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50章 第五十章

时间:2022-05-12作者:皿三猫

    “笃笃!”

    桃刀敲了下实验室的门:“教授, 你在吗?”

    她等了会,不见里面有响动。

    桃刀皱了下眉,将耳朵贴在门上, 须臾,一种绵长的呼吸声传了出来。

    她:“……”

    “教……?!”

    桃刀一脚踢开门,却在看清屋内景象后又陡然顿住:“……你是谁?”

    一名士兵正站在书架旁,手里捧着一沓资料, 而秦容则倒在椅子上,睡得口水直流。

    士兵个子矮小,面容普通, 望见桃刀, 不慌不忙地将手中资料整理好,放在书架上:“您好。”

    桃刀狐疑地看着他。

    士兵笑笑:“我是后勤科的, 来给教授送餐。”

    他指了指桌上, 一碟三明治正放在秦容的手侧, 旁边还配有牛奶和沙拉,营养齐全的搭配一看就出自后勤科之手。

    桃刀看了眼,迅速收回目光:“那也不要乱翻东西, 教授不喜欢别人碰他的资料。”

    “抱歉,”士兵目露歉意,“我只是看太乱了……”

    这时, 秦容打了个哈欠,悠悠转醒。

    “又是你啊……”他看到士兵,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 “我都说吃泡面就可以了, 下次告诉后勤科, 让他们别准备饭了。”

    士兵恭敬道:“我会向上级转达您的意思。”

    他对两人鞠了一躬, 转身离去。

    桃刀盯着他的背影,皱了下眉:“他经常来吗?”

    “谁?”秦容往嘴里塞了块三明治,含糊道,“也不是,有的时候是其他士兵,怎么了?”

    桃刀犹豫了下。

    “不知道,”她嘀咕道,“但我不太喜欢他。”

    “唔……是吗?”秦容随意应了一声,三两口解决完三明治,把盘子推到一边,“我们来吧。”

    闻言,桃刀立刻把那士兵的事抛到脑后,露出有些紧张的表情:“打针?”

    “抽管血而已,”秦容无语道,“五岁小孩都不怕打针,你不害臊吗?”

    桃刀:“……”

    哪里的五岁小孩?!骗人!

    秦容拿出抽血管:“要不我去喊瞳?”

    想起上次的抽血经历,桃刀不由虎躯一震,小声道:“让将军来不行吗?”

    秦容:“……哈?”

    “你……”他噎了下,“你是想让将军帮你抽费一条胳膊吗?”

    桃刀:“?”

    秦容:“以前我随军出行的时候,有看将军帮士兵包扎过,”他举手比划,“直径足有十五厘米的伤口啊!他居然都不给对方打麻醉,直接削肉包扎。”

    桃刀下意识问:“为什么?”

    “因为那个士兵的异能是再生,将军说不需要浪费麻药了。”

    桃刀:“……”

    她想了想,没有把寺西行如何给她打针的事说出来。

    最终,桃刀用尾巴遮住眼睛,勉强让秦容替她抽了血。

    在秦容整理采血管的时候,她在房间里乱走,踱步到黑茧旁边。

    桃刀扭过头:“里面的胚胎现在是什么样子?”

    “长得很大了,”秦容比划了下,“和四岁小孩差不多吧。”

    桃刀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

    她蹲下|身,想了想,将手放在黑茧上。

    突然,黑茧猛地一动,撞上桃刀的手。

    桃刀:“?!”

    她蹭地站起,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尾巴竖得老高:“秦容!它动了!”

    秦容茫然:“什么?”

    “黑茧,”桃刀比划道,“它刚才撞了我一下。”

    “你说什么?”

    秦容的表情严肃起来,忙走到控制台旁,调出数组数据,但检查了会,抬起头:“胚胎没什么明显动作啊。”

    桃刀一愣:“真的吗?”

    她迟疑低下头,看向手心。

    黑茧坚|硬的触感还留在手里,似乎不是她的错觉。

    她往前走了几步,试探伸出手。

    但这次,黑茧静静呆在原地,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

    桃刀困惑地皱了下眉,刚想收手,眼角余光却瞥到一处,不由一顿,随即猛地蹲下去。

    “桃刀?”秦容问,“怎么了吗?”

    桃刀不理他,凝神看向黑茧底部。

    一颗鲜红的血滴正缓缓顺着黑茧的表面滑落,桃刀轻嗅了下,闻出是自己的血。

    是刚才沾上去的?

    她眨眨眼,刚想擦去那滴血,下一秒,却见黑茧的表面陡然裂开一口,一条细小的触须伸出,迅速将血滴卷了进去。

    桃刀愣住了。

    “秦容,我……!”

    她才刚开口,那根触须却兀的一转,突然贴上她的脸。

    它轻轻蹭了下桃刀的脸颊,动作轻柔,像一只撒娇的小狗。

    桃刀眼睛瞪得像铜铃。

    秦容走过来:“怎么了?黑茧出问题了吗?”

