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笙歌落尽负流年〕〔我是穿越者〕〔帝国巨星〕〔权门小老婆〕〔神医狂妻:国师大〕〔修真狂少〕〔大叔,轻轻吻〕〔你是我戒不掉的甜〕〔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噬天丹皇〕〔邪王宠妻:废材嫡〕〔医武兵王俏总裁〕〔总裁爹地宠上天〕〔横推破灭的世界〕〔医路青云〕〔官运红途〕〔执掌豪门〕〔温少你老婆又作死〕〔一路青云
神州俱乐部      小说目录      搜索
嫡女归来:殿下,有喜了! 第45章 回萧家
    太渗人了。

    “回东宫!”

    一道薄凉的声音从马车内传出,车夫立马回应,扬起马鞭抽在了马臀上,马车便调转车头朝着东宫的方向而去——

    “是!太子殿下。”

    ……

    萧家大门。

    一个灰衣小厮正候着,一瞧见萧琉烟踏入萧家就立马冒出头,“大小姐,老夫人让您一回来就过去一趟,说是有事找您。”

    “我知道了。”

    萧琉烟低声应道,听到消息赶来的阿六忙在她耳边低语将一切都告诉了她好让她有个准备。

    “夫人和父亲也在?”

    萧琉烟唇微微一勾,这一场大戏是要开锣了。

    阿六轻声道:“是的,老爷神色很难看,想必是气的不轻,小姐您要赶紧想应对之策。”

    “我知道了。”

    萧琉烟将衣领竖起遮挡了楚夜冥咬出的伤痕,朝着向福堂一步步的走去,她面上带着一抹淡定,一路上的下人们看到她都纷纷议论着——

    “她还敢回来,听说推了二小姐下水还不承认,后头又推了三小姐下水呢!”

    “没想到大小姐这般恶毒,亏我以前还觉得她是个好人,为自己的奶嬷出头呢!”

    “听说三小姐现在还没回来,还不知道到底如何了呢!”

    “真毒啊!”

    ……

    萧琉烟面色淡定,阿六却是暴脾气冲上去要和那些人理论却被萧琉烟一把拉住,阿六转过头,气愤道:

    “小姐,他们如此污蔑你,你就不生气吗?”

    “有什么好气的,”萧琉烟微抬下巴看着前方,面上一片冷肃,上辈子比这更气人的事多了去,她费尽心血最后却被他人夺去,十月怀胎的儿子命丧冰湖。

    这世道本就不公平,唯有强大了,才会不受人欺负。

    “奴婢就是不愿意听那些人诋毁您,”阿六眼底带着一抹戾气,这萧府简直欺人太甚!

    “别气,一会还会有更气人的,”萧琉烟唇角微扬,瞧着那已经看到屋檐的向福堂,还有在门口等着丫鬟一见到立马转身进去通报了。

    向福堂

    萧琉烟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一声暴怒的吼叫声,“让那个逆女给我滚进来!”

    “父亲大人为何如此大动肝火?”萧琉烟撩开门帘走了进去,四下一瞧,呦呵,都来了。

    上首老夫人和她左手边的萧怀鲁,下面是胡氏、萧流月还有萧怀鲁的几个妾室,环顾一圈只有萧流星和萧流柔没有到了。

    她刚站定,一道绿色的身影扑了过来就要扭打她,萧琉烟向侧边一让,那妇人就一下子扑到在地,她先是一愣,之后嚎啕大哭:

    “呜——老爷,妾身不活啦,这大小姐居然如此对待妾身的三小姐,还这般羞辱妾身,妾身不活啦,不活啦!”

    萧琉烟冷眼看着柳姨娘在那干嚎不掉泪,冷声说道:“柳姨娘好奇怪,你一出现就朝着我这里扑来,我不让开难道由着你撞不成?这也叫侮辱?”

