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时间:2022-05-30作者:皿三猫

    时间回到十分钟前。

    桃刀仍在睡梦中,肩膀却被猛地一阵晃,她瞬间睁眼,对上兰鲸焦灼的脸。

    桃刀迅速起身,低声道:“怎么了?”

    兰鲸对她做了个手势:“有人。”

    桃刀立刻目露警惕,但侧耳倾听了会,却不见动静:“……我什么都没听到。”

    兰鲸用力摇头,想起什么,往光脑上打字:“他们隐匿了脚步声,但我能听到,”他想了想,追加一句,“我能发出一种超声波,如果遇到生物就会反弹,所以就算听不到声音,也能锁定他们的位置。”

    桃刀明白了,点头道:“现在他们在哪里?”

    兰鲸微微张口,桃刀瞥见他的喉咙在震动,须臾,他比了个手势:“4人,西北方2公里。”

    闻言,桃刀的眼神沉了下去。

    于灾兽而言,2公里并不是很远的距离,只怕几分钟后就会赶到这里。

    可是……她又不禁疑惑,他们为什么会追过来?他们不是已经知道小黑不在这里了吗?

    正思索,兰鲸略显急促的敲字声又响起:“桃刀……还有1公里!”

    ……妈的,桃刀不禁暗骂一句,抬起头:“我知道了,先对付他们。”

    兰鲸目露迟疑,低头打字:“但你打算怎么办?”

    从之前的突袭来看,3s级灾兽远比他们预想的多,万一这次的追兵皆是3s级,那他们根本毫无胜算。

    桃刀沉吟片刻,忽然道:“有多余的衣服吗?”

    兰鲸愣了下:“……?”

    剩下的两分钟内,两人从准备室里翻出了一堆演出服,扎出两个假人,又往上面罩了件自己的外套,以混淆气味,最后塞入毯子里,伪造成熟睡的假像。

    做完这一切,桃刀却没有撤退的打算,反而让兰鲸躲在一旁的排气通道里。

    兰鲸难免着急,对桃刀打手势:“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不会的,”桃刀摇头,“排气通道的风是逆流,他们闻不到我们的味道。”

    她顿了下,又道:“而且,如果现在冲出去的话,恐怕很容易和他们撞上。”既然如此,还不如先躲在这里等待事态发展,再寻找合适的机会逃走。

    兰鲸恍然,忙按照桃刀的指示,两人一左一右,躲在靠窗的两个排气通道内。

    须臾,果然有几道气息靠近,桃刀和兰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屏住呼吸,盯住入口。

    片刻后,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身披一件斗篷,五官皆隐藏在阴影下,叫人看不清面容。

    趁他往沙发走去,桃刀忙跟兰鲸使了个眼色,兰鲸闭上眼,须臾,冲她竖起三根手指。

    3……桃刀抿了下唇,外面还有三人吗?

    她沉思片刻,果断对兰鲸做了个手势,后者点了下头,将兜帽拉起,盖住脸。

    下一秒,两人同时踢破排气通道,猛地冲了出去!

    “哗啦——!”

    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桃刀感到屋子周围瞬间有三道气息齐齐朝他们冲了过来,但她的兜帽却被窗户勾了下,便耽搁了两秒。

    “他们在那里!”

    “快追!”

    三道人影追至身后,正是当时袭击天蝎之星的两男一女,桃刀暗骂一声,果断割掉兜帽,冲兰鲸吼道:“走!”

    兰鲸会意,忽然扬头,发出一声尖锐的声波:“哔——!”

    那三人遂不及防,一下被声波击中,顿时发出闷哼:“……咳!”

    桃刀和兰鲸趁机向前跃去,短短数秒,就冲出数百米。

    “草他妈的!”梦魇的脑子被震得嗡嗡直疼,登时怒了,“两个臭小鬼而已,居然敢……”

    话音刚落,面前一道黑影掠过——斗篷男人突然出击,如同一片巨大的阴影掠向桃刀和兰鲸!

    众人大惊:“大人?!”

