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12章 第十二章

时间:2022-04-12作者:皿三猫

    在所有人都愣住的时候,桃刀迅速上前,伸手一勾,拔走了端木煌的徽章。 端木煌:“!” 他下意识要抢,却被教官喊停:“端木,你可以下场了!” 端木煌的表情一滞。 他能感到所有人都在偷瞄自己,而同伴更是露出小心翼翼的表情:“端木,没事吧?” 端木煌深深吸了口气。 他知道同伴什么意思——比赛刚开始,总共没几个人被淘汰,他不仅是其中之一,还是唯一的一个s级。 端木煌低下头,原本清秀的五官变得扭曲起来。 他居然,会和几个c级沦为一个等级。 而这些,都是被一个他根本看不上眼的小混混给…… 端木煌低垂着头,只觉热血一股股冲上脑袋。 “端木,”同伴还在安慰,“一次失误而已,不要紧……” “闭嘴!”端木煌却突然低吼出声。 同伴一怔。 “……抱歉,”端木煌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勉强道,“我有些激动了。” 他又恢复成温和的表情,对同伴笑笑,转身离场。 下场前,他往铃祈的方向瞥了眼。 后者刚解决掉一名红队,正把他的徽章扯下来。 铃祈不愧是这届最强的见习生,比赛还没过多久,在他手中被淘汰的红队竟已有了十多人,撑起白队一半的淘汰数。 注意到端木煌的目光,他抬起头,却没有看他,而是转向桃刀的方向。 端木煌的表情不由一僵,旋即也转头。 桃刀正如同疾风般迅速穿梭在人群中,所经之处,必带走一枚徽章,引得白队惨叫连连。 好快!端木煌不由一惊。 他下意识看向计分板,短短几分钟,白队的分数竟已经追了上来,甚至隐隐有反超之势! “卧槽……牛逼!” “这tm怎么打?!” “我他妈脚还没站热,就已经下场了!” 白队纷纷叫苦,红队却恨不得原地辣舞。 “妈的,不愧是a级!” “冲啊桃刀!干他鸭的!” “我靠,桃刀的分数已经要赶上铃祈了!” 闻言,众人皆是一惊。 就在刚才,铃祈和桃刀还差了五六分,可现在,他们的差距已经缩短至了一分! 众人:“!!!” 卧槽!真·人头收割机! 端木煌耳边全是众人羡慕的议论,就连铃祈也频频看向桃刀,见状,他的表情不受控制地扭曲起来。 怎么会这样?! 她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偏偏桃刀注意到他的目光,微扬起下巴,手往脖子上一划,做了个威胁的姿势。 端木煌一张俏脸青青白白,差点气到当场昏厥。 一旁的冬草:“……你干嘛挑衅他。” “我喜欢。”桃刀梗起脖子。 冬草:“……” ok,fine。 结果,到比赛结束,红队居然真的反败为胜,以28:21的绝对优势反超了白队。 白队皆一脸垂头丧气,红队则激动地差点把桃刀举起来:“草啊!女神!” 他们居然在没有任何s级队员的劣势下打败了白队! “……有什么了不起,”白队忍不住反驳,“如果不是端木太早下场,现在哪里还有你们蹦跶的份?” 红队:“笑死,那铃祈还在你们队里呢,我们队可是一个s级都没有!” “好了,”教官出来打圆场,“这次红队的表现确实出色,尤其是桃刀,”他赞许看了眼桃刀,“你做得很好。” 桃刀:“!” 她愣了下,下意识挺起胸。 这时,一人忽然从人群中走出,低低道了句:“教官,我去上个厕所。” 是端木煌。 他低垂着头,露在外面的耳朵却鲜红无比,没等教官回答,便急急走了出去。 众人一愣:“端木?” 帕帕勾起唇角,对桃刀道:“你这次可是狠狠打了他的脸。” 桃刀眨眨眼,正要说话,却听教官道:“好了,明天有特殊安排,今天的课就到此为止。” 众人兴奋欢呼,有人好奇:“什么安排?” 教官神秘兮兮:“明天就知道了。” 众人纷纷离开,过了约十多分钟,等所有人走后,端木煌缓缓从走廊踱了回来。 他手里拿着个通讯器,正在与人通话。 “对,”明明附近无人,他却把声音压得极低,唯恐别人听到似的,“关于明天见习班的事,我想拜托您重点关照一个人。” 端木煌停下,等对方说了几句,他才道:“是的,您应该也听说过。” 他抬起头,眸中闪着幽暗的光。 “她叫桃刀。” *** 翌日。 按照教官的指示,所有人一大清早就来到歼灭军屯所集合。 等见习生来到门口,发现那里已经聚集了一小群人,他们的教官站在其中,正与几名军官模样的人交谈。 桃刀听到身侧有人小声道:“天啊……这不是行动科的长官们吗?”虽然三科同属歼灭军,但他们的军服皆不相同,譬如行动科的标志就是一把出鞘利剑——而这些军官身着黑色制服,胸口整齐佩戴着一枚闪闪发光的十字剑徽章,显然属于行动科。 教官看到他们:“磨磨蹭蹭什么呢?都过来!” 