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6章 第六章

时间:2022-04-12作者:皿三猫

    帕帕和冬草走过来,刚好看到听到裁判的宣判。 冬草激动:“太好了!桃刀赢了吗?!” 帕帕却不像他那么兴奋:“她还不能松懈,”她指着一旁的墙壁,“看。” 墙上挂着一个巨大的电子屏,上面排列着众多考生的名字。 帕帕:“这是我们目前的成绩排名,你看桃刀的位置。” 冬草一路找过去,发现桃刀排在239名,不算很差,不禁道:“不是挺好的吗?” 帕帕摇头。 “我听说这次歼灭军只招收200名,”她道,“桃刀还差了点。” 如果她想要晋级,就必须将排名提升到200名以内。 闻言,冬草着急起来:“那……她必须再赢两场?” “起码一场是必须的,”帕帕说,“在第三轮之前,她的排名是280位,打赢一轮,应该能涨40位左右。” 冬草双手合十:“还有两场,桃刀肯定没问题!” 帕帕双眸一闪,却没有吭声。 其实,桃刀接下来的战斗只会越来越难。 她的运气好,第一场对决对上了c级考生,但谁能保证后面两场皆是c级? 万一遇上b级或a级,在巨大的等级差距面前,她根本没有胜算。 思及至此,帕帕叹了口气,对冬草道:“我们过去吧。” 冬草:“恩!” 两人走到桃刀的赛场,刚好第二场对决开始。 果然如帕帕所料,这次的301号考生的基因等级不低——是个b级。 裁判吹响哨子:“比试开始!” 301号先发制人,朝桃刀挥出一拳。 他这一拳非同一般,带着赫赫风声,桃刀双眸一闪,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往后退去。 “嘭!” 拳头砸在地上,地面顿时裂开几条蛛网般的缝。 桃刀盯着裂缝,抿了下嘴唇。 一旁,冬草紧张道:“能赢吗?” 帕帕沉吟:“难说。" 与之前的c级男生不同,301号无论是体能还是反应都要上一层台阶,好几次都差点抓住桃刀,桃刀四下规避,竟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 301号和桃刀周旋了好几次,迟迟逮不住人,不禁烦躁起来,他忽然大喝一声,猛地砸向地面! “嘭——!” 顿时,以他为中心,四周地面裂开数道缝隙,整个地面都为之一颤,桃刀刚好站在附近,一个没站稳,朝地上栽去。 301号趁机上前,一把拽住桃刀的胳膊! 众人:“!” 抓住了! 冬草急道:“桃刀!加油啊!” “……不行,”帕帕表情凝重,“她的力气不够。” 尽管桃刀在用力挣扎,但301号的双臂如同铁箍般死死扣住她,他哼了一声,轻松拎起桃刀,朝白圈的边缘走去。 眼看那根代表出局的白线离他们越来越近,桃刀眼中闪过狠光,忽然低头,一口咬住301号的手臂。 301号:“?” 卧槽?! 他痛得大叫起来:“你干什么?!快松口!!” 桃刀却丝毫不听,甚至变本加厉——她手脚并用,整个人都挂在301号的手臂上,猛地往前一扑,咬住他的鼻子。 “咔嚓!” 在场所有人都听到这清晰一声。 众人:“嘶——” 301号:“嗷!!!” 他痛得连连后退,慌乱之下,左脚绊住右脚,不受控制地往地上栽去。 见状,桃刀眼中闪过亮光,忽然松开301号,往后撤去,同时一抬脚,狠狠踢向他的屁股。 301号往前一扑,摔了个狗吃屎。 更倒霉的是——他的双臂按在地上,刚好出了白圈的范围。 围观群众:“……” 有点心酸,又有点搞笑。 冬草兴奋道:“桃刀赢了!” 帕帕也微微弯唇,正要说话,却听裁判吹响哨子,随即道:“本局获胜者,301号考生,聂胜。”闻言,两人不禁一愣。 “等等?!”冬草惊愕道,“出局的不是301号吗?!” 帕帕的视线在301号身上转了一圈,目露了然。 她叹口气:“桃刀犯规了。” 冬草一愣:“什么?” “考生禁止对选手造成实质性伤害,”帕帕说,“但桃刀咬了301号。” 301号的手上有一道明显的牙印,鼻子更是滴滴答答地淌血,医护人员正替他包扎,瞅了眼伤口,目露诧异:“怎么咬得这么狠?鼻骨差点断了。” 301号转头,对桃刀怒目而视。 桃刀扭开头。 众人:“……” 牙口真好。 “算了,”冬草安慰桃刀,“反正只要再赢一场就行,你……” 他瞥见什么,忽然顿住。 一名金发少年分开人群,朝桃刀走来。 帕帕皱了下眉:“不会吧?” 端木煌停在三人面前,诧异看向桃刀:“你是125号?” 桃刀躲到帕帕身后,伸出半个头,警惕看向端木煌。 端木煌笑了笑:“看来你好像不喜欢我。” 他的同伴不屑地哼了声:“端木,你可要小心这家伙,她刚才犯规了。” 端木煌挑了下眉。 冬草:“那只是意外!而且桃刀不会这么做了。” “聊完了吗?”裁判道,“到比试时间了。” 众人只得归位,裁判看了眼表,吹响哨子:“比试开始!” 这一次,桃刀没有急着冲上去,她与端木煌远远拉开数米的距离,警惕盯着他。 端木煌温声道:“离我这么远的话,可没法赢啊。” 