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品总裁未婚〕〔庶门风华〕〔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雄杰〕〔阴阳直播间〕〔首长老公,上车吗〕〔总裁的绝命爱人〕〔米奈希尔之力〕〔亲兵是女娃〕〔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陛下,你的妖妃爬〕〔灵缘堂〕〔虐妻上瘾:陆总裁〕〔最强医妃:邪王,〕〔槐夏记事〕〔墨总的硬核小娇妻〕〔掌家小农女〕〔网游之星剑传奇〕〔我的爱情要精彩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67章 孽缘真多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可还记得那日国师的反应?”见未婚妻哭得如此委屈,欧阳锦忍着怒意,耐心解释道。

    秦雨妍闻言,声音依旧哽咽,却是稳住了。

    欧阳锦见她还存有些理智,才好生哄道:“她既是国师护着的,你纵然恨她,暂时也要沉住气,不能冲动。”

    秦雨妍看着他,含着泪点了点头。

    见状,欧阳锦才安了心。

    看台上的众人都留意着这一幕。

    齐天祥阴阳怪气道:“这旁系出的女儿跟正经嫡系出的就是不一样,一点点风波就乱了阵脚,经不起考验。”

    他说着,朝走来的秦飞烟看了一眼:“只有飞烟姑娘这样的气质,才配的上咱们四大家族的公子嘛。”

    他这一番话,暗藏玄机,听得东方震和秦钟几人脸色都是一阵难看。

    尤其是韩知夏,她本是心思极深之人,又一直想方设法想要跻身四大家族,立稳脚跟。

    听他这话,一来暗讽了秦钟等人企图夺得家主之位的念头,二来又借秦雨妍秦雨潞的出生,暗骂东方冕并非东方震亲生。

    然后又夸赞秦飞烟,嘲讽自己是个外人,企图接手凤家百年基业,出生和气质都比不上人正经出的嫡长女,凤灵死了,她就上位继承了人家的一切,甚至包括婚约。

    此番话是将秦家、凤家、东方家,四大家族的三家都给得罪了个精光。

    不过确实,四大家族发展到现在,水最清的,估计也就是这齐家了。

    齐家人说话又一向直,也讨厌那些弯弯绕绕。

    先不论处世作风,人品德行,单是那份直接,就让苍梧觉得他们家比其他的这些大家要好上许多。

    柴家作为造器世家,虽然比不上四大家族威望盛大,但是却也没有人愿意开罪。

    听得齐家这么说,也只是捏着胡子淡淡地扫了一眼,没有吭声。

    苍梧于他家有恩,此人又与国师关系密切,他的立场,一向很明确。

    经过这一段短暂的风波后,大会又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欧阳锦由秦雨妍帮自己简单包扎过后,就回到看席上,向族中长辈们复命。

    欧阳恭见了他,眉头拧做一团。他还未表态,一旁他二叔便先开了口,似乎对于这场比试的结果,很不满意。

    “她手中的匕首是怎么回事?连漆雾都打不过?”

    欧阳锦拱了拱手,将手中的漆雾剑奉到几人面前,道:“好像是一把圣器。”

    欧阳恭、欧阳玉闻言定睛朝那剑上看去,只见剑锋和剑身处,竟然出现了多处刮痕。

    “国师果然看重她,竟然连圣器都给她了。”看过后,二人纷纷感慨,对看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犹豫。

    他们几人的位置距离最高席位还有一定的距离,今日宸奕凝没有到场,倒是宗亲王宸奕玄每一场热闹都未错过。

    而让他们没察觉的是,他们一直所崇敬的国师大人,也在某处留意着大会。

    冥笑听力极好,神念微动,便能听到场中所有的声响。

    双耳微微一抖,将他们的话尽数收入耳中,明亮的眸子微微闪动,朝苍梧的方向看去。

    果然见她身边多了一个身影。

    裴云凡原本在休息区等待,身边忽然走来一个面容平凡、身形却十分修长挺直的男子,怔了几下,眸中光芒微敛。

    “国师大人。”他起了身,压低声音,恭敬的行了一礼。

    帝无辞瞥了他一眼,没搭理他,深深看向走来的苍梧。

    苍梧见了他,又想起昨天在密道中的事情,还是不免有些来气。

    也没搭理他,走到自己的贵妃椅上,一屁股坐下,冲裴云凡摆摆手,让他端茶过来。

    二人这番状态,一瞧便又是闹了别扭,欧阳锋心底暗叹,替她斟了杯热茶,送到她手边。

    苍梧接过茶杯,还顺便在他手背上摸了一把,才心满意足地休息起来。

    帝无辞端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用那双深邃的眸子静静凝视着她这一系列幼稚的举动,唇角微抿。

    碍于这尊大佛在场,裴云凡也不好多言。

    三人一躺两坐,各自无言。

    直到第三轮的比试开场,苍梧要过去抽签了,气氛才稍微缓解了下,却仍是尴尬无比。

    帝无辞自始至终没有开口,也未做过多余的动作,只是紧紧盯着她,好像有种异样的执着。

    苍梧被他盯着,有些不自在,却也不想理他,径直走到台上,抽了签,是最后一场,才又回到休息区继续等待。

    又是一轮新的尴尬……

    冥笑在台上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微抽搐着,这伙人,可真会玩儿……

    接下来的比试,对于苍梧来说并没有难度。

    不仅仅因为她本身实力的强悍,而且还因为她与国师的关系。

    跟她交手的人,都认真彻底的落实了“点到为止”的方针。

    见差不多分出了高低,也不再纠缠,乖乖的就主动认输了。

    还有对战过的女孩子,在下擂台前,对她暗送秋波。

    这钓不到国师,钓个小弟也是极好的。

    帝无辞冷眼瞧着她在这群人里混得风生水起,微抿的唇角渐渐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今天的比赛,进行到最后一场决赛,就算是结束了。

