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品总裁未婚〕〔庶门风华〕〔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雄杰〕〔阴阳直播间〕〔首长老公,上车吗〕〔总裁的绝命爱人〕〔米奈希尔之力〕〔亲兵是女娃〕〔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陛下,你的妖妃爬〕〔灵缘堂〕〔虐妻上瘾:陆总裁〕〔最强医妃:邪王,〕〔槐夏记事〕〔墨总的硬核小娇妻〕〔掌家小农女〕〔网游之星剑传奇〕〔我的爱情要精彩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48章 日后再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被他质问,苍梧本能的缩了缩脖子,摸着鼻尖一脸讪笑,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

    帝无辞眯着眼,冷锐的视线在她脸上来回扫动着,可她所有的神情都被那张银色面具所遮盖。

    头一次,他觉得这面具碍眼。

    骤然伸手,扣上她的脸,苍梧吓得惨叫连连:“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别动手啊!”

    因为面具是需要灵力引导才能戴上的,又是有主之物,苍梧自己意念不动,若要取下,只得用强悍的外力,但如此,对戴面具之人的脸会造成极大的损伤。

    他摘了一下,没有摘下来,才想起这一出。

    苍梧被他这么用力一拽,给拽得生疼。连忙调动灵力,让那面具松了。

    “哎呀妈呀!你这人怎么老不按套路出牌呢!”她揉了揉受到牵连的脸蛋,没好气地嘟囔。

    看着因为面具波及,而满脸通红的苍梧,帝无辞的眸子闪了闪,冷冷道:“到底是谁不按规矩来?”

    苍梧懵了一下:“什么规矩?”

    见他眸子又眯了起来,苍梧真的是怕了,连忙缓和了语气,好声解释道:“你得跟我讲讲规矩,我才知道规矩嘛……”

    听得她这一番话,帝无辞竟一时语塞。

    也不知自己为何忽然会动了怒,就是见不惯她色眯眯瞧着别人的样子,更是听不得她对别的男人说出那种轻浮的话语。

    苍梧等了他半晌,没等到回答,心里犯着嘀咕。

    碍于这人强大的威压,又不敢造次,只得撇着嘴,不吭声。

    “规矩便是……”帝无辞余光瞥见她那副模样,迟疑了半晌,才缓缓开口。

    他声音一出,苍梧便睁圆了眼睛,活像一只竖着耳朵警惕周围的大兔子。

    见状,他冷冷一哼:“此事日后再说。”

    苍梧一脸失望,还以为能套出些话来,看看他究竟是想让自己做什么事呢。

    见没戏了,无趣的摆了摆手:“成了成了,日后说就日后再说……吧……”

    说到一半,苍梧觉得这话哪里不太对,帝无辞还没反应过来,她便自己红了脸。

    瞥见他微拧的眉头,知道是自己想歪了,尴尬地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道:“你可不可以先告诉我,要我帮你帮的事,到底是什么?”

    “对你无害。”帝无辞紧拧的眉头缓缓松开,周身的气息也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平淡。

    简单的一句话,就好像打消了苍梧所有的顾虑。

    这人至今为止的所作所为,确实从未对她有过不利。

    之前在落魂森林里送给她的那些东西,还有如今的地位,说起来,若是没有他的帮忙,自己要这个地步,还需要花很长的时间。

    而且这人虽然偶尔会对她耍耍流氓,但是做人还是明白的。

    她也素来不是执着的人,既然撬不开他的嘴,那就安稳的享受现在的日子吧。

    至于韩知夏那边,她自然有法子对付。

    “伴君如伴虎,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要靠那个男人。如今事情已成,剩下的,你等着看就好了。”

    苍梧眸子里闪出几缕精光,带着一种无法忽视的自信光芒,看得帝无辞怔了一下。

    “知道便好。”他错开眼,淡淡道。

    “只是不知我如今要做的事,与你要我做的事,会不会冲突?”苍梧见他偏过了头,凑过去,又笑嘻嘻地问了一句。

    看着那张笑脸,帝无辞又一次皱了眉,可是这次却没有回避她的问题,而是认真思考起回复。

    “你潜力很大,短期内,只有你有可能助我一臂之力。”他沉吟了半晌,终于松了口。

    话落,苍梧心头一跳,不由想到了自己是如何出现在此处的。

    她是从异世界穿过来的,那帝无辞,会不会也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呢?

    助他一臂之力,这话听着也不像是要她帮他对付什么人,更像是要帮他做类似开门啊推车啊之类的工作。

    难道他有开启时空之门的方法?!

    她脑速飞转,想着所有能够联想到的可能,越想越觉得这个解释最合理。

    帝无辞知道她聪明,话说到此处,她应该能明白些什么,也不再多说,转身就要离去。

    苍梧却忽然大声叫道:“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听着那古怪的喊声,帝无辞步子一顿,回头嫌弃地看向她:“还有事?”

    苍梧见他没反应,摸了摸脑袋,笑着回道:“没事没事!您走好!”