    那条触须听到动静,浑身一惊,又迅速缩了回去,撤离之前,又亲昵地贴了贴桃刀的脸。

    桃刀:“?!”

    她张了张口,不知该说什么,良久,才愣愣抬头。

    “它……”她指着黑茧,“它刚才舔我了。”

    秦容:“……?”

    ***

    铃祈一刀砍断灾兽的脖颈,看向桃刀:“所以,从那个黑茧里伸出了某种触手一样的东西,还碰了你?”

    桃刀点头,认真道:“是的。”

    触手……铃祈皱了下眉:“这件事告诉秦容了吗?”

    “说了,”桃刀道,“但我们看了透视后,没有发现那些触手。”

    铃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转向帕帕:“你怎么看?”

    帕帕想了想,道:“这是否表面——胚胎的力量在逐渐强大?”

    “原本它还只是混沌状态,现在不仅形成了身体,还拥有了接触外界的力量,”帕帕谨慎道,“那再过不久,它就可能要孵化了。”

    桃刀点头:“秦容也是这个想法。”

    “孵化一头3s级灾兽?”铃祈皱眉,“这太荒唐了,长官他们在想什么?”

    帕帕倒是觉得很正常:“我们对灾兽了解得太少了,秦教授想要留下这头3s灾兽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而且,”她微微一顿,“你们不觉得,这只胚胎很特殊吗?”

    桃刀和铃祈交换了个眼神,齐齐道:“什么意思?”

    “别忘了当初我们找到这只胚胎时,那么多灾兽聚集过来,就是为了把它抢回去,”帕帕说,“灾兽一般是独行动物,这种大型群聚的情况实在是太反常了。”

    她说的也有道理,桃刀和铃祈不禁点头。

    桃刀:“说不定……它们以后还会来夺走胚胎……嗷!”

    她还没说完,脑袋上就挨了铃祈一击。

    桃刀冲他亮出牙齿:“你干什么?!”

    “别乌鸦嘴,”铃祈一脸黑线,“我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帕帕笑了笑:“不过,应该也不会有这种情况。”

    不知为何,最近空间缝隙形成的频率极低,往往一周才三四次,且高阶灾兽的出现率也不高,基本上都是些c,b的阶级。

    像他们今天巡逻了整整一天,才逮到几头落单的野生灾兽。

    铃祈赞同地点头:“最近的灾兽是很少,是因为繁殖期过了吗?”

    帕帕:“有这个可能,本来五六月就是灾兽的低谷期。”

    桃刀蹲下|身,一边听两人交谈,一边用爪子戳了戳灾兽的尸体。

    虽然最近没什么出勤任务,队里的士兵都在讨论休假,但她却反而坐立不安起来,隐隐有种莫名的预感。

    总感觉……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与此同时,天蝎之星基地内。

    秦容在整理好数据后,便锁上实验室离开了。

    实验室内一片寂静,偶尔响起两声机器的滴鸣声,漆黑的房间内,黑茧静静矗立在角落,宛若一尊雕像。

    突然,门口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实验室门口。

    “嘭——!”

    原本被秦容层层锁上的大门竟陡然开启,各道防护锁被解除,那人轻而易举地就踏了进来。

    ta的目标很明确。

    ta直接略过桌上堆积如山的资料,径直走向角落里的黑茧。

    ta在黑茧前停下,目光从鸦重的结界上掠过,踌躇片刻,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

    玻璃瓶内盛着半透明的液体,微微晃动,便会散发出奢靡的红色光辉,ta小心翼翼地打开瓶盖,顿时,一股香甜的血腥气充斥了整个房间。

    ta将液体倒在黑茧上。

    那红色液体一接触到结界,便如活物般开始扭动,顺着结界蜿蜒而下,最后寻得一处缝隙,钻进黑茧。

    “嘭!”

    下一瞬间,黑茧猛地爆发出一道红光,原本凝聚在一起的黑雾陡然散开,有一瞬,一个模糊的生物轮廓露了出来。

    那生物似有所感,缓缓睁眼,竖状的瞳仁在昏暗的光线下散发出惊心动魄的金色光芒。

    ta不由一愣。

    目光和生物对上的一瞬,一股莫名的威压陡然而生,ta几乎是本能地后退几步,差点跪倒在地。

    ta抬头,惊惧看向黑茧中的生物。

    但随即,黑雾层层缠绕上去,那生物又闭上眼,金光消失在浓墨般的黑色后。

    等金光完全淡去,ta才长舒一口气,力竭似地靠在书架上。

    ta休息了几秒,正要转身,余光瞥见书架一脚,又忽然顿住。

    一摞高高堆起的文件内,一本资料落了下来,书页摊开,露出里面的内容。

    ta扫了一眼,看到扉页上印着一行醒目的字:“检测对象,桃刀。”

    ta陡然一顿,随即翻看起来。

    谁知越看,表情却愈发惊愕,等一本资料翻完,脸上已是抑制不住的震惊。

    ta盯着资料,眸中露出复杂的情绪。

    “原来……是你……”

    **

    下午六点。

    士兵正在给指挥官清点战绩:“本次共清理三个4级空间缝隙,其中b级灾兽49头,a级灾兽34头,s级灾兽7头。”

    指挥官皱了下眉:“也太少了。”少的都有些反常。

    “长官,这不是好事吗?”士兵困惑,“说不定灾兽都快被我们杀光了,所以才数量锐减。”

    闻言,指挥官露出好笑的表情:“怎么可能?”

