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宝师〕〔民国福尔摩斯与慈〕〔军少枭宠:重生恶〕〔美女赢家〕〔青眉煮酒〕〔重生七九:老公,〕〔踏星〕〔一剑定相思〕〔傲凰倾城:帝尊大〕〔武炼巅峰〕〔饮了这碗孟婆汤〕〔燧灵记〕〔农家娇女〕〔三国美人异传〕〔相医战纪〕〔医品太子妃〕〔超强瓷婚:超拽新〕〔国医狂妃:邪王霸〕〔玩家信条之锦时少〕〔我的绝美老婆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52章 这么大的人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斗武大会在山门正前方的广场举行。

    昨天报道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开始架设擂台了,修为在武师境二重以上的都可以参加,限制在武师境九重。

    像裴云凡这种滞留在九重巅峰的,只要在擂台上不出现太大的过失,通常都能够入天字班修行,由长老们教诲帮助突破瓶颈。

    资质好的,一般会留下来要求留下来继续修行。资质一般的,学院很有可能会要求留在学院做导师,引导外班弟子修行。

    擂台赛分为上中下三轮,每一轮都由学院抽签,将学员按照上、中、下三阶分开比试。

    下阶的最终胜出者,可挑战中阶的擂台,以此类推。

    若是下阶者还可在中阶胜出,便能进入高阶擂台挑战。

    但是这样的情形,很少,甚至是从未出现。

    此次参加大会的人下阶者有三十六人,中阶十九人,上阶十五人,包括所有外门弟子在内,一共七十人。

    其实外门中有不少修为不差的子弟,但是因为出身问题,只有等待着一年一度的斗武大会,才有机会入内门修行。

    不像苍梧这样的关系户,虽然在这世上连个“户口”都没有,但也混得风生水起,人人争着来巴结她。

    可见有一门手艺还是很重要滴!

    大会上午举行的是下阶和中阶的擂台赛。

    虽然下阶参赛的有三十多人,但是因为修为问题,加之又是比试,秉承着点到为止,不许恶意伤人的原则,所以结束得也很快。

    苍梧是武师境五重,属于武师境中阶。

    等下阶的比试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该轮到他们抽签了。

    抽签也是两两一组,早就标好了序号,十九人中,有一人轮空,跟下阶最后的胜者比试。高阶组也是如此。

    能抽到轮空,可以说是省了许多力气。

    毕竟很少有人敢越阶挑战对手,更何况虽然是说上中下三阶,但是跨越的境界,却很有可能是三重,或者五重。

    就算是有心一试的,也会适可而止,不会那么死心眼儿的想不开,拼死也要攻下擂台。

    广场上一共设立了九个擂台,下阶的第一轮比试很快就结束,胜出的人又一次抽签,进行第二轮比拼。

    第三轮胜出的依旧会有一个轮空,最后胜出的那一名,才有机会挑战中阶第一轮的轮空者。

    以往的大会中,总有些低阶的宗门子弟,会贿赂管理抽签的导师,将轮空的名额换到自己头上,保持实力,在最后一战中,也能凭借灵力的消耗来击垮对方,可谓是不战而胜。

    秦雨潞的修为正是在武师境二重巅峰,参与下阶的比试。

    她如今正是十五岁,这个年纪,能到达这个修为,已经算是很有天赋了。

    跟她擂台对战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青年手持长剑,斜指大地,见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如花般的少女,微微动容,善意提醒道:“刀剑无情,姑娘小心了。”

    秦雨潞跟罗芷晴一样,都是心高气傲的主,看不惯这些平民出身的人。

    听他这么说,以为是在瞧不起自己,冷冷一声娇喝:“废话少说!识相的就赶紧滚下擂台,省的姑奶奶白费力气!”

    听她如此口气,那青年男子也不再废话,抬起手中的剑,冷声道:“既然如此,请赐教吧!”

    他话落,一道青光自他剑上发出,一股凌厉无比的剑气赫然朝秦雨潞袭去。

    秦雨潞自认为天赋惊人,反应也不逊色,立即侧身一闪,也拔剑出鞘,挥出一击。

    只是她前段时间用惯了苍云剑,再用这些普通的剑,总觉得不顺心,心里更是堵了气一般。

    这一剑挥出,可谓是用了十成的功力,加上心中有怨,那道剑气也带了几分杀意。

    那青年男子一惊,只得先放弃了进攻,转而防守。

    他跟秦雨潞是同样的境界,但是他的剑法刚好与秦雨潞阴柔的剑法所克制。

    如果拼着打,就算秦雨潞手中的剑比他的强,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可惜的是,他低估了秦雨潞的实力。

    因为秦铭的死,一直养尊处优的秦雨潞也被逼得不得不收敛自己的气焰。

    原本以为可以借助家族的力量,手刃杀父仇人,没想到竟反而被对方压得死死的。

    还屡次被她所侮辱,连平日里跟自己关系很好的姐妹们也都渐渐离她远去。

    都怪那个贱人!

