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品总裁未婚〕〔庶门风华〕〔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雄杰〕〔阴阳直播间〕〔首长老公,上车吗〕〔总裁的绝命爱人〕〔米奈希尔之力〕〔亲兵是女娃〕〔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陛下,你的妖妃爬〕〔灵缘堂〕〔虐妻上瘾:陆总裁〕〔最强医妃:邪王,〕〔槐夏记事〕〔墨总的硬核小娇妻〕〔掌家小农女〕〔网游之星剑传奇〕〔我的爱情要精彩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17章 好好活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的左臂已经断了数日,本来早就该枯竭了,却被她用药物维持了下来。

    此刻孤灯草入体,自然是将这手臂当做“污浊之物”,势必要除掉了才能对其他部位进行清扫。

    她一时间慌了心神,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左手,难道要就此被废掉吗?!

    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啊!

    心绪一乱,气血瞬间逆行。

    体内的药力伴随着血液,强横地冲向她的心脏……

    帝无辞察觉到她情况不对,眼神微凛,上前一步按住她的肩头。

    手掌中的那朵金色火莲又一次浮现出来,绽放出一道艳丽绝美的光芒。

    “便宜你了。”看着这朵火莲,帝无辞一声轻哼。

    感受着她体内的情况,在那股药力朝她肩头撞去的瞬间,眼神一凛,陡然将那朵火莲按上她受伤的肩头。

    一触到她的身体,那火莲瞬间化作一道金红相交的光芒,带着神圣的气息,钻入她的体内。

    感到一股奇异的力量入体,苍梧本能地想要躲避。

    奈何那道力量入体的速度极快,也根本容不得她的意识操控。

    而那金色火莲在进入她体内后,竟然自觉的流向她肩头经脉断裂之处。

    金光流转,原本根根断裂的经络和骨骼,竟然在那道光芒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

    孤灯草撞击肩膀的力量似乎也在那道金光入体后,渐渐弱了下来。

    苍梧在那股药力冲上心脏的瞬间,感受到这奇妙的力量,瞬间稳住心神,渐渐安定了下来。

    调整好了气息,终于有了心思去感受和引导那道金光,和孤灯草的力量融合。

    两股力量双管齐下,不仅仅将她的臂上治好,同时也在一同打造着她的经络,重塑她的骨骼。

    等她入定,帝无辞才缓缓松开手,却没有离开太远。

    感受着天地间的灵气流动,眸光微闪。

    那一天天象异变,魔云在天狼山汇聚涌现,虽然声势极为浩大,但却依稀可见其来势突兀而仓促。

    紧接着便传出凤仁庄少主凤灵命丧天狼山的消息,他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此刻的凤苍梧,已经不仅仅是凤苍梧了。

    天魔诞生,一定要以强大的神魄为祭。

    一想到当年站在天台上,接受“灵女”册封的小女孩,转眼已成了眼前的模样,想必是经历了什么非人的遭遇,才让她冲破封印,用神魄祭了天魔。

    只是不知道,她的神魄是否能压过天魔的反噬,如今这壳子里留下的,又是否还是她。

    唯一能确定的是,此次天魔的诞生,并未完全成型。

    所以大陆如今仍是一片平静。

    而他要做的,就是必须要保全她到必要的时候。

    苍梧感受着那渐渐入体的灵气,让其在体内一遍一遍游走,伴随着那火莲之力和孤灯草药力,一并滋润洗涤经络。

    经脉被扩张,骨骼被重新塑造,身上的痛楚一阵高过一阵。

    她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的承受下来。

    看到她身上慢慢开始涌出黑色的污秽之物,帝无辞抬指在鼻下设下一个屏障,从她身边离开,缓步走回岸上。

    两个时辰过后,苍梧身上的污秽之物终于不再流出,而是泛出一道淡淡的红光,一股灼热鲜活的气息围绕着她,缓缓流动。

    她缓缓睁开眼,第一反应不是查看自己的身体,而是脱衣服。

    妈呀!臭死她了!

    她一边扯着衣服,一边屏着气,在心里大骂。

    刚脱了外衣,转身要脱裤子,抓住裤头的手却一顿,抬头看到盘腿坐在不远处,此刻正张着一双深邃的眸子盯着自己的帝无辞。

    她脸上的伤已被药膏治好,此刻被水冲洗掉,露出原本白皙的皮肤,却飘着两朵红云。

    正憋着气呢,她一堆要说的话不能说,只能先丢了外衣,趴在水里胡乱洗了几下,等身上的味道稍微散了一点,才起身朝他走去。

    脱了外衣,里衣一浸水,她的身材就显露出来了。

    此刻紧紧贴在身上,包裹着那窈窕纤细的身材,慢慢朝帝无辞靠近。

    “借我身衣服。”走到他跟前,苍梧喘了口气,一边解着湿透的衣服,一边道。

    看着那只白皙完美的左手,帝无辞眸光渐深,抬眼跟她对上视线。

    “姿势我选?”

