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

时间:2022-05-30作者:皿三猫

    寺西行回到一楼时, 桃刀正坐在饭厅里,两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上,翘首期盼。

    寺西行愣了下, 走过去:“怎么不先吃?”

    “等你啊,”桃刀理所当然道, “一起吃才香嘛。”

    闻言, 寺西行眼神微动,嘴角勾起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弧度。

    桃刀等了好久,早就饥渴难耐,筷子刚伸向菜, 却被寺西行拦住:“冷菜伤胃, 我去热一下。”

    桃刀干巴巴道:“……哦。”

    当寺西行站起身时,有什么东西从口袋里落了下来,掉在地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啪嗒”声。

    桃刀随意瞥了眼,忽然直起身:“!”

    那是一颗网球, 沿着木地板缝隙滚过去, 桃刀睁大眼, 视线里只剩下那颗骨碌碌的球, 等她回过身,已是猛地扑过去,把球抱在怀里。

    “嘭!”她一头撞在桌上, 摔个七晕八素。

    桃刀:“……”

    痛意传来的一瞬, 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忙丢开那颗网球,仿佛那是个烫手山芋似的。

    结果一起身, 额上传来某种冰凉的触感。

    寺西行弯下腰, 将一方浸湿的手帕贴在她的额头, 低声道:“没事吧?”

    他离得很近,温热的呼吸打在桃刀的脸侧,一下带起某种灼热的温度。

    桃刀慌忙后退:“我……不要紧!”

    寺西行愣了下,松开手:“……恩。”

    不知为何,他望向桃刀的眼神很复杂。

    像是惊愕,又像是不可置信,但在那交织的情绪下,依稀可见某种炽热的情绪——仿佛寻见失而复得的珍宝,生怕移开一眼,又会消失不见。

    桃刀顿了顿,迟疑看向他:“……阿寺?”

    寺西行回过神,微微一笑:“没事。”

    “先用毛巾冷敷,等下我去拿些药来。”他叮嘱了桃刀几句,才转身进入厨房。

    桃刀狐疑地看着他的背影。

    难道被他察觉了什么?她紧紧盯着寺西行,但随后他却表现得很正常——盯着桃刀吃掉蔬菜,替她整理行李,又帮她处理额头上的淤青,神情自然,仿佛刚才的怔愣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结果,等桃刀躺到床上,她都没能找到机会试探寺西行,更别提套出任何情报了。

    桃刀不禁有些挫败。

    进入梦境都过去那么久了,她却还没什么进度,也不知道这里时间的流速和外面是否一样,万一同步的话,那她和寺西行不就昏迷整整一天了吗?

    如此一想,她难免心烦意乱起来,翻来覆去睡不着,刚想起身,却听到门外传来“咔嗒”一声。

    桃刀:“!”

    像是开门的声音,她慌忙钻回被窝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忐忑看向门口。

    须臾,一阵轻微的脚步缓缓从走廊传来,过了几秒,在桃刀门口停下。

    “吱呀——”

    老旧的木门发出细微的颤动声,门被开了一条缝,桃刀大着胆子眯起眼,透过朦胧的光线,依稀看见寺西行走了进来。

    她缓缓吐出气,伪装成绵长的气息,将半张脸遮在枕头后,借机窥看寺西行。

    对方似乎并没有要往她这里来的意思,他径直走向窗户,轻手轻脚将被桃刀打开的窗门合上,又细心地插上窗锁,才转过身,准备退出房间。

    但走到一半,寺西行却又一顿,竟调转方向,朝桃刀走过来。

    桃刀连忙闭上眼,假意翻了个身,用后脑勺对准寺西行。

    她能感到寺西行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下,目光如炬,她紧张地握紧拳头,手心都微微出了汗,好在没过多久,那道视线又移开了,须臾,脚步声再次响起,并很快退出房间。