    她一边想,一边发起进攻,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现在的眼神有多恶毒,所用的招式又有多阴狠。

    青年男子被她猛烈的进攻压得节节败退,看向她的眼神也变得越发古怪。

    最后终于一招不察,被她一剑狠狠插入肩头。

    他手臂吃痛,手上的剑也无力握住,垂落在地。

    本来胜负已分,可是秦雨潞那一剑却没立即抽出,反是微微向上挑起,竟生生见那青年男子的手筋给挑断!

    男子吃痛惨叫,捂着手臂跪倒在地,肩上的鲜血不住流淌。

    苍梧本是坐在一边看戏,忽然瞥见秦雨潞在场上,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瞧见这一幕,原本慵懒的眸子陡然一凛,染上了几抹森冷的寒意。

    “这是违规的吧?!”那青年男子有朋友在旁边,看见这情形,连忙喊了起来。

    “是他自己站不稳不小心把筋划断了,管我什么事!”秦雨潞倒是反应快,想都没想就反驳道。

    因为她是秦家的人,出了这种事,学院方面也有些难判。

    毕竟是九个擂台同时开场,没有人时时留意着这边的情况。

    何况这种事情,双方各是一种说辞,观众们也是分成两派各执一词,不好判断。

    那青年男子捂着手臂,脸上除了断臂带来的痛苦,更有一层深深的恨意。

    狠狠瞪着一脸无辜坦然的秦雨潞,却又无可奈何。

    “将你们的朋友抬去我那边吧。”苍梧不知何时起了身,走到了擂台旁边。

    看着那因手臂被废,而脸色惨白的青年男子,扭头对那几个为他分辨的人吩咐道。

    可能有人没听过她的声音,但是这一张面具,却犹如活菩萨的化身。

    那几人一见到她,立马露出欣喜之色,连忙将人抬到了苍梧休息的地方。

    秦雨潞原本就是拿此人泄愤,没想到苍梧又好死不死的出来插一脚。

    她愤愤地瞪着她,本该澄澈纯洁的眼睛里,淬满了恶毒。

    苍梧盯着她,眯了眯眼,眼神亦是冰冷无比。

    那种冷意直达心底,带着一种精神上的碾压。

    秦雨潞强忍着不让自己畏惧,冷哼了声,拎着剑下了台。

    院方见苍梧出了手,对方也没有继续闹事,也就默默地将此事揭了过去,没有再提。

    现在还是下阶的比赛,若是因此闹大了,很可能会影响接下来的比赛。

    苍梧回到休息的地方,检查了下那人的伤口,比起当时她被韩知夏刺的伤口浅了很多。

    毕竟是众目睽睽之下,秦雨潞也不敢太明目张胆。

    用了些加速伤口愈合的药,涂在经脉处,再催动灵力帮助他将药吸收了。

    又涂了些药膏在伤口周围,苍梧嘱咐他要好好休息,最近半月不可使用手臂。

    将那剩下的一瓶药膏都给了他,才让人把他扶回自己的住所休息。

    青年男子家里也不富裕,本来来此学习,就已经耗尽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如今还险些断了手臂。

    知道苍梧的身价,青年男子又羞又气,看着那瓶药,神情复杂。

    “这药送你了。”苍梧看出了他的纠结,淡淡开口。

    将药瓶丢给他朋友,就起了身,转身看向秦雨潞的方向。

    秦雨潞远远地看她给那人治疗手臂,心里的恨意更加浓烈。

    握着剑柄的手用力收紧,白皙的手背上青色的筋脉一条条鼓起,跟她的面容一样狰狞。

    很快,下阶赛场的第二轮就到来了。

    秦雨潞心里藏着恨意,下手又狠又毒,就算是有了前车之鉴,跟她对台的那人也没能逃脱毒手。

    若说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可就不好说了。

    但是今日的主场是下阶的比试,院方派来的人不多,各大家族中到场的人也不多。

    那人人缘好像不怎么样,没有人像刚才那人一样帮他说话。

    苍梧大概明白了秦雨潞的用意,让人将那人也抬了过来,用同样的方法医治了。

    这秦雨潞既然要作死,那就让她作去吧。

    这事情对她不仅无害,还有大大的好处。

    原本价值千金的药,她在大会上无偿给人使用,不是帮她壮大声名是什么?

    她既然要送自己人情,那她也没有不收的道理不是?

    于是秦雨潞在擂台上拼命的砍,她就跟在后头乐呵呵地救。

    反正只要不是整根切断了,接回去用药糊上就好了呗!

    这世界就这点好,药好,人强,效果快。

    最后秦雨潞直接晋级前三,却不小心抽到了轮空。

    见她抽到签时候愤怒的样子,苍梧无奈耸肩,就这点屁事儿也要生气?

    裴云凡的比试在明天,见她今天忙活了一天,还乐呵着,也是无奈一叹。

    “你救人是好,但也要留点心力来应付比赛才是。”

    他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苍梧。

    她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昭昭知我意〕〔地狱恶犬游戏〕〔甜妻宠上天:总裁〕〔废土争霸〕〔订阅才能变强〕〔都市超级仙尊〕〔捡个主神养着玩〕〔快穿攻略:黑化男〕〔坏叔叔,轻点爱!〕〔浴火重生:携手九〕〔霸妾横行,王爷莫〕〔娱乐之再次起航〕〔强宠上瘾:替身娇〕〔大掌柜〕〔云飞天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