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农媳有点甜〕〔六宫凤华〕〔侯府娇宠〕〔亿万继承者萌宝来〕〔大叔,轻点撩〕〔凡心已动〕〔丹师剑宗〕〔第一娇〕〔绝宠邪妃:毒医六〕〔带着萌娃去种田〕〔海贼之海军鬼神〕〔我的绝品总裁未婚〕〔庶门风华〕〔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雄杰〕〔阴阳直播间〕〔首长老公,上车吗〕〔总裁的绝命爱人〕〔米奈希尔之力〕〔亲兵是女娃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78章 总要有人来处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她一脸戏谑,楚灵儿却悄悄红了脸。

    忙推着她往前:“可别再拿我取笑了,快去忙你的事吧。”

    知道她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处理,楚灵儿也从不纠缠。

    跟她拌了几句嘴,便挥手告别。

    苍梧回到自己院子,还未进屋,就听得隔壁白清清的屋子里传出一阵咳嗽声。

    紧接着便是芷兰冷着脸,搬着一盆浸了血的水出来。

    见状,苍梧眸子微闪,叫住泼了水就要回屋的芷兰:“白姑娘的身体不要紧吧?”

    芷兰步子一顿,似乎是知道她医术超凡,倒并未像从前那般冷淡,却依旧是板着一张脸。

    “我家小姐这病是娘胎里带出来的,这般咳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拿捏着措辞,淡淡说道。

    “可都曾用过什么药?”

    “大陆上能请过的医师都请了,用过不少固本培元的丹药,也用过帮助修炼的药,多半却治标不治本。”

    芷兰说着,见她垂眸沉思,并未提及要帮她治病一事,便也不再多言,转身进了屋。

    听到关门声,苍梧才缓缓抬了视线,落向她方才泼水的那方花坛。

    若是没有闻错,方才她的屋子里,分明是有罂粟的味道。

    在现代,罂粟的提取物是很多镇定剂的来源。

    若是白清清身子不好,少量服食,或可减轻疼痛,却是治标不治本,甚至很容易产生依赖性,反而加重病情。

    前几日东方冕过来给她送东西后,苍梧便很少回院子,也就未曾察觉此事。

    当初她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也有留意白清清屋中每日飘出的药香,与此不同。

    想来那日东方冕为她捎来的东西,便是这“镇痛药”了。

    思及此,苍梧眸子微寒,不知为何又想起了韩知夏。

    此人的城府,远比她所以为的要深。

    而她的身后,或许还藏着许多连东方冕都不知道的秘密。

    帝无辞虽是坦白了自己帮助她的意图,却从未提及过他是为何会来到这片大陆。

    单看他的气质,在他自己的大陆,想必也是身份不凡。

    他被困在九州大陆这么多年,搞不好也是被对手报复,设计沦落至此的。

    噬灵术忽然出现在斗武大会上,便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加之韩知夏的变化,苍梧以为,那股敌对势力,很可能已经意识到了帝无辞的“反抗”,正迅速采取措施,将自己的势力,渗入到九州大陆这一片浑浊的泥潭中。

    苍梧抬眼看了看天,忽然沉沉一叹:“这天啊,又要变了。”

    秦飞烟如约这个时辰来此接她,见她站在房门口长吁短叹,一副老态,摇头轻叹。

    “又在想什么呢?还这般假正经起来了。”

    她走近屋来,也听得了隔壁屋中的咳嗽声,清冷的眸子微微闪动。

    “白家人一向低调朴实,可怜了家族里生出这样的病,每一代都有,生出来的姑娘都是苦命的。”

    古代人或许不懂,身为现代医学院毕业的苍梧,却很明白这病的来由。

    白家的女子世代都是要选入宫中为妃的,生出来的孩子,也都是养在宫里。

    只有稍平庸些的,或是白家挂念,就会送出宫外养着。

    白家与皇室联姻,生出来的女子,又被送回白家,这一来二去,遗传病的概率都累到了白家姑娘身上。

    这些病症,苍梧也不好说怎么治,毕竟还涉及整个王朝的传统。

    这些事情跟秦飞烟也不好过多解释,苍梧点了点头,又深深看了眼白清清屋子的方向,随秦飞烟一同去了南苑。

    今日是斗武大会选出的天字班候选人们出门历练的日子。

    二人来到南苑,为裴云凡送行。

    此次选拔出来的天字班候选人,与之前凤灵韩知夏参加的那次历练不同。

    他们的修为普遍都在武师境八重之上,将由数名资深的导师带队,前往九州大陆上最最凶险的无尽森林。

    当初秦飞烟他们进入天字班,也去无尽森林外围历练过一番。

    见裴云凡只带了一把剑和替换的衣物,秦飞烟秀气的眉头微拧。

    “这无尽森林不比其他林子,还是多带些防身的药物才好。”

    裴云凡闻言笑了笑:“都带上了。我在佣兵团的时候,经常会往那边走,只是外围的话,或许比你们还要熟悉。”

