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时间:2022-05-12作者:皿三猫

    “放手!”少年愤怒挣扎, “把她还给我!”

    寺西行低下头,绿眸凛冽。

    他忽然弯下腰, 朝少年伸出手。

    少年一愣,下意识抬起手臂,却见寺西行的指间露出一个小型喷雾,对准他用力“滋——”了一下。

    顿时,一股浓郁的白雾喷洒而出,少年陡然一窒,瞬间没了声息,软软倒下。

    众人:“……”傻孩子。

    周围灾兽不安地躁动起来。

    有灾兽作势上前, 但还没迈开步伐,颈间一抹白光闪过,它还保持着怔愣的表情,头颅已经骨碌碌滚了下来。

    寺西行将小刀转了一圈, 甩去上面残留的血迹。

    其余灾兽见状, 不由踌躇起来, 警惕地盯着寺西行。

    “将军!”士兵简直如遇救星, 纷纷朝寺西行围去, “您怎么来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 今天将军似乎是去东部地区平定灾兽骚动。

    “接到基地的紧急求救,”寺西行道,“就抓紧处理掉了。”

    众人才注意到他的斗篷上血迹斑斑,只是因为深黑的底色, 才将血迹都盖住了。

    听说东部地区这次出现了12, 13个空间缝隙, 少说也有上百头灾兽, 才短短一天的功夫, 寺西行就全部解决了?

    他们相互对视,不禁陷入沉默。

    寺西行似乎极不喜欢身上的血腥味,将斗篷解开,丢在一旁。

    他想了想,对铃祈道:“你过来。”

    铃祈迟疑上前。

    寺西行脱下军装外套,动作轻柔地将桃刀包裹其中,交给铃祈:“带她回去吧。”

    铃祈一愣:“将军?但……”

    他们周围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灾兽,显然没有放他们走的意思。

    “无妨,”寺西行道,“我来断后。”

    他的神情浅淡,分明只是短短一句话,却莫名给人一种强烈的安心感。

    铃祈仍旧有些迟疑:“但……”

    “小子,”指挥官拍拍他的肩,“交给将军吧,绝对没问题的。”

    其他人也是一副卸下重担的模样:

    “有将军在,不用担心!”

    “我就从来没看将军失败过。”

    “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等他们七嘴八舌说完,寺西行才道:“莫恩,把他也带回去。”

    他从地上提起昏迷的少年,塞入指挥官怀中。

    指挥官吓得一个激灵:“这……?!”

    “没事,”寺西行道,“这是秦容特制的催眠剂,灾兽的品阶越高,对其催眠效果越强。”

    指挥官才战战兢兢伸出手,小心抱起少年。

    见少年即将被带走,灾兽们不由焦急起来,但被寺西行冰冷的视线一扫,又胆战心惊地缩了回去。

    趁此机会,士兵忙后退,迅速朝基地撤去。

    有灾兽按捺不住,跟着追了上去。

    它们从寺西行身边经过时,特意留神了几分,见他丝毫没有动作,便放下心来,加速奔向众士兵。

    但下一秒,那几头灾兽却突然栽倒在地,浑身抽搐起来。

    它们的脖颈上皆浮起一条血线,不消片刻,血线越扩越大,顺着脖颈蔓延而下,“咕咚”一声,硕重的脑袋就陡然落下,砸在地面。

    众灾兽:“!”

    寺西行上前一步,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微风轻扬起他的黑发,扣得严实的立领下露出一小段修长的颈,他侧过视线,翡翠般的眼眸中隐隐浮现出一种令人无法忽略的锐气,如同浮冰下的暗涌,神秘而危险。

    望着他,灾兽竟本能感受到一种危机感,一时间,竟纷纷后退,踌躇不敢上前。

    但寺西行却动了。

    他举起一只手,那只手骨骼分明,指节细长,被包裹在漆黑的皮质手套内,勾勒出流畅清晰的手部线条。

    停顿了下,忽然抽紧。

    随即,就像是时间暂停了一般,所有灾兽的动作都在一瞬僵住,紧接着,陡然消失。

    不光是它们自身,连那些压在草地上的脚印,被士兵杀死的尸体,以及各种留下的痕迹,皆在一瞬消失得无踪无影!

    简直……就像那几百头灾兽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再看寺西行,却见他猛地弯下腰,跪倒在地。

    有大滴的汗水逐渐从白瓷般的侧脸滑落,他紧蹙长眉,像是承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一般,缓缓闭上双眼。

    空旷无际的平原上,只剩下他一人的背影,如同一座沉默的雕像。

    也不知过了多久,寺西行终于动了。

    他深吸一口气,重新站起,将黏在脸侧的碎发撩开,停顿了下,脱下皮质手套。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露了出来。

    他明明不过三十,那双手却显得苍老无比,苍白的皮肤上隐隐有青筋浮现,越往下,逐渐能看到细密的皱纹,如同老树的年轮般,一圈圈刻在他的手背上。

    寺西行低下头,眸中露出些许自嘲与厌恶。

    他重新戴上手套,动作十分仔细,直到每一寸肌肤被隐藏在漆黑的布料下,才罢休。

    做完这一切,他又往西边走去,最后,在一棵树下停住。

    那里的痕迹已经完全消失,但在一个小时前,那头黑豹曾在这里被灾兽围攻,最后连尸骨也没留下。

    寺西行弯下腰,手指递出,轻轻点在草地上。

    下一秒,一道黑光忽起,只见一头黑豹的身影猛地从光中冲出,朝天空疾驰而去。

    见状,寺西行不由皱了下眉。

    没死吗?

