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品总裁未婚〕〔庶门风华〕〔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雄杰〕〔阴阳直播间〕〔首长老公,上车吗〕〔总裁的绝命爱人〕〔米奈希尔之力〕〔亲兵是女娃〕〔一个战神三个娃〕〔长恨缘歌〕〔陛下,你的妖妃爬〕〔灵缘堂〕〔虐妻上瘾:陆总裁〕〔最强医妃:邪王,〕〔槐夏记事〕〔墨总的硬核小娇妻〕〔掌家小农女〕〔网游之星剑传奇〕〔我的爱情要精彩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79章 你们想下什么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飞烟留了她在秦府过夜,既然已经揭开了女儿身份,苍梧便也没有拒绝,爽快的留了下来。

    听说她来秦府为秦老夫人治病,各家都派了人过来询问情况。

    尤其是欧阳家,不仅是欧阳锦,连欧阳玉也过来了。

    秦飞烟因为要留下来帮苍梧打下手,所以招待客人的任务,便交给了秦钟。

    说来秦老夫人病重,最大的受益者该是秦家其他几脉。

    似是都没有料到秦飞烟的动作会这么快,此次苍梧若是成功了,那对于秦家其他几脉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秦老夫人偏袒秦飞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若是让她痊愈了,秦家的大权,便将全部落入秦飞烟手中。

    众人都深知这个道理,这次过来,也都是想要看一看秦家的情况。

    四大家族中的嫡系子弟,从小都是一起长大的,相处的时日较之旁系子弟要多些。

    齐青昊中午的时候就过来了,带着一个小厮,坐在秦家会客的大厅中。

    听说苍梧出来了,第一个起了身。

    秦雨妍自家中出了这些变故后,整个人的精神便一直不大好,如今坐在厅中,依旧是一副恹恹的模样。

    “苍公子辛苦了。”

    秦钟见到苍梧出来,也起身迎上,拱手关切询问:“不知老夫人情况如何了?”

    苍梧扫了他一眼,又环顾了一眼厅中坐着的众人,清冽的眸子微敛,薄薄的唇瓣一抿,露出几分凝重之色。

    众人一见,有人忧心有人宽心,又各自盘算了起来。

    秦钟心底暗喜,脸上却满是遗憾,无奈叹道:“老夫人的病也非一天两天了,想来即便是苍公子,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苍梧一听,眸光微微一闪,心道这真是一只老狐狸。

    他这话说的,既做足了戏,又将全部责任都推给了自己。

    秦老夫人的病确实不好治,只因是伤病,还是内伤。

    苍梧到底是个现代的医生,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仅限于凤灵看过的那些医书,真正的实践也就那么多次。

    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瞧出了些名堂。

    秦家人为了有一日能够掌权,都巴不得秦老夫人早点升天。

    自然是少不了要趁她虚弱之际,动些手脚了。

    知道秦家这潭水浑浊,苍梧思忖了片刻,便顺着他的话拱了拱手,忙承诺道:“此次虽未能根治老夫人的病,但通过日后慢慢调理,还是有望恢复的。”

    她眸光明亮,闪动着一抹不屈的倔强。

    众人一瞧,心底都暗暗笑了起来。

    这苍天到底是年轻,不过是轻轻激了她一句,便夸下这般海口。

    今日她当众许诺,日后秦老夫人若是出事,便都是她的责任了。

    秦钟心底已经乐翻了天,面上却还得端着,听她这般说,只得故作爽朗的笑了笑:“苍公子果然是人才,有你这话,我便也能放心了。”

    他说着,看向随她一同进屋,却始终没有发言的秦飞烟,端起一副长辈的架子,道:“今日苍公子给老夫人看病辛苦了,天问楼还在城外,飞烟你安排一下,今夜就让苍公子在这里歇下吧。”

    话落,他又笑着转向苍梧:“苍公子不会嫌弃鄙府简陋吧?”

    苍梧挑了挑眉,退了一步在秦飞烟身边站定,看向她笑道:“飞烟姐已经在她院中安排了一间房给我,我今夜也懒得走了。”

    秦飞烟微微抿唇,淡淡嗯了声,态度不算亲热,一向性情古怪的苍梧却什么都没说。

    这愈发让人觉得二人关系深厚。

    齐青昊听秦钟在那假惺惺客套了一番,这会儿才得了机会插嘴:“苍公子既是不回天问楼了,要不要去齐府逛逛?母亲近日得了不少名贵的品种,正愁无人一齐欣赏呢。”

    “贤侄此言从何说起?”秦钟一听,立即板起了面孔。

    “苍公子只是不喜人唤她小姐,便才依旧唤作公子的。却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哪有这大半夜去你家过夜的道理?”

    苍梧听着他唱戏,只笑笑不语。

    在场的除了齐青昊和欧阳家的人,其余都是白日里来问候过,等了半晌未见到人,便回去了。

    齐青昊听言,只好笑着赔罪说自己唐突了。

    秦宇术见状,连忙对他挤眉弄眼,被他狠狠瞪了一眼。

    要是按照以往他的性子,肯定会开些玩笑调侃过去,现在却装起了斯文。

    苍梧看在眼里,只假装不察,微抿着唇角说不必在意。

    夜里由秦家招待了晚饭,酒过三巡后,欧阳锦举着酒杯敬苍梧道:“常听闻苍公子与国师大人煮茶下棋,自上次斗武大会一战后输给公子,在下便一直暗暗以公子为目标,不知今日可否跟公子讨教讨教棋艺?”

