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15章 第十五章

时间:2022-04-12作者:皿三猫

    桃刀瞅瞅地上的灾兽, 想了想,走到一旁,抓起地上一块石头。 “咔啦!” 她略一收拢爪子,拳头大小的石头立刻被碾成粉末, 窸窸窣窣落在地上。 桃刀的眼睛亮了起来。 “爪子, ”她转向帕帕和冬草, “很强。” 冬草和帕帕:“……” 这不是什么兴奋的事情! “等等, 先给我看!”冬草一把抓过她的手。 一层柔软的银白色长毛覆盖在桃刀的手臂上,原本纤细的双手被一双巨大兽爪所取代, 兽爪锋利, 顶端闪着寒冷的光,冬草把她的爪子翻过来, 发现内侧还有两个肉粉色的肉垫。 他犹豫了下, 轻轻戳了戳。 “唰!” 原本缩在毛里的爪子登时弹了出来。 冬草吓了一跳:“!” 桃刀立刻撇清关系:“不是我, 它自动的。” 冬草问:“那你能控制吗?” 桃刀试了下, 兽爪按照她的心愿伸展收放,活动自如:“可以。” “太奇怪了……”冬草喃喃道, “先是耳朵,又是爪子……” 再这样下去, 他都要怀疑桃刀哪一天会跑到屋顶上狼嚎了。 帕帕一直在沉思,忽然道:“有没有可能——这是桃刀能力的一种体现?” 两人一愣:“什么意思?” 帕帕:“比方说, 桃刀基因是d级的时候,她的身体就是个普通人, 现在强化到了a级,身体也就得到了进化。” 冬草愣愣:“你的意思是, 如果桃刀进化到完全体, 她就会变成一头狼人?” 帕帕:“……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冬草盯着桃刀, 陷入深思。 要不……给她准备一根遛狗绳? 他伸出手,往桃刀的脖子上比划了几下。 桃刀:“?” “喂!你们!” 这时,希恩从不远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在三人面前停下:“不要乱跑!这附近有很多空间缝……” 他看到地上的灾兽尸体,陡然一顿。 桃刀立即挺了挺胸膛:“我杀的。” 希恩盯着尸体几秒,忽然朝她走来。 他一言不发的时候,原本邋遢肮脏的五官竟显得威严起来,藏在凌乱长眉下的双眼射出锐利的视线。 他走到她面前,忽然拔出□□! 桃刀目光一紧,立即朝后退去。 “嘭!” 冬草一惊:“桃刀?!” 但再仔细一看,那子弹并没有射向桃刀,而是击穿了灾兽的脑壳。 灾兽的身体猛地一震,发出一道短促的尖叫,歪过头,嘴里流出一道污血。 桃刀一愣:“它没死?” “有些灾兽很狡猾,”希恩半跪下来,探了下灾兽的鼻息,“它们会装死,然后伺机袭击你。” 他扭过头,刚想说什么,目光落到桃刀背在身后的手上:“你的手臂怎么了?” 桃刀还没来得及说话,帕帕和冬草忽然扑上来:“哇哇哇!” “噗通!” 桃刀被他们狠狠压在身下:“……” 希恩盯着叠罗汉的三人,迟疑道:“你们干嘛?” 帕帕用力拉下桃刀的袖子,冬草则转移话题:“长官,您的枪法好准啊。” 不知为何,希恩的表情忽然一滞,他垂下头,淡淡道:“别人教的。” 几人的心思都在桃刀的爪子上,没注意到他的异样:“哦哦!” 他们折腾了会,总算把桃刀的爪子藏起来,而希恩也抓抓头发,站起身:“……算了,走吧。” 三人手忙脚乱:“是!” 四人离开小巷,但没走出多远,身后忽然传来惊讶的声音:“希恩?” 一小队歼灭军快步走上来,为首的是个二十七八的青年,眉目英挺,身后背着一柄白色巨剑。 他看向希恩:“你归队了?” 希恩往旁侧了下视线:“只是带几个新人而已,我不上前线。” 青年看到他明显回避的态度,皱了下眉,转向桃刀三人,友好道:“你们是他负责的见习生?” 