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山里汉:辣妻〕〔狂探〕〔体验派影帝〕〔试婚100天:帝少宠〕〔宝贝儿〕〔重生之少年神算〕〔我真不想躺赢啊〕〔史上最混乱的时代〕〔且盼如意得长久〕〔英雄联盟之无双大〕〔爱与浮生之千千结〕〔蚀骨宠婚:陆少,〕〔农女种田:拐个将〕〔九品相婿〕〔罗马尼亚雄鹰〕〔都市最强赘婿〕〔我家学霸皇帝养成〕〔余生一个顾晋南〕〔神算邵坏水〕〔美妆天后花田喜事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嫡女归来:殿下,有喜了! 第17章 太子又来了
    “当然不是,上次臣女就说了殿下的毒不是一种也不是几种,不好轻易下手,要想解了毒必须万无一失,且您的身体素质要跟得上。”

    萧琉烟的话让楚夜冥脸色黑了黑,他咬着牙,“你意思孤的身体素质不行,你要不要试试,嗯?”

    一把将人推靠在墙上,楚夜冥一手撑住墙,一手搂住萧琉烟,绯红的唇微勾,语气危险而暧昧,萧琉烟却面不改色道:

    “臣女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萧琉烟叹气,“臣女是想万无一失,毕竟殿下的命也关系到臣女的命,不是吗?”

    “你倒是认命的快,”楚夜冥讥讽道。

    “不认命又能如何,臣女不过是萧家不受宠的嫡长女,好不容易回来萧家,战战兢兢的面对萧府各路人马,还要担心受怕丢了脑袋,索性认命,心头也快活自在些!”

    萧琉烟精致的脸蛋上带着一抹苦意,眼眶微红,一抹清泪似乎含在眼里却倔强的不肯落下,楚夜冥见状眉头一拧,心头不知怎么地就有些焦躁,自己看中的玩具在萧家却被人欺负。

    有些不爽!

    楚夜冥离开之后,萧琉烟眼底的清泪立马消失不见,眸底一抹凛冽的冷寒之意,哪里还有之前那楚楚可怜苦楚无依的模样!

    萧府外,楚夜冥停留了一瞬,开口道:“初一,你去问问阿六,萧琉烟在萧家的处境!”

    “是,主子!”初一应声,冷漠的脸上闪过一抹果然。

    翌日,一大清早,萧琉烟就起了,看了眼外头的天色,刚蒙蒙亮,阿六打着哈欠的打水进来,看到萧琉烟坐在梳妆台前吓了一跳,有些心疼,

    “小姐,您起来了,昨夜那么晚睡,怎么不多睡一会呢,”

    “无事,赶紧洗洗去给祖母请安吧!”萧琉烟笑道。

    阿六将铜盆端了过来,服侍萧琉烟洗脸漱口,一炷香之后,主仆俩都打扮清爽了,依然是一身素衣,墨发轻挽,只是插了一只红玉簪子。

    “小姐,你真好看!奴婢长这么大没见过如小姐这般姿色绝艳的女子!”

    阿六在一旁真心实意的夸赞道,萧琉烟轻笑:“你不过十几岁,又见过几个女子呀!”

    “见过许多呢!”

    阿六没有说谎,她之前跟在太子殿下身边,见的那都是宫中的宠妃,天下间哪里还有比皇宫美人更多的呢?

    可就是和那些宫中娘娘想比,萧琉烟也是是毫不逊色的,甚至身上带着一抹华贵之气,比那些娘娘更像是娘娘呢!

    “好了,知道你嘴甜,我们走吧!”

    萧琉烟捏了捏阿六的鼻子,起身带着她朝着老夫人的向福堂走去。

    等她到的时候,天色刚有一抹亮光,向福堂门口也只有她一个人在,老夫人还未起,她也不急,带着阿六在院子门前等着。

    当一抹阳光从东方地平线冒出的时候,胡氏带着萧流月还有几个庶女一同过来了,看到她的身影胡氏一愣,笑道:

    “琉烟来的够早的啊!”

