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反派今天也很乖〕〔巧女喜当家〕〔嫁我不吃亏〕〔太古武神〕〔君倾心与卿〕〔农家小福女〕〔都市超凡神医〕〔情爱散〕〔契约宠婚,温总请〕〔法医王妃之邪佞王〕〔墓下诡门棺〕〔共生纪事〕〔璀璨仙途〕〔田园医香〕〔万灵苍穹〕〔亮在山村的太阳〕〔我成了小乌鸦嘴他〕〔你是我的小良辰〕〔悠悠笛声沁沐阳〕〔快穿女配生存计划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第274章 萧府出事了!
    ,!

    五月的最后一天,天厉国耒阳城一大早就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

    穆妍坐在窗边,在看穆卓清托东方明玉带给她的信。都不是东方明玉来天厉国之前穆卓清现写的,是穆妍出嫁之后的这几年,穆卓清每隔一段时间给她写的,只是之前从未派人送过来。

    穆卓清的信中没有什么大事,都是一些诸如“四妹你走了,突然好无聊”,“大阳城来了一个很有趣的杂耍团,可惜四妹你不在,不然我们一起去看”,“我定亲了,是娘选的,但偷偷告诉四妹,我跟他早就见过好几次啦”,“他竟然翻墙进家里,往我窗台上放了一束花就跑了,果然好多人都说他有点傻,不过我知道他不傻,他只是不喜欢跟他那些兄弟争”,“明天我就要成亲了,身边连个姐妹都没有,不过听说四妹嫁给萧王之后过得很好,我也会过得很好的”,“语晴的孩子没了,她很伤心,我去看她,她却像变了个人一样,还说是你害她,还骂你,我以后不想再理会她了”,“四妹,我有身孕了,你姐夫说希望是个儿子,因为如果是女儿,将来会被别家的臭小子抢走,他说他会担心女儿出嫁之后被欺负”……

    穆妍看完最后一封信,唇角噙着清浅的笑容,把那些信都好好地收了起来。

    穆妍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就是在跟随穆耀光叛逃去往东阳国的路上,她的身体很弱,穆霖也半死不活,那个时候穆家不安定,她其实下意识地防备着身边的人,除了穆霖之外。

    现在回头想想,其实穆琪和穆卓清这对兄妹性格都随了东方明玉,明理大气。只是穆妍到了大阳城之后,在穆王府中待的时间很短,就选择了带着穆霖去清心寺养身体,顺便躲清静,所以与那对兄妹之间没有太多的交往。

    而穆妍和穆卓清真正熟悉起来,就是穆妍出嫁前回穆王府住的那短暂的时间。她们姐妹相处很愉快,因为穆卓清是个很难让人讨厌的姑娘,善良却不柔弱,正直却不死板,想来少女时期的东方明玉就是那个样子的吧。

    可惜,东方明玉的一辈子都被穆耀光和苏婉清给毁了,但命运摧毁了她的梦想和人生,却没有让她成为一个失败的母亲,她把她的一双儿女都教得很好,也尽力给他们提供了安宁幸福的生活。

    萧星寒走过来,从背后抱住了穆妍:“想什么呢?”

    “我想去看看东方明玉。”穆妍微微偏头,对萧星寒说。

    窗外雨声阵阵,萧星寒摇头:“不行,外面在下雨,淋到了怎么办?”

    “萧寒寒,我何时变得这么娇气了?”穆妍笑了。

    “我希望你在我面前更娇气一点。”萧星寒看着穆妍目光灼灼地说。

    穆妍表示,她家萧寒寒是真的学会了情话技能,可喜可贺……

    门口响起了凌霜的声音:“小姐,东方公主身边的平英求见。”

    萧星寒放开穆妍,坐到了一旁,穆妍说:“进来吧。”

    凌霜轻轻推开了门,东方明玉的侍女平英垂着头走了进来,对着穆妍行礼:“四小姐。”

    “夫人还好吗?”穆妍看着平英问。她尚未告诉东方明玉穆耀光已死这件事,不过想来东方明玉昨夜肯定非常难熬。

    平英神色担忧地摇头:“夫人不太好,昨夜都没有合眼,饭也吃不下,都一天了滴水未沾,刚刚非说要回东阳国去,奴婢拦不住,想请四小姐劝劝夫人,外面风大雨大,改日再走吧!”