三人行礼:“您好。” 青年笑了笑:“你们好,叫我付青就可以了。” 闻言,冬草露出惊讶的表情。 “付青唉!”他悄悄跟桃刀咬耳朵,“他是现在名声最响的歼灭军,因为战功累累,才入伍一年,就已经提拔到了上校的位置!” 桃刀:“……” 这说辞很似曾相识,好像冬草介绍希恩时也用过。 不过帕帕也点头:“我听说过他,很厉害的一个人,是他们那期正规兵的第一,”她想到什么,“对了,他和希恩应该是同期见习生。” 桃刀眨眨眼,怪不得这两人像是认识。 付青道:“我这里也带了两个人,你们打个招呼吧。” 他招招手,两名见习生走上来,其中一个少年面容清冷——居然是铃祈。 三人目露惊讶,铃祈则扫他们一眼,迅速转开视线。 倒是希恩看到铃祈,微微一怔。 “你……”他竟突然上前两步,“你怎么在这里?” 闻言,其余几人皆是一愣。 付青:“你们认识?” 希恩张了张口,正要说话,却被铃祈飞快打断:“没有,我从没见过他。”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淡,说话时却一直别扭地侧着头,根本不愿往希恩的方向看。希恩苦笑了下:“……抱歉,我认错了。” 付青有些困惑:“好吧,”他想到什么,又补充道,“对,我们接到侦查科通知,这附近马上会出现一道大型3级空间缝隙,希恩,你……” 希恩迅速打断他:“我知道了,我会带他们撤离。” 闻言,三人立刻露出不甘表情。 桃刀:“等等!我们也想……” “你就这么怕死?” 在她说完前,一道冰冷声音忽然响起。 众人一愣,齐齐看向铃祈。 铃祈的脸上像是覆着一层坚硬的面具,他冷冷盯着希恩:“你这样也算受过功勋的一等兵?” 与之前的沉默寡言相比,他现在尖锐地简直有些异常。 “铃祈?”付青惊讶,“你这是干什么?” 铃祈意识到什么,脸上浮起微许恼意,像是在生自己的气,他垂下头:“……抱歉,长官。” “算了,”反倒是希恩道,“他们这个年纪,都很年轻气盛。” 他的脸上挂着毫不在意的笑。 铃祈垂在身侧的拳头忽然猛地一紧。 “走吧,”希恩对桃刀三人道,“得去帮你们处理下伤口。” 他指了指桃刀脸上的擦伤。 桃刀恨恨擦了下伤口,扭开头。 付青的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道:“好吧,你们也小心点,最近空间缝隙出现得有些频繁。” 希恩点头,和他寒暄了两句,带着三人离去。 回去的路上,桃刀还在耿耿于怀:“我也想上前线。”到目前为止,她都没正式和灾□□过手。 而且不挣军功,她要怎么在见习课上拿好成绩,以后升去内城区? 冬草也赞同:“如果没有实践,实力就永远得不到提高。” 希恩忽然笑了声。 “你们以为前线是什么好地方吗?”他的表情淡淡,眼中却浮着几抹嘲讽,“那里太残酷了,还不适合你们这些小屁孩。” 桃刀恼火地瞪着他,两颗尖牙又露了出来:“我不是小孩。” 她十岁就能打赢街头流氓,十二岁进入地下赌场,不到三年,就在外城区混出了名声。 就算进了歼灭队,也能单挑a级的灾…… 希恩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你们考核的时候,有和a级灾兽作战过吧?” 桃刀不明所以:“……是的。” “那些是被歼灭军捕捉后,做过弱化处理的‘俘虏’,”希恩说,“真正的野生a级灾兽,远比你们想象的强大。” 桃刀皱了下眉:“但你不是都打赢过s级灾兽吗?” 闻言,希恩露出一抹苦笑。 “那个啊……”他轻轻道,“那只是个意外。” 他忽然问:“你们知道s级灾兽的特性吗?” 