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农媳有点甜〕〔六宫凤华〕〔侯府娇宠〕〔亿万继承者萌宝来〕〔大叔,轻点撩〕〔凡心已动〕〔丹师剑宗〕〔第一娇〕〔绝宠邪妃:毒医六〕〔带着萌娃去种田〕〔海贼之海军鬼神〕〔我的绝品总裁未婚〕〔庶门风华〕〔回到大唐当皇帝〕〔都市雄杰〕〔阴阳直播间〕〔首长老公,上车吗〕〔总裁的绝命爱人〕〔米奈希尔之力〕〔亲兵是女娃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无赖小魔妃 第154章 真相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54章真相

    车队行驶了三日,帝无辞每日喂苍梧一碗心头血,直到第三日傍晚,她才幽幽转醒。

    昏黄的夕阳洒下,整个车厢内都笼上一层淡淡的金色,慵懒而惬意。

    苍梧睁开眸子,入眼便对上那一双深邃漆黑的眸子,她抿了抿唇。

    帝无辞抬手撩开她散落在脸颊的发丝,将她揽入怀中,斟了杯热茶,贴着她的唇瓣喂她服下。

    润过嗓子后,才觉喉间舒畅了。

    靠在帝无辞怀里,苍梧偏过头,才对上他的眼睛。

    “你没乘人之危吧?”她眉眼弯弯,开口便是不正经。

    语气虽然还是虚弱,但精神还算不错。

    帝无辞睨了她一眼,轻轻一哼:“你现在也算不上人吧?”

    苍梧撇了撇嘴:“确实不是人。”

    将她的嘟囔听在耳中,帝无辞深邃的眸中荡过一片暗波。

    “这衣服是哪里来的?”

    他从车厢另一侧软榻上将那件带血的红衣取来,丢到她身上,话语间带了几分压迫。

    苍梧闻着红衣上几近消散的血腥味,轻嗤了声:“这衣服浸过天魔泪,刀枪不坏、烈火难焚,好歹也算是件宝物了。你要喜欢,拿去洗洗,没准还能出个好价钱。”

    帝无辞冷眸微眯,抬手轻轻捏住她的脸颊,掰过她的脸让她与自己对视。

    看着她似笑非笑的神情,狠狠地俯首,在她唇边又咬了一口。

    “他们还想要你的眼泪?”

    几乎是压抑着怒火吐出这句话,帝无辞紧紧盯着她,看到那个笑,便是怒不打一处来。

    感受着他隐忍的怒火,苍梧眸子闪了闪,眼睑微垂,问道:“云生呢?我历劫,他可有受到牵连?”

    “你出事的时候,他有所感应,现在正跟冥笑一处休息。”帝无辞错开眼,淡淡道。

    苍梧感受了下身体的情况,虽然经过了金莲的锻造,她的骨骼经络都如金刚般坚硬柔韧。

    但强行魔化,加上外力摧残,对她身体造成了难以承受的负担。

    体内残留的金莲,效力外显,让她容貌大变。

    但是历劫之后,传承的魔力愈发强大,她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帝无辞便让云生承担了一部分。

    作为天魔诞生的附属物,云生本便是为此而生。

    苍梧依稀能够感觉到他的状况,虽是觉得帝无辞此举有些残酷,却也明白事态的严峻。

    若非云生,她即便是从森罗书院活着离开,也会被那强大的魔气所吞噬。

    或是同化,或是湮灭。

    苍梧抱着那件红衣,缓缓回神:“跟我一起的那个女孩呢?”

    帝无辞垂眸,重新看向她。

    “这衣服是她留给我的。”苍梧扯出一个苦笑,“我明知此行凶多吉少,会连累他们,却还是去了。”

    帝无辞长眉微拧,握住她微微颤抖的双手。

    “若不是冥笑将云生带走,你是不是至死也不会给我发讯号?”他大掌将她的手紧紧包裹住,用力捏紧,语气里带了几分愤恨。

    是对自己的懊恼,也是对她的气愤。

    “这是你死对头设的局,你来,不是自寻死路吗?”苍梧故作不解的看向他,眨了眨眼。

    “你以为你死了就能毁了他吗?”帝无辞忽然无奈,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无力的表情。

    “可我不是活下来了吗?”苍梧盯着他,缓缓一笑。

    帝无辞眉头一蹙,再想起当时之景,心头依旧窒息得发慌。

    不敢想,他若迟一步,那道天雷落下,她是否会魂飞魄散。

    “呵,自大狂。”他别过头,轻哼道。

    苍梧轻轻一笑,伸手环住他的腰身,将头枕上他的胸口,感到他身子微僵,轻声道:“我活下来了,你今后可以尽情的讨债了。”

    闻着他身上似有若无的血腥之气,苍梧眼底闪出闪过一抹黯然。

    当时她用尽了办法,顶多也只能确保留住一丝神魄。

    若不是帝无辞及时赶到,她真的活不下来了。

    她这条命,始终都不由她做主的。

    帝无辞见她眼眸轻阖,似又有沉睡的迹象,将她扶起,推开车窗,让她看向车外。

    马车平稳的在荒芜的林间行驶,林间树木高大稀松,树干秃枯,还未抽出新芽。

    昏黄的阳光洒下,在林间投下斑驳的光影,好似一副萧索的夕阳图。

    耳边是马蹄和车轮交错的声音,气氛静谧安详,让人心情平静安和。

    苍梧怔怔地看着车外出神,半晌后,才回神,看向他问道:“这是去哪里?”