    苍梧一愣,刚才只顾着制服体内那蛮横的力量了,没来得及细想那股修复她手臂的力量从何而来。

    他这么一说,才想起那股力量,与他当时手中的金光火莲极为相似。

    唇角一扬,终于露出了自穿过来以后最为真挚的一个笑。

    看向帝无辞,神情感激:“谢谢。”

    帝无辞淡淡地收回视线,算是接受了这句道谢。

    目光扫向身侧摆着的衣服。

    苍梧看向那只手,活动起五指,眼里满是欣慰和怀念之色。

    等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时,才猛然想起自己现在衣不蔽体,甚至还带着那体内排出污秽之物的恶臭。

    老脸又是一红,连忙拿起那几件衣服,跑回河边。

    为了洗掉身上的脏东西,她刚才打坐的地方刚好没过她的胸口。

    此刻拿了衣服,往水更深处走去,可以好好清理一下。

    留了一分神念在她身边,帝无辞收起周身的威压。

    感受到林中的气息,眸子闪了闪,起身往那边飞去。

    “主子,东西找到了。”

    来人声音很沉,似乎是刻意压着说话的。

    “知道了。”

    帝无辞视线始终盯着一个方向,听了他的话,也只是语气淡漠地吩咐了几句。

    那人顺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才拱了拱手,领命离去。

    苍梧洗好澡,只觉得神清气爽,身子是从未有过的轻快。

    而且刚经历过洗精伐髓,第一次引气入体,便收到了极好的成效。

    虽然没有回到之前的巅峰,但是也到了武士九重的巅峰。

    只要稍作冲刺,便能突破武士,步入武师一重的境界。

    而且确如帝无辞所说,这般修炼起来速度极快。

    功力也比同境界的人更为雄厚,毕竟除了丹田里的那些灵力,还有穴位中所存储的。

    而且她的经络也比一般人更为宽阔,骨骼也更为强韧。

    这一番洗礼,不仅治好了她身上所有的伤,简直是让她彻底的脱胎换骨了!

    换上干净的衣裳,稳住心底的喜悦,回到陡坡底下。

    却见到裴云凡摇摇晃晃从地上醒来,一看到她,就怔愣在了原地。

    想起自己脸上的药膏被洗掉,还来不及重新涂。

    看到他那神情,有些不自然地错开了眼。

    帝无辞正谈完事情回来,见两人一个含情脉脉,一个欲语还休,好不暧昧。

    冷冷一笑,凌空一步,身形瞬间出现挡在两人身前。

    对上他深邃的眸子,苍梧愣了愣,想起自己之前的玩笑话,心想这丫不会当真了,要把她就地正法吧?

    心里咯噔了下,再看向他时,眼神有些闪躲起来。

    帝无辞紧紧盯着她的反应,看到她眼神不住地往他身后的裴云凡瞟去时,唇边冷笑渐深,周身的寒意也缓缓涌起。

    实质般的触感朝苍梧笼罩而来,愣是逼得她大热天的,打了个冷颤。

    帝无辞背对着裴云凡,裴云凡看不到两人的神情,却也能感觉到这股冷意。

    “出去后记得解了那传音阵。”

    冰冷的声音从他喉间出口,却是低沉性感地格外醉人。

    他说着,将手中一直带着的戒指脱了下来,一把拉过她的手,不由分说地扣上她的左手无名指。

    看到那枚戒指,苍梧眼神微闪,神念一动,发现果然是那枚空间戒指。

    而戒指里,赫然放着被她杀死的那条青天巨蟒,还有那一枚青黑色的内丹。

    看完里面的东西,她心神一凛,连忙将手抽了回来,用力地想要把戒指拔下来,却发现那戒指跟生了根一样,牢牢生在了她的手指上。

    扫了眼他身后眉头紧皱,一脸凝重的裴云凡,知道他应该是开了结界,便也放心说话了。

    苍梧定定地看着他,这人先是帮她恢复修为,赠送金光火莲,现在又是送她空间戒指。

    要说没有所图,她怎么都不敢相信。

    暗暗思忖了半晌,她忽然挑眉,故意露出破绽。

    “你知道给女生戴戒指,是什么意思吗?”

    闻言,帝无辞眼神微闪,看来凤苍梧已经死了。

    他微微冷笑,抬手将面具摘下,露出那张英俊绝伦的脸。

    苍梧直勾勾地看着,默默咽了咽口水。

    看到她眼里清晰的映出自己,帝无辞唇角一抿,反手将那面具扣在了她脸上。

    低沉性感的声音,落在她的耳畔。

    “记得你说过的话。”

    话还未落,苍梧便觉得眼前一晃。

    那话还在耳边,他人却已经到了十米之外,转瞬消失在了林中。

    而那面具却像是活得一样,自动贴合了她的脸型。

    贴上去后冰冰凉凉,没有半分让人不适的感觉。

    这面具该是神器的级别了吧?!

    她心底惊奇,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目光追着他离开的方向,定定地看了几秒,才缓缓收回视线。

    “苍兄弟。”

    裴云凡知道她那张涂满药膏的脸,姿色不会差。

    但是真正见过了,仍是惊为天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再见,我心头的朱〕〔你豪女婿〕〔城市的逃亡者〕〔她有空间他有位面〕〔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三生桃花簪〕〔韩城恋〕〔飞到城市另一边〕〔漫花记〕〔带着工业革命系统〕〔未来兵王在都市〕〔最强神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