桃刀和冬草露出迷茫的表情,帕帕却点了点头:“恩。” “与低阶灾兽不同,s级以上的灾兽拥有再生能力,”她流利道,“品阶越高,再生能力就越强。” 冬草惊愕:“你是说……就算砍下它们的头,也不会构成致命伤?” “还是要因个体而异,”帕帕说,“不过目前公认杀死s级灾兽的方法只有两种,要么摧毁它们的血石,要么使用血器。” “血器?” 希恩道:“血器就是借用了血石力量的武器,你们看到付青的剑了吗?那就是血器。” 几人回想了下,付青背后的白剑确实很引人注目。 希恩:“后勤科研究出血石中蕴含着巨大能量,他们使用特殊技术,将血石融入武器,由此制造出的【血器】能阻止s级灾兽的再生能力。” 桃刀问:“你也有血器吗?” “有,”希恩说着,摊开手,“但我忘记丢哪了。” 三人:“……” 这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对了,”帕帕问道,“其实你认识铃祈吧?为什么要否认?” 毕竟,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那张脸露出面瘫以外的表情。 闻言,希恩沉默了一瞬。 “我和他的母亲是旧识,”就在三人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他却开口了,“她……算是我的老师吧,我的枪法也是她教的。” 冬草惊讶:“那她也一定很厉害吧?” 希恩:“对,当时她是我们班的辅佐教官,人很强,长得又漂亮,几乎所有的男生都暗恋过她。“ 他似是想到什么,颓废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三人对望一眼,正要说话,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剧烈爆炸:“轰——!” 他们一惊:“什么?!” 希恩第一个反应过来:“后退!” 一股强大的气流猛地从远处扑来,所经之处,树木折倒,建筑摇晃,一块巨大的告示牌更是直接被吹飞,轰然落在几十米开外! 桃刀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最近的冬草,带着他躲到一栋建筑后。 而希恩的反应竟不逊于她——他扛起帕帕,也跟着躲了进来。 四人才刚站稳,就听见一道巨吼:“嚎——!” 那声音震耳欲聋,几乎传至整个封锁区! 三人一惊:“灾兽?!” 而希恩忽然脸色一变:“糟了!” “你们都呆在这里……不!”他急急道,“立刻回屯所,不许在这里逗留!” 他掏出通讯器,才拨了两个键,又愤怒丢到一旁:“……妈的!” 桃刀低下头,发现通讯器屏幕上一片乱码。 她的肩膀忽然一沉。 桃刀抬眼,希恩半蹲在她的面前,吊儿郎当的表情从他的脸上消失了,眉目沉沉,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听着,这是命令,”他低低道,“召集所有见习生立即回屯所,然后去禀告你们的教官,就说……” 他停顿了下,似是犹豫。 “跑。”桃刀忽然道。 希恩一愣:“……什么?”桃刀二话不说,一把拽住他的衣领,转身就跑! 希恩:“?!” “你干什么?!”他惊愕道,“快放手!” 想不到这小姑娘看着柔柔弱弱,抓起他这个一米九的壮汉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桃刀没吭声,腾出一只手,指了指他的身后。 希恩似有所感,缓缓回头。 “轰隆隆——” 他先是听到一阵古怪的声音,像是暴雨敲打窗檐发出的噼啪声,紧接着地面开始颤抖,越来越剧烈,随即—— “嘭——!” 距离他们几十米开外的一堵石墙被猛地冲破,上百头灾兽从破洞内蜂拥而出,乌泱泱朝他们冲了过来! 四人:“!” 这下不用桃刀提醒,三人自发地加快了脚步。 桃刀:“这里!” 她拐入一条小巷,里面刚好有一条缝隙,四人艰难挤进去。 灾兽呼啸从他们身侧奔过。 “这是怎么回事?!”冬草又惊又惧,“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灾兽?!” 桃刀用力抽了下鼻子。 二十,五十,八十…… 她的眉眼沉了下去:“有一百三十二头……以上。” 帕帕目露惊愕:“这么多?!” 灾兽出现的头数与空间缝隙等级有关,如此庞大的数量,难道…… 仿佛为了印证她心中所想,下一秒,他们头顶忽然响起一道电子广播: 【紧急通报!各小队请注意,本次空间缝隙等级由3级提升至4级!重复一遍,本次空间缝隙等级由3级提升至4级!请各队镇守岗位,抵御灾兽!】 四人:“!” 冬草愣愣:“4级?!那……也就是说……” 帕帕低声替他补上:“s级灾兽……出现了。” 他们不约而同想起刚才听到的那声兽吼。 希恩忽然叹了口气。 “你叫……桃刀对吧?”他看向桃刀,“带他们逃出去吧。” 桃刀一愣:“什么?” 冬草急急道:“可广播不是让我们组织防御……” 希恩发出一声笑。 “你们几个见习生能做什么?”他半眯起眼,脸上透出点嘲讽,“到时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想了想,又道:“算了,外面太危险,你们先待在这里,救援应该很快就会过来。” 见他抽出散弹枪,桃刀皱了下眉:“你呢?” 希恩苦笑了下。 “我不是一等兵吗?”他低声道,“自然是要冲在防守的第一前线上了。” 他伸出手,犹豫了下,轻轻拍了拍桃刀的头。 “别怕,不会有事的。” 说罢,他迅速将枪上膛,身子一闪,冲出了小巷。 须臾,巷外响起了数道枪声和灾兽的怒吼。 冬草的脸上满是惊恐:“我们该怎么办?” 距离他们几米之外就是兽群,它们怒吼着从小巷边经过,他甚至能闻到那股灾兽独有的烘臭味,入目皆是密密麻麻的兽身。 他怕得都有些发抖,颤颤道:“你们两……” 一回头,却发现桃刀正蹲在地上系鞋带,而帕帕半跪在小巷口,目不转睛地盯着蜂拥而过的兽群。 “好多灾兽,”她的眼中满是迷醉,“天哪……!” 冬草:“?!” “你激动个什么?”他奔溃道,又转头看向桃刀,“还有你!你要干嘛?!” 桃刀扯开衣袖,露出两只巨大的兽爪。 “我要进去。”她淡淡道。 冬草惊呆了,就连帕帕也扭过头:“什么?” “我要吸收血石,才能提升力量,对吧?”桃刀说,“现在不正是好机会吗?” 希恩现在管不到她,这里又有那么多灾兽——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 “可……”冬草缓缓道,“这太危险了,万一遇上意外怎么办?” 桃刀垂下视线。 “我不知道,”她老实道,“但是——我一定要住进内城区。” 为了这,她什么都愿意做。 短暂的沉默后,帕帕站起身。 “好,我跟你一起,”她的眼睛亮亮的,“这里有很多我不认识的灾兽,我也想多看看。” “你们……”冬草左右看看,一咬牙,“……那我也!我和你们一起走!” 桃刀眨眨眼:“没问题,不过要跟紧我。” 冬草心想灾兽密度这么大,他们的行进速度也不会太快,便满口答应:“当然……” 下一瞬,面前一道银光闪过—— 桃刀一踩地,猛地冲了出去。 