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宝师〕〔民国福尔摩斯与慈〕〔军少枭宠:重生恶〕〔美女赢家〕〔青眉煮酒〕〔重生七九:老公,〕〔踏星〕〔一剑定相思〕〔傲凰倾城:帝尊大〕〔武炼巅峰〕〔饮了这碗孟婆汤〕〔燧灵记〕〔农家娇女〕〔三国美人异传〕〔相医战纪〕〔医品太子妃〕〔超强瓷婚:超拽新〕〔国医狂妃:邪王霸〕〔玩家信条之锦时少〕〔我的绝美老婆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19章 以牙还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美眸怒瞪,银牙紧咬,握着苍云剑的手慢慢收紧,神念也锁定在了苍梧背对着他们的身子上。

    只要她稍微一动,那剑便会飞出,直接要了她的脑袋。

    苍梧一早就察觉到有人靠近,原本这次进山的队伍就不少。

    他们刚才还冒险放了一个信号弹,这会儿会有人过来,也不足为奇。

    只是让她惊讶的是,竟然会这么巧,又遇上了秦家的人。

    而且这架势看起来,是来者不善啊。

    察觉到有一丝神念锁定着自己,苍梧唇边勾起一个冷笑,快速地将手绑好。

    从空间中取出那条蛇的鳞片,放在阳光下观摩。

    蛇鳞在阳光下散发着淡淡的青光,折射出一道清幽又夺目的光彩。

    “是青天蟒的鳞片!”

    秦雨潞一眼就认出了她手中的东西,正是他们苦苦寻了两天的青天大蟒。

    “她一个断了手的废人,哪里来的鳞片?!”秦铭也是一阵大惊,不由得惊呼出来。

    “或许是旁人杀了那蟒,她趁乱偷来的。”

    秦雨妍皱着秀眉,紧紧盯着苍梧,以及她手中的青黑色鳞片。

    那鳞片在阳光下的样子格外的好看,却也格外的刺目。

    秦雨潞一想到他们找了许久,好不容易察觉到踪迹的青天蟒,竟然因为这个臭小子的出现而坏了事,就一肚子的火气。

    新仇旧恨相加,更是觉得不修理一下她,简直难以出了这口恶气。

    手中的苍云剑被她握得更紧,仿佛随时准备着出手。

    欧阳锦察觉到她的气息波动,连忙抬手按住她的肩头,示意她冷静下来。

    看向秦铭,分析道:“若真有人杀了青天蟒,按那蟒的体型,要将它带走,必定是放在庞大的储物空间中。可纵观整个大陆,储物空间已经很少,能容下这青天蟒的空间更是极品,就算是皇族,也未必能拿得出来几个。”

    秦雨妍一听,也觉得有理:“能有那种储物空间的,身份必然十分尊贵。”

    她说着看了眼欧阳锦,笑了笑道:“如果不是有特殊的理由,也不会亲自来这偏僻的落魂森林里。”

    欧阳锦也回了她一个笑,转身拉过她的手,握在掌心。

    “所以锦儿你的意思是,那蟒是逃走了,还没被杀掉?”听完二人的话,秦铭一直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秦雨潞却仍是不平,一双美眸恶狠狠瞪着苍梧。

    “要不是要给老祖母寻药,我也不会来这破森林里!也不必受这些混账的欺侮!”

    欧阳锦瞥了她一眼,淡淡地道:“她既然拿了鳞片,肯定是知道些什么。我们还是先搞清楚了再做打算。”

    他说话不急不缓,三言两语便将利弊分析清楚,决断合理,不愧为欧阳家的少主。

    秦铭看着自己这未来女婿,心底十分满意。

    苍梧自从恢复了灵力后,连同感知也开阔了不少。

    她心想着这大概是神魄和神念的力量,此刻刻意留了心,将他们的话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中。

    见他们竟没怀疑自己能那蟒杀了,心底冷笑的同时,也稍稍落了心。

    若是单打独斗,她自问不惧,但对方是秦家,且人多势众,佣兵团的人可能也正在来的路上。

    贸然出手,难免连累他们,这绝对不是良策。

    尤其是在没弄清楚秦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她也不想打草惊蛇。

    将那鳞片拿在手上看了几眼,然后装作不懂这玩意儿的好处,随意往地上一丢,起身准备走。

    欧阳锦一瞧连忙迈出几步,来到她身边:“且慢!”

    苍梧停下步子,转身朝他们看去。

    一看到秦雨潞那张怒气冲冲的脸,便是一笑:“呦!真是冤家路窄啊!”

    她一转身,众人便看见了那一张薄若蝉翼的面具,皆是一怔。

    欧阳锦在京中算是一介风流公子,京中的奇闻轶事都有所听闻。

    见过的好东西更是数不胜数,就比如刚才几人讨论的,用来装放青天蟒尸体的储物空间,他手中也有一个,是个储物荷包。

    容量不如苍梧那枚戒指庞大,但挂在腰间,尽显风雅。

    此刻看到她脸上的面具,精妙绝伦,远远看过去便能觉出那不凡的质感。

    这么精贵的东西,她这种乞丐一样的家伙,又怎么可能会有?!

    当即变了脸,厉声问道:“那杀蛇之人往哪个方向去了?!”

    秦铭也是人精,一听这口气便觉出不对。

    细看了眼她脸上的面具,也是脸色大变:“你这面具和手中的鳞片又是从哪里来的?!”

