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混球·折腰(这狗东西绝对打过坏主意。...)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路周,这个人,很难讲。

    朱仰起从小跟他一块长大,都摸不透他。说阳光也阳光,说自恋也自恋,说人渣吧,也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因为他太知道怎么往人最脆弱的地方捅刀子。但有时候表面功夫又做得比谁都好,总得来说,那就是别得罪他,因为他这个人百无禁忌。陈家为什么能领养他,图得也就是他八字大。

    这个是真的,朱仰起八字小,小时候见“鬼”是常事。跟陈路周在一起之后再也没碰见过奇奇怪怪的东西,包括陈路周那个金贵弟弟,刚生下来半夜老哭,陈路周住进来之后,就再也没哭过。

    陈路周没兴趣听人怎么安慰男朋友,打算把剩下的可乐喝完,进去找部电影看,随后,耳边响起朱仰起阴阳怪气的声音:“这不是谈胥那逼吗?”

    陈路周悠悠瞥他一眼,“怎么,认识?”

    “以前一中的啊,”朱仰起眯着眼仔细在那端详谈胥,“你还记得冯觐吧,我初中部的那个朋友,就是被他妈逼的转学。”

    他妈逼的?

    “对,他妈,逼的。”朱仰起认真断了下句。

    一中早几年其实还挺鱼龙混杂,因为那时候还没取消附中直升部,年年都有朽木粪墙花钱混进去。后来一中为冲升学率,划分成三个校区,宗山,主校,和榆林。宗山区就是陈路周他们五个实验班,里头都是学神中的学神,各大竞赛金牌的得主;主校区就像谈胥冯觐这种普通学霸,人数最多;榆林区全是艺术生,像朱仰起谷妍这种,大多数都是附中直升的。

    陈路周不是附中直升的,而且,他跟朱仰起的课表不一样,宗山周一到周六基本都上课,周日放半天,晚上又得回去上自习,哪怕寒暑假陈路周基本都在参加竞赛集训,榆林基本属于放养,所以他俩高中三年其实还是有信息差,不然朱仰起也不会真以为他跟谷妍在谈恋爱。

    所以冯觐的事情,陈路周不太清楚。但听朱仰起那么说,倒是想起来,他跟谈胥打过一场球,谈胥这人的情绪控制确实不太行。

    一秒记住.42zw.

    那是高一联赛,市一中对乐成高中。

    两所都是省重点,水平伯仲之间,但那年一中竞赛拿奖多,乐高的人就想在球赛上挫挫他们的锐气,他们打法向来激进粗野,加上那天裁判吹黑哨,乐高的人便有恃无恐、三番五次的恶意犯规,陈路周他们忍气吞声打了半场,比分落后大半,还不少人受伤,场外啦啦队那些女生心疼地嚷嚷着让陈路周他们别打了。

    啦啦队在场外掐架掐得热火朝天,场上的队员倒还出奇冷静,压根没理会对方那些好肉剜疮的挑衅,中场休息专心致志地商量战术和布局。

    一中的学生魅力就在这,他们私下也有矛盾针锋、水火不容的时候。但集体荣誉感都特别强,一到这种紧要关头也不会再顾着争先恐后的抢风头,对彼此信任感十足,战术八方呼应,球到哪都有人兜着。

    谈胥只打了半场就被裁判罚下去,陈路周和校队队长都有不同程度的脚伤,因为谈胥下场,他俩只轮换休息十分钟,硬生生把半死不活的现场打得热血沸腾,最后他们力挽狂澜,陈路周以三分球压哨绝杀拿下那年联赛冠军。

    算是险胜,全场都兴奋落泪。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谈胥突然就冲过去二话不说一拳把对方的队长打翻在地,陈路周和另外几个队员刚坐下喘口气,拦都来不及拦,现场瞬间被男生泄洪一般的嘶吼声和女生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淹没。

    那年联赛他们被取消成绩,陈路周和几位队员脚打废,赛后打了一个月的石膏,结果因为谈胥的沉不住气,最后连个名次都没得。

    ……

    “现在都说不清楚他当时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冯觐说谈胥这人好出风头,他被罚下场,最后风头全被你和队长抢了,他肯定心里不平衡啊,明知道打架会被取消成绩,他还冲上去不是蠢就是坏,而且要不是他在那瞎抢篮板,你脚能受伤?”