    桃刀轻轻松了口气。

    不行,不能再耽搁了,她盯着墙角的阴影,暗自想,寺西行的感官太敏锐,她没有自信能瞒太久,明天必须要套出点话,争取将他从幻境唤醒过来。

    桃刀又设想了几种不会露陷的话术,可惜她在幻境里的身体实在是太弱,才没过多久,一股强烈的困意就已经袭来,她挣扎了片刻,终是抵不过,沉沉睡了过去。

    房间再度归为平静,只有桃刀延长的呼吸声偶尔响起。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口突然“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一道黑色身影走了进来。

    寺西行放轻脚步,走入房间。

    他在床前停下,低下头,浅淡的绿眸映出桃刀熟睡的面容。

    桃刀的睡相一直很不好,被子几乎全被她踢了下去,大半个身体露在外面,雪白的手腕在月光的照耀下,泛起一层细腻的银白反光。

    寺西行的目光短暂地在她的手腕上驻足片刻,随即像是被烫到似地猛地扭开,迅速弯下腰,替她盖上被子。

    他迟疑了下,伸出一只手,轻轻抚上桃刀的额头。

    一道细小的荧光自他的指尖升起,随后慢慢扩散,顺着桃刀的肌肤落下,渐渐消散在她的发间。

    寺西行怔忡地望着这一幕,脊背僵硬地挺直,宛若一尊石化的雕像。

    良久,才俯下身,高大的身躯跪在桃刀面前,令人不禁联想到沉默的骑士。

    寺西行垂下头,眼中闪烁着晦明难辨的光。

    他这样做……到底对吗……?

    “桃刀……”

    许久,一声叹息在空气中化开,因为太轻太细,不消片刻,便融进夜色中,仿佛未曾存在过一般。

    ***

    桃刀醒来时,窗外一片晴光。

    她:“!”

    她猛地坐起身,脑子还有些发蒙,愣愣望着房间片刻,才回忆起来。

    对……今天是搬家第二天,她看了眼钟,发现已经过十点了,忙从床上爬起来。

    寺西行说今天会有很多事,她得赶紧起来帮忙。

    桃刀急急忙穿好衣服,刚打算出房间,却又微微一顿。

    为什么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东西?

    她狐疑盯着穿衣镜,镜中少女面容精致,一头浓密黑发浮在脸侧,衬得肌肤越发细腻如雪,红唇齿白,一对金褐双眸宛若琥珀石一般,流转出璀璨的光辉。

    桃刀绞尽脑汁回忆了许久,都没想出个所以然,干脆放弃,转身走出房间。

    如果是很重要的事情,反正到时候自然会想起来的嘛。

    她刚走下楼,就听到有门铃声传来,寺西行正在厨房做早餐,桃刀忙喊道:“我去开门!”

    她蹭蹭蹭冲到玄关,一开门,发现是昨天的小姑娘。

    好像是叫甘露?她若有所思地望着与她年纪相仿的少女,一边问道:“有事吗?”

    甘露:“今天两位要打扫房子吧?如果人手不够的话,我可以来帮忙!”

    她虽是对桃刀说话,却一直踮着脚,目光拼命往门内钻。

    桃刀注意到她是在看寺西行,不知为何,心中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她后退两步,用身体挡住门:“不用了。”

    “唉……?”甘露有点失望,但还是锲而不舍道,“这么大的房子,打扫起来一定很麻烦吧?反正我也是闲着,大家以后都是邻居,不用跟我客气!”

    说着,已一脚跨了进来。

    桃刀:“……”谁跟你客气了!

    她上前两步,正想拦住甘露,冷不丁寺西行出现在走廊:“桃刀,谁来了?”

    桃刀:“!”

    “等等,你别过来……”

    她刚拉住寺西行的衣袖,甘露已经蹭蹭冲上去,目光闪闪对寺西行道:“您好!我来帮忙!”

    寺西行一顿,目光在甘露身上扫了一圈,转向桃刀:“新朋友?”

