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时间:2022-05-06作者:皿三猫

    第34章

    她是在一个笼子里出生的。

    笼子是银色的, 凑近能闻到一股冰凉的金属味,如果直接躺下来,背部会被磕得很痛。

    笼子的空间也不够大,早些年还好, 最近感觉地方越来越小——如果把身子竖直, 头和脚尖都会顶住笼栏。

    她试着问叔叔:“可以换一个大一点的吗?”

    但叔叔总会忽略她, 只道:“伸手。”

    她乖乖伸手,让叔叔用那个尖端锋利的东西在她的胳膊上一刺, 等鲜艳的血留下来,叔叔才舍得看她一眼:“不行。”

    她很失望:“好吧。”

    她不晓得叔叔的名字,只知道他是专门来照顾她的。

    不光是他——有一整个团队的人在照顾她的身体,有男有女,她曾经数过, 数到第50个后,就数不清楚了。

    因为这些人总是穿着一模一样的白色大褂, 所以她管他们叫白衣人。

    每天早上,这些白衣人会来检查她的身体。

    他们把她带去一个很亮的房间,里面有各种奇形怪状的机器,那些机器闪着金属色的光, 一些还附有尖锐的针刺, 她晚上偶尔会做噩梦,这些针刺往往会出现在梦里, 在她的身上戳出一个一个黑色的窟窿。

    不过,她不害怕。

    ——因为检查完身体, 她就可以去见那个女人。

    每隔七天, 她会获准前往第三个房间, 房间被一块巨大的银色隔板分割为二, 她坐在这头,女人坐在那一头。

    她们不被允许见面,所以女人只能通过隔板上的两个小洞来握住她的手。

    女人的手很漂亮,指尖圆润,骨节白皙——比她粗粗短短的小手好看多了。

    女人的声音也很好听,低低柔柔,和白衣人粗鲁的吆喝形成鲜明对比。

    她会轻柔地喊她“帕帕”。

    但她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

    白衣人称呼她为,可她很讨厌这个称呼,就像她讨厌她的名字一样。

    会面的时间很短,大约只有十五分钟左右,而且白衣人往往会站在一旁监视,时间一到,他们就勒令她站起,不多一秒,也不少一秒。

    所以很多时候,她和女人的谈话总是戛然而止。

    不过这也不要紧。

    因为她可以在梦里与女人相见。

    在她不做噩梦的夜里,女人会来到她的梦境。

    她们一起躺在宽阔的草地上,身下是软厚的青草,仰起头,就能看到一望无际的苍穹。

    女人教她唱歌,指给她看天上的北斗星,替她描述各种神奇的灾兽……

    并且,告诉她一个有关许愿兽的神话。

    “传说,”女人道,“有一只生活了上百年的许愿兽,它的长毛洁白好似云絮,双眸湛蓝好似海洋,只要对它许愿,你的愿望就会得到实现。”

    她很好奇:“你有见过许愿兽吗?”

    女人微笑:“没有哦。”

    她开始畅想:“如果能见到许愿兽,我要……我要许愿离开这里!”她板着指头道,“我要去看外面的星空,还有金色的湖泊,长有钻石叶的苹果树,然后……还有灾兽!”

    女人一一应下:“好啊。”

    “那,”她兴奋地仰起头,“如果见到它,你想许什么样的愿望?”

    不知为何,女人的笑容有一瞬的停滞。

    良久,女人才轻叹一口气,将手覆上她的脸。

    “我不知道,”她喃喃道,“也许是自由吧。”

    然后,她就从梦中醒了过来。

    有的时候,白衣人也会主动问她问题。

    譬如“你有做梦梦到你妈妈吗?”,又譬如“最近身体怎么样?有出现奇怪的地方吗?”

    关于第一个问题,她总是牢记女人的叮嘱,很斩钉截铁地摇头:“没有。”

    可是问到第二个问题,她却答不上来了。

    白衣人很关心她的身体,每天都会比较她的生物数据,从体重,身高,再到视力,嗅觉。

    但这些数据似乎没能满足他们的要求。

    有的时候,她会听见他们围拢在不远处的角落里,小声嘀咕:

    “她都已经五岁了,还没有出现兽化特征。”

    “这不应该啊,一号克隆体虽然失败了,但它好歹也拥有灾兽的能力。”

    “难道……她是残次品?”

