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品总裁未婚〕〔庶门风华〕〔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雄杰〕〔阴阳直播间〕〔首长老公,上车吗〕〔总裁的绝命爱人〕〔米奈希尔之力〕〔亲兵是女娃〕〔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陛下,你的妖妃爬〕〔灵缘堂〕〔虐妻上瘾:陆总裁〕〔最强医妃:邪王,〕〔槐夏记事〕〔墨总的硬核小娇妻〕〔掌家小农女〕〔网游之星剑传奇〕〔我的爱情要精彩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3章 这个无赖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苍梧心头一跳,瞬间警觉起来。

    拿起身边从镇上找来的刀,起身悄悄往后院走去。

    帘子刚一撩起,就感到一股凌冽的杀气扑面而来,但又瞬间散去,像是杀气的主人后劲不足一般。

    苍梧一低头,就看见一个白衣男子半趴在地上,目若冰霜地瞪着自己。

    男子目光似刀,面部轮廓亦如刀刻般完美精妙,一袭白衣长袍裹着颀长的身子,不难想象如果他此刻站在自己面前,该是何等地丰神俊逸。

    苍梧怔了一怔,眯着眼睛仔细在脑海里搜刮记忆,确定不认识这个人。又见他虽然目光凌厉的盯着自己,却不见半分动作,想必是受了重伤。

    她微微冷哼,问道:“你是谁?”

    男子不答,仍旧紧盯着她。

    苍梧跟他对视了半晌,环顾了一遍后院,又打量起眼前的男子,最后视线落向他腰间一个精美的荷包上,眉头一挑,唇边勾起一个邪魅的笑。

    “撞上我,算是你好运。”她淡笑道,上前一步,把男子扶起。

    但是他被下了药,浑身无力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因此被扶起来时,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苍梧的右臂上。

    苍梧暗暗咬牙,单臂将人撬过来。

    他的头抵在自己脑袋上,她忽然听到那人一声难以抑制的闷哼,环住他腰身的手下传来炙热的温度。

    她眉头微微一皱,扶着他靠在一旁的井边,看向他的眼神有点奇异:“你被下药了?”

    男子眉头一拧,紧盯着他,但看神情是默认了。

    苍梧眼神微闪,手一动,猛地抓向他腰间的荷包,却被他用手臂夹住。

    “哎呀,不要这么小气嘛……”苍梧见被抓包,眼神一闪,开始耍起了无赖。

    谁知那人虽然身上无力,周身的气势却格外骇人,一种从未感受过的威压朝苍梧扑来,她忽然觉得自己的神经在被什么东西碾压。

    一想这大概就是神魄的力量,心神一凛,也不敢造次了。

    连忙好声说道:“我帮你我帮你!咱有话好说。”

    她脸上的伤被药膏盖住,虽然她涂得很认真且自认很有“美感”,但这贴满一张脸,还是丑的有点吓人。

    那男子看了她几眼,难掩眼中的嫌弃。

    “不过我救人,可是要收费的。一会儿我帮你弄点汤汁,你自己泡着,等时候到了自然就能恢复了。”苍梧自顾自的说着,也不顾他愿不愿意,一只手就搭上了他的脉搏。

    这不探不要紧,一探过去,吓得她手一哆嗦,看向男人的眼神又多了几分复杂。

    男子眉头渐拢,眼神也慢慢变得危险起来,不知道她是又看出了什么。

    苍梧盯着他瞧了半晌,猛地从地上起身,冲回前厅的药柜前飞速抽出好几个抽屉,垒起来后一次性端回后院。

    一股脑地往灶上的一口大锅里倒,在男人如盯猎物一般的目光中,又提了好几桶水倒进去,烧起炉火。

    摆弄完一切,才重新回到男人身边。

    “你知道你中了什么毒吗?”她看着那人,认真地问道。

    男人的眉头自看到他以来,就没舒展过,此刻闻言更是拧成一个“川”字,脸色也难看起来。

    一见他这神情,苍梧倒笑了起来,看来这货心里有数,那就好办多了。

    她又扬起一个邪魅的笑,眼神里也透出几分狡黠和玩味,伸手朝男子衣服里摸去。

    果然,男子身子一僵,脸色更加难看起来,瞪着他的眼睛寒意暴增,连着整个院子的温度也好像下降了数度。

    苍梧却像没察觉一样,脸上的笑越来越深,扒开了他的衣服,摸了一把那结实的肌肉,如愿听到一阵抽气之声,手又转抓向他裤头。

    终于,一道低沉压抑着无边怒意的嗓音响起:“你敢!”

    简单的两个字,加上那一双紧盯着她手的眼睛,苍梧感觉自己的手都要被冻掉了。

    要不是他中了春宵散,浑身无力动弹不得,她还真有点怕怕的。

    感到他绷紧的身子,和那好像随时准备爆发的怒气,苍梧眼疾手快,先把手伸了进去。

    男人猛地吸了口气,瞪向她时好像恨不得立马将她撕碎。

    竟然敢让他受这种侮辱!

    “我这也是为你好,你这不好好舒缓一下,药还没好,就该被毒性侵蚀,气血逆行而亡了。”

    她单膝跪在地上,语气虽然贱贱的,神情却很认真。

    男人听了她的话,原本体内逆行的气血,好像确实得到了一点舒缓。

    只是他仍然不能接受,他居然被一个男人……被一个男人……

    苍梧一双灵动的眸子,充满玩味地打量着他。

    真是越看越觉得帅,帅的她爱不释手!

    察觉他身子渐渐放松下来,瞥了眼锅里的热水,邪恶一笑,朝他靠近了几分。

    那张丑陋的脸陡然放大,膏药的臭气更是肆意往他鼻子底下钻去。

    “怎么?我伺候得你不舒服?”

    苍梧痞痞地笑着,不顾他警告的眼神,一阵折腾后,终于完事了。

    她收了手,舀了勺井水净了手,点燃一旁准备好的熏香,把手烤干,才去看灶上的水。

    回身时路过男人,眼含戏谑地瞥了他一眼,见他一脸被轻薄的神情,心情甚好的笑了起来。

    从屋里把药浴桶拖了出来,将剩下的几盒药悉数用纱布包好丢进去,拿大勺把锅里熬好的汤汁导进去。

    准备好一切,转身看向那被她用了强的男人,剑眉一挑:“我要帮你脱衣服了。”

    那男人大概是有严重的洁癖,从他身形打扮来看,就是极爱干净的,刚刚才被自己揩了一番油,此刻大概还没从那其中回过劲。

    瞪向自己的眼神里,已经有了杀意。

    苍梧心神微凛,思忖了几秒,出门将要带走的东西都准备妥当,又从他腰间将荷包扯下。

    保证自己能以最快速度离开后,才去解开他的衣服,把人放入药桶中。

    男人眸子危险的眯起,沉默着看着她做完这一切,心底暗道算他聪明,知道先准备好后路再动他。

    坐在桶中紧盯着她匆匆离开,深深将这个“无赖之徒”的模样刻在了脑中。

    “主子!”

    苍梧走后没多久,就有人寻了过来,一看到正在浸在桶中的男子,慌忙垂下了头。

    男人周身散发着寒气,令人胆寒。

    “杀!”

    冰冷刺骨的一个字,从他渐渐恢复血色的薄唇中吐出,让人心底生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再见,我心头的朱〕〔你豪女婿〕〔城市的逃亡者〕〔她有空间他有位面〕〔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三生桃花簪〕〔韩城恋〕〔飞到城市另一边〕〔漫花记〕〔带着工业革命系统〕〔未来兵王在都市〕〔最强神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