    “切,假惺惺。”萧流星眼底带着一抹青黑色,看到萧琉烟就十分的憎恶。

    倒是萧流月温柔笑道走上前来,拉着萧琉烟,一副天真娇憨的模样,“大姐姐,今天起得真早,只是祖母让你抄完《女则》在来请安,你完全不用勉强自己过来的。”

    萧琉烟清浅的笑笑,“祖母的话我自己是听的,能来这里,姐姐肯定是抄写完了的,不然万万不敢让祖母瞧见心烦的。”

    “抄完了?这么快!”

    萧流月惊讶脱口而出,一旁的萧流星冷笑一声,“大姐姐莫不是让人代笔吧?这样的法子,妹妹想不到,也不敢做呢!”

    【作者题外话】:太子殿下在线撩妹楚夜冥猛地抬头,一道凶残暴虐的光芒迸发出来,萧琉烟却一点不怕,这两天她稍微也有点摸清了这位太子爷的性子了。

    瞧着暴虐乖戾,实则只要不踩到他底线的话,就不会没命,既然如此,她也就没必要怕了!

    “……”

    萧琉烟继续不吭声,似乎这种行为让楚夜冥有些恼怒,他一把捏起萧琉烟白玉般的下巴,逼迫她抬头看着自己,语气带着一抹残忍——

    “你为什么不说话?”又是这个问题。

    萧琉烟看了眼楚夜冥,道:“殿下的身体暂时不是没有任何问题吗?”

    “你在耍孤?”“你今晚好迟,让孤等了太久了,”楚夜冥拧着眉头,带着一抹凛冽的杀意。

    怕他一言不合就要暴力对待,萧琉烟默默的退后一步,道:“殿下,臣女也是有自己的事要做的,”不会像你这么闲!!!

    “你所谓的事就是在那抄录《女则》一整天?”“殿下想让臣女说什么?”萧琉烟直直的看着他,眸光清澈冷冽,眼底的泪痣在烛光下泛着淡淡光泽,犹如一粒黑珍珠般优雅而妩媚。

    楚夜冥眸光微沉,随后松开她的下巴,凉薄的说道:“孤的毒,你什么时候有解?”

    静静的对视楚夜冥,似乎在这一刻有些无谓,好一会,楚夜冥原本猫眼里的暴虐渐渐退却,露出一抹发现玩具的兴味,

    “你,不错!”

    “太子殿下,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未就寝?”萧琉烟有些无奈,这人怎么肥事?

    天天奔她这里来一遭,不来不舒服吗?

    楚夜冥翻身起来,凑到她跟前,语气森凉道:“那你得罪了孤,是不是要以死谢罪?”

    “……”

    萧琉烟看着楚夜冥,有些心累,没有说话。楚夜冥绯红的唇勾起一抹嘲讽,萧琉烟暗中翻了个白眼,知道还问,是不是有病啊?

    “是,臣女犯了错,自然要被处罚,”

    一直到半夜子时的时候,萧琉烟才将《女则》抄好,仔细的将纸放好之后,看着已经有些困意的阿六,萧琉烟轻轻推醒她,让她去睡。

    自己则是去偏屋看了眼玉娘,发觉她的伤势好了不少才放下心来。

    一番洗漱,等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果不其然的看到一道暗蓝色的身影,正百般无聊的躺在她的床上听到她推门的声响转过头来,一双墨色的瞳孔深邃而神秘,仿佛要将人吸进去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桃源修真〕〔完美老公养成日记〕〔我只想安静地做神〕〔穿越长姐的田园生〕〔舞女苏雪〕〔我把三个小舅子逼〕〔我煮青梅等你来〕〔小哥哥,说好的不〕〔怀抱你想念你〕〔豪门强宠:湛少,〕〔富豪从西班牙开始〕〔江山一瞥〕〔宇子之谶〕〔我在炼气顶峰行走〕〔我的蜜糖哪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