她简直如同一柄利剑,气势汹汹划开兽群,所经之处,灾兽根本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她割开了喉咙! 冬草:目瞪口呆.jpg。 “发什么愣?!”帕帕推了他一把,“快走!” 冬草才回过神,忙快步跟上。 桃刀每一爪落下,都能收割走一头灾兽,但即便如此,三人依旧如同一叶小舟,在兽群组成的海浪里艰难前行,十几分钟过去,才往前推进了几百米。 “不行,”帕帕果断道,“这样动作太慢,灾兽都聚过来了。” 确实,他们简直像三个香气扑鼻的肉鸡,引得周围灾兽纷纷骚|动起来。 桃刀沉思片刻,忽然问帕帕:“这里脚程最快的灾兽是什么?” 帕帕愣了下,下意识一指:“那只,它叫陆角鸟,速度可以在b级灾兽里排上位。”桃刀转过头,看到十几米开外有头巨大的双足鸟,头顶一个奇形怪状的弯角。 她说:“你们两个,别说话,小心闪着舌头。” 帕帕和冬草一愣。 冬草:“什……” 他才刚开口,脖颈忽然传来一股大力——桃刀拽住他的衣领,猛地一蹬,竟凌空而起,直朝陆角鸟扑了过去! 两人:“!!!” “噗通!” 三人重重撞在陆角鸟身上,后者一惊,立刻怪叫一声,正准备回身啄人,脖颈处抵上一只兽爪。 桃刀的声音阴森森响起:“快跑,否则扭断你的脖子。” 陆角鸟:“!!!” 它吓得一缩脖子,登时调转方向,逆着兽群跑了起来。 帕帕和冬草坐在鸟背上,一脸呆滞。 周围灾兽看到他们,也一脸呆滞。 这他妈……也行?! 跑了大约十多分钟,周围的兽群终于减少,但相对应的,他们耳边开始响起细密的枪声,到处都是人与兽的嘶吼,以及……浓郁的血腥气。 冬草忽然倒抽一口冷气:“快看!” 几百米开外,一个巨大的空间缝隙竖在空中,它足有三层楼高,张开的裂缝宛若一张深渊巨口,里面翻滚着浑浊的黑气。 就在他们怔忡地望着空间缝隙时,陆角鸟忽然高叫一声,猛地将三人甩下,转身就跑。 桃刀:“你他妈……!” “算了,”帕帕拉住她,“反正也快到了。” 桃刀抿了下唇,收回手:“好。” 冬草问:“爪子能收回去吗?” 前面肯定有很多歼灭军,桃刀得藏好她的爪子。 桃刀尝试了下,巨爪收拢了下,慢慢蜕成人手。 冬草不免惊讶:“好神奇。” 桃刀扯下袖子:“跟我来。” 三人沿着一片狼藉的街道,朝前走去。 路边有很多歼灭军,皆意识不清地躺在地上,他们身上到处都是咬痕和伤口,好几人的衣服几乎被血浸透,散发出一股强烈的腥甜味。 桃刀盯着他们,忽然移开视线。 帕帕注意到:“怎么了?” 桃刀沉默了下:“……没事。” 她避开帕帕的目光,摸了下自己的喉咙。 冬草快步上前,查看几人的伤口:“……不行,太严重了,他们需要立即治疗。” 他望着倒在血泊中的几人,露出触目惊心的表情。 这些都是歼灭军的精英,有些人甚至还担任过他们的考官,如今却神志不清地倒在地上,生死未卜。 他咬了下唇。 怪不得希恩会嘲笑他们…… 冬草握紧拳头,道:“你们先走吧,我留在这里帮他们做紧急处理。” 帕帕:“好吧,那你也要小心。” 冬草笑了笑。 忽然,桃刀道:“看那里。”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三人看到不远处有一支小队,正陷入苦战! 桃刀连一丝停顿也没有,直接冲了过去。 帕帕忙跟上:“桃刀,等等我!” 两人奔过去,赫然发现那竟是付青带领的小队,他们被数十头灾兽团团围住,几名队员身上都有或深或浅的伤,付青将所有人护在身后,他的伤势最严重——一道咬伤几乎贯穿了他的腹部。 看到两人,付青一愣:“你们……” “你们怎么在这里?!”在他之前,一人先怒吼出声。 桃刀和帕帕一惊,发现希恩也在队伍里。 不知为何,希恩和铃祈站在一起——虽然后者的脸黑得可以媲美铁锅底。 