    “不想掉脑袋的话,”男人冷冷道,“就快追。”

    三个灾兽倒抽一口冷气,慌忙跟上。

    另一厢,桃刀回过头:“他们追来了。”

    她设想过逃跑行动会不顺利,却没想到那男人不仅根本不受兰鲸的声波影响,速度甚至直逼他们,才短短一个瞬息,就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至几十米!

    眼看男人森冷的气息越发靠近,桃刀一咬牙,果断回身,只听“嘭!”的一声,下一秒——陡然化形!

    “吼——!”

    月光下,银狼发出怒吼,如同一颗雪亮子弹般朝男人猛冲而去!

    兰鲸一惊:“?!”

    面对来势汹汹的桃刀,男人却丝毫不见慌乱,他甚至扬起头,半露在外的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来吧。”他低声道。

    话音刚落,他也变形了。

    “嗷——!”

    只见一头巨大黑兽猛地跃起,它四肢如柱,尖爪间隐隐可见发亮的鳞片,漆黑长毛包裹住流线型的身体,微抬起头,双眸散发出嗜血的红光。

    见状,桃刀不由一愣。

    这不是……当时那头黑豹吗?!

    但不由她反应过来,却听黑豹一声长吼,下一瞬,陡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桃刀一惊,登时后退,黑豹却像是看出她的意图,长爪一伸,按住桃刀的肩胛,低下头,獠牙如闪电般刺入她的皮肉!

    顿时,血如泉涌,桃刀低吼一声,拼命挣扎,勉强逃出黑豹的爪牙,从肩膀至胸口却留下一道深刻入骨的伤口。

    她后退两步,警惕地盯着黑豹。

    黑豹得手后,却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站在原地,红眸揣摩地盯着桃刀,似在等待什么。

    桃刀立于他的对面,内心又惊又愕。

    她明明记得那头黑豹已经被数百头灾兽咬死分食,怎么现在又出现在这里?!

    而且……她勉强压下心中的焦躁,不留痕迹地看了眼周围。

    另外三头灾兽已围拢过来,呈包围之姿,锁住了他们所有的退路。

    桃刀不由抿了下嘴唇。

    他们不能耽搁——越拖延时间,就越难脱身。

    她深吸一口气,后腿猛地绷紧,忽然发难,朝其中一头黑色小兽冲去!

    黑色小兽正是梦魇的原身,见状怒极反笑:“真是自不量力,居然敢攻击我?!”

    她尖嚎一声,口中猛地喷出一股黑雾,直朝桃刀扑去。

    黑雾瞬间散开,从四面八方包围桃刀,眼看即将触上她的皮肤,千钧一发之际,她陡然解除兽态,纤瘦的身体迅速伏地,从黑雾的空隙中猛地冲了过去!

    众人:“?!”

    “草……梦魇……?!”

    藤蜥原本站在桃刀的身后,一下避之不及,登时被黑雾给吞没了。

    梦魇:“!”糟了!

    她慌忙解除异能,但藤蜥已经中招,一脸痛苦地倒在地上,抱头尖嚎:“啊!!!”

    如此,包围圈便空出两个缺口,桃刀趁机爬起,对兰鲸道:“走!”

    兰鲸会意,两人同时朝相反方向冲了出去。

    桃刀跑了两步,又变回兽形,一口叼住兰鲸的衣领,将他甩至身上,撒开腿一路狂奔。

    但没跑几步,身后猛地追来一股阴冷气息。

    桃刀似有所感,余光一撇,刚才一直纹丝不动的黑豹竟又追了上来!

    妈的,她暗骂一句,阴魂不散!

    她扭过头,继续往前跑,长尾却冷不丁一甩,重重挥向黑豹。

    黑豹冷哼一声,眼中闪着冰冷的红光,轻轻一侧身,就轻松躲过桃刀的迅猛一击,顺势向前一冲,利爪深深刺入她的后腿。

    “……呜!”