    穆妍秀眉微蹙,正要站起来,结果萧星寒先一步站了起来,轻轻按了一下穆妍的肩膀,然后看着平英神色淡淡地说:“我去。”

    平英看了一眼萧星寒,又赶紧低下头去,一副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手足无措的样子。

    “凌霜,给你家姑爷备伞。”穆妍微微一笑说。

    “哎!”凌霜从廊下取了一把黑色的大伞,在萧星寒出门之后恭敬地递给了他。

    萧星寒撑开伞,大步走进了风雨之中。房间里面的平英反应过来,赶紧转身出去,拿着她放在廊下的伞,一路小跑着追过去了。

    穆妍并不担心萧星寒去会吓到东方明玉或者让东方明玉受什么刺激,萧星寒过往某些年是情商很低,不与人来往,也不懂得如何与人来往,但如今已经好了很多了。昨日萧星寒去找穆耀光谈,也没说几句话,穆耀光当夜就选择了自我了断,穆妍觉得,萧星寒在与人沟通这方面进步非常大……

    东方明玉住在萧王府的一个客院中,窗户开着,她坐在窗边,面容惨白,大风吹着雨滴打落在了她的脸上,已经看不清那是她的泪水还是天空落下的雨水了。她真的好恨,好恨穆耀光,好恨苏婉清,好恨这可笑的命运!可她知道,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她失去的大好年华,失去的人生,都再也无法挽回……

    就连萧星寒出现在视线中,推开门进了房间,东方明玉都毫无所觉。她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沉默地留着眼泪,眼中一片灰败,是真的绝望至极。她不明白老天为何要如此捉弄她,她这辈子从未做过亏心的事情,也没有害过别人,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

    “穆耀光死了。”萧星寒站在东方明玉身后,神色平静地说了一句。

    东方明玉神色一怔,动作迟缓地转头,看向了萧星寒,喃喃地问:“你说……什么……”

    “穆耀光昨夜自尽了。”萧星寒又对着东方明玉说了一遍。

    东方明玉猛然瞪大了眼睛,身子都在微微颤抖:“死了……他死了……死得好……他早就该死了……我只恨没有在看清楚他真面目的时候就杀了他!”

    “对,你早该杀了他,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但你错过了这么多年。”萧星寒看着东方明玉神色淡淡地说,“如今你如果还用苏婉清和穆耀光的错误来折磨你自己的话,你只会继续错过,浪费光阴。你问心无愧,为何要哭?该哭的是他们,该死的是他们,你还活得好好的,便应该向前看,把自己的人生过得越来越好,否则你最对不起的就是你自己!”

    萧星寒的话,如一记闷棍敲在了东方明玉的头顶!她神色一震,仿佛被雷劈了一样定在了那里。是啊,从始至终都不是她的错,当年她一时的犹豫,没有及时回头,又错过了这么多年,现在她还在哭什么?哭苏婉清太无耻?哭穆耀光的死吗?不!她该清醒了!她的人生已经被那对渣男贱女毁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她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为自己而活!她年少时期那么多美丽的梦想,她想要游历天下,看遍山川河流,四季美景,在每一个地方都留下她的足迹,甚至还想过要写一本游记,记录下她的见闻和经历,传给她的子孙后代……

    过去那么多年,东方明玉一直笼罩在苏婉清和穆耀光给她的阴影之中,即便她对穆耀光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幻想,可她却为了她的孩子能有一个完整的家,一直忍着没有对穆耀光做什么。现在想想,她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早点手刃穆耀光!

