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长出兽耳后我成了人类希望 第70章 第七十章

时间:2022-05-30作者:皿三猫

    深夜两点, 四个身影蹲在一棵高树上,借着层叠的树叶,小心将自己隐藏起来。

    “……别挤,你是不是该减肥了?”桃刀按住犬饲, “我快掉下去了。”

    犬饲很烦躁:“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你再过去一点!”

    坐在另一根枝头上的铃祈和帕帕:“……”

    可能, 大概, 不该让这两人组队。

    “你们听好, ”铃祈揉了下眉心,黑着脸道, “这是很重要的任务, 千万不能搞砸了。”

    “嗯, ”帕帕也道,“特别是桃刀, 行事一定要小心点。”

    望着两人严肃的表情,桃刀和犬饲对视了眼,只好点头:“知道了。”

    时间回到三天前。

    那次会议的后半段,寺西行向众人讲述了他们拟定的计划。

    “我们已经查探了很多次,”他简短道,“但一直没能发现大皇子藏血石的地方。”

    闻言, 桃刀不禁眨了眨眼。

    难道之前寺西行一直行踪不定, 就是在忙这件事?

    “是的, ”宫铮也点头, “哥哥的防备心很重,像血石这么珍贵的东西,平日一定不会随身携带, 或许……只有他一人知道血石的藏身之地。”

    红隼露出困惑的表情:“既然如此, 那我们该怎么找?”

    寺西行和宫铮对视了一眼。

    宫铮开口:“之前我曾听哥哥提起过, 他近期似乎要招募近卫队。”

    众人一愣:“近卫队?”

    “那是对人体实验的掩饰,”寺西行说,“宫洺每次以招募为借口,在民间大肆召集适龄的少年,以丰厚的报酬引他们上钩,实则是将那些少年用以投入人体实验。”

    “不仅如此,他在几个地区都设有皇家实验所,表面是针对灾兽进行研究,暗地里做的就是人体实验。”

    桃刀不禁想到先前在第三部队时,她和铃祈在那几个宪兵手上发现的人体实验资料上,的确带有皇家实验所的标志。

    “那这一次,”瞳皱眉道,“他再度招募近卫队,其实就是为了收集新一批的实验体?”

    寺西行点了下头,又道:“但——这也是我们寻找血石的机会。”

    迎着众人困惑的眼神,他继续道:“宫洺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挑选近卫队的候补,这一次选拔的规模比以往都要大,根据我们安排在实验所的线人所提供的情报,他或许想从这次的候补中挑出最强壮的实验体,将灾祸之主的血石用在ta的身上。”

    众人一惊:“……什么?”

    “哥哥一直对人工兽有很强的执念,”宫铮插嘴道,“他认为,如果能以灾祸之主的血石制作基因试剂,再用在实验体身上,一定能打造出最强的人工兽。”

    他说完这段话,办公室内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这是真的吗?居然进行大规模的人体实验?”鱼理喃喃道,“大皇子在想什么?他真的没疯吗……”

    “鱼理。”瞳警告地拉住她,往宫铮的方向瞥了眼。

    “无妨,”宫铮笑了笑,温和的脸上露出苦涩表情,“哥哥他……或许出发点是好的,但现在他已经完全走火入魔了,根本听不进别人的劝言。”

    “我也曾试探过哥哥的口风,他却一口咬定自己手上没有血石,更是从未进行过任何人体实验,稍微多说两句,就开始回避话题……”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清澈的蓝眼中满是恳求:“所以我才来拜托天蝎之星的各位,希望能帮忙找出那枚血石,哥哥他……他身为下一任的皇位继承人,我们必须要将他从深渊中拉出来,不能让他再犯更多的错了。”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

    “皇位继承人……”红隼嘀咕,“我可不希望这种人来把握政权……嗷!”

    瞳忽然上前,鞋跟狠狠碾过红隼的脚背。

    红隼:“?!”

    “嘘,”瞳低声道,“等下再说。”

    那厢,寺西行侧过身,对宫铮微微颔首:“我明白了,天蝎之星身为对抗灾兽的第一战线,我们必不会让灾祸之主再度苏醒,而关于大皇子一事,我们也会尽力阻止。”

    宫铮露出感激的表情:“那就拜托各位了。”

    “殿下,”这时,立于他身后的灰发男子低声道,“时间到了。”

    “啊,”宫铮怔了下,忙站起身,“抱歉……我不能停留太久,必须要离开了。”他这次本就是避开大皇子耳目偷溜出来,万一逗留过久的时间,恐怕会被对方发现。

    “无妨,”寺西行道,“鱼理,去送下二皇子。”

    鱼理点头,示意宫铮:“殿下,这边请。”

    宫铮对她点点头,从众人身边经过时,忽然抬起头,目光与不远处的桃刀相撞在一起。

    他子抿起唇角,对桃刀微微一笑。

    桃刀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宫铮他又陡然移开视线,跟着鱼理走出房间。

    等两人离去后,一直保持沉默的众军官顿时议论起来。

    “长官!”红隼第一个道,“您不觉得这件事太古怪了吗?大皇子可是二皇子的兄弟,他为什么要胳膊肘往外拐?”

    “没错,”鸦重也皱眉道,“而且有一点很可疑——现世有关灾祸之主的线索那么少,他是凭什么依据来断定当年在极东地区所见的那头灾兽就是灾祸之主?”

    寺西行表情冷浅,缓缓举起一只手。

    见状,众人不约而同安静下来,恭敬看向寺西行。

    “关于这一点,”寺西行对鸦重道,“我和西鹿已经探察过宫铮的记忆,他的确没有说谎。”

    “至于二皇子为何要选择与我们合作,”他微微一顿,“其实也很好理解。”

    瞳道:“是为了皇位吧?”

