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婚王妃很逍遥〕〔乡村透视仙医〕〔超自然事务管理局〕〔璀璨仙途〕〔重回八零小辣妻〕〔继承千万亿〕〔飞往天堂的鸟〕〔豪门大佬又被她渣〕〔修真狂少〕〔绝世无双:师尊,〕〔无敌小刁民〕〔邪王宠妻:废材嫡〕〔我永远不死〕〔奶爸有植物系统〕〔黑科技算命大师〕〔笑傲仙缘〕〔韩娱之你的名字〕〔我能修改天赋〕〔官运红途〕〔超神从主播开始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嫡女归来:殿下,有喜了! 第44章 为她来
    萧琉烟跟着楚夜冥,心思飘忽,连前头的人突然停了下来都没注意到,在安宁公主惊讶的目光当中撞上了楚夜冥的后背。

    “嘶——好痛!”

    萧琉烟捂着琼鼻,怎么也没想到楚夜冥瞧着是个病弱的,背却那么硬邦邦的,差点没给她鼻子撞断。

    楚夜冥回头睥睨的看着萧琉烟,“女人,你又想做什么?”

    “臣女没有,是殿下突然停下来的,”萧琉烟觉得楚夜冥有些不可理喻,楚夜冥瞟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走了几句坐了上首的位置。

    “没用的女人,居然被一个废物推下了湖,还差点死在那儿,你可知道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是属于孤的?”

    “是,臣女知错。”萧琉烟行了个礼,口气淡然。

    楚夜冥见状冷哼一声,倒是没有在追究,安宁公主惊奇的看着两人的互动,琉烟跟皇兄这么说话居然没被他拖出去砍了?

    太奇特了!

    “安宁,怎么了?”萧琉烟对上安宁公主那隐隐佩服的眼神,疑惑道。

    安宁公主笑着摇头,开玩笑,这种场合她问出来是找死吗?还是回头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问问比较好。

    她不说话,萧琉烟也懒得说话,楚夜冥惯来又是个沉默的,一下子画舫内的气氛有点诡异,沉默了一会,安宁公主实在受不了了,开口道:

    “皇兄,您今天怎么也起了游湖的兴致呢?”

    明明之前她去三请四请都见不着人,倒没想到自己跑这相思湖来了。

    楚夜冥一直盯着萧琉烟,冷不丁听到她的话,绯红的唇微微扬起,“为她来。”

    他手指的赫然是站在一边的萧琉烟,萧琉烟本在思索回萧家该如何将这事解决了,没想到这话题突然就转到她的身上来了,抬起头,眸中带着一抹不解——

    “为臣女来?殿下莫不是开玩笑?”

    楚夜冥绯红的唇微扬,“孤从不开玩笑!”

    “皇兄,你说你琉烟而来,难道你们……”安宁公主的眼里闪过一道兴奋,手微微抬起,整个人都带着一抹不可置信。

    “不是。”

    “是!”

    两人异口同声,只是答案各不相同,萧琉烟瞪着楚夜冥,看着他,粉唇微抿,“殿下到底是何意?”

    “你觉得呢?”楚夜冥绯红的唇勾起,带起一抹邪魅之色。

    “琉烟,你居然要成我皇嫂了!”安宁公主满眼兴奋,她捧着脸蛋遐想了两人在一起的情形,然后咯咯的笑起来,居然觉得莫名的很搭配呢!

    “安宁,你想多了,”萧琉烟僵着嘴角,内心带着一抹疑惑,总觉得楚夜冥似乎有点不对劲,他是知道了什么吗?

    楚夜冥眸光深邃的看着她,并没有多言语,直到下了船,萧琉烟看到那停在岸边的黑色马车,脚步微微一顿,安宁公主看到那马车,惊呼:

    “皇兄,你是要送我回宫吗?”

    “孤送她回去,你,自己回去,”楚夜冥带着萧琉烟上了马车,车夫一挥马鞭,马车哒哒的跑起来,掀起一阵风尘,安宁公主吃了一嘴的灰。

    “!!皇兄!!!”

    安宁公主对着那跑远的马车大声吼,大宫女锦绣在她身后捂着唇轻笑不已,这整个盛乾也就只有太子殿下能让她家公主殿下吃瘪了,就是皇上对公主都是捧在手心儿里怕化了。楚泽感激的看着楚玉,心底对他更加的拜服了,只觉得四哥真真是个心胸宽广的仁德之人。

    太子船上。

    “你去一趟萧府,将太子今日的行为都告知萧怀鲁。”

    “是!王爷。”

    护卫离开之后,楚风眼底带着一抹狠厉,楚夜冥你如此公然打脸萧家,实在是自己找死,怪不得本王了!“四哥你就是心太好,总是为他人着想,可这京中哪一个不是瞧你母家式微对你态度不好……”话还没说完楚泽就停下来了,抱歉的看着楚玉,

    “四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懂,”楚玉微顿之后朝着他笑了笑,脸上一片晴朗,没有一丝被人揭了短处的恼恨,“六弟对为兄的关怀为兄都知道……”安宁公主也跟了上去,一场闹剧就这么滑稽又渗人的落下了帷幕。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让在场的人都一抖,楚风和楚玉抬眸看去,就看到刚刚换好干净衣服的萧流星被初一干脆利落的丢下了湖里……画舫里,楚泽跟着楚玉开口道:“四哥,太子太过分了,你救了萧家三小姐,他去派人如此整她,这不是公然打你的脸吗?”

    “六弟,莫要胡说,太子皇兄一贯脾气难以捉摸,”楚玉嗓音温润,气质一派风流之态,让楚泽更是信服,听到他的话,他有些不情愿道:

    楚玉笑笑没有说话,只是唤了六皇子楚泽一声两兄弟回画舫里去了。

    他们离开之后,楚风瞧也不瞧那快被淹死的萧流星,也掉头离开了,只是在船角处他停下脚步对他身后的护卫交代道:

    “好了,你们继续玩吧,孤就先走了!”楚夜冥掉头,萧琉烟跟着他一块进了画舫里,安宁也跟了进去,回头看了眼秦王楚风,道:

    “三皇兄,本宫坐太子皇兄的船回去啦!”

    “四弟你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楚玉回过神,温润一笑,“无事,只是觉得太子皇兄对那位萧家大小姐似乎有些不同,有些讶然罢了。”

    “不过是一介女流,估摸着太子也是陡然来了兴致罢了!”楚风也回头看了一眼远去的船只,眼底带着一抹不屑,一个病秧子而已。“啊……救命,呜……救……”

    萧流星不停的呼救,然而这一次没有一个人敢救她,楚玉看了眼远去的船只,眸中带着一抹波涛汹涌,秦王楚风见状笑出声:

    “殿下饶命,饶命啊,大姐姐,救我,你不是不计较妹妹的错了吗?大姐姐,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大姐姐——”萧流星凄厉的尖叫。

    楚夜冥冷漠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再敢多说一个字,孤就将你喂鱼!”

    “唔——”萧流星被吓得捂住嘴,眼底满是惊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愿无来生〕〔[足坛]多特蒙德之〕〔原始种田蜜蜜甜:〕〔杂牌探险队〕〔重生之草根大亨〕〔直播手术室〕〔缱绻情深:宁少的〕〔你说逢场作戏不必〕〔浅欢深爱,应少轻〕〔侯门嫡女之阮妻在〕〔为何留我一个人在〕〔我从古墓来〕〔冰上无双〕〔萌宝认亲:爹地你〕〔我的211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