    ***

    数百公里开外,一处洞窟。

    一头伤痕累累的矮小黄色灾兽跌跌撞撞地冲入山洞,它的身后坠着一个浑圆的黑色物体,尽管黄色灾兽自己行动都十分困难,却拼命扯着那黑色物体,将它拖入山洞。

    昏暗的壁火散发出暖光,照在黑色物体之上。

    ——那竟是一个巨大的灾兽头颅。

    洞窟里还有其他几头灾兽,见状纷纷上前,亲昵地用鼻子蹭蹭黄色灾兽。

    “走开,”黄色灾兽张口,竟吐出人言,“大人现在极度虚弱,别碍事!”

    几头灾兽瑟缩了下,慌忙后退。

    黄色灾兽想了想,却又改口:“你,”它点了下其中一头,“过来。”

    被选中的灾兽似乎明白将要发生什么,身子剧烈颤抖起来,拼命往后缩去,试图将自己藏入阴影。

    但黄色灾兽毫无怜悯之意。

    它忽的往前一跃,身形陡然暴涨数倍,竟化为一头足有三米高的巨兽,重爪扬起,只一拍,那头灾兽便发出一声哀嚎,腹部深深瘪了下去。

    黄色灾兽把它拖到黑色头颅边,獠牙一刺,灾兽的身体被直接撕成两半,顿时粘稠的鲜血飞溅而下,瞬间淋湿了整个头颅。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那些血液落在头颅上,却像是被吸收了一般瞬间没入头颅,与此同时,伴随着嘎吱怪响,有白色的骨骼逐渐从头颅后蔓延而出。

    起初骨骼只有一根,但随着它的生长,不断有更多的骨骼分裂而出,如同茂密生长的树枝般,短短几秒,竟形成一台巨大骨架!

    黄色灾兽继续撕开尸体,让更多的血液流在骨骼上、

    顿时,骨骼再生的速度不仅加快起来,同时还有肌肉组织和经脉缓缓攀附上骨骼,不消片刻,一具灾兽的肉身重新出现在眼前。

    黑豹缓缓睁眼,血色双眸在山洞内散发出不详的暗光。

    黄色灾兽松了口气,恭敬低下头:“大人。”

    “嗯。”黑豹应了声,缓缓起身。

    当它站起时,原本浓密的长毛逐渐从身上脱落,巨爪缩成人类的双手,四肢抽长,形成健壮精实的身体,漆黑如夜的黑发下,一双红眸显得嗜血而冷寂。

    “十狐,”男子低声道,“这次行动失败了。”

    闻言,十狐不禁全身一紧,忙低下头:“大人……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它全身抖若糠筛,将脸紧紧贴在地面,不敢去看男子的脸。

    但十狐颤抖许久,却不见男子吭声,犹豫了下,惴惴抬头:“大人……?”

    它忽然顿住。

    男子斜靠着山壁坐下,几头灾兽在他附近转悠,讨好地蹭着他的手心。

    若放在以前,男子铁定会直接扭断它们的脖子,但他今天似乎心情甚好,甚至摊开手心,默许了灾兽的撒娇。

    十狐不明所以,试探道:“大人?”

    男子侧头,通红的长眸扫向十狐。

    十狐浑身一震,慌忙低头:“属下冒犯……请大人恕罪!”

    男子停顿了下,嘴角弯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无妨。”

    看来他确实心情不错,十狐思忖着,小心翼翼问:“那……大人,关于一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它显得很苦恼:“寺西行那个男人回来后,恐怕很难再得手了。”

    它们这次特意选择在今日发动突袭,就是瞄准了寺西行不在的空档,却没想到居然会败在手上。

    男子:“的事不急,它已经去了。”

    闻言,十狐目露亮光:“您是说……”

    它还没说完,男子忽然站起身。

    他转向洞口,若有所思地望着头顶的白月。

    “今天的那个女人,”他忽然道,“你看到了吗?”

    十狐想到什么:“您是说那个银发少女?”

    之前混在灾兽群中时,它就注意到了此人——在发现她竟然也能操控灾兽后,它着实大吃一惊。

    十狐露出不屑的表情:“没想到那些杂种兽化者中居然会有人拥有和一样的力量,真是让人倒胃口……”

    “不,”男子却打断它,“每一只3s灾兽的异能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可能出现重复。”

    也就是说,当的异能为时,就绝不会有相同异能的人出现。

    十狐一愣:“您的意思是……”

    “那个女人,”男子道,“把她也抓回来。”

    他很好奇——她到底拥有的是什么异能。

    ***

    “等我从这里出来,我要杀了你们所有人。”

    半透明的结界里,一个少年蹲伏在地上,他用巨大的黑尾缠绕住自己,阴森的视线缓缓落在屋内的几人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