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山庄·认怂(怎么样,我哥好使吧?...)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考也是有后遗症的。徐栀现在每天早上醒来还是会下意识地打开手机播放器放几段英语听力,然后边听边吃早餐。

    老徐把播放器关了,徐栀茫茫然抬头瞧过去,只见老徐正容抗色坐在她对面,一边擦眼镜,一边对她说:“考都考完了,你不打算出去玩一下?”

    徐栀仰在椅子上醒神,这会儿人清醒点,了无生趣地搓把脸,“去哪儿啊,周边都没能玩的地方,再过半个月就出成绩了,又不能去太远的地方,要不明天我和蔡蔡回趟傅叔那儿?”

    徐光霁其实压根没听她说话,眼睛光盯着她的脖子看,项链明明还在啊,老蔡看错了吧,就说嘛,徐栀怎么可能谈恋爱,她压根都还没开窍。徐光霁心不在焉地连连哦了两声,“都行都行,你自己看着安排吧,不用在乎钱,爸爸有,别人还欠爸爸好多钱呢——”

    嗯,徐光霁口头禅就是,别人还欠爸爸五百万没还呢,你放心花,千万别省着。

    徐栀:“您那张彩票还没中呢?”

    徐光霁没搭理她,拿上公文包,“傻孩子,送你一句话,”一边在门口换鞋一边语重心长地说,“生活吧,你得学会看破不说破,就好像变魔术,你明知道有个托,你不还得给人家鼓掌不是吗?”

    等老徐关上门,徐栀才靠在椅子上,愣生生地反应过来。

    真能瞎掰。

    她正想发会儿呆,手机突兀地一亮,是蔡莹莹的微信。

    小菜一碟:

    首发

    栀子花不想开:

    小菜一碟:

    栀子花不想开:

    小菜一碟:

    徐栀回了几个省略号,脑海中第一个想法就是。

    他果然有洁癖。

    徐栀放下手机,心不在焉地把碗扔进洗碗槽,老太太这两天去寺庙斋戒,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徐栀靠在厨房的琉璃台上,趁放水的功夫,拿出手机上社交平台正儿八经的开始搜索——如何能够成功加到帅哥……

    她一顿,严谨地仰头想了想,又快速地把帅哥二字删掉。

    ——如何能够成功加到自恋狂的微信。

    很快接到一条网友的私信。

    网友皮皮:

    兴趣爱好?

    篮球无人机这些她肯定不行,那张没什么艺术天赋的画算吗?

    徐栀拿起碗,陷入了沉思。

    **

    陈路周临出门前,在门口贴了一张认怂的白条。

    ——“房主最近不在家,请不要随地吐痰,如果实在忍不住请吐在旁边的桶子里。”

    底下画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箭头,真就老老实实给人放了一个垃圾桶。

    朱仰起笑得直捶墙:“你到底跟你爸怎么了?宁可受这气,也不肯搬回去。”

    陈路周刚收拾完东西准备出门,黑色挎包松松垮垮地斜背在身上,他拿过一旁的胶布,清瘦的手骨节将白纸摁在门上,说:“你觉得我爸怎么样?”

    “虽然看着严肃,但一直对你很好啊。就是思想有点迷信、封建。”

    陈计伸确实迷信,身边常年跟着一个风水大师,为他命是从。陈星齐小时候夜里总哭还断断续续发烧一个多月,专家看了都说没问题,后来听长辈说可以找偏方试试,于是就找到那大师,他说陈星齐八字太小,十四岁之前多灾多难,有个办法就是认亲,认个八字大的“娘”可以帮他挡灾。连惠女士说什么都不同意他认娘,最后大师又给了个办法,那就认个八字大的哥哥也行,也能挡。于是,就认下当时符合一切八字条件、无父无母的陈路周,然而陈计伸夫妇内心大概过意不去,主动提出要领养陈路周。

    那时陈路周自己也迷迷糊糊的,压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这个家庭收养。

    不过他们一直待陈路周视如己出,并不是为了维护模范企业家的形象而故意展现出的舔犊情深,是真的打心眼儿里对他好。陈星齐从小到大挨过不少板子,陈路周是连鸡毛掸子都没挨过一下。家里两个男孩子,一般总是小的惹事生非,但是家长们还是会睁只眼闭只眼叫哥哥让让弟弟,陈计伸不一样,走过来不分青红皂白直接给陈星齐一板子,警告一句没事少招惹你哥。所以陈星齐一直对他哥又爱又恨。