桃刀作势往前:“你们……” 希恩:“白痴!别过来!” “吼!” 一头灾兽陡然转身,朝桃刀扑了过来。 希恩啧了一声,抄起□□:“危险!闪……” “开”字还没出来,就见桃刀一个灵敏侧身,双手搭上灾兽的头部,轻轻一分。 “撕拉——” 那头灾兽以头部为起点,竟被直接一分为二! 众人:卧槽.jpg。 手……手撕灾兽?! 桃刀丢开尸体,看向希恩:“你说什么?” 希恩:“……” 桃刀一甩手,又冲了出去。 她的速度太快,在众人的视网膜上几乎化为一道银色闪电,众人根本没看清她的动作,只听周围响起数道惨叫,灾兽纷纷倒地。 桃刀的攻击替士兵创造了包围圈的缺口,几人精神一振,再度攻击灾兽。 十几分钟后,几十头灾兽被尽数绞杀。 士兵们这才松了口气,他们已厮杀许久,早已精疲力尽,纷纷倒在地上。 付青踢了他们一脚:“起来!s级灾兽还没出现呢!” “队长,”一人道,“但空间缝隙都要合上了。” 众人一看,果然如此——那道三层楼高的缝隙已经缩到两米不到了。 队员问:“会不会是侦查科误报了?” 闻言,希恩皱了下眉。 侦查科的判断几乎不会出错,可是为什么s级灾兽却迟迟没有出现? 他盯着灾兽的尸体,忽然想到什么,猛地喊道:“都散开!”众人:“?” 付青:“希恩,怎……” “嚎——!” 下一瞬,一头灾兽忽然从地上跳起,猛地冲向一人! “啊!”那人根本来不及躲闪,被它扑倒在地,灾兽用力一咬,将他的手臂生生扯了下来! “妈的!”付青厉声道,“攻击!” “嘭!”“嘭!”“嘭!” 顿时,枪声四起,但那灾兽竟不躲不避,任由士兵将它打成筛子。 一轮攻击下来,它依旧好好站在原地。 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那些蜂巢似的弹孔开始慢慢愈合,不到数秒,灾兽的身上已看不出任何伤口! 灾兽仰起头,发出一道近乎嘲笑的嗤声。 有人骂了声:“……该死的再生能力。” “除我之外,所有人都后退。” 付青沉着脸,从身后抽出那把白色巨剑,那巨剑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在阳光下折射出如同骨瓷般的润感,仔细一看,却又散发着金属独有的冰冷气息。 灾兽似有所感,缓缓回头。 下一瞬,它忽然原地消失了。 众人一惊,付青低吼:“别动!注意警戒!” 话音刚落,头顶陡然落下一片阴影。 付青:“!” 灾兽足有一吨重的身体猛地压在他身上,巨剑直接飞了出去,他痛得惨叫一声,膝盖处传来清晰的“咔嚓”声。 众人惊叫:“队长!” “还愣着干什么!”希恩的怒吼在一片混乱中显得格外明显,“攻击!” 士兵反应过来,慌忙掏枪,但那灾兽很狡猾地抵住付青,用他当盾牌,士兵竟一时无法开枪。 见状,希恩一咬牙,正要拔出尖刀,面前忽然闪过一道人影。 ——桃刀猛地冲了出去! “桃刀?!”希恩一愣,立即反应过来,“站住!你干什么?!” 但根本没有人能跟上桃刀的速度,她猛地一踩地,几乎在转瞬之间来到灾兽面前,低喝一声,手起刀落,将灾兽的一只前爪狠狠剁了下来! 灾兽:“吼——!” 它又痛又怒,长尾一甩,将桃刀猛地拍飞! 灾兽那一下正中桃刀腹部,她疼得脑子嗡嗡响,刚从地上爬起,面前多出一片阴影。 灾兽低下头,口部张成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几排尖密的牙齿离桃刀仅有几寸之距。 随即,猛地落下! 帕帕惊叫:“桃刀!” 千钧一发之际,铃祈飞扑上来,挡在桃刀身前,双手抬枪,对准灾兽的眼睛就是一枪! “嘭!” 