    朱仰起说这话时,两人已经进屋,他上完厕所出来,一边满屋找打火机一边斩钉截铁地对陈路周说。

    作为当事人、因此打了一个月石膏的陈大少爷都没他那么义愤填膺,单手拎了张椅子摆在客厅中间,准备把前两天刚买的灯换一下,不过他单脚站上去看了一眼,就放弃了,灯罩里头蚊蝇密密麻麻横尸遍野,前租客估计烟瘾很大,灯罩边沿的金属螺丝帽上全是黑色污腻的烟油,压根无从下手。

    客厅灯很昏暗,一闪一闪,行将就木地试图耗尽它最后的光亮,随时都要罢工的样子。

    陈路周生无可恋地仰着脑袋靠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感慨,古话还是靠谱,真是英雄汉难当啊,首先你得没有洁癖。

    “洁癖这么严重,你还是搬回去住吧,”朱仰起嘲讽他,顺便撇清干系,“别看我啊,我可干不了,我洁癖比你还严重。”

    “洁癖你还抽烟?”

    “搞艺术的需要灵感懂不懂,再说我只对别人有洁癖。”

    陈路周眼神诚恳地问他,“谈胥有洁癖吗?”

    “滚。”

    “男子汉能屈能伸,”陈路周居然还正经八百地劝他,“既能与泰山之顶齐腰,也能为五斗米折腰,你多少也折点。”

    “你要早生个一百年,我他妈怀疑你就是个汉奸,就那种只会pua的人,我跟他折什么腰。”

    “pua?”陈路周懒洋洋地仰在沙发上,斜眼瞧他。

    朱仰起说:“他跟冯觐一开始关系不错的,后来冯觐发现他对女孩子都有点pua,就闹掰了。反正他搁哪都装一副自闭症儿童的样子,很容易激起某些女孩子的同情心和保护欲,这招屡试不爽,你懂吧?”

    “那不是学杨过断臂就能结婚了?”他没心没肺地狮子大开口说。

    朱仰起没搭理他,“你难道不觉得他门口那个女孩子,长得就一副很纯、很好骗的样子吗?”

    陈路周觉得好笑,“好骗不知道,纯也就是长得而已。”

    朱仰起啧啧,一脸你也有今天的表情,“你这是打击报复,人家拿你安慰男朋友,心里不舒服了吧,要不,你干脆追过来。”

    他捞过一旁的遥控器,打算给自己找部电影看,瞥他一眼:“我闲的?”

    “您出国前这几月不都挺闲的?”

    “那也不谈恋爱。”

    “你不会被谷妍的事情搞ptsd了吧。”

    “不至于,”他调到电影频道,此刻正在播《肖生克的救赎》,这电影他看了不下十遍,在自由和希望这个主题上,这部电影表达到了极致,他漫不经心地说,“我妈管得严,我答应她了,交女朋友得经过她同意。而且,我马上就要出国了,追过来干嘛,每天弹视频玩儿啊?异国恋也不是不能谈,不过我现在穷得很,等我妈把我卡解封了我倒是能考虑考虑,不然到时候人家想见你,连张机票都搞不到。”

    “我就随口一提,你想那么远干嘛,还真盘算上了?你不对劲,你刚刚脑子里肯定想过这个事儿,不然思路不会这么清晰。”朱仰起太了解他,这狗东西绝对打过坏主意。

    “嗯,”他居然还有脸点头,大大方方承认了,“拿我当反面教材安慰男朋友,还不允许我想一下?说实话,她比谷妍有感觉。”

    约莫过了半小时。

    门铃急促响起,朱仰起以为是他点的闪送,他兴奋地一跃而起,从沙发上跳下来飞奔去开门。

    当那位妹妹的脸出现在门口时,朱仰起觉得有些东西可能要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你——”

    徐栀开门见山:“兄弟,帮个忙,叫下你朋友。”

    朱仰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徐栀,头也不回,扶着门框厉鬼索命般把陈路周的所有名字都喊了遍,语气逐渐暴躁:“lucy,陈路周。仙草!混球!!人渣!!!!”

    妹妹送上门啦!!!!!!

    “你傻子吗?”陈路周端着碗刚泡上的泡面边骂边走过来,只见他叉子叼在嘴上,眉峰微微拧着,眼神冷淡地看着徐栀,口齿这会儿倒是咬得异常清晰,“有事儿?”

    “你院子外头那根棒球棍能借下给我吗?”徐栀单刀直入地说,“我的项链卡在你门口那颗大树上了。”

    陈路周打量她一眼,眼神指门外那棵巨高无比的树:“借你棒球棍你就够得着?”