    说到这里,他们又默契停下,表情齐齐沉了下去。

    她扒着栏杆,小心翼翼地揣摩着他们的神情,暗自想,可能是她哪里没做好,让他们失望了。

    但与白衣人的阴霾不同,女人却很高兴。

    “这样很好,”她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庞,轻声道,“或许……你还有机会。”

    她抬起头,怔忡地望着女人。

    虽然梦境中,女人的脸一直被一团朦胧的雾气包围着,但不知为何,她仿佛能看清她明亮的眼睛,以及含在眼中的笑意。

    “帕帕,”女人低声道,“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的。”

    随后,又是无数个相同的日夜。

    但从七岁开始,她的下午又多增加了一个项目。

    约在每天的四点左右,白衣人会来到她的房间,替她注射一种药剂。

    药剂呈现诡异的红色,如果凑近,还能闻到一股甜腻的腥气。

    每次被注射完药剂后,她就会上吐下泻,可那些白衣人却不在意,他们蹲在笼子旁,唰唰往记录板上写着什么,还会相互交谈:

    “你看,她的皮肤好像稍微有了点变化。”

    “她的爪子是不是长了点?”

    “呕!”她终于坚持不住,猛地吐出一口午饭吃的营养剂,瘫倒在笼底。

    “唰唰”的声音还在耳边继续。

    她觉得自己快疯了。

    ***

    可她还要坚持下去。

    因为这是女人的期望。

    “帕帕,你听好,”她的语气很慎重,“再过几个月,等他们发现你无法兽化,就会放松对你的监控。”

    “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

    但她完全没有把女人的话听进去。

    “那个,”她担忧地望着女人,“你还好吗?”

    不知从何时开始,女人的脸色变得很差,原本蓬松光亮的银发塌在脸侧,宛若一捧了无生气的枯草,皮肤也泛着淡淡的青色,身子孱瘦,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倒。

    女人微微一愣,随即笑了。

    “真好,你是在关心我吗?”女人把她抱在膝头,温声道。

    她用力点头:“嗯!”

    女人望着她,手指忽然一紧,随即——用力将她抱住。

    “不要紧,”女人将脸深深埋在她的颈侧,一字一句道,“我没有关系。”

    “为了帕帕,我什么都愿意做。”

    然后,就是她的八岁生日。

    如同女人所说,白衣人对她的看护开始放松了,他们不再每天替她检查身体,不过——也不每天提供饭食了。

    “随她去吧,”他们说,“反正是个残次品。”

    “太倒霉了,怎么就基因缺陷了……害的我们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她默默听着,按照女人的吩咐,老老实实地躺在笼子底,仿佛自己已经死了一样。

    生日的前一天晚上,女人在梦中与她见面了。

    “帕帕,明天就是你的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她先是一愣,继而开心道:“那——能看看你的脸吗?!”

    女人微怔。

    “……不想要其它的吗?”女人勉强一笑,“你不是说,想看看外面的星空吗?”

    她恍然大悟:“对!”

    “还有金色的湖泊,生长在月亮上的玫瑰,和长有钻石叶的苹果树!”她兴致勃勃道,“还有——许愿兽!”

    女人笑了:“是的,生日那天,我带你去看许愿兽好不好?”

    她一愣:“看得到吗?”

    女人没有立即回答。

    她蹲下|身,轻轻用额头抵住她。

    “当然,”她的语调中带着无限柔意,“我向你保证。”

    女人没有食言。

    生日当天的晚上,她按照女人的吩咐,早早就躺下了,等看守的白衣人走后,却又迅速翻起身。

    当她默数到120秒时,合金笼的电子锁自动开了。

    她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推门冲了出去。

    她顺着实验室的走廊拼命奔跑,过去的八年里,这条走廊上总是挤满了护卫,但今晚,走廊上空无一人。

    她一口气跑出实验室,在快接近门口的时候,身后陡然响起喊叫。

    “是二号克隆体!她在门口!”

    “快追!别让她跑了!”

    她瞳孔一缩,是白衣人!

    她慌忙加快速度,但八岁小孩的身体哪比得上成年人,不消片刻,追兵就已冲了上来。

    “小兔崽子!”一人猛地往前一扑,拽住她的手臂。

    她登时拼命挣扎起来:“放开我!”

    “啪!”那人狠狠甩了她一个巴掌:“居然敢跑?!说!谁放你出来的?!”

    她狠狠咬着牙关,趁对方不注意,忽然跳起,一口咬在他的脸上。

    那人:“啊!”

    他疼得一松手,她跌落在地,顾不上身上的擦伤,连滚带爬地站起,又朝远处跑去。

    “你……!”白衣人气急败坏,“快追!”

    但下一秒,异变突起。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吼声,一阵剧烈的摇晃突然从身后传来:“嗷——!”

