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品总裁未婚〕〔庶门风华〕〔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雄杰〕〔阴阳直播间〕〔首长老公,上车吗〕〔总裁的绝命爱人〕〔米奈希尔之力〕〔亲兵是女娃〕〔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陛下,你的妖妃爬〕〔灵缘堂〕〔虐妻上瘾:陆总裁〕〔最强医妃:邪王,〕〔槐夏记事〕〔墨总的硬核小娇妻〕〔掌家小农女〕〔网游之星剑传奇〕〔我的爱情要精彩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22章 巧遇绿茶婊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人往东一路找去,等林子里彻底暗下来之时,已经到了内围内圈的边境。

    找了一棵大树,跃上高处的树枝上休息。

    苍梧手中有一枚青天蟒内丹,要隐藏气息并不难。

    裴云凡同她一起上来后,左右顾盼,似乎在找另一枝合适的树枝休息,被苍梧拉住。

    “这树枝挺粗的,挤挤还是可以容下两个人的。你跟我在一起,用内丹隐藏气息也会安全些。”

    她淡然说着,从空间中取出那枚青黑色的内丹。

    裴云凡闻言,看了眼这树枝。

    虽然比之平常林子里的树枝是粗了不少,但是非要两人一同休息的话,恐怕他还得半搂着苍梧,才不至于掉下去。

    看过后,他苦笑了下,无奈一叹:“若我不知你是女子,此事还好说。只怕是让你哥哥知道了,我可麻烦大了。”

    苍梧眼神闪了闪,想起自己对帝无辞说过的那些混账话,黑暗中老脸红了一下。

    但此时两人确实不宜离得太远,见裴云凡说着就要起身,苍梧身子一歪,压在了他腿上。

    裴云凡身子僵硬了下,刚坐直的身子也不敢动了。

    静静地盯着她,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

    无奈被那片银色的面具挡着,什么也瞧不出来。

    苍梧躺着沉吟了两秒,缓缓侧过身子,指了指后方上头的一根树枝:“那你住那里吧。”

    裴云凡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歪了身子定睛看去,发现在这树干的背面,就有一根离得比较近的树枝。

    从自己的高度看不到那树枝,但是苍梧这么一躺,却能刚好能看到。

    苍梧从他身上坐起,从空间取出一根绳子,拉过他的手拴住。

    又牵着另一头,让他给自己绑上。

    裴云凡捏着那绳子,好笑地看了她一眼:“难道你还怕我走丢了吗?”

    苍梧嘿嘿一笑:“你别说,还真是。一会儿我催动内丹,将灵力注入到这绳子上,也算是结了屏障。”

    她说着,用灵力催动着内丹,将那绳子染上自己的气味。

    做好一切后,两人就靠着树干,闭眼小憩起来。

    但是这林子里危机四伏,到处藏有杀机。

    两人都不敢深睡,纷纷留了一丝神念在周围,一有动静便能马上醒来。

    天色渐沉,森冷的寒意也随之蔓延。

    林中的雾气也渐渐浓厚起来,林子深处不时传来妖兽的嚎叫,震得大地颤抖,树枝摇曳。

    忽然,一道震天动地的怒吼响彻天际,紧接着便是一阵阵树木倒塌的声音传来。

    两人所在的大树也被震得剧烈摇晃起来,好像势必要将两人震下去,彻底将两人惊醒。

    “啊——救命!”

    苍梧一睁开眼,便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从树下传来。

    还未来得及细看,就猛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拍飞了出去。

    力气之大,来势之猛,让她在空中都来不及反应,只能堪堪提气护住心脉,就被拍上了另一棵树干。

    砰!

    背脊狠狠砸上树干,发出一声闷响。

    好在是她刚经历过洗精伐髓,身子骨跟从前坚韧了不少,不然这一下,估计脊柱不砸断,也得吐一口老血。

    裴云凡也来不及躲闪,被拍飞了出去,不过托苍梧的福,被绳子挂在了另一根树干上,借力稳住了身形。

    “卧槽!这什么鬼东西?!”

    一定住身形,苍梧立马跃上树枝,跟他一道往远离纷争之地逃去。

    “好像是黑棕熊。”

    裴云凡回头扫了一眼,只见一个巨大的身影在林中横冲直撞,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树木仿佛积木一样脆弱,悉数被撞到或是从中折断。

    不知是谁惹怒了它,冲到一棵三人合围的粗壮树木前,一下子没冲断。

    就用那两只大熊掌一抱,一声怒吼,将这一棵大树连根拔起。

    横抱着,狠狠朝地上的某处扫去。

    苍梧站在远处,看着这黑棕熊的行为,目的十分明确,瞥见树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停下了逃跑的步子,勾唇冷笑。

    她当是谁呢,真是哪里都能碰到熟人。

    前面送走了一对秦家姐妹和欧阳渣男,现在又碰上了在学院里从不给她好脸色瞧的徐家人。

    刚才那一声惨叫,就是徐菲儿的声音。

    这个徐菲儿,出身中等家族,因为有几分姿色和天赋,进了森罗学院。

    但却一直是个狐媚胚子,善于巴结有权势家族的公子小姐,有着一手极好的左右逢源的本事。

    素日里与韩知夏最交好,却不似韩知夏那般能够懂得收敛。

    往常于自己相处时,也总是藏不住那点肮脏心思。她对自己阳奉阴违,做出一些出格之事后,韩知夏却总帮她开脱。

    如今想来,那一切都该是她安排的吧?

