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16章 第十六章

时间:2022-04-12作者:皿三猫

    第16章 桃刀想也不想, 跟着冲了出去。 眼下正是傍晚时分,周围一片昏黑,桃刀便不再顾及, 幻化出爪子和兽耳, 朝灾兽冲了过去。 她人形的时候速度就不慢, 兽耳形态后更是陡然加快了好几个档次,竟在短短数秒就追上灾兽, 两者距离逐渐拉近。 桃刀一边跑, 一边低吼:“冬草!” 但冬草却没有反应, 他低垂着头,似乎晕过去了。 桃刀一咬牙,又加快步伐, 随即猛地一扑。 “嘭!” 她落在灾兽身上,四爪用力,深深嵌入灾兽的皮肉。 灾兽:“嗷!” 它愤怒地一摆尾, 桃刀被甩个正着,粗尾利鞭似地抽在她身上,她疼得一个哆嗦, 但没有松开爪子。 “让开!” 忽然, 头顶传来一道厉声。 铃祈站在一个小天台上,手中举着把散弹枪, 正瞄准灾兽。 桃刀当机立断,松开前爪, 转而抱住灾兽的脖颈, 用力一扯—— “吼!” 灾兽疼得尖叫一声, 脚步不由自主一顿, 趁此机会, 铃祈扣动扳机:“嘭——!” 灾兽头部中弹,它短促地吼了声,松开长尾,冬草滚了下去。 桃刀立即从灾兽背上跳下,因为巨大的冲击力,还在地上滚了两圈,她扑向冬草,将他抱起:“冬草?!” 冬草浑身血污,脸色苍白,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 “桃刀!” 这时,帕帕也追了过来:“你们还好吗?!” 桃刀没吭声,把怀中的冬草往前递了递。 帕帕看见冬草的伤势,微微抽了口冷气:“得立刻送去医务室!” “好。”桃刀正准备站起身,身侧忽然落下一道人影。 铃祈竟直接从小天台上跳了下来,朝灾兽追去! 帕帕一惊:“他干什么?!” 那可是s级灾兽,他一个人追过去,不要命了吗?! 桃刀思索片刻,道:“我去拦他。” 她将冬草交给帕帕,转身追了上去。 铃祈不愧是他们这一期里最强的s级见习生,饶是桃刀四爪并用,等追上他,都已经跑出了屯所的范围。 “喂!”她朝铃祈喊了声,后者却像是根本没听到似的,只顾往前冲。 桃刀啧了一声,后腿用力,一个蹬地,将他扑倒。 两人在地上滚了数圈,才堪堪停下。 桃刀还没爬起来,就被铃祈一把掀开:“你干什么?!” 桃刀遂不及防,后脑勺撞到身后的墙,疼得她鼻子一酸,顿时火了,直接跳起来,一拳怼向铃祈。 “嘭!” 她正中红心,铃祈身子一晃,鼻下缓缓流出两道鼻血。 “哈哈!”桃刀满足了,“活该!” 铃祈望着她小人得志的笑容:“……” 他冷冷瞥了桃刀一眼,站起身,打算继续去追s级灾兽。 但被桃刀一搅和,s级灾兽早就跑远了,铃祈不由一顿,他望着空荡无物的街道,表情顿时阴沉下来。 桃刀凉凉道:“你追上去有什么用?又没有血器,也打不过它,跟送死没什么两样。” 闻言,铃祈侧了她一眼。 “你看着像个笨蛋,”他冷声道,“倒还有点脑子。” 桃刀眨眨眼,随即怒了。 “我才不是笨蛋!我现在每天都有在看教育频道!” 铃祈:“……” 桃刀哼了一声:“懒得理你。” 现在早就过了宵禁时间,想回屯所也进不去,她四下看看,朝街边的垃圾桶走去。 铃祈皱眉:“你干什么?” 桃刀不理他,一脚踢翻垃圾桶,驾轻就熟地将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自己爬了进去。 “有枕头,”她瞥见一个漏了一半的抱枕,还挺开心,“真幸运。” 她把抱枕扒拉进垃圾桶,捣鼓了一阵,看到铃祈还杵在原地:“你干什么?旁边还有垃圾桶啊。” 铃祈:“……” 他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踌躇了许久,忽然道:“跟我来。” 桃刀:“?” 铃祈脸上露出几分烦躁:“……去我家!” *** 铃祈的家在内城区,一路上,桃刀的嘴就没停过。 “那个旋转的是什么?!还会发光!” “好香……居然还有能吃的云?!” “快看!天上有人在飞!” 铃祈:“……” 他深吸一口气,强忍着不耐一一回答: “你没见过3d全息招牌吗?” “那也不是云,是棉花糖。” “人不会飞,他们在乘悬浮车。” 桃刀睁大眼,脸颊因兴奋而浮起淡淡的红晕。 “这就是内城区吗?”她喃喃道。在这里,有吃不完的面包和糖果。 在这里,人们不用去接下水道的水。 在这里,她就能见到…… “喂,”她的思绪忽然被铃祈打断,“你在发什么呆?” 