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宝师〕〔民国福尔摩斯与慈〕〔军少枭宠:重生恶〕〔美女赢家〕〔青眉煮酒〕〔重生七九:老公,〕〔踏星〕〔一剑定相思〕〔傲凰倾城:帝尊大〕〔武炼巅峰〕〔饮了这碗孟婆汤〕〔燧灵记〕〔农家娇女〕〔三国美人异传〕〔相医战纪〕〔医品太子妃〕〔超强瓷婚:超拽新〕〔国医狂妃:邪王霸〕〔玩家信条之锦时少〕〔我的绝美老婆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74章 吃了脏猪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是女子一事,在整个王朝掀起了巨大风波。

    各家长辈原本想要拉拢的心思也变了。

    因为忙于修炼,苍梧在外走动也不多,渐渐的关于她的消息,也就淡了下去。

    而这次的斗武大会,还涌现出了不少人才,引起了各方的注意。

    还有便是秦雨潞一事,对于得到禁术的方法,她只口不提。

    而欧阳锦因为上次擂台赛输给了苍梧,就一直在闭关修炼,婚期也因为这种种事端而推后。

    “看来秦雨妍还不知他与秦雨潞的事情。”苍梧屈指,轻轻敲着桌面,一手撑着脑袋,淡淡道。

    裴云凡看向她,点了点头:“凤家那边暂时也没有动静,不过韩知夏与东方冕的婚期,好像推迟了。”

    苍梧眉头一挑:“我还以为他们会亟不可待的想要搞到一起了呢。”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有动静。

    “我家小姐正在休息,现在不见客,你请回吧。”

    隔壁屋子芷兰的声音响起,一听就只她冷着脸在下逐客令。

    “在下是受白姑娘兄长所托,特地替她捎些东西过来的。白姑娘既是不便见客,那还请芷兰姑娘代为转交。”

    又是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苍梧敲着桌面的手一顿,唇边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见状,裴云凡眸子微闪,扭头朝门外看去。

    只见东方冕将一盒东西交到芷兰手中,芷兰虽是一脸狐疑,却也没有拒绝,接过后检查了一番,才收了起来。

    依旧是那副冰冰冷冷不近人情的态度:“有劳东方公子了。”

    东方冕拱了拱手告辞,转身就看到这边屋的苍梧二人。

    他清秀俊朗的面上挂上一抹和煦的笑,缓缓朝这边走出几步:“原来苍公子与白姑娘是一个院子。”

    虽然是揭穿了她女子的身份,但她说不喜欢别人叫她苍姑娘,原来有过交往的众人也就没改口。

    除了那些看她不顺眼的,会故意叫得阴阳怪气外,其余人当她面,还是照以前的叫法。

    此刻见他给白清清送完东西,竟然直接过来了。

    苍梧思绪飞转,立即明白了其中的关联。

    他怕不是打着给白清清送东西的名义,故意来找自己偶遇的吧?

    当下也没立即给他脸色,而是勾了勾唇,笑道:“是呢,不过东方公子今天怎么没陪着知夏姑娘,而是到了我们这东苑女院呢?”

    东方冕眸色温和,笑起来时里头似乎盛满了阳光。

    当年的凤灵就是被他这副模样给骗了,才被害得魂飞魄散。

    他轻声一笑,回头看了眼方才来的方向:“前些日子刚从北疆回来,白姑娘的兄长托我帮他捎回了些东西。刚巧我也要回学院,便顺道带了过来,没成想竟遇上公子。”

    他说着,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看向她身边端坐着、正眯着一双眼睛打量自己的裴云凡。

    “这位是……”

    “是我朋友,云凡。”苍梧淡笑着介绍。

    裴云凡收了视线,拱了拱手算是打过招呼。

    他与凤灵的事情,回京后他就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

    如今见苍梧与他碰面,心中莫名的有些紧张。

    东方冕的实力与相貌无疑都是出众的,尤其是他那周身温和如春的气质,更是他吸引女子喜欢的天然优势。

    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大多数大家子弟,都是一味粗莽追求境界上的高度,恃才傲物。

    像东方冕这样的人,跟他们并排一站,女子们绝对是选择他,而不是那些眼高于天的纨绔们。

    他看向苍梧,眸中隐隐透着担忧。

    苍梧触到他眼底的情绪,回了他一个放心的笑。

    转头看向东方冕:“既然来了,那喝杯茶再走吧。”

    东方冕忙笑道:“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便坐到了苍梧身侧的凳子上。

    裴云凡替他倒了杯茶,眸子一垂,落向他腰间挂着的一个玉荷包。

    “东方公子这玉倒是很别致。”他出言赞道。

    东方冕顺着他的视线移向那块玉,唇角一抿,笑容中带了几分苦涩:“这是她送我的,我一直戴在身上,从未摘下来过。”

    苍梧看他这副假惺惺深情的模样,心底却觉得恶心至极,面上却似是有些羡慕。

    还提醒道:“既是心上人送的,公子还是贴身保管的好,挂在腰上,万一磕着碰着了,岂不可惜?”

    东方冕闻言一怔,抬头看向她是眼带错愕。

    裴云凡扫了苍梧一眼,见她也疑惑的回望,心底不由得一阵好笑。

    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了。

    这丫头这会儿,不知又在心里盘算着怎么算计人呢!

