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宝师〕〔民国福尔摩斯与慈〕〔军少枭宠:重生恶〕〔美女赢家〕〔青眉煮酒〕〔重生七九:老公,〕〔踏星〕〔一剑定相思〕〔傲凰倾城:帝尊大〕〔武炼巅峰〕〔饮了这碗孟婆汤〕〔燧灵记〕〔农家娇女〕〔三国美人异传〕〔相医战纪〕〔医品太子妃〕〔超强瓷婚:超拽新〕〔国医狂妃:邪王霸〕〔玩家信条之锦时少〕〔我的绝美老婆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124章 账要慢慢算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24章账要慢慢算

    破碎的玉牌重新复原,这在大陆上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玉牌对于这些大家族而言,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尤其是凤灵这种嫡长女的尊贵身份,所用的玉牌都是极为珍贵的。

    自从出生起就注入了她的精血,而一旦玉牌形成,若不是真的死过一次,这玉牌是绝对不会碎裂的。

    即便是武灵境的强者,也无法将其摧毁。

    所以这玉牌一直是各大家族最为信赖的身份象征。

    如今凤灵那破碎了的玉牌,在苍梧手中复原,不就是说明,凤灵根本就没有死吗?!而眼前这个将京城搅得天翻地覆的“苍天”,就是当年冠绝京城的天才凤灵!

    她陨落之前,已经是武师境九重的巅峰了,经过这半年的恢复,她如今步入大武师的境地,想来也十分合理。

    而红袖手上那烈火祠留下来的伤痕,也证明着她所说的一切并非作假。

    众人都怔愣在了原地,没想到,昔日的凤灵不但没有死,还以更加耀眼更加强势的方式回来了!

    东方震死死的盯着她,看着她手上缓缓浮动的充满生命力的玉牌,周身被一股实质般的阴霾气流所环绕。

    韩知夏看到她那张毫无伤痕的脸,甚至比起之前更加美艳惊人,心中早已癫狂。

    她若真是凤灵,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岂不都白费了?!

    且看在场的众多嘉宾,都没有要插手的打算,只是坐在一旁,静观其变。

    这一次,是真的没有人能够帮她了!

    罗芷晴知道苍梧的身份后,便双腿发软的跌坐在了地上,惊恐地瞪着她瑟瑟发抖。

    从前自己是如何欺负她的,今后她会不会加倍报复回来?!

    就像现在跟韩知夏对峙一样,看着她脸上邪魅狷狂的笑容,她心底一片冰寒。

    苍梧瞥见后面赶来的方一,挥手让他将红袖带下去好好安置。

    红袖见玉牌恢复了,喜极而泣,听她如此安排,也没逞强,随着方一往府外走去。

    一步三回头,好似还想多看一看她那重生归来的小姐。

    苍梧看着人离开,才转身望向韩知夏。

    她的眼里已经染上了毒辣和阴狠,仍在慌忙地想着对策。

    “你当日对我痛下杀手时,可有想过我会活着回来?”她半眯着眸子,一步一步朝她靠近。

    东方冕将人护在身后,见她靠近,默默咽了咽口水。

    他忽然起身,对上苍梧:“灵儿,你真的回来了?”

    他眉头轻拧,脸上带着几分欣喜,还有不敢置信,一副想见又不敢见的神情,似是近乡情怯。

    “你……你在天狼山,受了不少苦吧?”

    他说着,想要上去拉住苍梧。

    苍梧步履微错,轻巧地躲开,冷冷地盯着他笑道:“多亏了你当日盖在我身上那块能招引妖兽的披风,不然我还真没法赤手空拳的,从那群妖兽嘴里逃出来呢。”

    这句话中信息量极大,场内众人纷纷凝思起来。

    东方冕一急,慌忙说道:“灵儿你在说什么?是不是在天狼山上,那个天魔对你做了什么?!”

    “天魔?”苍梧眉头一挑,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冷。

    “哪有什么天魔?”

    她眸子一眯,猛地扯开自己的衣襟,露出自己肩头上那刻意没有去除的狰狞伤疤。

    “当初你们这对狗男女狼狈为奸,不仅毁我容貌,还挑断了我的经脉,用禁药让我功力尽散沦为废人!”

    她说着一顿,清冷的眸子扫向众人,淡淡道:“当日,只有一匹妖兽进阶引来了天劫,根本没有什么天魔降生。全是她为了咬定我会死在天狼山而夸大的说辞。”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传说这高阶的妖兽进阶,会引来天劫,天象会发生极大的异变。

    若是凶狠的妖兽进阶,那异变便好似有魔头降生一般。若是瑞兽,便会是祥云丛生,犹如神人降生。

    这天魔降生,当世从未有人见过,那已经是远古时候的记载了。

    而这天魔降生的消息,也确实是从他们当时参加历练的那一批人口中传出的。

    如今距离“天魔诞生”,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整片大陆也依旧祥和,并未发生过任何的灾难。

    如此一说,没准真的是韩知夏和东方家的阴谋。

    为的就是要除掉凤灵,让另外的人上位,然后霸占、慢慢蚕食掉凤家的家产。

    如此野心,当真是细思极恐。

    众人神色各异,复杂地看向今日的诸位“东道主”。

    韩知夏和东方冕原本是想,若是凤灵活着回来了,便一定要扣实了她就是天魔的帽子,没想到如今不仅没有成功,还被反咬了一口。

    一时间都怔愣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反驳。

    苍梧见东方冕杵在跟前,一阵烦躁,抬脚将他踹开,躲在他身后惊疑不定的韩知夏瞬间暴露在眼前。

    对上她的视线,韩知夏深吸了口气,知道事已至此,只能是来个鱼死网破了。

    褪去那一层柔弱伪善的假皮囊,阴狠一笑:“就算你回来了又如何?凤家早已经是我的了,今后也不会再有凤仁庄,只会有韩府!”