他正皱眉站在一个小楼前,桃刀愣了下,忙跟上去。 “这是你家吗?”她好奇看向小楼。 与五光十色的内城区不同,这栋小楼显得毫不起眼,几乎掩在夜色中。 铃祈嘲讽地勾了下唇角:“内城区也有贫富之分。” 他打开门:“进去吧。” 桃刀才踏进屋,忽听一道稚嫩的声音道:“哥哥?!” 紧接着,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扑进她的怀中:“你回来了!” 桃刀:“!” 她吓得差点露出耳朵,连连后退数步,倒在雨伞架上。 铃祈:“……” 他叹了口气,打开灯:“别胡闹。” 灯光一亮,桃刀才发现一个五六岁的女孩坐在她身上,正好奇地盯着自己:“唉?哥哥变姐姐了。” 桃刀一愣:“哥哥?” 像是呼应似的,周围忽然冒出好几个小豆丁:“哥哥!” 那些“哥哥”声此起彼伏,差点快把桃刀淹没了,她张大嘴,看着那些孩子将铃祈团团围住。 铃祈:“让开,别挡路。” 不管孩子们如何撒娇,他沉着脸一一提走,宛若个黑面阎王。 “你……”桃刀数了数,一共有四个孩子,“你们家好多人。” 铃祈脸一黑,“我和他们没有关系。” 桃刀:“?” 铃祈简短道:“只是寄养而已,进来吧。” 他带着桃刀往屋里走去,把她丢进一间房:“你睡这里。” “只许用床,别的都不能碰,盥洗室在右边,用的时候注意锁门,他们会偷溜进来,”他劈头盖脸又丢了几件旧衣服和毛巾,“这些是我的旧衣服,不喜欢可以丢掉。” 桃刀见他要出去,问道:“你去干什么?” 铃祈:“做饭。” 闻言,桃刀目露惊讶:“你还会做饭?” 铃祈扭回头:“你做?” 桃刀犹豫了:“这个点去翻垃圾桶吗?东西早就被野猫捡光了。” 铃祈:“……” 他露出一个嫌弃的目光,用力将门关上。 桃刀撇撇嘴,把衣服丢在床上,开始好奇地晃荡。 房间里很干净,像是住着人的样子,但很多东西都上了锁,推断不出屋主是什么样的人。 这时,房门吱呀一声,一个小女孩走了进来。 桃刀抬头,认出是一开始扑过来的孩子。 “怎么了?” “姐姐好,”女孩很乖巧道,“可以陪鹿鹿玩球吗?” 她吃力地举起一个小皮球。 桃刀看了眼,迅速移开视线:“皮球是小孩子玩的东西,去找你哥哥。” 鹿鹿很委屈:“哥哥说不要来烦他。” 闻言,桃刀来了兴趣:“你们哥哥好像很讨厌你们嘛。” 她看铃祈跟那几个孩子说话时,总是带着一副不耐烦的神情,简直和对她的态度一模一样。 谁知鹿鹿立刻大叫起来:“你胡说!哥哥最喜欢鹿鹿了!” 她用力将皮球砸向桃刀。 桃刀灵敏躲过,正要嘲笑,视线却不由自主地一转。 ——皮球在地上滚过,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桃刀:“……” 她下意识往前一扑,等回过神,已经用嘴叼住皮球,在地上玩了起来。 鹿鹿:目瞪口呆.jpg。 “……”桃刀猛地甩开球,脸涨的通红,“……这是意外!” “哇!”鹿鹿却兴奋起来,“姐姐也喜欢玩球吗?!” 桃刀虚弱道:“没有……我不是……” 鹿鹿跑过去,将球捡起:“那我们一起玩!” 桃刀正要拒绝,目光一转,落在地上。 “这是什么?” 她捡起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男一女,女人约莫三十多岁,眉目精致却不显柔弱,反而透出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英气。 而一旁的少年居然是铃祈,五官几乎和现在没什么变化,黑发白肤,眉眼清隽,但没有现在这种阴翳的感觉。 “啊,”鹿鹿叫了声,“是哥哥和阿姨!” 桃刀:“阿姨?” “对,”鹿鹿指着女人,“阿姨好漂亮,人也超好,是阿姨救了鹿鹿!” 桃刀一愣。 她忽然想到什么,看向鹿鹿:“你知道自己的基因等级吗?” 鹿鹿:“知道!鹿鹿是c级。” 闻言,桃刀眨了眨眼。 难道……鹿鹿就是铃祈口中“被妈妈救下”的人? 她正想追问,铃祈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吃饭。”鹿鹿欢呼一声:“好耶!”一溜烟跑了出去。 桃刀只好放下照片,走出房间。 除了她和鹿鹿,其他三个孩子已经坐在饭桌上,正对着铃祈喊道: “哥哥!肉给你吃!” “哥哥快看!明明的牙齿掉了!” 鹿鹿吃力地爬上椅子,很乖巧地给自己系上餐巾,仰起头:“哥哥,鹿鹿会系餐巾了!” 但铃祈一个都不理,面无表情地替他们分好食物,又看向桃刀:“愣着干什么?” 