    桃刀吃痛,下意识想甩开黑豹,却没能留神脚下,一下失去平衡,猛地飞了出去。

    “嘭!”她径直撞碎一道石墙,跌入一片废墟中。

    还没爬起身,只听耳边一道重响,黑豹猛地落在她的身前,利爪伸出,直直朝着她的头顶刺来!

    在那瞬间,桃刀的身体几乎僵住了,只剩下黑豹那闪着寒光的利爪在视野中无限放大,但下一瞬,她却陡然意识到什么,忽的一弯腰,重重击向地面!

    “嘭——!”

    以她为中心,周围五米的地面瞬间沸腾起来,一秒的停滞后,数道藤蔓忽然拔地而起,凝成几股深绿洪流,猛地冲向黑豹!

    黑豹显然没有预料到桃刀的攻击,一个愣神间,就被藤蔓捆住了四肢。

    趁此机会,桃刀用力一蹬地,瞬间撺出废墟,朝兰鲸伸出手:“快!”

    兰鲸一把握住她,同时扬头:“哔——!”

    高频率的声波瞬间席卷而开,几个灾兽纷纷中招,捂着耳朵跪倒在地:“……唔!”

    “小兔崽子!”梦魇尖叫,“看我不宰了你们……!”

    “够了,梦魇!”藤蜥一把拽住她,“没用了。”

    他抬头望去,桃刀已驮着兰鲸,远远奔出数百米,不消片刻,两人的身影便缩成了米粒大小。

    藤蜥:“不急现在一时,反正总归能抓到她,而且……”他隐晦道,“别忘了我们的目的。”

    梦魇表情一滞,悻悻甩开他:“就你多嘴。”

    见状,一直沉默的第三个灾兽——鸟取看向男人,神情恭敬道:“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黑豹微一抬爪,原本缚在身上的藤蔓竟寸寸断裂,开始缩水萎碎,不出几秒,居然化为了一捧灰。

    它抬起头,双眸鲜红,却是对藤蜥道:“看清楚了吗?”

    藤蜥面转严肃,谨慎道:“是,属下绝不会认错,那确实是属下的异能。”

    闻言,另外两头灾兽不禁对视一眼,倒抽一口冷气。

    梦魇按奈不住性子,急急道:“大人,那难道,那小丫头片子的异能当真是……”

    黑豹冷冷瞥她一眼,梦魇立刻噤了声。

    黑豹盯着桃刀离去的方向,双眸晦明,不知在想什么。

    良久,它才低声道:“抓住她。”

    顿了顿:“——不惜一切代价。”

    ***

    桃刀带着兰鲸一路狂奔,直到整个人都气喘吁吁,肌肉也开始发酸奔溃,才堪堪止住步伐。

    “噗通!”

    她一化为人形,就跪倒在地,四肢完全脱力,根本爬不起来。

    兰鲸跌在她身侧,却顾不上身上的擦伤,连忙从背包里翻出绷带和伤药,试图替她止血。

    “……我没事,”桃刀稍微缓了口气,就强撑着从地上爬起,“快走,先找个能藏身的地方。”

    兰鲸点头,慌忙扶起桃刀,两人一瘸一拐,艰难朝附近的废墟走去。

    几分钟后,他们总算找到一间地下室,连忙躲了进去。

    桃刀的衬衫已经被血尽数濡湿,兰鲸见状,忙对她比划:“我先帮你止血。”

    “没事,”桃刀却摇头,“在这之前,有个更重要的事我想确认。”

    兰鲸:“?”

    桃刀犹豫了下,对他道:“刚才的藤蔓……你有看到吗?”

    兰鲸愣了愣,似乎明白了什么,缓缓点头。

    桃刀:“之前好像就有过一次,对吧?”

    她指的是刚从摆渡桥上掉下来时,他们和藤蜥作战,紧急时刻她忽然召唤出藤蔓,攻击了藤蜥的那次经历。

    兰鲸显然想起来了,迟疑点头。

    桃刀抿了下嘴唇,才道:“可是不对劲……那些藤蔓,难道是我发出来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