    东方明玉呆滞的眼眸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丝神采,她还活着,她有一双虽然没那么出色,却善良孝顺的子女,她当了祖母,也当了外祖母,将来她会儿孙绕膝,她要为他们,更要为了她自己,好好地活着!

    过去既然已经无法回头,那便不再回头!她早该向前看,向前走,去做她喜欢的事情,去完成她未完成的梦想,这样到老的时候,她子孙满堂,脑海中不再会去想苏婉清和穆耀光那些丑恶的嘴脸,她可以骄傲地告诉她的儿孙,她曾经是东阳国最美丽的公主,她走过很多地方,看到过最美丽的风景……

    东方明玉再抬头去看,萧星寒已经不见了人影,只有她的侍女平英神色紧张又关切地看着她,像是怕她想不开一样。

    “平英,我饿了。”东方明玉对平英说。

    平英抹着眼泪说:“公主稍等,奴婢去找凌霜姐姐,给公主拿饭菜过来!”平英是自小伺候东方明玉的老嬷嬷的女儿,那位嬷嬷去年走了,临走之前还叮嘱平英,说东方明玉受了很多苦,让平英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平英很快取了热腾腾的饭菜过来,东方明玉也不让平英伺候,自己端着碗,慢慢地吃,吃得七八分饱就放下了筷子,然后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对平英说:“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平英连忙摇头:“没有!公主还跟以前一样美!就是没睡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东方明玉点头:“我也觉得好累,我去睡一觉,你收拾了这些也去休息一下吧。”

    “哎!”平英给东方明玉铺好床,看着东方明玉躺下,很快进入了梦乡,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感觉东方明玉跟之前不一样了,这么多年一直萦绕在东方明玉眉宇之间的郁气消散了不少。

    却说萧星寒,从过来见东方明玉到他回去,总共也不过一刻钟的时间,结果他一进房间,发现家里来了不速之客。

    看到突然出现,正坐在那里和穆妍交谈的东方紫煜,萧星寒轻哼了一声:“你来做什么?”

    东方紫煜看到萧星寒,本想站起来打个招呼,但是听出萧星寒语气中的不欢迎之意,他决定继续坐着了。

    东方紫煜看着萧星寒微微一笑:“我来看看我的皇妹,好久不见了,妹夫。”

    萧星寒当下就有一种想把东方紫煜提起来扔出去的感觉,不过他选择了走到穆妍身旁,伸手把穆妍抱起来,自己坐在了穆妍的位置上,让穆妍坐在他的腿上,然后看着东方紫煜神色淡淡地说:“嗯,是好久不见了。”

    东方紫煜的脸色瞬间就僵硬了,眼眸微黯,垂下了头,很不自然地去整理他并不乱的衣服,过了一会儿才平复了心情,抬起头说:“看来你们真的没把我当外人。”

    “是,所以我们打算送你一份大礼,你亲自过来了更好。”萧星寒看着东方紫煜说。

    东方紫煜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萧星寒说要送他大礼,肯定没好事!他还没开口,就听到萧星寒说:“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当皇帝吗?曾经肯定想过一统天下,明日我就下旨,把天厉国送给你。”

    东方紫煜的神色跟被雷劈了一样:“不行!我不要!”

    “为什么不要?”萧星寒反问。

    东方紫煜没好气地说:“有你们这样的吗?本来我们说好的,我把东阳国送给你们!结果你们说不要就不要了,还想把天厉国塞给我?你们别想了,我不同意!”