    他说着上次斗武输给自己,现在却要跟自己讨教棋艺?

    苍梧心底冷笑,已知晓这一顿饭,是鸿门宴了。

    只是她素来没有畏缩的时候,便也爽快的答应了。

    “不知欧阳少主想要下哪种棋?”她语气轻松,端了眼前杯中的酒,轻轻抿了一口。

    听到她这个问题,在场众人都怔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她话中的深意。

    齐青昊先开了口:“这棋,还能有别的下法?”

    苍梧眉头一挑:“那自然!”

    说着,便将面前的碗筷往前一推,动作有些粗鲁,引得旁边的秦钟夫人眉头一皱,似是有些不大满意。

    她从空间取出自己特地让裴云凡帮忙做的一副象棋,一副跳棋,还有一副飞行棋。

    众人见她摆出几个盒子,皆是从未见过的,不由得面面相觑。

    她是真没察觉,还是故意装傻呢?

    还有,这些稀奇古怪的所谓的“棋”,又是什么情况?

    秦飞烟坐在她身侧,看着她那双明亮的眸底深处透着狡黠的光芒,心底忍不住偷笑。面上却依旧是那副淡然脱尘的姿态。

    见欧阳锦怔愣着,苍梧又似恍然一般,拍了拍脑袋。

    “原来欧阳少主不会下这棋,那便换你会的好了。”

    她说着,又笑吟吟从空间取出一副围棋,对他比了个手势。

    满意的看到他脸上笑容一僵,苍梧唇角笑意渐深。

    率先起了身,拿了那盘棋便往旁边的凉亭走去。

    “既是要下棋,还是有些赌注才好玩。”

    “公子想赌什么?”欧阳锦忙回了神,同秦钟对视了一眼,顺着她的话问道。

    “那得看你们想要我赌什么了。”

    苍梧已经在凉亭的石桌前站定,缓缓回身,冷锐的目光淡淡扫过众人,让众人心神一凛,忽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不过她很快收回了视线,又勾起了唇角:“你们说呢?”

    欧阳锦很快稳住心神:“公子才艺双馨,更是武艺高强,又有国师青睐。身为天问楼的主人,自是不缺那些俗物。”

    他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字,试探道:“不若就赌一个承诺吧?”

    听了他这话,齐青昊的眉头皱了皱,看了秦宇术一眼,对方却离开错开了视线。

    他来此是受秦宇术所托,想要帮他家拉拢苍梧,可是如今这情形看起来,好像并非如此单纯。

    只是事已至此,他也不便直言,只得开了口,半是开玩笑道:“哦?照欧阳少主这么说,公子身份如此尊贵,她的一个承诺,可谓是价值连城啊!不知欧阳少主能拿出什么等值的赌注呢?”

    苍梧听着这话,心底微微动容。

    看向齐青昊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深意。

    看来这货,还不算太坏,至少比起欧阳锦这些玩手段的,要顺眼多了。

    而且他虽说是个纨绔,对待女人,倒是真的有一手。

    欧阳锦没想到他会忽然发难,但也知道他素来的为人,说话不大讲究,更是个有话就直说的主。

    所以只是微微皱了皱眉,没有细想。

    “不知欧阳家的三个条件,够不够赌公子一个承诺的?”

    他亲和的笑着,苍梧却留意到他脖颈上紧绷的筋脉。

    还真是下了好大决心呢。

    苍梧心底暗笑,也没打算让他失望,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既然欧阳少主态度这么恳切,我也不便推脱了,来吧。”

    她说着,一撩衣袍,跨坐在石凳上。

    这一系列的举动,都没有半分女子的姿态。

    让秦钟夫人不停的蹙眉,暗暗拉着夫君的袖子,缓缓摇头。

    秦钟沉了脸,让她的贴身丫鬟带了她回院子,便带了秦宇术等人一起去了凉亭旁边,围观这一场“豪赌”。

    不过,既然是“豪赌”,还是得多点人见证才好。

    免得到时候有人耍赖,或是提出些不讲理的要求,可就不好了。

    苍梧整理着棋盘,状似随口问道:“今日怎么不见菲儿过来?”

    齐青昊一听,立即会意,折扇一收,在掌心一拍道:“对哦!我才想起来她今夜约了我一同去看戏的,如今也过了时辰了,不如我叫她来看棋吧?”

    苍梧撇了撇嘴:“齐兄还老自称风流呢!竟连菲儿的邀约都忘了。”

    “哎!这不是想着你给秦老夫人治病吗?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要过来瞧瞧了,谁知耽搁了这么久。”

    他说着,便立刻差了身边的小厮,让他去听风苑请菲儿姑娘过来,算是请她看棋赔失约的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再见,我心头的朱〕〔你豪女婿〕〔城市的逃亡者〕〔她有空间他有位面〕〔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三生桃花簪〕〔韩城恋〕〔飞到城市另一边〕〔漫花记〕〔带着工业革命系统〕〔未来兵王在都市〕〔最强神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