    面对甘露炽热的眼神,桃刀只能勉强道:“……差不多。”

    寺西行沉吟片刻,对甘露道:“请进吧,家里还没打扫完,可能有些脏乱。”

    甘露一声欢呼:“没关系!”便迅速跑了进去。

    桃刀跟在后面,一脸苦大仇深。

    说是打扫,寺西行却完全不肯让桃刀动手,交给她一盒点心,便把人丢在了二楼。

    桃刀:“。”

    她趴在楼梯口,一边啃点心,一边看像个小尾巴似地跟在寺西行身后。

    甘露:“寺先生,您以前是做什么的?感觉您的气质好特别,我在村里都没遇到过像您这样的人!”

    寺西行:沉默.jpg。

    甘露:“寺先生的兴趣是什么呢?我们这里地方小,平时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不过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去附近的镇上逛一逛!”

    寺西行:低头切菜.jpg。

    甘露:“……”

    她锲而不舍道:“感觉您和令妹的关系很好呢,不过两位长得不太像哇,而且您看上去更年长许多,是……”

    寺西行忽然停下,垂眸看向甘露。

    甘露大受鼓舞,忙道:“寺先生,您……”

    “抱歉,我不太擅长和旁人打交道,”寺西行打断她,简短道,“如果您不是来找舍妹的话,还是请回吧。”

    甘露:“!!”

    躲在楼梯上的桃刀差点一口点心喷出来:“……噗!”

    她忙捂住嘴,却还是被寺西行发现了。

    寺西行:“……”

    他瞥了桃刀一眼,表情略有些无语。

    “不是,我……”

    那厢,甘露脸涨的通红,还欲解释,怀里却被寺西行塞了一盒点心。

    “这是一些手作点心,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寺西行道,“我和舍妹很感激您将空房借予我们,改日一定再登门拜访,谢谢。”

    说罢,不等甘露反应,寺西行已轻轻一推,迅速且不失礼貌地将她送出了屋子。

    见状,桃刀忙将头缩回去,但那一口点心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她只能蹲在原地,拼命敲喉咙。

    就在桃刀咳得撕心裂肺之时,一杯温水被放至面前。

    桃刀的视线顺着那双白皙纤长的手往上,撞上寺西行无奈的目光。

    “喝吧,”他简短道,“为什么要躲在楼梯上偷听?”

    桃刀:“咳……d*@#(!(她没有偷听!)”

    见她急得满脸通红,寺西行不由弯起唇角,温声道:“先把水喝了吧。”

    桃刀瞪他一眼,咕嘟咕嘟将水喝掉大半杯,才总算缓过气,张嘴第一句就是:“……我没偷听!是碰巧!”

    寺西行:“……”

    “好吧,”他无奈道,“你没偷听。”

    桃刀满足了:“没错,凑巧而已。”

    寺西行从她手中收走水杯,直起身:“我还有几个房间没打扫完,书房里有小说,你先随便看一点,等弄完后我们一起去村长家。”

    桃刀:“哦,要去见甘露吗?”

    “?”寺西行露出个困惑的眼神,“甘露是谁?”

    桃刀:“……就是刚才的小姑娘。”

    敢情人家和他聊了半天,他居然连对方的名字都没记住。

    桃刀无语之余,却又莫名有些满意,她将最后一块点心塞入寺西行手中:“喏,这个给你,”还强调了一句,“这是我最喜欢的,特意留下来给你!”

    寺西行拿起来一看,发现点心被咬走了一半,还留了个牙印在上面。

    他:“……”

    桃刀涨红脸,为自己辩解道:“我……没办法,你来得太晚了!”

    她还欲狡辩,头顶却落下一片温凉的触感。

    寺西行低声道:“恩,谢谢你。”

    他低下头,双眸清浅,像是落入了漫天星光。

    桃刀不由一怔。

    寺西行弯起唇角,轻柔拍了下桃刀的头,转身朝一楼走去。

    但在下楼梯前,他忽然想到什么,侧身看向桃刀,清隽的脸上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桃刀回过神:“怎么了?”

    “你……”寺西行踌躇了片刻,低声道,“你觉得……我看起来显老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