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时间:2022-05-06作者:皿三猫

    桃刀突然一蹬地, 身体在高空中舒展开,狠狠扑向“铃祈”!

    “铃祈”一怔,连忙避开, 不料桃刀的速度竟比他快上许多, 她顺势一扭,双腿盘上“铃祈”的脖颈,一个用力, 将他狠狠按翻在地。

    “铃祈”的脖颈发出不堪重负的“嘎吱”声,原本白皙的皮肤都泛上了红色, 他喘声道:“松……开……你不会想让他死吧?”

    桃刀的表情很冷:“从他身体里滚出去。”

    “铃祈”微笑:“如果我拒绝呢?”

    桃刀的动作略微一顿。

    下一瞬, 从他们后方的地面冲出数道触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桃刀!

    “铃祈”得意大吼:“把她给我撕碎!”

    桃刀瞳孔一缩, 不得不松开“铃祈”。

    那些触须来势汹汹,她的身影几乎都化为一道闪电, 却还是没能全部避开——有几根触须趁机凝成一道粗刺,直直冲向她的咽喉!

    “噹--!”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金石相击的声音响起。

    “铃祈”一愣:“什么?”

    桃刀缓缓抬头。

    一双巨大的银耳从她的发间支棱出来, 瞳孔抽成细细的竖状,身后一条蓬松巨大的长尾。

    她微微一动爪子,粗刺被轻而易举削断,啪嗒落在地上。

    “铃祈”怔住了:“你……”

    他顿了几秒,眼中忽然迸射出兴奋的光。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他盯着桃刀, 喃喃道, “怪不得总觉得你很熟悉……原来如此……!”

    桃刀警惕地盯着他:“什么?”

    “铃祈”却不回答, 哈哈大笑起来。

    笑够了, 垂下头, 目带惋惜地看着桃刀。

    “抱歉, ”他柔声道,“看来不能放你走了。”

    “嘭!”

    伴随他的话音落下,整个石室地表突然如同烫水般沸腾起来,下一瞬,密密麻麻的触须破土而出,瞬间形成一道巨笼,将桃刀当头罩下!

    桃刀:“!”

    她迅速后退,锋利的爪子从指间弹出,想要撕碎牢笼,“铃祈”却冷冷一笑:“放弃吧。”

    “这触须可不比刚才的那些,”他说,“它们都是我的本体,你是绝不可能挣开的。”

    他没有夸大——触须的韧度比刚才那些要强上许多,桃刀好不容易撕碎一批,却在转瞬又覆上新的一层,不消片刻,她的身上已经覆盖了密密麻麻的一层,简直看不出人形。

    “铃祈”满意地舔了下嘴唇。

    “没想到……真是太走运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桃刀,“居然能在这里遇到‘您’……这是我的荣幸。”

    他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眼中闪着幽深贪婪的光。

    “都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居然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他叹息一声,“你的愈合力实在是无人能及。”

    桃刀一愣,顺着他的目光低下头。

    不知何时,那道横在腹部的伤口竟已止住血,甚至伤口表面还生出了一层薄薄的痂。

    她的眼中透出浅浅的惊愕。

    怎么会……

    愈合了?

    桃刀猛地抬头:“你知道什么?”

    听他的口气,似乎对她的身体很熟悉。

    “铃祈”愣了一下。

    “您不记得了?”他像是在对桃刀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也是……都退化到这种地步,记忆不可能存在。”

    他大笑起来:“真是天助我也!”

    他走到桃刀面前,做了个手势,几根触须蜿蜒爬上,重新凝成尖刺。

    桃刀瞪着他,红眸几乎燃烧起来。

    “可惜,”“铃祈”微微一笑,“你的朋友白死了。”

    话音落下,尖刺如利箭般射出,瞬间没入桃刀的胸口!

    桃刀:“……咳!”

