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14章 第十四章

时间:2022-04-12作者:皿三猫

    第14章 桃刀怔忡地盯着玻璃门,忽然抬手,用力扯了下耳朵。 ……疼。 “发生什么事了?!”因为刚才的摔倒,维克脸朝下趴在地上,急得高声大叫,“快把我扶起来!” 桃刀回过神,快步上前,对准他的后脑勺就是一下。 维克闷哼了下,没声了。 桃刀放下手,刚回头,就对上两双大睁的眼。 “这这这……”冬草几乎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怎么会这样?!” 帕帕却是一脸激动,眼中的渴望呼之欲出:“能让我摸摸吗?!” 桃刀迟疑了下,点头:“好。” 帕帕几乎是扑上来,一把握住桃刀的耳朵。 “很柔软的质感,”她的脸上满是梦幻的表情,“从形状来说,有点像高加索雪狼,可从颜色来看,又有点接近布尼亚灰狼。” 桃刀问:“都是灾兽?” 帕帕应了一声,略微往下,挠了挠桃刀的耳朵。 桃刀:“!” 她咕咚一声倒了下去。 两人吓了一跳:“怎么了?!” 桃刀:“……” 太舒服了…… 她从地上爬起,视线不自然地扭到一边:“没事。” 冬草松了口气:“那就好,”他犹豫看了眼桃刀,“不过,你的耳朵……能收回去吗?” 桃刀尝试了下,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抖了抖,缩了回去:“可以的。” 冬草松了口气:“那就好。” 万一收不回去,等下就要引起骚|动了。 “不过,”他想到什么,“你们打算拿端木煌怎么办?” 帕帕想了想,忽然露出个神秘的笑容:“交给我吧。” 他们开始清理现场,三人将洒在地上的血石都收集起来,却发现原本鼓囊囊的袋子瘪下去一块。 冬草诧异:“血石少了?” 桃刀趴在地上闻了闻,很肯定道:“没有漏的,都在这里了。” 帕帕摸着下巴,视线在桃刀的脑袋上来回转:“桃刀,刚才你的头是埋进去了吗?” 桃刀困惑地点了下头:“恩。” 帕帕沉思片刻,忽然走过来:“拿着。” 她把一颗血石塞入桃刀手里。 神奇的事发生了—— 只见那颗血石像是被丢入水中,慢慢顺着桃刀的掌心沉了下去。 三人:“……!” “什么?!”冬草瞪一把抓过桃刀的手,翻来覆去地看,却根本找不到血石。 桃刀也有点吃惊:“……吃掉了。” “不是吃掉,”帕帕说,“是你把它吸收了。” 她走过来,摸了摸桃刀的耳朵:“你没注意到吗?你的变化都和血石有关。” 闻言,桃刀微微一怔。 帕帕:“比方说在你的耳朵长出来前,曾经把脑袋埋在血石里。” “而之前,你在对决赛上连赢数人,也是误吞下一颗血石后的事情。” 她继续道:“我原本以为你的能力增长和进食有关……不过好像是我错了。” 桃刀旺盛的食欲或许是与能力有关,但那更像是一种能力增强后的体现——就像青春期的孩子容易饿肚子。 “所以……”冬草慢慢道,“桃刀的基因提升,是因为她吸收了血石?” 帕帕点头:“没错。” “怎么会这样?”冬草喃喃道,“我从没遇到过这种事。” 桃刀却想到什么,问帕帕:“你要告诉教官他们吗?” 帕帕抿嘴一笑,摇头道:“不。” 她悄悄对她比了个“保密”的手势。 “如果告诉他们的话,也不知道会出什么岔子,”帕帕说,“这是很特殊的能力,桃刀,你愿意让我好好研究一下吗?” 桃刀思索片刻,爽快道:“可以啊,反正本来也是你发现的。” 帕帕笑了。 仓库昏暗的灯光下,她的眼睛亮闪闪的,如同一对璀璨的蓝宝石。 “谢谢你,桃刀。” *** 第二天,端木煌来到教官办公室。 他停在门口,没有立即进去,表情有些困惑。教官很少私下会见学生,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应该不会,他摇摇头,可能是父亲帮衬了点什么吧…… 如此一想,他挂起彬彬有礼的笑容,敲开办公室的门:“教官,您找我?” 