    陈计伸对他几乎是无条件的溺爱,反倒是连惠女士对他更严厉些,对他还算有要求。陈路周呢,虽然嘴欠,但是打小就有分寸,知道什么玩笑话能开,什么玩笑话不能开。

    在最早陈计伸的生意还没做那么大的时候,他经常被一些别有用心的叔叔阿姨在饭桌上带水带浆的调侃,路周长这么帅,干脆就别读书了,倒插门给咱们市里那首富的女儿做女婿呗,你爸爸就能少奋斗几十年呢。

    这话听一次两次,他也就算了,后来时常有人这么开他玩笑,陈路周也烦了,陈计伸当时气得要掀桌,当场就要跟这些人断绝来往,但那时陈计伸刚入市企业家工会,到处都需要打点关系,陈路周怕他得罪人就把场圆了。他也知道首富看不上他们家,于是一边给陈星齐剥螃蟹,一边插科打诨地把球踢回去:“好,那就有劳您给岳父递个信,我等他下聘。”

    这话听着吊儿郎当但还挺客气,又不失礼貌,甚至直接把话头堵住。因为也没人敢真去提,毕竟陈计伸那时候事业刚起步,首富哪能看上他们家。之后,陈计审对他更是疼爱有加。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路周的童年并不缺爱,六岁之前,福利院院院长和护工们对他也格外偏爱,六岁之后在陈家,陈家夫妇对他也算是百般呵护,他就是被泡在蜜罐子、被人用爱灌溉大的小孩。

    直到前不久,他为了复习方便在学校附近租房子,高考前一晚回别墅拿换洗衣服,听见陈计伸和连惠女士在卧室里大声争吵,他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被收养。

    但尽管如此,陈路周还是没觉得有什么,因为这十几年他们对他足够好,那么最开始那个或许不是那么善意的理由他可以原谅。

    他从来都很好哄的,相比较别人嘴里一些似是而非的话,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感受,这十几年的疼爱保护都不是作秀。

    陈星齐当时站在他背后,小心翼翼地轻轻叫了声哥,生怕他会因此而不高兴,却没想到陈路周靠着走廊墙,在黑暗中反手扒拉一把他的脑袋,低头看着他柔声说:“下个月就十四岁生日了?没关系,快过去了,哥哥祝你以后顺顺利利。”

    陈星齐眼眶就红了,然后里头的声音断断续续又传来,是陈计伸的声音,“这不是你当初收养的时候就答应我的吗,等他高考结束就送他出国,我知道路周一直都很懂事,但是你不觉得他现在锋芒有点太强了吗?如果留在国内上完大学,我担心他以后跟星齐争家产。”

    陈路周确实忘了一点。陈计伸到底还是一个保守封建的父亲。

    早年事业没这么兴旺的时候,确实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事业越做越大,他那点骨子里就根深蒂固的守旧思想就像烂在牙龈底下的蛀虫,总要开始发臭。

    ……

    “他打你了?”朱仰起难以想象陈计审这么好脾气居然会动手。

    “嗯,”陈路周头也没抬,“呲啦——”用嘴咬了一段胶布下来,声音冷淡,眼皮也没情绪地懒懒垂着,“我说我给他写保证书,实在不相信我就签合同协议,他说他不是这个意思。我说您放心,您养了我这么多年,以后还是会给您养老送终的,他以为我咒他死呢。”

    “老陈还是格局小了。”

    “但我挺理解他,好不容易出人头地,当然是想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亲生儿子,说实话我也没怪他,我气的是我自己,十九岁了,他妈还不会自己赚钱。”

    “所以,你现在坑你那个傻弟弟的钱?”

    “怎么说话呢,”陈路周瞥他一眼,“对我老板客气点。”

    “……”朱仰起正要开口,微信又响起。

    陈路周都知道是蔡莹莹,最后咬了一段胶带下来沾在手里准备贴最后一个角,声音冷淡下来,“过分了吧,不许我跟徐栀说话,你俩倒是聊上了。”

    朱仰起:“我就是跟她汇报一下咱们这条金链子的进度,不然人家以为咱俩吞了怎么办。哎,你这口气我怎么听着有点阴阳怪气呢?”

    两人说到这,陈路周正准备关门,听见楼上响起一声重重的关门声,然后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上下来,陈路周那时候觉得男人有时候也有第六感,不知道为什么,他直觉可能是谈胥,果然,那道清瘦干巴的身影下一秒出现在楼梯转角处。

    如果没发生昨晚那些事,哪怕这会儿谈胥主动跟他打招呼,他也不一定能认出来,这人曾经跟自己打过球。但是现在,陈路周觉得自己指定是有点毛病,在谈胥下楼即将跟他目光交接的时候,他下意识侧头避开,转身进屋,再出来时,身上换了个黑色双肩包,单肩挎着。

    连朱仰起都看出来,他有点古怪,等谈胥的背影彻底消失在楼道口,他问:“你躲他干嘛?”