众人忙小碎步跑过去。 教官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将会跟随第九部队进行现场见习,每2-3人跟随一班,为期两周,见习期间要听从班长的指示,不得有松懈,他们会根据你们的表现来进行打分。” 众人一紧:“是!” “好,”教官点头,“现在开始分组。” 被他报到名字的学生依次上前,由第九部队的班长们领走。 过了几分钟,教官喊道桃刀的名字:“桃刀,帕帕,冬草。” 三人上前,教官对他们道:“你们去跟着第七班,维克上士。” 维克是一位身材矮小的男人,他扫了三人一眼,问:“谁是桃刀?” 教官在一旁解释:“桃刀基因进化的事情已经传到很多人耳中了。” 桃刀举手:“我。” 维克微微眯眼,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教官道:“维克上士这次可是指明要你们三个,要好好表现哦。” 闻言,三人皆是一愣。 “好了,没时间在这里聊天,”维克说,“我的时间很紧迫,快走吧。” 教官只好道:“去吧,加油。” 三人与教官告别,快步跟上维克。 维克的悬浮车就停在门口,没等三人坐稳,他就一踩油门,猛地开了出去。 维克:“从今天起,你们就要跟着我干活,我不管你们是不是一群乳臭未干的见习生,在我的部队里只有士兵,如果嫌苦,现在就可以提出,我会把你踢出队伍。” 三人对视一眼:“我们明白。” “很好,”维克说,“关于你们担任的职位——现在正是空间缝隙的高发期,人员严重短缺,你们的任务就是填补空缺,尽量保持整个团队能正常运作。” 桃刀和冬草都应了一声,唯有帕帕皱起眉,若有所思地看了维克一眼。 维克说:“我们到了。” 他将悬浮车停在路边,街对面早已拉起了黄色的警戒线,桃刀抽动了下鼻子,忽然道:“我闻到了。” 冬草悄声问:“是灾兽吗?” 桃刀看了他一眼。 不仅是灾兽,更多则是……血的味道。 一层又一层,腥甜的味道几乎化为实体,拼命往她的脑子里钻。 桃刀深吸一口气,忽然用力抓了下头。 头莫名很痒,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帕帕忽然道,“桃刀,你头上有东西。” 她凑过来,捡下一根长长的银色发丝。 “这是什么?” 冬草说:“不是头发吗?” 帕帕却摇头:“不是。” 桃刀的头发很细软,这根发丝却比较粗糙,颜色也比桃刀的发色深。 桃刀说:“给我看看。” 她把发丝拿过来,犹豫了下,凑到鼻边。 有一股……野兽的味道。 “不许交头接耳,”维克瞪了他们一眼,“赶紧下车。” 三人忙下车,跟着维克走向街对面。 “上士!”站在警戒线附近的一名士兵立即行了个礼,看到身后三人,迟疑道,“这是……?” “见习生,”维克说,“负责打杂。” 闻言,三人看了他一眼。 维克不理会他们,一边撩起警戒线,一边问:“情况如何?” 士兵:“是二级空间缝隙,现场的灾兽基本已经清扫完毕,只剩下后勤科的人进行扫尾工作了。” 被封锁的是一道小巷,不算很长,一道四五米左右的空间缝隙悬浮在空中,周围则是大大小小的灾兽尸体,约莫十几头,几名后勤科的士兵正把尸体往集装车上推。 “好,”维克道,指了指三人,“你们去帮忙。” 三人一愣,桃刀道:“什么?” 维克皱起眉:“听不懂话吗?去帮后勤科打扫。” “可是……”冬草惊讶道,“我们是行动科啊。”后勤科根本不在他们的范围内。 维克横了他一眼。 “我说过,”他阴□□,“在我的队伍里,你们只有服从这一选项。” 闻言,桃刀不服气地眯起眼,正要向前,却被帕帕一把拉住:“等等。” 她指向空间缝隙:“有什么要出来了。” 只见原本快要闭合的空间缝隙忽然颤抖起来,如同波纹般不断扩大,随即,一只巨大的公牛头露了出来! 灾兽:“吼——!” 士兵惊道:“是力犀!” 力犀是b级灾兽,维克厉声道:“见习生!都后退!别站在这里碍……” “事”还没出口,面前陡然飘过一抹银色。 众人一惊。 只见桃刀瞬间来到空间缝隙前,一把按住力犀的头,后者的怒吼才酝酿到一半,就一个卡壳,被她生生从空间缝隙里拽了出来! 力犀:“?!” 众人:“?!” 唯有桃刀眼中闪着兴奋的光,低喝一声,双手用力,只听“撕拉——”一声,那头力犀的脖颈竟被她直接扯断,一分为二! 顿时,从力犀的脖颈处喷出大片的鲜血,它甚至还没发出一声悲鸣,就倒了下去。 众人:瞳孔地震.jpg。 桃刀站在血雨中,不躲不闪,似是享受般得眯起眼,半响,才缓缓侧过头。 她望向维克,挑衅似地弯起嘴唇,舔去脸侧的血。 “你刚才说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