    轻声开口道:“东方公子口中的‘她’,便是这屋子原来的主人凤灵吧?”

    他话一落,苍梧才似恍然道:“原来东方公子就是传说中凤灵的未婚夫?”

    她眸光明亮,问的十分认真。

    东方冕面上有些难堪,但面对那双明亮无暇的眸子,却又说不出半分指责的话。

    只得抿着嘴角,继续扮演深情。

    “只可惜灵儿如今已不在人世,留下凤家的百年基业无人照理。”

    苍梧轻轻一叹,状似惋惜。

    屋中沉寂了片刻,苍梧忽然似想起了什么,左右看了眼没有旁人,才压低声音开口:“所以东方公子与知夏姑娘成亲,是为了保护凤家的家业?”

    东方冕闻言又怔了怔,随即深情的眸子一敛,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灵儿曾将凤家一半的大小事务交给知夏打理,如今她去了,知夏原是外人。在凤家无人支持,我不得已,只能娶了她,才能保住灵儿的心血,我与知夏自小情同兄妹,她与灵儿亦是姐妹情深,如此,倒也算是慰藉她在天之灵了。”

    他说着,仰首往屋中望去,神情痛苦,似是触景生情,忍不住男儿泣泪。

    他说的情真意切,苍梧却听得胃里一阵翻腾。

    真是好一对狗男女!

    把偷情说得这么理所当然还大义凛然!

    去他妹的!可真不要脸!

    苍梧心里骂了一通,抬手掩住唇,没忍住干呕了下。

    裴云凡见状连忙给她倒了杯水,一边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苍公子这是怎么了?”东方冕一见她吐了,急忙关切道。

    “许是中午吃坏了。”裴云凡眸子一闪,淡淡道,“吃的那颗猪心太脏了。”

    东方冕伸到一半的手一顿,讪讪地收了回去:“苍公子喜欢吃这类珍馐吗?”

    苍梧听他这语气,按照以往对他的了解,估摸着是打算想法子来讨好自己。

    种种亲密的过往在脑中闪现,一时间愈发地觉得恶心起来。

    裴云凡见状心疼,便对东方冕道:“东方公子先回去吧,秦姑娘马上就来,这里有我和她照顾便好。”

    东方冕听他这么说,虽然是想留下来关照下,但看苍梧吐得下巴都白了,也不敢多言。

    想必身为她的朋友,裴云凡也会些医术吧。

    眼看着他扶着苍梧去了里间,东方冕才拱了拱告辞离开。

    出院子的时候,果然遇上了秦飞烟,忙道:“飞烟姑娘来得正好,苍公子闹肚子,要劳烦您照顾了。”

    原本见到他出现在此处,秦飞烟便是满心疑惑,听他这番话,素来淡漠的她,居然轻笑了声。

    “我本是来给公子送药的,谈不上劳烦。”她清冷的眸光微转,定定落在他身上。

    每次触到这双眸子,东方冕都觉得自己的一切都无所遁形,不由得绷紧了神经。

    “不过东方公子如今既是已有婚约之人,言行举止,还是讲究些的好。”

    她淡淡说完,便越过他,径直进了屋子。

    听出了她话中的深意,东方冕垂落在身侧袖中的手一紧,素来温和的眸底闪过一道恨意。

    罗芷晴从外头回来,刚巧撞见秦飞烟过来。

    知道她跟苍梧的关系好,担心苍梧看到她趁机告状,便闪身躲到了一旁。

    过了会儿,却又见一个男子出来。

    定睛一瞧,竟然是东方冕,不由得瞪大了眸子。

    “他来这里做什么?”

    罗芷晴喃喃嘀咕着,满脸狐疑。

    她走进院子,听到苍梧屋子里头说什么“吐”啊“反胃”啊之类的,脑中思绪飞闪,倏地瞪大了眸子。

    登时又怒火中烧起来,转身蹬蹬蹬地往外冲去。

    听到外头的动静,苍梧摘了面具,捏了捏眉心:“这罗芷晴又搞什么名堂?”

    “我方才进门时就见她到了外面,估计是怕我撞见,便躲了起来。”

    秦飞烟替她拧了帕子,见她一脸吃了脏东西的恶心模样,忍不住笑道:“既是恶心,为何还要留他喝茶?”

    她一说,苍梧才猛地想起,连连挥手道:“快快快!他碰过的东西都特么给我扔了!”

    裴云凡见状也是无奈:“早已丢出去了,如今不知哪只阿猫阿狗的人在舔呢。”

    他说着,朝罗芷晴屋子的方向扫了一眼。

    苍梧这才咧了咧唇:“真是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狗。成天就想着往我饭里丢耗子丢虫子!如今他们自个儿去吃吧!”

    秦飞烟原是担心她与罗芷晴一个院子,会不痛快,但如今见了,她倒是玩得很开心呢。

    心底又是一阵感慨,她的苍梧妹妹,真的长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昭昭知我意〕〔地狱恶犬游戏〕〔甜妻宠上天:总裁〕〔废土争霸〕〔订阅才能变强〕〔都市超级仙尊〕〔捡个主神养着玩〕〔快穿攻略:黑化男〕〔坏叔叔,轻点爱!〕〔浴火重生:携手九〕〔霸妾横行,王爷莫〕〔娱乐之再次起航〕〔强宠上瘾:替身娇〕〔大掌柜〕〔云飞天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