    何时见他那么怂过,在一中都是横着走的好吧,大多都是别人认识他,他不认识人,拽得要死。现在怎么回事,看到谈胥他躲什么?

    陈路周没搭理他,一直到两人坐上上山的大巴车,朱仰起压根没打算放过他,“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说实话,我说句三观不正的话,你他妈是我的兄弟,你要是真对徐栀动了心思,你想撬,我他妈还能看着不管啊,我满世界给你找铲子都行,你刚刚那个怂样是怎么回事?”

    “我就是觉得,他女朋友多少对我有点意思,那我尽量不正面跟他碰,以示敬意行吗?”

    嗯,陈路周觉得自己当时那个下意识的反应应该是这个意思。

    朱仰起:“你刚刚明明是小三见正主的反应。”

    陈路周无语地戴上耳机:“那你可能有病。”

    **

    傅玉山庄坐落在明灵山的半山腰,最早是私人山庄,傅叔没舍得对外开放,这几年在老徐和老蔡的劝说下,才渐渐开门纳客,不过规矩还是很多,但偏就有些达官显贵特别吃他这一套,而且,一订就是十天半月。尤其有些都市男女,特别喜欢在这里消遣,因为年轻人多,艳遇也多,山庄设施又十分齐全,只要能想到的吃喝玩乐这里基本上都有。

    徐栀刚下车,把行李送进房间后,就飞奔着下楼去找傅玉青,“傅叔!傅叔!”

    这会儿,傅玉青正端着杯咖啡,一脸硝烟味地靠在前台上,怀里抱着一只狗,身上是大花衬衫,半进半出地扎在皮带上,他保养不错,斯文儒雅,唯独格格不入的是脑袋上那顶小毡帽,应该是刚上山找石头回来,看见徐栀顿时喜出望外,“栀总,你来得正好,我快被这几个小鬼缠死了,贼他妈难伺候。”

    徐栀这才看见前台围着几个十三四岁的小孩,气焰还挺嚣张,她刚要问发生了什么,小鬼听见傅玉青这么说,直接不干了。

    “你说谁难伺候?本来就是,你这水就是有味道啊,你还不允许我们提意见啊。”

    傅玉青 :“这他妈是自来水,谁让你没烧开就喝了,我跟你们说多少遍了,我这里的水都是山上的泉水,要烧开才能喝,谁让你们自己端起来就喝啊,要喝矿泉水自己去山下买。”

    “我不懂,反正我家里的自来水明明拧出来就能喝啊!你这里的自来水为什么拧出来就不能喝!”

    徐栀还正在犹豫要怎么跟这几个“小少爷”解释,你们家那应该是直饮水,而不是自来水。

    傅玉青是很没耐心了,把咖啡放下,一边撸狗一边说,“你们这里有没有能沟通的正常人?”

    小鬼又炸了,“你骂谁不正常?”

    “小弟弟,你稍微冷静下,”徐栀忙出声说,“这位叔叔的意思是,你们有大人吗?”

    “我哥和他朋友马上到了,刚下车,大概走过来五分钟。”

    陈星齐一看从大叔换成一个小姐姐,于是趾高气昂地顺手拨了个视频电话出去,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大概是觉得需要有大人撑腰,亦或者是出于对他哥的魅力信任,从小到大,只要对方是女孩子,碰上陈路周都特别好说话,他哥这张脸好使程度,在他的认知里,仅次于人民币。

    不过那边没接,直接很无情地摁掉了。

    几秒后,静谧无声的山庄大厅门口,陡然响起一道机器人冷冰冰的机械问候声:“欢迎光临傅玉山庄。”

    所有人望过去,旋转门外大步流星地走进两个高高大大的身影,徐栀还未来得及去细看,耳边就响起一道熟悉且不耐烦的声音,“陈星齐,整天除了弹视频你还会干嘛,我都说了别给我弹视频,你烦不烦。”

    徐栀瞬间眼前一亮,笑起来。

    哦吼!有人自动送上门来了哎!

    陈星齐洋洋得意、引以为豪的小眼神对着全场跟他一起来的五六个小伙伴狠狠地逡巡了一圈,满脸写着骄傲——

    怎么样,我哥好使吧?

    傅玉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