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品总裁未婚〕〔庶门风华〕〔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雄杰〕〔阴阳直播间〕〔首长老公,上车吗〕〔总裁的绝命爱人〕〔米奈希尔之力〕〔亲兵是女娃〕〔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陛下,你的妖妃爬〕〔灵缘堂〕〔虐妻上瘾:陆总裁〕〔最强医妃:邪王,〕〔槐夏记事〕〔墨总的硬核小娇妻〕〔掌家小农女〕〔网游之星剑传奇〕〔我的爱情要精彩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1章 献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狼山深林中,天色阴郁低沉,带着无边的冷意,席卷森林。

    一道凄厉的女声乍然响起,穿透山林。

    “韩知夏!我自认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如此待我!”

    一个衣衫脏旧凌乱不堪的女子,正被另一个身着鲜丽粉裙的女子骑在身下,用刀狠狠抵在脸上。

    她眼里满是惊恐,皱起的秀眉更是写满了难以置信。

    “你待我不薄?”那粉裙女子一声冷笑,美眸忽然变得凶狠毒辣,手中握着的刀从下至上,猛地在她脸上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刀刃瞬间被血染透,在天色下散发出一种妖艳诡谲的光。

    “你是待我不薄!可是你凭什么?!”粉裙女子声音陡然变得尖利,发了疯似的将手中的刀狠狠插进她的肩头,一边旋转搅动,一边冷笑,眼里再也不见半分平日的温婉之态,尽是嗜血疯狂。

    “你生来就是凤家少主,不用付出任何努力就能被誉为灵越第一天才,获封灵女!随便施舍一点善心就能受到无数人的拥戴和巴结!而我呢?我纵然有这修炼的天赋,也不曾被人瞧过一眼!这一生都只是你的垫脚石!”

    她猛地拔出刀,又在肩头往下一寸、身体更为柔弱之处插下!宛若她凄厉的惨叫声就是悦耳的音乐,刺激着她体内狂躁的血脉,让她变得更为疯狂起来。

    “我没有!我没有!”凤苍梧激烈地摇着头,泪水肆意地流下,奈何身子被下了毒,灵力尽散,只能任人鱼肉。

    “你还敢说没有?!你敢说你没有横刀夺爱,从我身边抢走冕哥哥吗?!”

    韩知夏一刀一刀狠狠捅在她肩头,她肩上的筋骨早已被全部刺穿绞裂,那痛不欲生之感一刻不停地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忍不住浑身痉挛。

    然而最让她感到痛苦的,却不是身上的痛,而是她十多年来如同亲姐妹般对待的韩知夏,竟这般对她!

    她美丽的眸子里写满了痛苦和不甘,紧紧盯着面前这个面目疯狂的女子,好似从来没认识过她。

    “哦对了。”韩知夏突然停下动作,像是累了一样甩了甩手,将刀插在她腋下,随意挑断那最后一根筋。

    语气幽幽:“你还记得你之前说的,等你嫁给冕哥哥以后,凤家的财产会分我一半的事吗?”

    看向她的脸上突然露出一种诡异的笑,手中的匕首,猛地捅向她的腹部:“现在,凤家的财产和冕哥哥,都是我一个人的了!”

    她看着凤苍梧满脸的绝望,张狂的笑了起来。

    又是一阵疯狂的肆虐,终于像是尽了兴,她缓缓起了身,擦过手上的血迹,将那条沾满血的裙子,像是丢什么污秽之物一样丢掉。

    凤苍梧的心早已凉透,身子也浸在无尽的冰窟之中。

    她一侧目,却发现来接韩知夏的人,正是她曾经百般扶持,助他进入东方家成为内门弟子的她的待嫁夫君东方冕!

    东方冕垂眼,看着浑身是血狼狈不堪的凤苍梧,皱了皱眉,犹豫了下,将身上的披风摘下丢到她身上。

    凤苍梧心一跳,张了张嘴,话还未出口,就听韩知夏尖利的声音响起:“你还记挂着这个贱人?!”

    “呵,怎么可能。”东方冕冷冷一笑,看向韩知夏时神情却又变得温柔无比。

    “那披风上沾了吸引妖兽的药粉,半个时辰后发作,到时她如果没有失血过多而死,就让她好好尝尝被妖兽撕碎的滋味。”

    韩知夏闻言娇媚一笑,倚在他怀里满脸幸福。

    回头又狠狠剜了眼凤苍梧,两人携手双双离去。

    刚才东方冕的那一番话,比刚才韩知夏捅在身上的刀子还让她觉得窒息,她瞪着眼,在不见平日里的温婉和善,只有满满的愤怒与不甘。

    “想我凤家,世代为国为民,对天下修炼之士皆爱护有加,却因那年一役中族中长辈为国陨落,自幼担起家中重担,更是刻苦修炼,从未有一日敢懈怠,怎奈被人如此看待。凤仁庄更是落入心胸险恶的贼人之手,吾心有不甘!”

    凤苍梧目视苍天,目中含泪含恨,忽然高亢出声。

    小时候误入邪魔洞穴,后被家中长辈封印的那段记忆,此刻瞬间冲进脑海。

    身上的血液流淌沁入身下土地,她剑眉一竖,眼神陡然爆出凌厉的寒意。

    “今以吾之精魂神魄祭天魔,愿天魔助我复仇!杀败类!惩负心!夺回凤家家产!报仇雪恨!以慰凤家先灵!”

    话落,她周身红光大作,天色陡然阴暗起来,一股黑气自四周如地府阴灵般席卷而来,将她周身笼罩……

    天地异变,凤灵陨,天魔生!

    “嗷呜——”

    一声悠长悲戚的狼嚎之声响起,地上原本毫无生气之人,陡然睁开了眼。

    苍梧只觉得遍体寒凉,入赤身坠入南极之地,她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瞬间,一股股不属于她的记忆蜂拥进脑海,几乎要将她的头颅挤爆!

    她闷哼出声,抬手想要扶额,却发现手臂受不了支配,只有肩头钻心地痛在警醒着她发生的一切。

    “好恶毒的女人!”

    她凤眸凌厉,周身生出冷冽的寒意。

    她本是组织的头牌特工,专门帮人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工作。

    想她有生之年,遇到的追杀无数,从来没被她放在眼里。

    这一次参加完组织的最后一个任务,本是打算功成身退去,却不想飞机却被一个雷给劈了!

    这可真特么是最窝囊的一个死法。

    她瞪着眼,将前后两世的记忆全部消化融合了,才终于抽出精力来打探周围。

    前身是灵越王朝凤家家主,遭至亲至爱之人背叛,命丧于此。

    她脑中盘桓着凤苍梧最后一段话,心中悲怆,暗暗立誓定要帮她报仇雪恨!

    适应了下这具身体,苍梧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惯用的左臂已经不受任何支配了,麻木无力的垂落在身侧。

    她咬了咬牙,捡了韩知夏丢下的衣服,撕扯开来做了个绷带绑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灵魂融合的原因,除了胳膊和脸上的伤,她身上最为致命的那几道伤口得到了缓解,不至于让她立马狗带。

    她刚站起身,迈到一半的步子却不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再见,我心头的朱〕〔你豪女婿〕〔城市的逃亡者〕〔她有空间他有位面〕〔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三生桃花簪〕〔韩城恋〕〔飞到城市另一边〕〔漫花记〕〔带着工业革命系统〕〔未来兵王在都市〕〔最强神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