    他们两人身边的秦家姐妹,一个凤眸清冷,一个杏眸滚圆,目光紧盯着自己。

    来者不善啊。

    苍梧眉头微皱,一双薄唇抿成一条线,警惕地紧盯着几人,后退了一步,却没有离开火堆太远。

    “几位这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是想要我先回答哪一个呢?”

    她缓缓开口,目光扫向欧阳锦,忽然一笑。

    “上次的饭菜,多谢欧阳公子款待了。”

    欧阳锦眼神微寒,丝毫不理会她话里的深意,冷冷一笑:“说出实话,可暂且保你一命。”

    他说着,看了眼那边的林子,眼神陡然变得森冷阴鸷:“否则,就算是我不杀你,就你所偷面具的主人家一旦找到你,也够你碎尸万段了!”

    苍梧心说这群人笃定了是有一个队伍猎杀了那条蟒蛇,可见这条蟒蛇的厉害,也可知他们对这条蟒蛇十分看重。

    做好了万分周全的准备才敢来应对。

    如此想来,那他们带来的这些人,一定也是家族里的个中好手。

    她扬了扬唇,眸光明亮:“你说这面具的主人?这面具本就是我的,何来追杀一说?”

    秦雨潞听完便不屑的嗤笑起来:“就你这等货色,也配拥有这种面具?!真是不要脸至极,偷了人家的就当真是自己的了!也不……”

    “也不撒泡尿照照?”苍梧截住她的话,冷冷一笑,这个女人,真是胸大无脑。

    这种在电视里绝对活不过三集的女人,她也懒得收拾了。

    幽幽地将目光转向欧阳锦:“我可以告诉你们那群人的去向,那你给我什么好处?”

    欧阳锦闻言眉头紧皱。

    一旁的秦铭似乎是想要在女婿面前展示自己魄力的一面,见他皱眉,连忙冷哼着上前一步。

    盯着苍梧冷笑道:“无知小儿,就凭你的所作所为,不杀了你已是仁慈,竟然还敢谈条件?”

    苍梧却不吃这一套:“如此说来,这生意是没的做了。”

    说着,便拍了拍身上的灰,打算要走。

    “且慢!”

    还是秦雨妍沉得住气,看出来她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左右看了眼自己的父妹和未婚夫,轻声道:“你有什么条件?”

    “姐姐你跟她废话那么多干嘛?!她不说,我们就把她抓起来,打到她说为止!”

    秦雨潞一说,手中的苍云剑已经发出一阵轻颤,陡然出鞘,在空中凌空一转,飞速朝苍梧刺去。

    这苍云剑本是凤家当年在边疆讨伐异族时缴获的一柄灵器,比起寻常的刀剑,要锋利坚韧数百倍。

    灵剑出鞘,远远地便能感到那自剑身而发出的阵阵灵气和剑威。

    可这剑在秦雨潞手中,除了那阵灵气,剑威荡然无存。

    实在是暴殄天物。

    苍梧感受着苍云剑刺来时的凌厉剑气,直逼眉心,眼神微眯,也透出几分狠意来。

    身子微微一侧,便准确躲过那一剑。

    但秦雨潞势必要拿她泄愤,且苍云剑又不是凡物,这一剑飞出,她注入了九分灵力。

    剑气震荡,就算她能躲过,也势必会在她身上留下几道口子。

    苍云剑划过她的面具,一道凌厉破空的剑气朝她面上震荡而去。

    知道帝无辞送出手的东西都不是凡品,苍梧没有闪躲,也想测一测这面具究竟还有什么更神奇的用处。

    那股剑气在触到面具的时候,仿佛化作了水波一般,缓缓荡开,没入面具中,竟然被吸收了!

    这一幕,或许在旁人看来是那面具挡了那道剑气,只有亲临其中的苍梧知道发生了什么。

    眼底的愕然一闪而逝,她眼神一凛,在秦雨潞抬手准备收剑的瞬间,陡然出击。

    一股不亚于刚才剑气的力量从中激发,挡住她释放的灵力。

    苍梧随意一抬手,那苍云剑便已到了她的手中。

    “呵,真是糟蹋了好物。”

    感受着手中熟悉的触感,她嘴角噙着冷笑,看向一脸震惊的秦雨潞。

    苍云剑曾是她的所有物,但她跟秦飞烟从小关系甚好。

    秦飞烟大她三岁,自凤家长辈陨落后,她便对苍梧百般照顾,更是一路助她排除障碍,将凤仁庄维持了下来。

    所以在当年她接任凤仁庄少主之时,便将这把苍云剑给了秦飞烟。

    而自己则是用了祖传的那把青云剑作为随身武器,只是现在,青云剑怕是也已落入韩知夏手中了。

    “混蛋!把剑还给我!”

    秦雨潞见好容易得来的佩剑落入他人手中,美眸怒睁,双掌一捏,提着灵力便朝苍梧袭来。

    那来势之快,她身边众人纵然有心想拦,都没能来得及。

    “雨潞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昭昭知我意〕〔地狱恶犬游戏〕〔甜妻宠上天:总裁〕〔废土争霸〕〔订阅才能变强〕〔都市超级仙尊〕〔捡个主神养着玩〕〔快穿攻略:黑化男〕〔坏叔叔,轻点爱!〕〔浴火重生:携手九〕〔霸妾横行,王爷莫〕〔娱乐之再次起航〕〔强宠上瘾:替身娇〕〔大掌柜〕〔云飞天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