    她说着,狂狞一笑:“你以为你坦白了身份,大家就会认可你回到凤家吗?这些人精,根本不可能让你回来!让你回来,让凤家在四大家族中独大,影响他们的势力发展!”

    她三言两语,将所有人心里的盘算都倒了出来,丝毫不顾这么说会带来的后果,只为了能给苍梧不痛快。

    然而面对打算与自己争到底的韩知夏,苍梧却不为所动。

    她修炼了噬灵术,而自己的修为也不过是刚步入大武师的境界,即便是发作起来,她也肯定不会是她的对手。

    一次没杀死,那就来第二次。

    第一次阴谋没得逞,那这次就光明正大的让自己身败名裂!

    苍梧早知她的意图,只是她并不知,自己真的就是那降生的天魔。

    这是上天让她当魔头,她这也没个推辞的机会啊。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好好好工作咯。

    对付那邪恶的噬灵术,她自然有更邪恶的方法。

    不然,怎么可能在毫无灵力的情况下,斩杀那条皮比钢铁还硬的青天蟒呢?

    看着韩知夏额上隐隐暴起的青筋,还有周身流动的宛如实质般的骇然灵气,她唇角微弧,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你想与我决斗?”她环顾了一眼周遭的众人,他们确实心思各异,也没有出手的打算。

    说起来,这的确是凤家的家务事,只是今日这家务事,被搬到了台面上。

    他们不好插手,也不愿意插手,只能仍由着事态发展下去。

    东方震见状,只能暗暗祈祷韩知夏能够打赢凤灵。

    毕竟二人的实力悬殊巨大,就算是凤灵的天赋再高,面对如此大的境界只差,也难以抵挡。

    届时他在暗中……这凤灵,绝对是有命进来,没命出去。

    他想着,阴鸷的面容上染上了几分得意,捏起苍梧送的那四枚丹药,冷冷笑道:“这丹药原是为我们续命准备的吧?只可惜,如今就要成为绝笔之作了。”

    东方冕原以为苍梧对自己还有几分情谊,没想到她出手竟然毫不留情。

    刚才那一脚踹出,正是踢在他腹部最为柔软之处,如今还火辣辣的发疼,连起身都艰难。

    看到韩知夏出马,他也终于意识到,眼前的凤灵,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围着他“冕哥哥”“冕哥哥”欢乐叫唤的小灵儿了。

    冷酷如她,那让人自心底发寒的眼眸,看不到半点人的情感。

    面容虽是娇俏,只是她脸上的那抹邪肆笑容,却让他忍不住发憷。

    “你以为你修炼了禁术,便天下无敌了?”看穿了韩知夏的心思,苍梧幽幽开口挑衅。

    韩知夏眼神一凛,陡然出手,身子闪电般的出现在她眼前。

    而苍梧只是微微侧身,便闪开了。

    于帝无辞相比,她这个速度,简直就是龟速。

    她唇角微扬,劈手便砍向她的手臂。

    那一招的速度,丝毫不比她慢。

    而韩知夏虽是察觉到她的攻击,却根本来不及反应,侧身要躲,奈何苍梧那一刀的角度刁钻,仍她怎么躲,都得要挨着一下。

    无奈只好运转了周身的灵力来抵抗,企图用自己强悍的灵力反伤。

    苍梧手掌一推,借力打力,便将她体内爆发出的力量推了回去。

    韩知夏一声惨叫,捂着手臂瞬间跳开数米远。

    头上凤冠垂落下的流苏摇曳,血红的喜袍映衬着她脸色惨白。

    她睁着一双恶毒的双眼,死死瞪着苍梧,银牙一咬,又提气扑了上去。

    苍梧见状冷哼了声:“愚蠢至极。”

    话语中带着无尽的嘲讽和不屑,更激怒了韩知夏。

    她出手愈发凌厉迅猛,招招致命,直逼苍梧的命门。

    而除了枪法,苍梧最是擅长近身搏斗,她这一招招越是致命狠辣,苍梧便越兴奋。

    防守为主,然后出其不意的进攻,每一次出手,都专门挑人体最柔软最疼痛的部位下手。

    韩知夏挨了一顿打,疼得惨叫连连,进一步被激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昭昭知我意〕〔地狱恶犬游戏〕〔甜妻宠上天:总裁〕〔废土争霸〕〔订阅才能变强〕〔都市超级仙尊〕〔捡个主神养着玩〕〔快穿攻略:黑化男〕〔坏叔叔,轻点爱!〕〔浴火重生:携手九〕〔霸妾横行,王爷莫〕〔娱乐之再次起航〕〔强宠上瘾:替身娇〕〔大掌柜〕〔云飞天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