灾兽的左眼中弹,它尖叫一声,连连后退。 趁此机会,桃刀一个回身,猛地扑上它的脖颈。 她的小刀早就折了,几乎是本能的,桃刀手指一缩,五道尖爪自指尖弹出,她咬紧牙关,双眸竖成尖锐的兽瞳,对准灾兽的脖颈狠狠刺下! “噗呲——!” 腥臭的鲜血如同喷泉般飞溅而出,几乎浇了桃刀一脸,但她不躲不避,眸中亮光反而更甚,低吼一声,猛地划了下去! 灾兽那覆盖着厚重皮毛的脖颈竟被她生生割下块肉! 灾兽:“嗷!!” 不知是桃刀攻势太猛还是怎么,它居然从付青身上跳开,后退两步,转身就逃! 众人愣了下,有士兵大叫:“快追!” “别去!”希恩却打断他,“你们谁都没有血器,要怎么击杀它?!” 众人表情一滞。 希恩深吸一口气,点了点一名士兵:“你去追踪它,记得不要靠太近。” 被点到的士兵慌忙离去。 希恩垂下视线,朝桃刀和铃祈走去:“有受伤吗?” 桃刀抹了把脸上的血:“没事。” 希恩朝铃祈伸出手:“你呢?” 铃祈沉着脸,自顾自站起。 希恩习以为常地笑笑,又吩咐士兵:“把你们队长抬下去吧。” 付青早就昏了过去,几名士兵连忙上前,小心将他挪上担架。 “长官,”一名士兵对希恩道,“刚才接到指令,九部士兵长希望您能立即去汇报一趟。” “我知道了,”希恩苦笑了下,转向桃刀三人,“你们先回去吧,我让士兵安排车。” 桃刀正要说话,却被帕帕抢先道:“是!” 桃刀诧异看了她一眼。 “桃刀,跟我来,”帕帕低声在她耳边道,“我有话跟你说。” 两人避开众人,走到旁边的角落。 帕帕压低声音:“刚才你不是攻击了灾兽吗?它的伤口没有愈合。” 桃刀一愣:“你说什么?” 帕帕虽一脸血污,唯有一双眼明亮得好似湛蓝天空。 “没有愈合,”她重复道,“桃刀,你的攻击对s级灾兽起效了!” 桃刀目露惊愕,正要问下去,有士兵对他们喊道:“见习生,快过来!救援车来了!” “没事,”帕帕说,“我们回去再说。” 两人回到队伍,希恩早已离去,留下一名士兵负责护送他们离开。 几人找到了留守在伤员身边的冬草,一起上了救援车。 一路上,桃刀脑袋里一直回放着帕帕说的话,一时没有吭声,冬草有些困惑,想要开口,却被帕帕捅了下。 帕帕对他使了个眼色,看向对面的铃祈。 因为救援车紧张,他们所有人就乘了一辆。 帕帕对冬草眨眨眼——眼下铃祈也在车上,不方便说话。 冬草会意,只好闭上嘴巴。但他们不吭声,反倒是铃祈打破了沉默。 他问司机:“可以送我回去吗?” 司机一愣:“不行,长官命令我护送你们回屯所。” 铃祈抿了下唇,低声道:“我想去追踪s级灾兽。” “这怎么行?”司机诧异道,“这是正规兵的事情,对见习生来说太危险了。” 铃祈:“但现在不是人手不够吗?我可以帮忙……” 桃刀:“我也可以。” 司机露出个头痛的表情,正要说话,却听铃祈忽然道:“低基因别来掺和。” 桃刀不高兴了:“低基因?我也就比你低一个等级。” “没错,”冬草帮腔,“而且桃刀杀了很多灾兽。” 铃祈的眸色一沉:“你们去只会添乱。” “别吵了,”司机道,“你们几个都会添乱,现在都给我回屯所,谁再闹我就报告你们教官!” 几人神色一呐,只能住口。 十几分钟后,救援车在屯所门口停下。 司机摇下车窗:“都去医务室做个核查,别想再跑出去,听到没有!” 他把车横在门口,四人没有办法,只能悻悻往里面走去。 桃刀才走了两步,身后忽然传来铃祈的声音:“喂。” 她回头,铃祈正盯着她,黑眸中满是冷色:“别再找死了。” 桃刀皱眉:“你说什么?” “今天只是你们走运,”铃祈冷冷道,“你和你的朋友——尤其是他们两个,如果不想死太快,就别总想着往前冲。” 桃刀将手插入口袋。 “你对低基因有什么偏见?”她眯起眼,“低基因就低人一等吗?” “为什么没有?”