    大片的鲜血在她的胸上绽开,但她越是挣扎,触须就陷入得越深,如附骨之疽般种入她的身体。

    “铃祈”满意地盯着她。

    “你最好不要动,这些触须已经附在你的皮肉里了。”

    如果强硬拔出,只会让自己受更重的伤。

    下一秒,却见桃刀猛地一用力,竟生生将那些触须拔了出来!

    “撕拉——!”

    顿时,她的胸口顿时连筋带肉得被狠狠扯下一大块,鲜血喷涌而出,空气里弥漫起大量的腥甜气,面前的地面瞬间被染红了。

    “铃祈”震惊:“什么?!你……!”

    她竟还有力气?!

    他警惕地后退几步,触须呈保护状竖在周围,但过了几秒,却见桃刀的身体一晃,整个人突然栽了下去。

    “铃祈”犹豫了一下,伸出触须,把桃刀的身体翻过来。

    她的双眼虽睁着,瞳孔却失去对焦——显然昏过去了。

    “铃祈”松了口气。

    “哼,”他勉强笑了起来,“看来,您也不过如此嘛。”

    他往后退了几步,示意触须重新包起桃刀。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原本附在桃刀身上的触须突然一顿,下一瞬,竟齐齐断裂,消失在桃刀的皮肤下!

    “铃祈”一愣:“什么?!”

    他慌忙指挥触须后退,但无论怎样下达命令,那些触须却依旧大片地消失,他甚至能感到自己与触须之间的联系被单方面切断了!

    “铃祈”震愕地瞪大眼。

    这……怎么可能……?!

    简直就像是——她在吞噬自己的触须!

    “……见鬼了!”

    他当机立断,示意剩下的触须撤离。

    不行,现在还是撤退为上。

    他的实力已大不如前,现在不能心急,等养好一段时间,再来……

    “啪!”

    他的步子陡然一顿。

    ——有什么东西拽住了他的触须。

    “铃祈”瞳孔一缩,像是意识到什么,缓缓回头。

    桃刀就立在他的身后,一只脚踩住他的触须。

    她半仰起头,苍白如雪的面庞上,红瞳炙热得仿佛快燃烧起来了。

    “你想去哪里?”她低声道。

    &n bsp;“铃祈”:“!”

    糟了!

    他顾不得许多,调动起所有的触须:“攻击她!”

    顿时,千万根触须拔地而起,如离弦之箭般刺向桃刀!

    桃刀微仰头,嘴角缓缓勾起。

    她不躲不避,任由那些触须刺入身体。

    “铃祈”一喜,正要开口,下一瞬,一股大力却猛地传来——桃刀的身体竟像是有磁力一般,反将触须尽吸入体内!

    “什么?!”

    “铃祈”大惊,慌忙想要撤退。

    但,为时已晚。

    成片的触须脱离控制,往桃刀的方向飞去,她的身体俨然化为一个无底深渊,将“铃祈”的触须尽数吞下。

    不消片刻,三分之二的触须竟全被吸了进去!

    就连“铃祈”本人,也不由自主地朝她靠近。

    “什么?!”他满眼不可置信,“怎么会有这种事——这怎么可能?!”

    他奋力想要抵抗那股引力,身体却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拽住,一点一点拖向桃刀。

    五米,四米,三米。

    伴随他和桃刀的距离逐渐拉近,那些埋在铃祈体内的触须也逐渐飞出,如同风中落叶般被卷向桃刀。

    眼看本体被慢慢蚕食,“铃祈”终于慌乱起来。

    “……等等!别这样……不行……!”

    “我不要死!我好不容易活了那么久……!”

    但无论他如何讨饶,桃刀只是沉默地盯着他,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终于,他的能源核心——一大块被触须包裹着的血石从铃祈的胸口飞了出来。

    桃刀伸出手,精准扣住。

    触须不停蠕动,挣扎想要逃出她的掌心:“吱……吱吱!”

    桃刀轻声道:“原来……这就是你的本体吗?”

