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时间:2022-05-06作者:皿三猫

    第23章

    三人在书房搜索了一番, 最后在床底下又找到一封信。

    信上只有三行字:

    帕帕盯着信上歪歪扭扭的字,皱了下眉:“它写的?”

    桃刀低头一嗅, 点头:“嗯。”

    “新十字堡……”帕帕喃喃道, “那在郊区。”

    如果现在赶过去, 才勉强能在午夜前到那里。

    她看向铃祈:“你打算怎么办?”

    不得不说,这头灾兽十分聪明。

    首先, 它将时间限定得十分紧张,让他们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

    其次,她也不是没想过偷偷联络歼灭军, 但就如同桃刀一样,灾兽的嗅觉与听觉异常灵敏, 不论他们如何隐瞒,暴|露的风险是很高的。

    铃祈沉默片刻, 道:“我去见它。”

    他转向两人:“你们就呆在这里, 哪里也不要去。”

    桃刀不赞同:“为什么?”

    帕帕也点头:“是啊,而且你一个人去的话, 就根本没有胜率。”

    铃祈沉默了。

    良久,他忽然深吸一口气:“那我……该怎么办?”

    他缓缓抬头。

    “如果不去救明钟,”他轻声道, “我该怎么办?”

    鹅黄色的灯光铺撒在铃祈的面庞上, 却遮不住那苍白的脸色,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双手垂在身侧, 紧握成拳, 用力之大, 以至于青筋都浮了起来。

    桃刀和帕帕不禁一愣。

    这还是她们第一次看到铃祈露出如此动摇的表情。

    桃刀垂下眼帘, 忽然想到之前铃祈对这些孩子们的态度。

    他说讨厌他们。

    但,难道……

    她忽然道:“那我陪你。”

    “不行,”铃祈立即道:“你留在这里。”

    帕帕:“桃刀,你确定吗?那头灾兽的目标可是……”

    “正因为它的目标是我,”桃刀打断她,“我才必须要去。”

    闻言,另外两人皆是一怔。

    桃刀:“难道不是吗?灾兽又不需要铃祈的身体,他去了,它也不会放人……”

    她还没说完,却被铃祈一把抓住手腕:“不行!”

    桃刀一怔:“你……”

    “你想送死吗?”

    铃祈紧紧盯着她。

    他的声音很低,语调里却又带着一股某种道不出的情绪,抓着桃刀的手也很用力,导致她的手腕都被勒出了浅浅白痕。

    桃刀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你干嘛那么激动?”

    她用力挣脱铃祈。

    “你不是讨厌我吗?干嘛要管我?”

    铃祈一怔:“我……”

    “而且,”桃刀哼了声,打断他,“我又不会真去送死。”

    “我们分头行动——我和你一起去见灾兽,帕帕去找歼灭军,然后再把救援带过来。”

    “这个方法好,”帕帕表情倏然开朗,“反正他也不知道我和你们在一起,这样就不会暴露了!”

    桃刀看向铃祈:“你觉得呢?”

    铃祈沉默了片刻,才道:“随便你。”

    “但是,”他又加上一句,“无论发生什么事,让我先来,你不要动。”

    桃刀撇了下嘴。

    弄得好像她很冲动似的。

    帕帕看着两人,嘴角弯起一抹笑。

    她走到铃祈身边,低声道:“其实……你很关心桃刀吧?”

    铃祈的身体一僵,但迅速掩饰住,冷冷看向她:“我不懂你的意思。”

    帕帕:“别装蒜,我早就听教官说了,当初我们掉在石洞里,是你第一个发现我们不在场,对吧?”

    铃祈别过头:“……”

    帕帕盯着他微红的耳尖,继续道:“而且你口口声声说讨厌低基因,让我们不要上前线,实际上——”她顿了顿,“只是不希望我们遭到意外吧?”

    包括这次也是。

    她微笑看向铃祈,后者没有吭声,脸上像是覆着一层面具。

    半响,他才低声道:“我不想再看到有谁死掉了。”

    毕竟……

    那日复一日的噩梦——他已经受够了。

    帕帕叹了口气。

    “你这种做法,真的是……”

    不被人误解才怪。

    ***

    一辆公共悬浮大巴停在新十字堡附近的站点,两个身披斗篷的人走了下来。

    桃刀撩开斗篷,好奇地环顾四周:“这里怎么这么荒凉?”

