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品总裁未婚〕〔庶门风华〕〔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雄杰〕〔阴阳直播间〕〔首长老公,上车吗〕〔总裁的绝命爱人〕〔米奈希尔之力〕〔亲兵是女娃〕〔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陛下,你的妖妃爬〕〔灵缘堂〕〔虐妻上瘾:陆总裁〕〔最强医妃:邪王,〕〔槐夏记事〕〔墨总的硬核小娇妻〕〔掌家小农女〕〔网游之星剑传奇〕〔我的爱情要精彩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11章 夜谈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看着她,又看向一旁的帝无辞。

    两人无论是气质还是长相,都大相庭径,要说是亲兄弟,那还真不敢恭维。

    而且又是在这落魂森林中,她这大晚上的出去解个手,还能捡回来一个“失散多年的兄弟”?

    而且这人虽是沉默着,身上浑然天成的上位者气场,都让人不得不对他的身份进行猜测。

    帝无辞看着众人狐疑的神情,心底暗暗猜测苍梧要如何辩解。

    而对此,苍梧也早有了打算。

    因为不确定帝无辞是否会追上来,又是否会跟自己合作,是以昨日才选择加入佣兵团。

    加入的时候,也偷偷跟刀疤说过自己的来意。

    她进山,一是为了寻她的兄长,而是为了找寻草药。

    只是来此寻找兄长一事,也不过道听途说,找野路子打探来的,不知虚实,恐惊扰了些不必要的人,也怕给佣兵团招来麻烦,便托刀疤不要多言。

    如今看几人现在的神情,便知刀疤守诺,没有将全部实情告诉他们。

    裴云凡是一群人中最具谋略的,此刻虽是满心狐疑,但想起今天苍梧救他性命之事,心中颇为纠结。

    她领回来的又是个气度不凡的男人,他这心口便莫名觉得有些不自在。

    “既然是兄弟,那便是一家人了。”刀疤却拍了拍他的肩,冲苍梧递了个眼色,开口道。

    苍梧忙拱了拱手,笑道:“全要感谢大哥收留。”

    裴云凡看着苍梧,又看向刀疤,几番欲言又止。

    刀疤既然能成为一团之长,除了实力,自然还是因为他的见识和魄力。

    此刻既然已经放了话,大家也就不再过问,纷纷放松下来,恢复了之前的客气。

    大胡子见紧张的气氛一散,便忙拎了酒壶迎上来。

    一看帝无辞,那身段和气质,皆是他从未见过的。

    一时间大为惊奇,一脸敬佩地看着他,然后又学着那些达官贵人一样,装模作样地拱手作揖,开口的话却是:“苍地兄弟,喝酒吗?”

    引得后面人一通大笑,苍梧也不由得笑出声。

    “大胡子,你这做的是哪门子礼啊?可是学的云凡?”

    她说着,朝裴云凡挤眉弄眼起来,一脸挪揄。

    裴云凡看她这神情,无奈摇了摇头。

    刀疤也笑道:“苍地兄弟,你可别嫌他,他就是一大傻子!”

    帝无辞早已暗中差人打探过这帮人的底细,一路跟来,也见过他们的性情。

    听他们说了这一番玩笑话,便也收了面对旁人时那身刺骨的冷意,唇角微扬,朝几人拱了拱手。

    “诸位大哥说笑,小弟性子顽劣,在林中的这段时间,还要承蒙几位照顾。”他说着,目光深深地看向苍梧。

    苍梧看到他笑的时候便是怔了一下,又听他说了这一番话,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又不敢表现地太明显,只好扯着嘴角,扯出一个极为僵硬的笑。

    “哥,哪有你这么说‘亲’兄弟的。”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开口,苍梧暗暗瞪着警告他。

    帝无辞却视若无睹,唇角的笑容依旧淡淡。

    走到刀疤身边坐下,竟然跟他们聊起天来,还很熟络的样子。

    居然让这伙人把她给晾到了一边!

    苍梧想着传闻中他的性子,有些怀疑起来她会不会认错人了。

    狐疑地摸过去,挨着裴云凡坐下。

    “你来此便是寻他的?”她屁股一着地,裴云凡便小声问道。

    “我找了人问过他的行踪,想着此行也许能够碰到,便来试一试运气。”苍梧低着头,教人看不透神情。

    她语气淡淡,裴云凡却总觉得她话里还藏着不想让人察觉的落寞。

    “只可惜我只会摆弄一些机关武器,不会行医断药。”他微微一叹,“不然你也可早些与你哥哥回去,不必在这林中担惊受怕了。”

    苍梧一听,有些好笑地看向他:“你怎么说得我跟个弱不禁风的女人一样?我的身手可不见得就比你差呢。”

    她说着用力拍了下裴云凡的肩头,力道确实不小。

    裴云凡虽然看起来斯文,但到底不是读死书的书生秀才,生活不可能那么干净清白。

    当时那触感断不会感觉错,此时听她这么说,也不方便过多表露。

    笑了笑拉开她的手,却发现她的缠着手臂的绷带好像换过了。

    心里一紧,便要查看:“你手又受伤了?”

    苍梧侧过身子,避开他,不在意地笑了笑:“本来就是条废胳膊,有些旧伤,我怕拆开的时候吓着你们。”

    她说着朝帝无辞那边扫了一眼,又一本正经地撒起谎来:“哥哥见我绑着手,强要查看,我才顺便换了的。”

    裴云凡自然是不太相信帝无辞是她哥哥的说辞。

    他现在虽然在跟大家说话谈笑,但是始终保持着一种生人勿近的疏离。

    让人对他的身份虽然有所怀疑,但却生不起刺探和防备的心思。

    “听说最近天魔出世,整个大陆都人心惶惶的,可也没见到那天魔的半分踪迹啊。”忽然不知道是谁说起这事。

    苍梧眼神微微一闪,也接了口:“听说是降生在那天狼山。”

    帝无辞扫了她一眼。

    “这天魔生在哪里不管我们的事,只别碍着我们的活计就好。”大胡子灌了口酒,砸吧着嘴大声道。

    刀疤也点了点头,沉沉一叹:“只是说起这天狼山,倒是可惜了凤仁庄的凤灵少主。”

    提起凤灵,大家神色都是一阵黯然。

    “想当年,凤仁庄对江湖中各位实力不凡,却不愿入朝为官,或是进各大家族效命的武者,皆是大力扶持。为了维护王朝,也一直尽心尽力,万死不辞。”

    刀疤语气凝重,满脸怀念之色:“当年还未认识各位兄弟的时候,我还曾受过凤仁庄的恩惠呢。”

    裴云凡也是一叹:“可是天不如人意,那一年大战,让凤家根基尽毁,可惜这凤灵一代女中豪杰,也命丧天魔之手。”

    他说着,深深看了眼苍梧,心想这凤灵,定是同她一般坚强的女子。

    提起凤灵,也就是自己的前身,苍梧心中亦是悲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再见,我心头的朱〕〔你豪女婿〕〔城市的逃亡者〕〔她有空间他有位面〕〔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三生桃花簪〕〔韩城恋〕〔飞到城市另一边〕〔漫花记〕〔带着工业革命系统〕〔未来兵王在都市〕〔最强神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