    “大小姐你何必装蒜,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柳姨娘眼底带着一抹恶毒看着萧琉烟,她怎么也没想到只不过跟着公主出去游湖,她的流星就,就……

    “我做什么了?是没有让你的女儿推我下水并且淹死,还是不该在太子殿下面前保她一命,好让她被太子殿下喂鱼呢?”萧琉烟的话让柳姨娘身子一僵。说完,头也不回的下了马车,坐在马车里的楚夜冥瞧着她远去的背影好一会才放肆的笑起来,楚夜冥的笑声让车夫抖了抖。

    ——太子殿下居然笑了!

    “疼吗?”楚夜冥抚摸着被他咬出一抹血丝的地方,眸光带着一抹兴奋和温柔,问道。

    萧琉烟抿唇不语,眼底带着一抹冰冷的杀意,瞧见她那一抹杀意楚夜冥非但不恼反而更开心了,他愉悦的勾起嘴角,像恋人爱抚一般的摸着她光滑白嫩的脸蛋——

    “终于不在装了啊!”就在马车里气氛剑拔弩张的时候,车夫出声禀告道:“殿下,萧府到了!”

    “萧琉烟,你成功的引起了孤的注意力,很不错。”楚夜冥捏了下萧琉烟的脸蛋儿微微退开,萧琉烟见状将已经到了指尖的银针收了起来,清淡的说道:

    “多谢殿下夸赞!”每一样拿出来都是价值千金!

    “没想到在家庙长大的萧小姐居然还认识这些,不知道让人晓得了会如何?”楚夜冥注意到萧琉烟的眼神,讽刺出声。

    听到楚夜冥的怀疑,萧琉烟轻笑,“殿下谬赞了,臣女只是瞧着那斗大的夜明珠晃眼,何况,殿下身份尊贵用的东西自然是顶好的。”萧琉烟抬眸看他,两人那薄凉的眼神撞在一块,萧琉烟袖口里的手微紧,不动声色的摸到了腰上放银针的地方,那是她早前让玉娘去给她弄来的银针。

    只要轻轻刺入,眼前这个盛乾的太子殿下就会被她弄死。

    这人是狗吗?果然是狗吧!

    总是咬人。

    楚夜冥冷冷说道,看了眼萧琉烟没在说话,车厢内的气氛一下子有些冰冷,萧琉烟朝着角落里缩了缩,这才有空打量马车内部。

    外头瞧着低调的马车内部却奢华无比,四个角座都放了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照明,脚下踏着的是兽中之王的皮子,股下做的是红檀金木,不远处的小桌子都是整套玉梨花木,帘布是用天蚕丝制作而成。

    “殿下,您想做什么?”

    瞧着自己身下那张娇美妩媚的容颜,楚夜冥喉咙微动,又听到萧琉烟清冷的声音,他微微垂头靠近她的脖颈在萧琉烟讶然的目光中,一口咬下去。

    “嘶——”“呵——”

    楚夜冥冷笑一声,他微微凑近萧琉烟,淡淡的竹香混着药香扑面而来,因靠的极近,萧琉烟不得不后退,直到退无可退,两人姿势暧昧,她微微抬头,望着楚夜冥——

    “走吧走吧,没良心的人!”安宁公主踢了下脚下的尘土,气呼呼的上了自己的轿撵。

    马车里萧琉烟挣脱开楚夜冥的大手,秀气的眉头微微拧起,“殿下,您这样直接拉臣女上马车太过于理不合了吧?”

    “孤就是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浮华一日〕〔强势婚宠:重生国〕〔顶级富二代〕〔星际未来之寻妻指〕〔蒲公英的起跑线〕〔重生之大银行家〕〔宠途:鸾倾天下〕〔神级老司机〕〔大时代的梦〕〔空间农女:灵果逆〕〔校园女仙超强哒〕〔佛系少女不修仙〕〔与貌美驸马的二三〕〔危情蚀骨,双面辣〕〔影后重生之总裁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