去。 可人到门口,又卡住了。 桃刀弯下腰,一脸凝重地看向门把上一小块灰色屏幕。 这是什么?铁板? 她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不料一道电子音忽然响起:“请解锁。” 桃刀:“!”说话了! 但那一声后,屏幕又恢复沉默,桃刀迟疑了下,握住门把,用力一拉。 ……拉不开。 无论怎么推,拉,扯,大门都纹丝不动。 她不禁有些气恼,犬牙都露了出来,想也没想,直接一口咬上去。 “……你在做什么?”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女声。 桃刀一僵,缓缓回头。 帕帕和刚才的宿管站在几米开外,表情复杂地看着她。 尤其是那宿管,望向桃刀的眼神越发变味。 桃刀反思了下,她现在状态是——整个人像八爪鱼似的趴在门上,狠狠咬着屏幕一角。 她:“……” 她状若无事地站起身:“你们好。” 停顿了下,伸出手,遮住屏幕上一排整齐的牙印。 帕帕:“……” 她咳了声,对宿管道:“谢谢,这里就可以了。” 等宿管离去后,她看向桃刀:“不进去吗?” 桃刀:“?”“我们一个寝室,”帕帕说着,伸手在屏幕上按了一下,“这是指纹解锁。” 桃刀惊讶地看到屏幕发出一道绿光,门就自动打开了。 “愣着干嘛?”帕帕站在门口,“进来吧。” 桃刀怔了下,忙跟进屋。 宿舍被分为一左一右,床位上贴着各自的名字,帕帕扫了眼:“左边是你的。” 桃刀应了声,将自己的背包放在桌上,她扭头看了眼,发现帕帕正从手提箱里掏出许多大块的褐色长方体。 她不禁道:“你带了好多砖头。” 帕帕:“??” 她好笑道:“这是关于灾兽的书,我喜欢研究它们,进歼灭军也是想看到更多灾兽。” 她干脆坐下来,手背搁着下巴,好奇问桃刀:“你呢?” 桃刀也学着帕帕,把自己的东西都掏了出来,道:“我想去内城区,想过上吃饭吃到吐的生活。” 帕帕:啊这…… 她哑了一瞬:“好吧,”又惊讶道,“你有好多明信片。” 桃刀正把所有的明信片贴到墙上去,帕帕凑过来:“都是内城区的照片啊。” 她看到一张明信片,忽然“嗯”了一声:“这是什么?” 所有崭新的明信片中,唯有一张格外陈旧,边角都泛了黄,帕帕好奇拿下来,发现反面还写着字:“这是什……” “别碰!”桃刀忽然低吼一声。 她将照片紧紧抱在怀里,犬牙都露了出来,充满攻击性地盯着帕帕。 帕帕一愣:“怎么了?” 但桃刀却忽然扭过头,一边道:“我困了,睡觉。” 她径直走到床边,鞋也不脱,闷头倒下。 帕帕试探道:“桃刀?” 桃刀没有吭声,头埋在被子里。 帕帕看了她几秒,无奈叹了口气:“……好吧。” 她洗漱了一番,把灯关上了。 过了片刻,帕帕那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桃刀却忽然翻过身,抬头看向天花板。 黑暗中,她的瞳孔竟发出浅淡的红光。 她没有真的睡着——刚才只是不想回答帕帕的问题。 桃刀还紧紧捏着那张明信片,她抬起手,轻轻将明信片覆在脸上。 一股淡淡的铃兰香气传来。 她眨了眨眼。 曾经,有人告诉过她。 “我们要一起去内城区,”他说,“去过好日子。” 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和这张明信片一般泛起了陈旧的黄色。 黑暗中,一道抽泣忽然响起。 “……”帕帕被吵醒了,困顿地揉了下眼睛,“桃刀?你刚才哭了吗?” 桃刀迅速收起明信片:“没有。” 她的声音明明还带着哭腔,却逞强道: “是这床太软了,我睡不着。” *** 翌日,九点不到,所有考生在一楼大厅集合。 考官仍是昨天的那人,正指挥工作人员将几台大型机器搬到大厅中央,等所有机器就位,他举起麦克风:“请所有考生按考生编号排位,准备测基因!” 帕帕问桃刀:“你是多少?” 桃刀瞄了眼昨天领到的牌子:“125。” “我是304,”帕帕说,“那我们等下再见。” 她冲桃刀挥挥手,往后面走去。 基因测试器共有10台,每台测一百个考生,桃刀被分到第二台机器,她往二号区域走去。 没想到一过去,就引起了一阵小|骚|动。 “这不是昨天的考核第一吗?” “哇……不知道她的基因等级是多少?” “起码s吧?” 桃刀不自在地顿了下,翻起兜帽,盖住脸。 她排到队末的时候,因为被兜帽挡住了视线,不慎撞到一人。 那是个面容冷峻的黑发少年,身形纤长,背着一把半人高的黑色细剑,简直像只站在鸡群中的鹤。 他冷冷瞥了桃刀一眼。 桃刀眨眨眼:“抱歉。” 少年盯着她看了几秒,移开视线。 这时,从前面传来考官的声音:“开始测试!” 队伍开始移动起来,别看每个区域一百人,测起来却很快,才等了十几分钟,就轮到桃刀前面的黑发少年了。 他走上前,站到考官指定的地方,考官将一堆纤细的导线连在他的手腕附近。 过了片刻,机器自动道:【s级。】 闻言,周围考生骚动起来。 目前测出s级的考生只有两个——他和端木煌。 考官翻了下名册,抬起头:“你叫铃祈?不错啊。” 少年无言地点了下头,转身离去。 桃刀忙走上前。 考官看到她,竟露出小兴奋的表情:“你终于来了,快测一下!” 他从昨天就一直期待桃刀的基因等级,辗转反侧了一晚上,眼下都熬出了两个黑眼圈。 他热情地把桃刀带到指定站点,又殷切帮她装上连接线。 围观的考生:“??” 慢着,这个狗腿子是谁?之前那个冷漠铁面的考官呢?! 考官摆弄完机器,兴奋看向屏幕。 会是多少呢? 难不成,今年第一个双s就要在此诞…… 机器:【d级。】 考官:“……?” 他简直不敢相信耳朵,连忙抬头,可惜屏幕上几个大字彻底粉碎了他的美梦: 【基因等级:d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