铃祈忽然道。 “我的妈妈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人才死的。” 闻言,桃刀一愣。 夕阳下,铃祈背光而立,落日的余晖在他干净清晰的线条上勾勒处一层金色,但那温暖的颜色却没融至他的眸中——他的眼底一片漆黑,像是凝着一层厚厚的寒冬。 “这是最后一次忠告,”铃祈低声道,“别给别人带来麻烦。” 说罢,他转身离去。 “桃刀?”冬草和帕帕走上来,诧异道,“你们在说什么?” 桃刀抿了下嘴。 她盯着铃祈的背影,表情有些复杂。 “……没事。” *** 第九部队的管辖区域出现4级空间缝隙,屯所里的正规兵都出任务了,就连见习生也焦躁不安,疯狂议论下午发生的事。 桃刀三人避开耳目,跑到一间空训练室。 “所以……”冬草惊讶道,“桃刀砍了s级灾兽的脖颈后,它的伤口没有愈合?” 帕帕点头:“我绝对没有看错,”她想了想,补充道,“不过她是用爪子攻击的。” “怎么会这样?”冬草喃喃,“难道……桃刀的爪子可以媲美血器?” 两人下意识看向桃刀,却发现她正半蹲在地上,全神贯注地追着一颗玻璃珠玩——耳朵和爪子全露在外面。 冬草的脸绿了:“桃刀!” 桃刀一惊,耳朵都贴在脑袋上:“!” 她躲到帕帕身后:“我忍不住。” 说着,还用爪子扒拉了下玻璃珠。 帕帕:“……” 她作证,自从桃刀长出耳朵后,她忽然多了很多奇怪的习惯——比方说半夜狼嚎。 冬草抓狂:“那你也得藏好耳朵!这里可是屯所!” 桃刀委屈:“……哦。” “算了,”帕帕撸了把桃刀的耳朵,“她也总得习惯这种模式,以后对战斗也有帮助。” 闻言,桃刀的耳朵又竖了起来。 冬草:“……不准得意忘形!” 正说着,门外忽然传来一道轻微的响声:“咔啦!” 三人一顿。 帕帕警惕道:“有人?” 冬草:“我去看看。” 他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桃刀皱眉看向门口,不知为何,她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她想了想,抽动了下鼻子,眼中忽然露出惊愕。 “冬草,别开门!” 但为时已晚——冬草已经拉开了门。 一只庞然巨兽出现在他们面前。 它通体漆黑,模样略似狮子,体型却远比它巨大——身长足有三米,一只粗足几乎能媲美成年人的腰身。 桃刀和帕帕倒抽一口冷气。 这是……下午那头s级灾兽! “冬草!闪开!”桃刀厉声道。 但下一秒,却见那灾兽低吼一声,竟撇下最近的冬草,直朝她冲了过来! 他们距离过近,桃刀根本来不及躲闪,只得亮出尖爪,准备硬接下一击。 但她才抬起头,面前忽然多出一道人影。 冬草猛地扑过来,一把将她推开:“小心!” “撕拉——!” 灾兽的爪子落在冬草后背,他闷哼一声,背上立刻多出几道深可见骨的血痕! 帕帕惊叫:“冬草!” 桃刀:“后退!” 她一把扯过帕帕,将她推到一边,刚要冲上去,却见那灾兽怪叫一声,竟用长尾卷起冬草,猛地撞开窗户,跑了出去! 桃刀的瞳孔一凝,几乎在瞬间冲了出去,奋力抓向冬草,却还是晚了几秒——冬草的手臂从指尖滑落,她只堪堪扯下半管衣袖。 灾兽跃出窗户,身影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望着它的背影,桃刀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凝固了。 “冬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