桃刀忙走过去,找了个空位坐下。 但她看到食物,又是一愣。 洁白的餐盘上,一块厚厚的白面包被烤的金黄,上面摊着两块滋滋作响的培根,配以土豆沙拉和芦笋,一大块荷包蛋摊在最上面,散发出胡椒芬芳的香气。 “咕嘟!”桃刀咽了下唾沫。 铃祈:“如果觉得淡了,调味料就在左边,水不够可以去厨房加。” 他疑惑地停下:“桃刀?” 桃刀低着头,浓密的银发垂落,遮住大半张脸。 她忽然用力揉了下眼睛,抬起头:“吃饭!” 铃祈踌躇看了她一眼,但几个孩子闹得不可开交,他只好移开视线。 等他好不容易应付掉四个小鬼,再看向桃刀,却陡然一惊:“你干什么?!” ——桃刀左手一瓶番茄酱,右手一瓶草莓酱,正用力往荷包蛋上挤,她的盘子旁还放着各种瓶瓶罐罐:蜂蜜,黄油,肉桂粉…… “做好了,”桃刀抬起头,“世界第一吐司!” 铃祈:“??” 他一脸无语:“你……”不怕齁死? 桃刀用力往嘴里塞培根:“?” “……”铃祈揉了下太阳穴:“算了,随便你。” 几个孩子也纷纷叫起来。 “好厉害!我也要这么吃!” “鹿鹿想吃橘子酱!” …… 一顿饭下来,铃祈早已精疲力尽,而桃刀和四个孩子吃完饭,反而困了,直接倒头就睡。 他将几人安顿好,回到客厅。 房间让给桃刀了,他只能睡沙发,铃祈对着摇曳的灯光发了会呆,低下头,从沙发的夹层里掏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 笔记本像是被翻了很多次,四角都皱了起来,里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笔记,还夹杂着各种剪报,仔细一看,都是关于五年前的灾兽报道。 他想了想,翻到第一页。 第一页上贴着一张灾兽的照片,浑身漆黑,模样像只狮子。 铃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这是他今天匆忙中拍下的s级灾兽,他犹豫了下,将两张照片放在一起。 他的手指忽然一紧。 “……一模一样。” 这时,走廊里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 铃祈一怔,立刻将笔记本塞回去,刚抬起头,鹿鹿正站在门口。 “哥哥,”鹿鹿怯声问,“可以给我读故事书吗?” 铃祈顿了下,低声道:“不行,去睡觉。” 鹿鹿目露失望,但很懂事地点点头:“好的。” 她正要回房间,想到什么,又转了回来:“哥哥……” 她犹豫了下,“你讨厌我们吗?” 铃祈愣了下:“为什么这么问?” “姐姐说,”鹿鹿怯怯道,“你不喜欢我们。” 短暂的沉默后,铃祈道:“没有,别胡思乱想,快去睡觉。” 鹿鹿的表情又欢快起来:“好!”她不好意思地眨眨眼,“那……哥哥喜欢鹿鹿吗?” 闻言,铃祈顿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低低道:“睡觉去吧。” 鹿鹿失落:“哦……” 她乖巧地道了声晚安,转身离去。 等那啪塔啪塔的脚步声渐远,铃祈才站起身。 摇曳的灯光下,他的瞳孔一片漆黑,眼底像是含着一场寒冬,下着飘飘摇摇的雪。 他愣愣盯着沙发看了几秒,走向走廊。 他先去小孩们的房间,几个孩子都睡着了,铃祈一一看过去,替他们将乱丢的玩具收拾起来,才关灯离去。 他想了想,往自己房间走去。 桃刀睡得很香,铃祈走过去,发现她她没有盖被子,只胡乱套了件他的衬衫,又把自己的衣服堆身上,整个人像只小狗似的埋了进去。 铃祈:“……” 他叹了口气,从柜子里翻出一条毯子,刚准备替她盖上,忽见桃刀呻|吟了下,翻过身。 铃祈顿时烫到似地缩回了手。 他犹豫了下,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听桃刀低低呓了句: “哥哥……” 铃祈听清她的话后,微微一顿。 他的样子浮现几分复杂的表情,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将毯子盖在桃刀身上。 谁知下一秒,桃刀陡然睁眼:“你干什么?” 铃祈:“……” 他忽然抬手,用力将桃刀掀下床。 桃刀:“嗷?!!?!” 她骨碌碌滚到地上,摔个狗吃屎。 头顶传来铃祈莫名有些僵硬的斥责: “洗完澡再睡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