    暗地里损毁自己的名声,让各大家族的人对她印象极其恶劣。

    等事情闹开了,再由她出面说好话。

    给大家留下一个知书达理,却人善被欺的形象。

    原主虽是个极有天赋之人,又担起凤家少主。

    但为人纯良,总将这些刁难,视作是这些公子小姐的娇纵跋扈,从未将这些把戏放在心上。

    谁知这日益累积的谣言,有朝一日竟会成为凤仁庄易手的推力!

    她眯着眼看着底下徐菲儿挣扎,唇边泛起一丝冷笑。

    “不救她吗?”

    裴云凡知道她并非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下面那个女子看上去柔柔弱弱,被这妖熊追得衣衫不整,模样狼狈,看去更是楚楚可怜。

    况且面前这头大熊虽然块头大,来势凶猛,但等级并不高。

    只要稍微动动脑子,三五下便能除掉。再不济,至少能将她救出来。

    苍梧扫了他一眼,冷笑道:“看她穿着打扮就不是普通人,自然不会一个人跑来这落魂林找死。”

    裴云凡一听,便也点了点头,往身后看了几眼,皱起了眉:“只是我们也没有退路了,再往那边走,很容易误入腹地。”

    苍梧一听,也忙往四周看了一圈。

    前面的路被大熊挡着,他们往左往右,都会被波及。

    但往后退,又是一片浓雾,一不小心就迷失方向,容易落入妖兽陷阱。

    徐菲儿满眼惊恐的盯着眼前的大熊,她就不该一时贪财,听了那些混蛋的话,去偷它的蜂蜜。

    如今将自己栽了进去,却等不来半点救援。

    往日里对那些家伙的阿谀奉承,送去巴结的好处,都成了肉包子打狗。

    她十指紧扣进土里,一脸恨意与不甘。

    苍梧原打算等这大熊将她解决了,再另做打算。

    可见那熊却是在抓到徐菲儿之后,像是起了玩弄的心思。

    硕大的屁股“咚”地一下坐在地上,将周围几米的路悉数堵了个结实,伸出一只宽大的熊掌,朝她身前的衣服勾去。

    徐菲儿吓得魂儿都要丢了,打又打不过,跑又不敢跑。

    被那只熊掌勾住衣服,更是又羞又恼,气得快要吐血了。

    看着这一幕,苍梧嘴角一抽,心想这妖兽还有好这一口的?

    然而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她今儿个可算是见到了。

    徐菲儿见那妖熊似乎对她有心,竟欲拒还迎般,半倾着身子,用自己的上半身,往它熊掌心贴去。

    若说裴云凡原本还对那女子存了几分怜悯之心,此刻见到这一幕,只觉得恶心。

    一双英气的剑眉皱得如同吃了翔。

    苍梧睨了他一眼,欢快的笑了起来:“你不要救吗?给你个机会,还能白捡个美人一夜风流!”

    裴云凡一听,心觉不妙。还未回过神,就被她踹了一脚,从树上落下。

    “你!”

    他瞪着她,头一次发觉这女子竟然是个无赖!

    “加油!”

    苍梧冲他挥了挥拳,笑得一脸惬意。

    手掌一翻,竟还从空间取出一盘瓜子,盘腿坐在树上磕巴起来。

    忽然闯入一个人,妖熊瞬间警惕起来,一掌将徐菲儿握进掌心,熊眸瞪着裴云凡。

    裴云凡无奈,只好应战。

    徐菲儿见到他,却像是见了救星一般,立即摆出一副柔弱娇媚的样子,大喊了声“救命”。

    心底却暗暗期望,方才她向妖熊献媚的那一幕,没有被这人瞧见。

    裴云凡再见她如此神情,只觉得心底厌恶。

    当即冷了脸,抽出腰间的软剑,指向那妖熊。

    妖熊感受到挑衅,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滚圆的熊目怒瞪而起,一股滔天的威压从它身上倾泻而出。

    宛如实质般的压力朝裴云凡袭来,压得他脚下的土壤也陷进去三分。

    但他面色如常,傲然而立。

    这几次出手,都是在混战,苍梧还未曾真正见识过裴云凡的本事呢。

    这会儿嗑着瓜子,睁着大眼儿瞧得可仔细了。

    徐菲儿原本还担心,他的功力是否足以对付这妖熊,如此一见,便像吃了颗定心丸。

    忙捏着嗓子,万分担忧地向裴云凡喊道:“公子小心!”

    裴云凡眉头又是一紧,心底暗道这苍梧真是调皮。

    手下功夫却半分不含糊。

    只待那妖熊出掌,便纵身一跃落向它熊臂,靴下嗖的弹出数把钢刀,连踩数步,瞬间近到它熊脸上。

    双脚用力一蹬,袖间不知射出了何物,竟“噗噗”穿过那肥厚的熊皮,没入体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再见,我心头的朱〕〔你豪女婿〕〔城市的逃亡者〕〔她有空间他有位面〕〔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三生桃花簪〕〔韩城恋〕〔飞到城市另一边〕〔漫花记〕〔带着工业革命系统〕〔未来兵王在都市〕〔最强神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