    无尽森林的凶险,是整个大陆人都知晓的。

    即便是在外围,也没有人敢轻易涉足。

    当时刀疤他们这群人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武师境五重的境界。

    森罗学院带队历练,尚且忧心忡忡,何况他们,那当真是在生死边缘游走。

    听他说的这般风轻云淡,秦飞烟清冷的眸子闪动,微微颔首,也不再多言。

    苍梧听着他二人的对话,从空间中取出事先准备好的防身药物,交给他。

    秦飞烟见状,便又忍不住提醒道:“这次历练不仅考验个人的能力,还有团队意识。天字班的生活也并不单纯,这一次的历练,是一个很重要的契机。”

    她话中的深意,二人都听了出来。

    这天字班,虽说是修炼为先,却也暗波涌动,藏着不少的勾心斗角。

    这次历练结束后,绝大一部分人会进入天字班,日后一起修炼学习,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可不能把关系闹僵了。

    裴云凡沉吟着点了点头,接过苍梧递来的包裹,发觉分量不轻。

    见他微诧,苍梧便道:“这次的药我稍微多备了些,有几瓶你仔细留着应急。”

    闻言,裴云凡唇角一扬,无声的笑了笑。

    “倒是你想得周全。”

    “兄弟之间,自然要照应着嘛!”苍梧猛地一掌拍上他后背,力道重得他差点吐血。

    秦飞烟见状也抿了抿唇,转眸看向屋外:“时候也不早了,快去集合吧。”

    裴云凡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与自己同屋的匆匆忙忙往这边赶来,对上他的视线,连忙跟他招手示意:“收拾好了没?快点过去了!”

    给他回了个话,便跟苍梧和秦飞烟告辞,拿了东西,出了屋子。

    “我原以为佣兵团只是做些琐碎的任务,不想竟也会深入到无尽森林那种危险重重的地方。”

    他走后,二人便也回了东苑,秦飞烟淡淡感慨。

    “总得要有人来处理那些见不得光的事。”苍梧眸光微凛,淡然开口,“佣兵团便是这样的存在。”

    若是当年的凤灵,秦飞烟听了这话,她或许会劝她不要瞎想。

    但如今这话从她口中讲出来,她却隐隐觉得有些心疼。

    轻声一叹,敛了敛心神,同她一道回了东苑。

    给秦老夫人治病一事,因为秦飞烟曾与她商量过,老夫人也未反对。

    第二日苍梧到了秦府,才终于又一次见到,这位只出现在遥远记忆中的秦奶奶。

    虽一直是对外称病,但苍梧见到她时,她的双目依旧明亮锐利,锋芒不见当年。

    只是那满头的白发和那满脸的皱纹,昭示着她确实是病了。

    在这个大陆上,修为越高的人,衰老得便会越缓慢。

    这也是君后为什么年过九十,虽是白了头发,看上去却依旧容光焕发,丝毫不觉老态的缘故。

    看着秦老夫人,苍梧眸光微闪。

    印象中,这位老夫人十分严厉,对待孩子们却也仁爱,是一位赏罚分明,十分值得人信赖依靠的好长辈。

    苍梧入了内室,单膝跪地行了一个大礼。

    秦老夫人在见到她的一瞬间,锐明的眸中闪过一缕精光,轻哼了声:“你是苍丫头吧?”

    听得这个熟悉的称呼,苍梧一愣,抬头看向秦老夫人时眼中惊诧。

    “这面具倒是精致,气质和实力也精进了不少。”

    秦老夫人缓缓收了视线,语气平静。

    “只是一个人再怎么变,有些东西也是改变不了的。”

    苍梧眸光闪动,轻笑了下,也不再隐瞒。

    抬手将面具摘了下来,又行了一个礼,口中道的却是:“晚辈苍梧,见过秦老夫人。”

    听得她跪地的声音,秦老夫人缓缓闭了闭眸子,淡淡地“嗯”了声,算是应过。

    苍梧见状,缓缓起了身,同身边的秦飞烟对视了一眼,又拱了拱手道:“晚辈炼制了一些药材,如今正让人准备着,一会儿还请奶奶配合一下,先将药服了,咱们再来疗伤。”

    秦老夫人依旧闭着眼睛,缓慢地点了头,盘腿坐在榻上,徐徐吐纳灵气。

    她虽然没有施加威压,但她运功时,所产生的气场,却依旧骇人。

    苍梧知她既是允诺了,便不会反悔。

    一开始是担心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会拒绝接受治疗。

    毕竟天下都只传过凤灵的天赋,从未有人知道她还精通医理。

    即便是精通,要治疗这种病症,也是需要冒十分大的风险的。

    天底下那么多医师都束手无策,她凤灵即便是再有天赋,在长辈们看来,也不过是小孩子家家的把戏罢了,登不了台面的。

    不想秦老夫人不仅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对于她的要求,还都一一答允配合,直到医治结束。

    从进了秦府后,一直到深夜,苍梧才拖着疲惫的身子从秦老夫人的卧室出来。

    每次她出手,都必定引起轰动,此次也不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再见,我心头的朱〕〔你豪女婿〕〔城市的逃亡者〕〔她有空间他有位面〕〔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三生桃花簪〕〔韩城恋〕〔飞到城市另一边〕〔漫花记〕〔带着工业革命系统〕〔未来兵王在都市〕〔最强神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