结果门一开,办公室里居然有两人,一人是教官,另一人——竟是他的父亲。 端木煌预感到什么,笑容一僵。 端木中将沉着一张脸:“进来。” 他的语气冰冷无比,端木煌一颤,立即道:“是。” 他走到两人面前,表面虽看似平静,心跳却已快的不行。 难道……是那件事暴露了?他惊恐地想。 不,不可能,就算被他们发现,维克也绝不会配合他们…… “端木同学,”这时,教官开口了,“可以解释下这段录音吗?” 他拿出一个通讯器。 【对,你要故意为难他们……】 【……可以派他们打杂,去和后勤科一起干活。】 【父亲那里,我会美言几句的。】 他的声音从通讯器内传出。 端木煌的脸几乎在一瞬就白了。 “啪!” 端木中将气得直接给了他一个巴掌:“混账东西!” 端木煌被打得失去平衡,差点踉跄跪地。 教官吓了一跳:“中将,请别激动。” 端木中将:“我把你送进这里,就是为了让你搞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你不想着训练,脑袋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怪不得只能当个第二名——连人家半路起家的孩子都比不过!” 端木煌脑袋里嗡嗡直响,呆滞地望向端木中将。 “但……父亲……”他喃喃道,“那个桃刀很古怪,她明明只有d级……” 端木中将二话不说,又是一击狠厉的巴掌。 端木煌的脸登时高高肿起,脸侧一片火辣的痛意,但什么都比不过内心的羞怒:“父亲!我……” “闭嘴,”端木中将冷冷道,“我们端木家丢不起这个脸,你退学吧,我会去向那三个孩子道歉。” 闻言,端木煌猛地抬头:“父亲!” “噗通!” 他顾不上许多,在端木中将面前跪下:“求求你!我不想……我不能退学!”他低下头,声音颤抖到支离破碎,“那……那样……同学们会怎么看我……!” 他是第一,是同学眼中敬仰的存在——他必须要维持这个形象! 端木中将的脸色沉了下去。 “你还是没有发现错误,”他冰冷道,“够了,这事没有回转的余地,你回去收拾行李吧。” 端木煌仍不死心,挣扎抬起头。 但对上端木中将的视线,他的内心一凉。 端木中将冷冷盯着他,眼底是前所未有的愤怒……与失望。 “……”端木煌怔忡道,“我明白了。” 他站起身,双颊一片火辣,低声道:“那我先出去了。” 端木中将和教官都没有动弹,端木煌扯了下嘴角,离开办公室。 但才一出去,就撞上了班里的见习生们。 “端木?!” 众人看到他,皆是一惊。 端木煌慌忙擦去脸上的污渍,勉强对他们笑笑:“上课去?” 但瞥到人群中的桃刀,他的笑容一僵。 桃刀和帕帕他们在交谈,根本没有往他的方向看,仿佛……他只是路边一颗不起眼的石子。 端木煌稳了稳心神,看向同伴:“卢修……” 谁料卢修竟后退几步:“端木,额……” 端木煌看到他脸上尴尬的表情,什么都明白了。 他猛地低下头,刚褪下的火烧感再次浮了上来,他不再吭声,扭头就走。 卢修:“唉……端木!” “算了,”一人鄙夷道,“没想到他看着人好,居然会干出这种事。” “就是啊,嫉妒桃刀就直说,也太卑鄙了。” “不过桃刀,你们的新教官是谁啊?” 桃刀想了想:“是s级上士,叫希恩。” 此言一出,众人发出喧哗。 “卧槽!s级上士?!” “慢着……希恩?不会是我知道的那个吧?” “歼灭军除了他还有谁?!妈啊爷青回,居然还能看到希恩出山!” 就连还没走远的端木煌都回过头,表情又惊又怒。“?”桃刀转向冬草:“希恩是谁?” 冬草大惊:“你不知道?!他可是军队的名人!” 帕帕解释:“五年前,内城西区曾经出过一名s级天才,入伍不过短短一年,就已经斩杀了几百头灾兽,其中包括20头a级,以及1头s级。” 