    他不再闲谈,吩咐下去:“全员听令,就地休息一小时!”

    众人:“是!”

    就在这时,通讯兵忽然跑过来:“长官!基地来了急报,说请求支援!”

    指挥官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是四级紧急命令!基地请求我们立即回去!”通讯兵也是一脸不可置信,“说是他们遭到了大片灾兽围攻,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指挥官:“这怎么可能?!”

    基地遭到灾兽攻击?简直是前所未闻!

    他想到什么,猛地转向通讯兵:“二队不是在附近执勤吗?快接通他们的通讯频道!”

    通讯兵忙道:“是……是!”

    但不用他构建通讯频道,二队的联络请求就来了。

    通讯兵和对方迅速说了几句,再抬起头时,表情已满是错愕。

    “长官,”他喃喃道,“二队比我们早接到求援信息,他们派了一支先遣部队过去,说……”

    他吞吞吐吐,指挥官不耐烦了:“什么事?快说!”

    通讯兵深吸一口气。

    “基地总共遭到千头以上灾兽的袭击,”他缓缓道,“其中,ss级起码有百头,而且……还疑似检测到了ss级以上的能量波动。”

    他说完,全队都沉默了。

    ss级以上?难道……会是3s级?

    “……为什么?”良久,一人才喃喃道,“最近灾兽数量不是少了么?”这么多高阶灾兽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桃刀抿了下嘴。

    “不是少了,”她忽然道,“它们在做准备。”

    指挥官立刻道:“什么准备?”

    桃刀迟疑了下:“那只胚胎……它们想要那只胚胎。”

    这本来是一个莫名出现的念头,但当桃刀把它说出来后,却反而坚信起来。

    “没错,”她肯定道,“它们故意保留实力,就是在等待一个时机,当基地兵力减弱的时候,就可以去夺走胚胎。”

    闻言,指挥官皱起眉。

    “灾兽是低智动物,”他狐疑道,“它们能谋划到这一步吗?”

    这简直……已经堪比普通人类的智商。

    桃刀正想解释,指挥官却又一挥手:“现在没有时间计较这些,全员听令,迅速归程!”

    众人一凛神:“是!”

    万幸的是他们并未离开基地太远,全队加速行进了十几分钟,便能隐约看到基地的轮廓。

    指挥官:“继续加快速度,务必……”

    他忽然顿住。

    而其他士兵看清眼前的景象,也纷纷倒抽一口冷气。

    以基地为中心,方圆几百米全被灾兽包围起来,入目之处,密密麻麻皆是攒动的脊背,兽吼连天,震得脚下大地几乎都在颤抖。

    就连天上也盘旋着数百头灾兽,好几头注意到他们的队伍,甚至尖鸣一声,直接朝他们冲了过来!

    士兵不得不竖起武器,对灾兽发动攻击。

    “嘭!”“嘭!”“嘭!”

    数头灾兽被打落,灾兽见状,警惕地停止了攻击,其中一头首领模样的灾兽怪叫一声,它们竟齐齐放弃士兵,转而飞回基地上空。

    指挥官不由一愣:“这……”

    桃刀望着这一幕,深深皱起了眉。

    没有错,她能感受得到——这些灾兽是为了3s级的胚胎而来。

    她甚至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隐隐从基地内传来,这股力量搅得她内心烦躁,兽爪在指尖蠢蠢欲动,獠牙止不住地想伸出嘴唇,试图撕咬什么。

    她抬起头,红眸明明灭灭,闪着嗜血的光。

    “……唔!”

    身侧,犬饲忽然闷哼一声,跪倒在地。

    黑尾从他的身后陡然冲出,狠狠拍在地上,发出一道重响:“嘭!”

    “犬饲?!”指挥官吃惊道,“你在做什么?!谁允许你兽化的?!”

    犬饲满头大汗地抬起头,吃力道:“我……我不知道……”

    不仅是他,还有其他的兽化者也纷纷解除人形,他们和犬饲一样,仿佛在抵抗什么巨大的诱惑,兽爪深深扣入地面,表情痛苦而挣扎。

    “桃刀?!”铃祈想到什么,立即转向桃刀,“你还好吗?”

    桃刀抹了把脸,勉强点头。

    “这是……”她开口,声音沙哑,“那只胚胎的力量。”

    铃祈一愣:“你说什么?”

    “它快孵化了,”桃刀深吸一口气,用力掐住手指,让自己保持清醒,“它在影响我们的大脑——它在试图控制我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