    帝无辞深深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极具穿透力,好似一眼就能将她的所有心思看穿。

    苍梧背上暗暗出了一层冷汗,挥着手送走了他,才放下嘴角的笑,神情淡漠地坐回椅子上。

    前世她经历过不少次审问,那些审问者,都是号称拥有着一眼攻破心灵防线的大佬,但是她也从未畏惧过。

    只因为她知道,就算他们真的有那本事,也看不穿一个没有牵挂的人。

    可是这个世界却不一样,这个世界除了拥有灵力,更是拥有神魄这种存在。

    只要人活着,不是个傻子,神魄就一定会存在。

    她虽没有听说过,但是总隐隐觉得,如果境界强悍到一定境界,就有可能真正做到洞穿人心。

    所有的思想被看透,比被扒了衣服裸奔还可怕。

    她抬手,擦了擦额上的细汗,盯着那张薄若蝉翼的银色面具,怔怔出了会儿神,才捏起面具,缓缓覆上脸颊,盖住原本的面容。

    自天问楼送花一事闹得满城风雨后,森罗学院的事情又成了京城中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是赌坊开设赌局,大捞金银的好机会。

    每一年,森罗学院的斗武大会,都最备受瞩目的大事之一。

    森罗学院的院长宫乐天,据说修为已经到达了武灵九重的巅峰,离武圣,只差一步之遥了。

    整个九州大陆上的武灵强者,屈指可数。宫乐天开创的森罗学院,自然是威望极高。

    虽是设立在灵越王朝境内,但是整个大陆,但凡有些家室的人,都会把自己族中的骄楚,送往学院深造。

    当初凤灵被誉为是最有可能进入武灵境界的人,一直以来,也是传闻不断。

    虽然她被誉为天才,但在学院中,名声却不怎么好。

    许多人说她恃才傲物,对人刻薄,根本没有一点凤仁庄继承人的风范,凤仁庄在她手中,早晚会变了味道。

    当然,这不过是谣言,并不影响她天才的光环。

    每每想到这一层,苍梧都忍不住恶心。

    韩知夏为了抹黑凤灵的形象,真的是煞费苦心。

    多次自残,在凤灵面前便说是旁人弄的,在旁人面前,便哭诉凤灵虐待她。

    凭借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博得了不少人的同情。

    以至于后来她接手凤仁庄,努力做出来的那些事情,众人都当她情深。

    那凤灵都死了,她还再努力帮她洗白。

    当然,这些把戏,也就唬唬天下那些不知情却只顾着看热闹的人,在各大权利中心,在那些精明的老狐狸面前,自然是藏不住的。

    只不过他们在意的,只是自己的利益。

    凤灵太强,反而压得他们出不了头,这个韩知夏,无形中倒是帮了他们不少忙。

    所以京城这片诡谲的风云之地,便维持了表面的平静。

    从京城到森罗学院,有一定的路程,第二日一早,裴云凡便先带了信去学院报到。

    苍梧则是闭关修炼三日,再同秦飞烟一道出发。

    上次宸奕凝过来,她写的那些东西,宫里直接差人送了过来,另外还送了她两株御花园里养出来的金鼎宝露。

    看到金鼎宝露,苍梧便知,当日在柴府门口发生的事情,宫里这位果然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自己打着他的名号招摇撞骗,他却不戳穿自己,这意思也已经是很明确了。

    苍梧要给秦老太太看病的事情,这一来二去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加上皇上扶持,她跟秦飞烟走的近,所有人也不敢再多说。

    三日后苍梧出关,距离森罗学院开学还剩三天的时间。

    苍梧作为天问楼的主人,又是万一挑一的天才,即便不用人举荐,森罗学院也自然会好好接纳。

    只是她的修为还不够高,要破格进入天班,还需要看她在斗武大会的表现。

    与以往开学一样,每年的这个时候,森罗学院门口都挤满了人。

    许多出身贫寒一点的家庭,只能把孩子送到外门,却也如同见了大世面一样欢喜。

    森罗学院有个专门为寒士设立的外班,外班人想要进入天、地、玄、黄四班,需要经过重重严苛的考验和选拔,同时还要支付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

    其规矩之残酷,可想而知。

    苍梧想起当初见到东方冕和韩知夏的情形,不由得冷笑。

    越过外门,直接到了学院正对山门的玄武广场。

    广场上也是随处可见穿着各色华衣锦服的人,有不少是她熟悉的面孔。

    秦飞烟知道苍梧的真实身份,便也没介绍学院的情况,二人并肩走着,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娇滴滴尖锐的声音。

    “秦大小姐不是一直忙于家中事务吗?今日怎么又有空回学院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再见,我心头的朱〕〔你豪女婿〕〔城市的逃亡者〕〔她有空间他有位面〕〔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三生桃花簪〕〔韩城恋〕〔飞到城市另一边〕〔漫花记〕〔带着工业革命系统〕〔未来兵王在都市〕〔最强神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