桃刀愣了下:“s级?” “是的,”帕帕点头,“s级灾兽很稀有,出现率约为1%,而且s级与a级间有不可跨越的鸿沟,虽然一名s级士兵能毫不费力地杀死一头a级,但他是绝对无法独自抗衡一头s级。” 冬草:“我记得那头s级灾兽,它连续逃脱了数次追捕,造成了上千百人的死伤,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民众当时都绝望了。” 他很激动:“没想到居然能见到希恩……我们太幸运了!” 确实,周围人羡艳的目光几乎化为实体,快把三人淹没了。 帕帕皱了下眉:“但我听说他从前年开始就因病休假了。”现在怎么会突然出来? 冬草的发言充分表现了一名追星狗的心态:“能见到真人就好!” 桃刀好奇道:“他很厉害吗?” “当然!”冬草瞪大眼,“当年他杀死那头s级灾兽后,还被授予了一等兵的勋章呢!” 帕帕补充:“而且他也是历史上少数几个外城区出身的s级。” 桃刀:“!” 她的兴趣立刻被提了起来:“那他后面就搬到内城区了吗?” “是的,”帕帕想到什么,“对哦,你可以问他取取经,看看怎样才能进内城区。” 桃刀听着,眼睛都发光了。 好想见到他! 结果,十几分钟后,她就被现实狠狠打击了。 “哦……你们就是见习生?” 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站在他们面前,他的衣服上满是大团的污渍,全身散发着数日未洗的汗臭味,配上鸡窝似的乱发,简直像个街边的流浪汉。 他说:“我是希恩,你们新的指导教官。” 冬草满脸的不可置信:“请问……您是那位斩杀了s级灾兽的希恩?” “唔,”希恩抓抓头发,“现在还有人提这事啊。” 冬草:“……!” 他的身体剧烈一晃,踉跄跪地。 希恩:“?” 他疑惑道:“这孩子怎么了?” “别管他,”桃刀上前,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他,“我想请教个问题,一个外城区出身的人要怎样取得内城区的居住证?” “啊?”希恩愣了下,“我不知道啊,当年我是走了狗屎运才搬进内城的,一般情况是不大可能的吧。” 桃刀:“!!” 她失语跪地,刚好和冬草并排。 希恩:“??” 帕帕:“……” 她轻咳了声:“请问,我们今天的任务是什么?” 希恩回过神,道:“哦,很简单啦,你们去现场打个卡,然后摸鱼去吧。” 此言一出,三人皆是一愣。 “摸鱼?”冬草惊愕,“但现在是执勤时间啊!” “不然呢?”希恩诧异,“执勤时间外就不叫摸鱼了。” 冬草:“……” 帕帕眨眨眼:“长官,那您呢?” 希恩嘿嘿一笑:“封锁区旁边有个赌场,我……” 桃刀听不下去了,扭头就走。 帕帕和冬草一愣,忙跟上去:“桃刀!” “唉!”希恩在身后喊,“别乱跑啊!封锁区很多灾兽……” 桃刀加快步伐,拐入一条小巷,将希恩抛在身后。 但她刚一拐弯,耳边忽然炸起一声巨吼:“嚎!” 一头灾兽躲在暗处,朝她扑了过来! 冬草刚好看到这一幕,惊得全身血液都一凉:“桃……” “刀”字还没出来,却见桃刀一个灵敏转身,举起右拳,狠狠击向灾兽。 “撕拉——!” 一道布料破裂的声音响起,随即两人的面前刮过一道飓风——那头灾兽竟猛地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墙壁上,直接砸出个坑。 桃刀一愣。 她刚刚……有用这么大的力气吗? “冬草,我……” 她刚回头,却见冬草张大嘴,惊愕地盯着自己。 “桃桃桃刀……”他语无伦次道,“手……你的手?!” 桃刀一怔,低下头。 不知何时,她的右衣袖炸开了,原本右手的地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 是一只巨大的银色兽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