桃刀掀起嘴唇,对他亮了亮犬牙。 端木煌笑了,摇摇头:“那我先进攻了。” 话音刚落,他的身形在原地消失,下一瞬,陡然出现在桃刀面前! 众人一惊,好快的速度! 端木煌勾拳,揍向桃刀腹部。 桃刀立即后退,但下一秒,端木煌的拳头陡然转了个方向,朝她的脸侧击去! 桃刀连忙侧身,端木煌的拳头险险擦着脸而过。 她恼怒地咬了下牙,正要进攻,忽然听裁判吹响哨子:“125号注意!” 什么?桃刀一愣。 “桃刀!”冬草焦急地对她喊道,“别犯规!” 犯规?桃刀睁大眼。 她忽然想到什么,猛地扭头,看向端木煌。 端木煌对她笑了下:“差点以为要被你咬了。” 桃刀:“……什么?” 端木煌:“虽然能理解你想赢得比赛的心情,但如果使用这种手段的话,就不太好了吧?” 闻言,周围群众议论起来: “我的天,都已经罚过一局了,她还想咬人?” “外城区的人嘛,就喜欢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 “老天,幸好我没跟她对上。” 桃刀死死盯着端木煌。 端木煌似乎有些困扰,但还是温声道:“你别生气,这也是裁判的规定,只要后面不犯规就好了。” “端木,”他的同伴不屑道,“安慰她干啥啊?你可是受害者!” 端木煌只是笑了笑:“没事。” 桃刀盯着他的笑,只觉一股无名火自心头升起,她低吼一声,猛地冲了过去! 见状,端木煌眼睛一亮。 他不躲不闪,用力挥拳向桃刀。 那一拳声势浩大,都能听到拳头卷起的风声,就连裁判也抬起头,赞许地看了眼端木煌。 眼看拳头就要砸上桃刀,千钧一发之际,她猛地侧身,以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反应速度躲了过去。 “卧槽!”有人脱口而出,“这都能躲?!” 冬草欣喜:“好!桃刀,保持这个势头……”可下一秒,桃刀忽然弯腰,猛地抱住腹部。 众人一愣。 “她……怎么了?”一人迟疑道,“受伤了?” 见桃刀迟迟不起身,端木煌也弯下腰,关切道:“怎么了?” 桃刀死死咬着牙,额上沁出大滴的汗。 裁判道:“125号,你还好吗?” 众人也议论纷纷,端木煌的同伴却哼了声:“你们怎么都这么傻?她可能在耍诈啊。” 众人怔住:“什么?” 同伴:“端木又没打到她,她摆出这幅模样给谁看啊。” 闻言,众人的表情都变了。 “如果真是耍诈,她演技也太好了。” “不是,都已经被戳穿了,还要演下去?” 唯有帕帕的神色不是很好看。 她刚才看得清清楚楚——根本不是什么演技,是端木煌击中了桃刀。 他出的那一拳是幌子,实际上左手埋在袖子下,在桃刀躲过去后,瞬间出击,揍向桃刀的腹部。 明明裁判规定考生间要点到为止,端木煌那下却用上了十成十的力气,桃刀身为d级,根本挨不住s级的攻击,一下就撑不住了。 偏偏端木煌用身体挡住了一切,谁都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 帕帕抿了下唇,道:“裁判……” 忽然,她的面前闪过一道银色身影。 随即,一道巨响炸起: “嘭——!” 众人一愣。 原本还站在原地的端木煌被猛地甩了出去,狠狠撞在数米开外的墙上。 “咳……” 他狼狈地咳了声,还没起身,身前却抵住一只纤细的手。 端木煌怔住。 桃刀站在他的面前。 她的表情怔忡,无意识地盯着端木煌,一双瞳孔却亮的惊人,炽热的红色几乎满溢而出。 就像是……地狱肆虐的业火。 端木煌惊愕地盯着她:“你……” 桃刀低低喘了口气。 喉咙很痛。 胃酸还残留在喉道里,如同硫酸般侵蚀着口腔内壁,泛起一阵火辣的灼烧感与酸味。 脑袋也很痛。 就像是有人用根重锤狠狠敲着她的头骨,一下一下,发出沉闷的敲击声,简直快疯了。 但,最难受的却是腹部。 腹部痛得像是五脏六腑几乎都搅在了一起,稍一动弹,就会引起撕筋扯肉般的痛意。 那股痛意向四肢蔓延开,就像是被浸在一口深不见底的井里,四周皆是冰冷的水,从口鼻、眼耳灌入,泛起一种令人窒息的濒死感。 而后,又缓慢转为了……饥饿。 她抬起头,双目猩红。 好饿。 好想吃。 某种,温热的,腥甜…… 桃刀的视线缓缓落在端木煌的脸上。 她的面色白得吓人,一双眼眸却红得鲜艳,几乎他的视网膜上灼烧起来。 她顿了下,缓缓朝端木煌靠近。 端木煌的瞳孔因惊愕而剧烈收缩:“你干什么?” 裁判也道:“125号,你已经赢了,可以放手了。” 桃刀却充耳不闻,她似乎对周遭的一切都没有反应,眼中只剩下端木煌一人。 她张开嘴,露出一对尖锐的犬牙,朝端木煌的喉咙靠近。 端木煌惊得连仪态都顾不上,拼命挣扎:“放手!” 但无论他如何反抗,竟丝毫无法挣脱桃刀的手! “125号!”裁判沉着脸,快步朝走过来,“比试已经结束了!” 但没等他走到桃刀跟前,桃刀的身子却陡然一晃。 她重重倒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