    东方紫煜原本是野心勃勃,很想当皇帝,但他又不是那种不择手段的野心家,不然他也不会真的喜欢上穆妍,无法忘怀。

    当了皇帝之后,东方紫煜才发现那并不是什么好事,他曾经最疼爱的亲弟弟东方紫煜为了权势与他反目成仇,最终惨死,他青梅竹马的表妹姚语晴嫁给他之后,与后宫中的其他女人勾心斗角,像是变了个人,他的外家随着地位的升高,已经隐隐地想要插手朝政……

    帝王多自称寡人,当了皇帝之后的东方紫煜才真正明白那两个字是什么意。他体会到了高处不胜寒,也失去了曾经所有的快乐,他开始厌烦那张龙椅带给他的一切,因为他发现那样的人生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他好多次想要出宫去走走,像以前那样,却发现就连那一点的自由都变得很难。

    东方紫煜主动来找萧星寒和穆妍,一来是想来看看他的朋友,虽然他心中并不只是把穆妍当朋友,但他知道他们之间的距离,不会越矩,二来还想跟萧星寒和穆妍商量一下天下的局势,也存了再把东阳国送给他们的心思。

    “你想把东阳国送给我们,也不用想了。”萧星寒说,“我们不要。”

    “萧月儿呢?”东方紫煜直接转移话题,问起了萧月笙。先前代表萧星寒和穆妍去跟东方紫煜谈的人就是萧月笙,虽然交往很短暂,但萧月笙给东方紫煜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东方紫煜很喜欢萧月笙这个朋友。

    穆妍已经从萧星寒身上下去,坐在了萧星寒身旁,因为她并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如此秀恩爱,尤其穆妍知道东方紫煜喜欢她,但他们是朋友,没必要刻意刺激东方紫煜,萧星寒也只是对东方紫煜那声“妹夫”感觉不爽,所以小小地反击一下而已。

    听到东方紫煜提起萧月笙,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月哥被人抓走了。”

    东方紫煜拧眉:“怎么回事?”

    “这件事说来话长。”穆妍对东方紫煜说,“先前请你帮忙安排四方城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蓬莱岛和外族人的事,月哥就是被外族人抓走的,我们过几天就要出发去找他,所以天厉国这皇位,在我们走之前,必须送出去。”

    “你们?”东方紫煜看了一眼穆妍隆起的小腹,微微皱眉,“你现在这个样子,不适合长途跋涉!再说了,去那么远的地方,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让萧星寒自己去好了,你留下,当女皇!”

    “你想得美。”萧星寒轻哼了一声,“我们已经决定的事情,你就不用再废话了。天厉国你不想要也无妨,干脆你把东阳国一起送给拓跋翎和连烬好了。”

    “我跟他们不太熟,他们会要么?”东方紫煜皱眉问。

    “忘了告诉你,阿烬也是你弟弟,反正看你也不想当皇帝了,有空去北漠国找阿烬玩儿吧。”穆妍对东方紫煜说。

    东方紫煜愣了一下:“阿烬?青莲公子?我弟弟?”

    “他是东阳国六皇子,不过你小时候恐怕都没见过他。”穆妍对东方紫煜说。

    东方紫煜摇头:“我知道有这么个弟弟,但的确没见过,没想到竟然是他。”

    “你皇姑姑在府里。”穆妍对东方紫煜说,“你不如在这里住两天,到时候与她一起离开。”

    “你们找我皇姑姑过来做什么?”东方紫煜问,“是要打听你的身世吗?结果如何?”

    穆妍把东方明玉的事情简单地跟东方紫煜讲了一遍,东方紫煜都震惊了,义愤填膺地说:“如果不是穆耀光昨夜已经死了,我一定要亲手把他给剁了!无耻至极!”

    “如果你真的不想再当东阳国的皇帝,这是大事,却也不难解决,只要不引起任何动乱,百姓依旧安居乐业即可。对你来说,处理好身边的人更重要,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穆妍提醒东方紫煜。

    东方紫煜神色一怔,他明白穆妍在说什么。他刚刚听说了东方明玉的遭遇,为东方明玉不平,深感穆耀光和苏婉清的无耻。但想想他自己,也是一个丈夫,他青梅竹马的表妹姚语晴嫁给他之前是个温柔爽朗的姑娘,现在变得不可理喻,甚至因为失去孩子变得有些疯癫,说到底,他要负很大的责任。即便他不喜欢姚语晴,即便他未来某天决意和姚语晴分开,也要尽他所能照顾好姚语晴,不爱,但却绝对不能再互相伤害了……

    这边萧星寒正想开口让东方紫煜去客院休息,门口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主子!”