    “无尽森林。”帝无辞视线落在窗外,淡淡道。

    苍梧金色的眸子,被投下的夕阳染上一抹淡淡的红晕,折射成金橙色。

    她眸光微闪,忽地一声轻笑:“原来如此。他想逼你提前回去?”

    她看向他,等待回答。

    “当年我刚在九州稳定,他的元神便跟着来到九州。每次我将抓到他时,他便会转移身子。”帝无辞说着,眼神微微一凛。

    “不过他与我不同,他是强行进入九州,在这片大陆,每次过来,只能维持一年的时间,便必须要回去,否则他的力量便会成倍被削弱,受到天地法则的制裁。”

    “而且,在这片大陆,不能轻易动用自己的灵力?”苍梧接着说道,虽是反问句,语气却十分笃定。

    帝无辞垂眸扫了她一眼:“没错。”

    得到确定的回答,苍梧又撇了撇嘴,嘟囔道:“方一也是你那边的手下?”

    帝无辞挑眉,不置可否。

    至此,苍梧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严重的侮辱。

    到底是现代的人太笨,还是他们古人太精啊?

    穿越以后,她就被人设了这个大一个局,还丝毫没有察觉。

    即便是察觉了,也无力破局。

    见她一脸挫败,帝无辞一阵好笑。

    马车的速度缓缓慢下,最终停了下来。

    外头方一的声音忽然传来:“爷,灵越的子衿公主求见。”

    “灵越”二字一落,帝无辞脸色一冷:“让她滚。”

    苍梧想着宸子衿的模样,无法将她与皇室里那些权谋争斗联系起来。

    可她一直在宫乐天门下修行,宫乐天布下那个阴险的阵法等她入瓮,这人不可能毫不知情。

    那般纯良的模样,是装的也未必。

    经过这一次凶险,苍梧对于这些人的信任,早已降到了极点。

    她轻轻冷笑:“何必急着将她赶走,留她看看要耍什么花招也不失乐趣。”

    帝无辞深深看了她一眼,也冷冷一笑。

    “将她绑起来。”那熟悉的邪肆的语调传出,方一浑身一抖,他家爷,又要折腾人了。

    苍梧说了这半晌的话,有些乏了。

    眼看着日光缓缓淡去,即将入夜,抬手在帝无辞的大腿拍了拍,但因为身体无力,手掌落下,像是在柔情抚摸一样。

    帝无辞眸色一深,抵上她额头,暧昧道:“身子这么弱,还不安分?”

    苍梧老脸一红,尴尬地错开眼。

    帝无辞轻笑一声,将她放下,让她枕在自己腿上。

    “明日进了林子,马车无法通行,你与我一同骑马。”

    他用手护住她的头,不让她因为车马震荡而撞到前方不远的桌边。

    “嗯。”苍梧轻轻应道,身子一动,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前几日帝无辞怕她疼痛难耐,喂她服了枚麻醉的药丸,药效刚刚散去,现在只是稍微动一动,便跟要散架似的。

    动了一下后,她便不敢再动弹了。

    “那药你还用吗?”

    帝无辞见状,轻轻拉起她的手,用冥笑教的方法,捏住她的手,缓缓按摩起来。

    知道这个药能止住疼痛,但是服用后,人会觉得十分疲乏无力,基本上只能任人摆布。

    而苍梧的性子,看似随性,骨子里却自有一股傲气。

    让她像布偶一样被人摆弄,她定不会不甘愿。

    可苍梧却笑着反问道:“你是喜欢软绵绵的我,还是喜欢可以捏你的我?”

    “野马变兔子吗?”帝无辞唇角微扬,勾起一个邪笑,眸光明亮。

    “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

    苍梧听着他暧昧不明的话语,老脸微微一红,金色的眸子里似乎也染上了一层红晕。

    感受着他手下的力道微微加重,痛感中带着一点舒畅,通身的痛感好像随之减轻了不少。

    任由他伺候着,呼吸渐渐平稳,缓缓睡去。

    帝无辞来无尽森林,并没有刻意隐瞒行踪。

    加之宋清亲眼目睹他们离去,宸子衿刻意等了两天,才快马加鞭追了上来。

    迫害忠臣和将士一事,不知道宸奕凝使了什么手段,被压了下来。

    宫乐天创建森罗学院,在整个大陆都有着威严。

    幕后那人只需搞定他一个人,后面的整个局,都会有人帮他布下。

    根本无需他出手,也能逼苍梧入魔。

    而从宫乐天处得知她是天魔的消息,白家与皇家便开始联手,假意放走韩知夏,让苍梧放松警惕。

    故意让白栋出面,随宋清西去,假意寻找踪迹,将凤家的一部分势力引开。

    再让对白清清心存怀疑的苍梧,跟着白清清的行踪回到天问楼。

    那把火,即便苍梧不放,白清清也会下手制造事端,再一次调开凤家的部分人手。

    为他们灭门凤家,提供条件。

    至于那个所谓的“逃兵”赖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再见,我心头的朱〕〔你豪女婿〕〔城市的逃亡者〕〔她有空间他有位面〕〔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三生桃花簪〕〔韩城恋〕〔飞到城市另一边〕〔漫花记〕〔带着工业革命系统〕〔未来兵王在都市〕〔最强神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