    徐栀回头看了眼,又淡定自若地转回来,先是看了眼朱仰起,很快就pass掉,又看看陈路周,最后低头看了眼他手上的泡面,和嘴里叼着的勺子:“那你有空吗?我可以等你吃完。”

    陈路周:“……”

    朱仰起:“…………”

    门口就一棵老梧桐树,枝桠繁密,根根错节,树叶层层叠叠,别说晚上,白天都很难找。

    陈路周跟她出去看了眼,他一手撑在粗糙的树桩上,仰头沉默地凝视片刻后,神情为难地看着她,“要不这样吧,我再给你买一条——”

    徐栀愣了下,反应很快:“那多不合适。”

    陈路周看着她,没笑,眼神大概是天生有勾子,但很冷淡,他下巴朝顶上懒散一点:“你再给我表演一下,是怎么挂上去的。”

    徐栀:“……”

    月亮曲高和寡地挂在天边,像面前这个单薄英俊的少年,看着挺不好对付,但是又让人充满希望。陈大少爷从小众星捧月,因为百无禁忌,所以没人能在他手下讨得了好。

    “这项链很贵。”她试图说服他。

    “是吗?”他感同身受地点点头,给她出主意,“要不,你许个愿试试,不要浪费了。”

    徐栀:?

    ……

    “这是我妈留给我的。”徐栀终于看着他说。

    林秋蝶女士今天出土率特别高,徐栀很少想到她,也许是下午那个跟林秋蝶有着同样口头禅妙语连珠的女士,让她对陈路周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亦或者连带着这条项链,似乎都在提醒着她什么。

    昏白月色下,两人视线坦坦荡荡在空气里对视,陈路周莫名觉得跟那天下午的“冷冰冰的碰撞”不太一样的是,她眼神里柔和很多,似乎带了某种楚楚可怜的恳求。

    实话讲,有男朋友还对着别的男人放电,挺败好感的。陈路周自诩情场老手,正儿八经的恋爱没谈过一场,但是他情根开得早,早在朱仰起他们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非得可着一个女孩子使劲霍霍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怎么跟女孩子保持距离。

    因为小时候写情书被他妈逮了个正着,所以他妈老觉得他女朋友一堆。不过陈路周从不觉得自己在男女问题上有任何问题,今晚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多管闲事,人靠着,撇开眼看向别处,口气也冷下来:“那我也没办法,要不你劳驾一下消防同志?”

    “你好像有个无人机,可以放上去看看嘛?”“被放电”的徐栀浑然不觉,想到下午在他门口看到的无人机,小心翼翼递了个眼神过去。

    你以为放风筝呢。

    “眼睛挺尖啊,”陈路周差点翻白眼,“我妈还有台飞机,您看有没有兴趣?”

    徐栀:“……”

    蔡莹莹在一旁看他俩你来我往的,眼睛快盯出血,她觉得这超级大帅比真的带劲。

    气氛一瞬静默,蝉声沉闷热烈,仿佛从地里长出来。陈路周打算进去看看他的泡面,刚直起身,看见一个人,抬着一根长长的杆子,从楼洞里横着出来。

    陈路周面无表情:“朱仰起,你干什么?”

    朱仰起满头大汗,兴致勃勃地把东西从门洞里伸出来:“帮小姐姐找项链啊。”

    杆子七拼八凑足足有三四米长,捆绑了一系列有的没的、几乎是陈路周家里能找着的所有长形工具,包括但不限于棒球棍,三脚架,晾衣杆,扫把,还有一个不知道从哪拆下来的木棍,最令陈路周难以接受的是,最顶上居然绑着一个锅勺。

    “怎么样,我聪明不?”朱仰起仰起脸,毫无恻隐之心地跟他邀功。

    陈路周终于看清楚那根木棍是什么材质,脸瞬间黑了,“你拆了我模型?”

    朱仰起趁他发作前,像条泥鳅似的,快速从他身边滑溜过去,吭哧吭哧对着那棵参天大树好一顿搜肠刮肚地倒腾,树叶被他呼得扑簌扑簌直响,像被狂风揉乱,鸟儿一惊,惊慌失措地扑腾着翅膀朝无边无际的黑夜扑过去。

    “怎么样,有没有——”

    还真有。

    只见浓稠的暮色中,一串亮闪闪的大金链子“扑通”一声,猝不及防地掉在陈路周面前。

    陈路周握着手机,对徐栀的审美产生质疑的同时,又彻底肯定了她的执着。

    谁知,徐栀随意扫了眼,对朱仰起不为所动地说:“不是这串。”

    朱仰起:“……”

    陈路周:“……”

    终于,在这棵老树即将被挠秃的时刻,徐栀的四叶草项链找到了,她淡定礼貌:“谢谢,是这个。”

    然而,陈大少爷从善如流地掐腰,靠着旁边的电线杆子,老神在在地指挥朱仰起:“来,你先别停,再摇摇,看看还有没有金条什么的。”

    徐栀:“……”

    蔡莹莹:“……”

    朱仰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