    众人一愣:“什么?”

    “我以前就听过一种说法,”瞳道,“虽按照继承法,大皇子宫洺才是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但二皇子宫铮无论是在才能、品德或是名望方面都要优于大皇子,只是苦于生母无权,才会被迫将皇位拱手相让。”

    “所以,”鸦重缓缓道,“这次他来寻求天蝎之星的帮助,其实是想借机打压大皇子?”

    若是大皇子实行人体实验的丑闻爆出,可想而知这对他的皇位有怎样的影响。

    红隼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天哪,皇室的人好复杂。”

    刚才听二皇子满嘴冠冕堂皇的话,没想到还是为了自己。

    “这样不好吗?”瞳道,“既然知道对方的目的,也不怕他们会给我们使绊,”她看向寺西行,“长官也是这个意思吧?”

    寺西行虽未出声,表情上显然默认了瞳的说法。

    “那,”鸦重又问,“如果我们真的要协助二皇子,也就是说——得派人混入大皇子的实验所?”

    毕竟那里才是最有机会接触到血石的地方。

    可如此,又出现了第二个问题。

    红隼挠了挠头,露出一脸难色:“那要派谁去啊?”

    闻言,众人纷纷陷入沉默。

    过了几秒,寺西行清冷的声音打破寂静:“桃刀,你愿意接下这次的任务吗?”

    桃刀一愣:“……我?”

    “你和犬饲,”寺西行道,“你们两是最适合这次任务的人选。”

    “……长官,请等一下!”红隼瞪圆眼睛,不可置信道,“可桃刀和犬饲……他们还只是训练兵啊!”

    虽然以桃刀的实力,在场可能没有任何人能与她相抗衡,但她年纪毕竟尚浅,所接受的训练和阅历还是不够,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付给他们,实在令人担忧。

    寺西行却道:“所以他们才是最好的人选。”

    红隼糊涂了:“我……属下不明白。”

    桃刀想了想,举起手:“将军,是因为我们还只是训练兵的缘故吗?”

    寺西行盯着她,眸间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柔色:“恩。”

    那厢,瞳想到什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

    “像我和红隼,因为常年跟在长官身侧,想必大皇子也有所耳闻,所以很容易就会暴|露,”她解释道,“但训练兵则不同——他们入队时间晚,对大皇子而言完全是陌生的存在,就算进入实验所,身份一时半会也不会泄露。”

    而在训练兵中,桃刀和犬饲的实力最突出,如此一看,确实没有比他们更合适的人选了。

    寺西行看向桃刀,低声道:“你愿意去吗?”

    桃刀不假思索:“恩。”

    反正这是天蝎之星的份内工作,而且……她眨了眨眼,他们提到的皇家实验所,就是囚禁了帕帕母亲伊莲娜,以及改造了兰鲸的幕后元凶吧?

    思及至此,桃刀抬起头,肯定道:“将军,我愿意去。”

    闻言,寺西行的眸色略闪。

    不知为何,他看向桃刀的眼神很是复杂,充满了晦明难辨的情绪。

    良久,才轻声道:“……好。”

    所以,就变成了现在——桃刀和犬饲躲在实验所必经的一条路线上,准备蹲点。

    据线人提供的情报,今晚会有一辆皇家实验所的车经过,里面运输的就是一部分实验体,将投入这次大皇子举办的“近卫队选拔”。

    “……来了。”桃刀忽然低声说了句。

    她微微转动兽耳,仰起头,双目炯炯看向远方。

    在夜色的掩衬下,一辆悬浮车正悄无声息地往他们的方向驶来。

    桃刀眯起眼,看到车门的把手下有一个小小的金色圆形图案——那是宫洺名下皇家实验所的标志。

    犬饲也注意到了悬浮车,和桃刀相互使了个眼神,两人正要下去,铃祈一把拽住桃刀的手臂:“等等。”

    桃刀:“?”

    “你……”铃祈卡了下,艰难道,“你注意点安全。”

    桃刀表情一脸惊悚。

    铃祈:“……”

    帕帕见他一副难产的模样,只好把话匣接过:“铃祈的意思是,这次任务不比以往,因为你们要面对的是人类,所以会更加困难。”

    在天蝎之星的时候,他们唯一的敌人就是灾兽,可一旦桃刀和犬饲进入实验室,他们所要面对的就是大皇子一派,在寻找血石线索的同时,他们还需要隐瞒身份,不能漏出马脚,甚至——就连那些实验体也可能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犬饲点头道:“我听兰鲸说过,因为实验室内部实行的是淘汰制,所以实验体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为了爬到上层,各种手段他们都无所不用其极。

    闻言,帕帕和铃祈面上的担忧更浓。

    “不过,”犬饲想到什么,又道,“其实也不用那么紧张吧?不是还有那个线人吗?”

    在他们出发前,寺西行曾叮嘱过桃刀和犬饲,届时那名埋伏在实验所的线人会出来接头,替他们提供帮助。

    而今,那名线人就在逐渐驶来的悬浮车上。

    “嘘,”桃刀忽然道,“快来了。”

    闻言,另外三人纷纷收声,警惕看向悬浮车。

    桃刀问铃祈和帕帕:“准备好了吗?”

    两人点头,桃刀对犬饲做了个手势,示意他留在原地,自己则攀住树枝,身子灵巧一翻,往下坠去。

    此时悬浮车刚好行驶到他们藏身的树下,桃刀不偏不倚,正正好落在车顶,发出一道闷响。

    “等等,”车内的人似乎听到响动,“刚才好像有什么声音?”

    “出去看看。”

    悬浮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从驾驶室走出两人,但还没来得及查看周围,便被守在两侧的铃祈和帕帕迅速敲中后颈,那两人连惊呼都没来得及发出,身子就软软倒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