    新十字堡虽在郊区,但也属于内城区管辖范围,可周围却全是荒地,根本看不到人烟,到处都是长到半人高的杂草地,加上正值深夜,空气一片寂静,偶有一只乌鸦飞过,粗哑的叫声平添几分诡异。

    铃祈将她的兜帽扯下去:“别东张西望。”

    他示意桃刀跟上:“走这条路。”

    桃刀哦了一声,跟他拐上一条小道。

    走了会,铃祈忽然道:“新十字堡原本是个景点。”

    桃刀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

    铃祈:“当初政府想以新十字堡为中心,建造一个商业圈,不过效果不是很理想,这块地方也就逐渐荒废了。”

    桃刀看向四周:“哦……”

    确实,随着他们慢慢靠近新十字堡,周围开始多出一些建筑,像是一个开放广场,不过大部分都很破败,墙壁上甚至爬满了藤蔓,一看就久未修缮。

    桃刀看了一圈,忽然道:“那是什么?”

    她指向两人前方,一个巨大的旋转木马屹立在广场中央,它算是保存得较为完善的一个建筑,木马的涂漆依旧崭新,在昏暗的光线下散发出点点亮光。

    “你不知道吗?”铃祈问,“这是旋转木马。”

    桃刀用力点头,声音透出渴望:“我没玩过。”

    铃祈不由看了她一眼,停顿了下,道:“那下次带你去吧。”

    桃刀一愣:“……唉?”

    但铃祈已经快步走开了。

    桃刀回过神,忙追上去:“等等!”

    她跑到铃祈身边,两眼亮亮地盯着他:“你说好了,不能改哦?”

    铃祈:“……”

    他别过头,把兜帽裹紧了点。

    桃刀咧了下嘴,忽然跳起来,用力拍了下他的头。

    铃祈:“……你干什么?”

    “你别担心,”桃刀拉住他的手,“帕帕已经去找教官他们了,我们只要拖延时间,等援兵过来就好。”

    她加重语气:“一切都会没事的。”

    铃祈一愣,不由低下头。

    桃刀抓着他的手,她的手指很纤细,却十分有力,牢牢地勾住他。

    铃祈抿了下唇。

    那个时候,没有人牵住他。

    他忽然加大手劲,用力地握了下桃刀。

    桃刀:“?”

    “你干嘛……”她才说到一半,铃祈却又松开了手。

    “走吧,”他轻声道,“快到午夜了。”

    ***

    十几分钟后,两人来到新十字堡。

    新十字堡占地足有1万平方米,深灰色的古堡被一片绿茵地包围,只是因久未修缮,原本高耸威严的城堡已经是一片残垣断壁,到处都是丛生的杂草与落叶。

    “新十字堡据说有500年以上的历史,”两人艰难地跨过地上交错的数根,铃祈解释道,“这里原先是用作军事要塞,所以有很多密道,你要注意脚下。”

    桃刀点点头:“怪不得灾兽选这里。”

    因为地表塌陷,很多密道都露了出来,他们一路走来,已经经过不下四五个了。

    ——这种地方,很适合藏身。

    他们绕着城堡外围走了一圈,不得不停下。

    铃祈皱眉:“它在哪里?”

    周围一片寂静,根本看不到人。

    桃刀的鼻尖一动,忽然抬头:“来了。”

    她一把扯过铃祈,将他拉到一根粗|大的石柱后。

    须臾,一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谢曼出现在正门口,他环顾一圈,目光落在石柱上:“出来吧。”

    桃刀和铃祈对视一眼,同时做了个动作——他们拉上兜帽,才缓缓从石柱后走出。

    铃祈紧盯着谢曼:“明钟在哪里?”

    谢曼轻笑了声,身后的触须动了动,拖出一个茧似的东西。

    两人定睛一看,正是明钟。

    铃祈声音一紧:“明钟!”

    但明钟双眸紧闭,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没事,”桃刀轻轻拉住铃祈,“他还有呼吸。”

    铃祈紧绷的肩才稍微放松了点,低声道:“……好。”

    那厢,谢曼道:“让她过来,这孩子就还给你。”

    他伸出一根触须,往两人的方向点了点。

    铃祈和桃刀对视了眼,后者微点头,铃祈才道:“你后退,我们同时交换,否则就免谈。”

    谢曼咂了下舌,但还是用触须卷起明钟:“行了吧?”