    是莫轻尘。萧星寒打开门,莫轻尘出现在门口,伸手要去抱萧星寒,结果被萧星寒一脚踢到了旁边,然后他就凑到穆妍的身旁,盯着穆妍的肚子,神色惊奇地说:“这么大了?”

    莫轻尘还是那副跳脱的性子,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过。他是先认识的萧星寒,和慕容恕一样,都算是萧星寒少年时期的好友,只是后来他认了穆妍为主,因为他跟萧星寒很难沟通。

    “小天儿你一个人回来的?”穆妍笑着问莫轻尘。

    莫轻尘点头坐了下来:“是啊!拓跋十一怀孕了,不然阿烬和她都想过来找你们的。赟之本来要跟我一起回来,不过他娘病得有点重,他也不能不管。”

    沈赟之一直跟着莫轻尘在繁星城,他的母亲沈芊芊也一个人在繁星城生活,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那毕竟是他的亲生母亲,沈芊芊病了,沈赟之选择了留下照顾她。

    “阿烬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穆妍问莫轻尘。

    莫轻尘带头:“是有正事。一开始独孤过去,说要拓跋十一把北漠国送给你们,拓跋十一和阿烬自然是十分乐意的,甚至都计划好了,到时候他们夫妻俩也过来耒阳城生活。不过你们的计划后来变了。先前又听说萧月儿被抓走了,阿烬和拓跋十一很担心,并且猜到你们俩肯定打算离开去找萧月儿了,他们暂时走不开,就派我过来找你们,跟你们说,如果你们需要的话,他们愿意帮忙收了天厉国,让你们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走,任何时候回来这里依旧是你们的。”

    “阿烬最好了。”穆妍微微一笑说。

    萧星寒虽然有一点点不爽,不过他向来对连烬没什么脾气,因为连烬对穆妍是真的好,无关情爱。虽然穆妍比连烬小,但一直都把连烬当弟弟看的。

    “我是得找机会去跟我那位弟弟好好聊聊了。”东方紫煜说。他是真的不想当皇帝了,厌倦了,他打算回头跟连烬商量一下,直接把东阳国也送给他,反正连烬本就是东阳国的皇子,再合适不过了。

    “看来你们是真的打算要走了,我还没来晚,我要跟你们一起走,拒绝无效。”莫轻尘看着穆妍说,“阿烬和慕容都有妻儿了,肯定不能就这么撒手跟你们去闯,我无牵无挂,跟你们去哪儿都行!”

    “嗯,幸亏你是光棍儿。”穆妍唇角微勾,“准了。”

    莫轻尘扶额:“不要看不起我好不?说不定我这次跟你们去外族人那边,能找到一个漂亮媳妇儿呢!”

    “祝你成功。”穆妍点头。

    东方紫煜去看东方明玉了,莫轻尘去找独孤傲了,房间里面只剩下了萧星寒和穆妍两个人。

    萧星寒抱着穆妍坐在窗边,看着外面骤急的大雨:“他们来得正好,有些事情已经解决了,明日我们去陪爹娘一天,后天就出发吧。”

    “好。”穆妍微微点头。

    下一刻,一个剑龙卫冒雨而来,站在廊下声音急切地说:“主子,夫人,萧府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摧毁玛丽苏〕〔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种地南山下〕〔穿书后,我嫁给了〕〔爱恨江山〕〔异侦实录〕〔云深雁归来〕〔谁动了我的志愿〕〔校园第一修罗女神〕〔许君不知情深浅〕〔那年绒花树下〕〔学渣重生后〕〔重生大富翁〕〔侠士是怎么炼成的〕〔校园重生之王牌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