    她低下头,眼中闪着嗜血的光。

    触须一抖,下一秒,竟像是落泪般,大滴的黑色液体从血石中滴下。

    它尖叫起来:“主上!主上!我错了……求您……!”

    “请宽恕我……我不该痴心妄想……!”

    桃刀冷冷盯着它。

    “你说什么?”她低声道,“我不认识你的主上。”

    她低下头,张开嘴,尖锐的獠牙抵上血石。

    触须浑身一震,惊恐尖叫:“主上……!”

    “嘎嘣!”

    它的叫声戛然而止。

    ——桃刀狠狠一咬,血石硬声碎裂。

    “噗呲——”

    一股鲜红的液体从血石中迸射而出,桃刀抬起头,将血石举过头顶,任由那带着诡异香气的液体尽数落入口中。

    等血石中的液体流尽,她松开手,触须落在地上,化为一团粉灰。

    桃刀望着那些灰尘消散在空气中,顿了几秒,转过身。

    她走到铃祈面前。

    铃祈倒在地上,全身上下满是交错的伤口,面色如同死人一般苍白。

    桃刀定定看了他几秒,忽然弯下腰。

    她伸出手,吃力地将铃祈抱起。

    明明她的伤口正不断往外迸流着鲜血,她却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毫无焦距的瞳孔只映出铃祈的面孔。

    短暂的寂静后,她低下头,轻轻将额头抵住铃祈。

    “回……家……”

    她喃喃道:“我们……回去……”

    一刻钟后。

    一小队歼灭军穿梭在废墟间,领头的正是帕帕。

    她抬起头,发现不远处有几个影绰的身影。

    “在那里!”

    小队长立刻吼道:“快去!”

    几名士兵快跑上前,看清来人,却是一惊。

    一名银发少女勉强行走在小路上。

    尽管她的身形已摇摇欲坠,却左手拖着一名黑发少年,右手还抱着个十来岁的孩子。

    帕帕的呼吸差点停止了:“桃刀!铃祈!”

    她冲过去,一把抱住桃刀。

    桃刀愣愣盯着她,红眸一片死寂。

    明明帕帕已挡在身前,她却像是没有看到似的,试图绕开她,继续往前。

    帕帕的手不住颤抖:“桃刀……?你怎么了?!你要去哪里……?!”

    桃刀却不理她,眼睛直勾勾看向前方。

    “同学,你冷静点,”小队长道,“让医护人员看看。”

    帕帕才缓过神,深吸一口气,后退半步。

    几名士兵按住桃刀,医护人员上前,简单查了下:“没事,三人都还有心跳。”

    闻言,帕帕一直悬的心终于落了下去:“太好了……谢谢您!”

    医护人员:“先把三人移上担架吧。”

    众人点头。

    但无论他们怎样劝说,桃刀却死死拽着铃祈不肯松手,而且拼命想摆脱他们,一个医护人员都被她挠破了衣服。

    帕帕焦急道:“桃刀!你怎么了?没事的,可以松手了……”

    桃刀只奋力挣扎,强行想要站起。

    医护人员沉思片刻,凑近查看桃刀的瞳孔。

    半响,她抬起头,满脸惊愕。

    “她……”她盯着桃刀,不可置信道,“她已经失去神志了。”

    “你说什么?!”

    闻言,众人皆是一惊。

    既然都失去了意识,为什么还能……

    他们下意识抬头,可以看到一条浅浅的拖痕从桃刀身后蔓延开——这是她拖着两人行走时留下的痕迹。

    “唔……”

    这时,桃刀支吾一声,嘴唇蠕动了下。

    帕帕立即道:“什么?”

    她凑下|身,将耳朵覆在桃刀唇边。

    “回……去……”

    桃刀细若蚊吟的声音响起。

    帕帕震愕抬头。

    桃刀的双眸依旧毫无焦距,却无比清晰地,一字一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