    他依言往后退了两步,微笑看向两人。

    他们似乎很害怕,掩在斗篷下的身体微微颤抖,那个叫桃刀的女孩甚至用力地裹紧兜帽,整张脸都埋在阴影下,似乎是不敢对上他的目光。

    谢曼有些失去耐心了,张开嘴,黑色的触须伸出来,划过唇间:“快点。”

    终于,那个女孩动了。

    她沉默地朝谢曼靠近,掩在斗篷下的手不住地颤抖。

    谢曼眯起眼,瞥见她的指尖闪过一道雪光。

    他哼笑了声,下一秒,突然低吼一声,身后暴起数道触须,利箭般刺向她!

    “噹——!”

    女孩手中的匕首被倏然打落,她吃了一惊,慌忙后退,可谢曼早先她一步,触须一转方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的四肢捆了起来!

    “桃刀,你也太小看我了,”他得意地笑起来,“我可是……”

    他突兀一顿。

    因为刚才激烈的动作,女孩身上的兜帽被掀开了。

    皎洁的月光照耀在“她”的脸上,反射出苍白的颜色,漆黑柔顺的黑发下,露出一张清隽冷静的脸庞。

    铃祈抬起头,黑眸在月光下反射出清冷的光。

    “你抓错了。”

    “……什么?!”

    谢曼震惊,随即反应过来,慌忙看向另一人。

    那人一把抓起地上的明钟,转身就跑!

    奔跑间,飞扬的斗篷下漏出几缕银白长发,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她才是桃刀!

    谢曼:“你们……居然……!”

    狸猫换太子!

    见他要追过去,铃祈忙用力挣扎,右手垂下一柄匕首,狠狠刺向谢曼!

    谢曼躲闪不及,匕首深深扎入他的胸膛,登时爆出大片血花。

    “桃刀!”铃祈低吼,“快……!”

    但他才刚发出一个音节,喉咙却又一紧,重重闷哼了一声。

    桃刀回头,刚好看到数根的触须从铃祈的胸膛退出,大量的血从伤口处蔓延而出,几乎将他的衣襟都沾湿了。

    桃刀声音不由一紧:“铃祈!”

    “别……”铃祈挣扎抬起头,“别忘了我们……说好的……”

    他弯下腰,不由自主地吐出大口的血块,却顽强地抬起头,双目炯炯看向桃刀。

    桃刀呼吸一滞。

    耳边回响起数分钟前铃祈的叮嘱。

    “等一下我和你互换身份,”他说,“你带着明钟先走,我替你们拖住它。”

    桃刀第一反应就是拒绝:“这怎么行?!”

    “这是最好的方法,”铃祈却打断道,“这里距离屯所太远,我们必须尽量替歼灭军争取时间。”

    他犹豫了下,伸出手,替桃刀撩去脸侧的发丝。

    “放心,我不是它的目标,”他低声道,“我不会有事的。”

    眼下,桃刀回过头,发现铃祈的头已经垂了下去。

    他像个破布娃娃似地吊在谢曼的触须上,了无生气。

    桃刀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喉头像是有把火焰在燃烧。

    她忽然一咬牙,猛地加速,朝出口奔去。

    谢曼在身后怒吼:“你跑不掉的!”

    触须如同有生命的游蛇般追在桃刀身后,一次桃刀的胳膊不小心被碰到,触须立刻纠缠上来,刺入她的皮肤,大口吸食她的鲜血。

    她不得不忌惮地裹紧斗篷,将十二分的精力都提起,用来躲避触须。

    忽然,臂下传来一丝喘息。

    ——明钟挣扎了下,苏醒过来。

    “你……”他的视线茫然转了一圈,落在桃刀的脸上,“你是……吐司姐姐?”

    桃刀低下头:“你醒了?”

    明钟注意到周围的景色,慌乱起来:“这是哪里……哥哥在哪?!”他看到两人身后的触须,尖叫一声,“那是什么?!”

    “是灾兽,”桃刀简短道,“别乱动,我要加速了。”

    明钟害怕地啜泣了一声,双手抱住桃刀,像个树懒似地挂在她身上。

    这个姿势让桃刀很不舒服,她皱了下眉:“等等,能不能换一个姿……”

    “势”字还没出口,桃刀忽然像是被人掐住喉咙,声音猛地断了。

    明钟缓缓退开。

    他的手里握着一柄匕首,而匕首的刀尖——

    深深插|入了桃刀的腹部。

    一阵腥甜猛地撺上桃刀的喉咙,她疼得倒抽一口冷气,愕然看向明钟:“你……”

    明钟弯起嘴唇。

    他的笑容很诡异,几根触须从口中蜿蜒爬出,攀在脸侧,与稚嫩的五官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