    看台上的各族权贵们,早已陆陆续续的退了场。

    秦飞烟等着苍梧结束了最后一场比赛,才找上她。

    “刚才与欧阳锦那一战,没有露出什么端倪吧?”二人回到苍梧休息的院中,秦飞烟便低声问道。

    “怕是瞒不住了。”说起这事,苍梧眼眸微凛,闪出几分寒意。

    “好在是外人并不知你会医术,应该不会轻易往那处联想。”

    秦飞烟秀眉微蹙,苍梧见了,微叹着抬手替她抹平。

    “一碰上我的事,你怎比你自己的事还着急呢?这眉头皱得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飞烟闻言垂眸一笑:“如今我能亲近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苍梧揽过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笑骂道:“说什么傻话,奶奶还在呢。”

    靠着这并不宽厚的肩膀,秦飞烟终于是卸下了周身的清冷,露出了这么多年来最由衷的一一个笑容。

    “还好你没事。”她轻声低喃,话语中满是庆幸。

    宸奕玄迈到一半的步子顿住,看着那扇院门,没有再往前。

    “走吧。”他转身对身边的小厮说道,声音稳重低沉。

    小厮不明白主子为什么忽然改变了主意,摸了摸脑袋,只得跟着离开。

    “啧啧,这孽缘还不少。”他一走,立即便又有两道身影出现。

    冥笑摸着下巴,连连咋舌。

    瞥了眼身边神情淡漠的帝无辞,眨了眨眼,不怕死地道:“可得看好你的小野马哦~”

    帝无辞扫了他一眼,森冷无比。

    冥笑缩了缩脖子,搓着肩膀连忙闪进了院子。

    因为族中的事情,秦飞烟不能在学院久留,又一次嘱咐苍梧万事小心,才匆匆离去。

    裴云凡守在门外,见她出来,便道:“我送你下山吧。”

    秦飞烟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二人出门,撞见正往院中过来的冥笑。

    “飞烟姑娘又要回京?”冥笑一见她,便笑开了眼。

    倒是让秦飞烟一愣,她微微垂首,屈膝就要行礼,被冥笑一把托住。

    “使不得使不得!”冥笑急道,“让那货知道了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秦飞烟略一怔,才明白他说的“那货”,竟是苍梧。

    苍梧在屋里头听到动静,探出个脑袋:“我有这么凶吗?”

    她说完,余光瞥见刚进屋的帝无辞,翻了个白眼,砰地把门关上了。

    冥笑见状立马指着门叫了起来:“还说不凶!小心嫁不出去!”

    这院子暂时只有苍梧一人居住,他这一嚷嚷声音不大,却成功让其余三人侧目。

    秦飞烟拧着眉,施施然又行了一礼:“大师慎言。”

    裴云凡也皱着眉,却未开口。

    冥笑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捂着嘴,不敢再吭声。

    知晓他们二人不会对苍梧做出好什么威胁的事,裴云凡便带了秦飞烟离去。

    帝无辞凉凉地扫过冥笑,无视他努力眨巴的可怜兮兮的眸子,挥了挥手,就将他荡开老远。

    进了屋子,见苍梧趴在桌上,没好气地玩弄着杯子,他眸子一闪,将那杯子从她手中解救出来。

    苍梧手一顿,扫了他一眼,将头偏向另一边。

    帝无辞凝视着她的后脑勺,想起初次见面时,她那乱糟糟的头发,伸手抚了上去,像是撸着一只乖巧的宠物。

    “你知道武圣之上的人是什么样的吗?”他顿了片刻,忽然开口。

    苍梧闭着的眸子睁开,露出眼底的清明。

    感受着他手上轻柔的力道,撇了撇嘴,转头趴向他,终于搭了腔:“是你这样的吗?”

    听着她闷闷的话语,帝无辞勾唇一笑,深邃黑沉的眸子里带了几分醉人的温柔,拍着她脑袋的手微微一用力。

    “不会有我帅的。”

    苍梧一听,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就知道这家伙没个正经!

    她直起身,弯着嘴角,忽然问道:“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跟我展示你的帅气吗?”

    帝无辞知道她的套路,眉头一挑,安静地等待下文。

    苍梧哼了哼:“可是我今天审美疲劳,不想看见你。”

    帝无辞眸子微动,唇边的笑意渐深:“可巧我今天审美也很疲劳,偏只想看见你。”

    苍梧品味了下他话中的意思,倏地又闹了个大红脸。

    “你……”

    “不按套路出牌?”帝无辞唇边笑意更深,俯首抵上她的额头,话语亲昵。

    苍梧不好意思地往后退了退,想要理他远一点。

    这家伙撩起妹子来,脸不红心不跳的,也不知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后宫有多少妹子。

    想起这茬,她又撇了撇嘴,忍不住吐槽。

    “这么能撩……咋不去当牛郎呢……”

    帝无辞眯着眼,盯着她撅起的小嘴巴,鬼使神差的,伸出两根手指,夹了上去。

    苍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再见,我心头的朱〕〔你豪女婿〕〔城市的逃亡者〕〔她有空间他有位面〕〔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三生桃花簪〕〔韩城恋〕〔飞到城市另一边〕〔漫花记〕〔带着工业革命系统〕〔未来兵王在都市〕〔最强神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