    “……等等!你们快看!”一名白衣人突然惊恐大叫起来。

    包括她在内,所有人都下意识回头。

    一头巨大的白色灾兽陡然从实验室冲了出来,在它的猛烈撞击下,坚不可摧的实验室竟轰然崩塌,碎石与断柱飞了一地。

    那头白色巨兽扬起头:“吼——!”

    月光自它的身上倾泻而下,它的长毛、身躯以及颈侧上皆泛着细细的银白反光,就仿佛披上了一层月光织成的轻纱——稍一动弹,便折射出璀璨的碎光。

    她愣愣盯着巨兽湛蓝的双眸。

    “许愿兽……”

    “帕帕,”白色巨兽垂下头,竟口吐人言,“快走。”

    她缓过神,忙拔腿就跑。

    “站住!”白衣人怎会让她得逞,“抓住她!”

    但就在他们抬脚的一刹那,白色巨兽动了。

    它扬起头,又发出一道长吼。

    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那些紧紧追在她身后的白衣人竟突然一个踉跄,纷纷摔倒在地。

    她一愣,下意识回头,却发现他们倒在地上,双眸紧闭,像是睡着了一般。

    “帕帕,”那头白色巨兽低沉道,“别回头,快走。”

    她犹豫了下,对许愿兽道:“不行,我的妈妈还没来。”

    闻言,许愿兽微怔,却在下一秒又厉声道:“走!”

    她固执地摇了下头:“我要等妈妈,我们说好一起的!”

    无论是外面的天空,还是金色的湖泊,生长在月亮上的玫瑰,长有钻石叶的苹果树——如果不和妈妈一起,这些都没有意义。

    望着她执拗的眼神,白色巨兽陷入了沉默。

    须臾,它又再度开口。

    “好孩子,”那湛蓝的眸像是落入了漫天星辰,“她已经……看到了。”

    它走到她的面前。

    她怔忡地望着它,那双湛蓝的眼眸莫名给她一种似曾相识感。

    白色巨兽垂头,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

    “你……”她下意识开口,但才说出一个字,身体却陡然一晃。

    随即——陷入暗无边际的黑暗。

    等她再度醒来,已躺在一片草地上。

    身下是厚软的青草,鼻尖飘散着清冽的露水味,晨鸟在她的耳边喧哗,发出婉转的啼声。

    她愣愣侧过头,身边空无一人。

    “妈妈……”

    一片寂静,无人回答。

    那天,她等了许久,

    久到太阳开始升起,久到天空一点点放亮,女人仍旧没有出现。

    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拳头紧了又松,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寂静的清晨,只有她的哭声在草原上回荡。

    曙光从深厚的云层中探出,随着太阳缓缓升起,夜色一点点从天幕上褪去,露出清澈的苍蓝。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外面的天空。

    ***

    帕帕躺在摇晃的车底,恍惚间,她做了许多梦。

    梦里,她坐在狭窄的笼子里,小心翼翼地吞咽着干涩的营养餐。

    梦里,她慌忙从养父母家逃出,身后是他们横死的尸体和宪兵粗鲁的大笑。

    梦境的最后,是伊莲娜温柔的脸。

    在八岁的那个夜晚,她化身兽形,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亲吻了她的额头。

    “!”她猛地从梦中惊醒,惊魂未定地喘着粗气。

    “醒了?”身侧响起古恩的声音。

    帕帕回过头,发现悬浮车停在一片荒野中。

    他们已经被带出了托帕城。

    她缓缓吐出一口气,看向古恩:“现在可以让他们走了吧。”

    在车的角落,铃祈和桃刀被绑在一起,后者仍旧没有意识,软软靠着铃祈。

    铃祈:“帕帕,别信他们!”

    古恩笑了:“别这样说,我可是很守信用的。”

    帕帕与他们定下交易,她和他们走,但相应的,他们必须放走桃刀和铃祈。

    古恩对手下使了个眼神:“让他们下车。”

    一名宪兵走过来,动作粗鲁地将铃祈和桃刀拽了下去。

    古恩倚着车门,好整以暇地看着两人:“抱歉哈,我现在还不能给你们松绑。”

    他回过头问帕帕:“你满足了吗?”

    帕帕一直盯着身旁那只被绑起来的一号克隆体,闻言,才缓缓回头。

    “不行,”她说,“让他们再走远一点。”

    古恩略有不耐,但他将这抹烦躁掩饰地很好,微笑道:“好。”

    他对宪兵做了个手势,后者牵着铃祈和桃刀的绳子,带他们往远处走去。

    等他们走出数百米,古恩再次回头:“现在可以了吧?”

    帕帕定定望着铃祈和桃刀的身影,良久,才道:“其实,你没有打算放过他们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