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茶室·约她(要不,你和他分手吧。...)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清晨,徐栀跟傅玉青在大厅旁侧的咖啡厅喝咖啡,她把陈路周折的纸玫瑰给他看,“你说他是喜欢做手工呢,还是不喜欢做手工呢?”

    傅玉青正闭着眼惬意地盘着核桃,“你研究他干什么?”

    徐栀托腮,拨弄着桌上的纸玫瑰说:“好奇。”

    傅玉青:“这玩意儿是陈路周那小子送你的?”

    朱仰起被几个小孩折磨一晚上,下来买两杯咖啡,迷迷糊糊间听见陈路周的名字,以为是幻听,打着哈欠四处张望,看见两个熟悉身影顿时怔住。

    徐栀沉浸在思考他到底喜不喜欢手工这件事,压根没听见傅玉青问什么,茫然地反问道:“这能看出来是个纸玫瑰吗?”

    傅玉青终于睁开眼,轻慢地瞥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小子的东西总是很不屑:“这不是个恐龙吗?这么长的尾巴。”

    徐栀:“看吧,我就说是个四不像。莹莹还说就是纸玫瑰!”

    ……

    朱仰起买完咖啡回去,陈路周也醒了,赤/裸着宽肩,只套了件松垮的运动裤,懒洋洋地靠在床头,一条腿曲着,正全神贯注地看cba比赛。

    房间是标准的双人间,两张床中间就隔一个四四方方的原木床头柜。朱仰起走过去,把咖啡放到床头柜上,陈路周只用余光瞥一眼,说了声谢谢,眼睛又立马回到比赛上。

    记住m.42zw.

    朱仰起两手搓在大腿上,直勾勾地盯着他,半晌,才皮笑肉不笑地开口说:“终于出手了哦。”

    陈路周人还是靠着,拿起咖啡嗯了声:“是啊,憋死了。”

    朱仰起被他轻描淡写的态度,弄得一时无言以对,合着全是他在这瞎操心:“接下来是什么呢?直接本垒打?玩玩就算了?”

    陈路周把咖啡放回去,扑哧笑了下,“怎么就本垒打?顶多易建联再上几个三分好吧。”

    朱仰起脸上表情荡然无存:“我说徐栀!谁问你易建联!”

    陈路周皱眉蹙眼地看着他,有些莫名,下巴颏指了指电视机:“我说比赛啊,易建联下半场才出手,拿了十八分,”随后一愣,缄默地摸过床头的遥控器把声音调小,“你说她干嘛?”

    朱仰起:“她跟蔡莹莹还有傅老板他们说,你折纸玫瑰送给她,真浑啊你,她跟她男朋友分手没啊!你在这搞七搞八的。”

    陈路周叹口气,摧心剖肝的样子又来了,拿着遥控器悠悠瞥他,“大巴上谁说要帮我撬墙角来着。”

    “那你他妈给我一点心理准备行不行?”朱仰起说着操起一个枕头朝他丢过去。

    陈路周没躲,枕头不偏不倚地砸在他胸口,他不痛不痒,把枕头捡起来随手丢回去,“行了,那不是纸玫瑰,是纸飞机,昨天不是在那等资料无聊吗,她又在旁边站着,我就随便找点事儿干,不然多尴尬,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手多残,除了打球还行,其他全废,折个纸飞机都够呛。”

    还纸玫瑰,想得美啊。

    “我昨天逗她的,”他下床捞了件t恤套上,慢慢往下拉,一点点遮住结实、几块小山包一样的小腹,“对了,蔡莹莹也在?”

    朱仰起:“好像是在。”

    “那你帮我问问蔡莹莹,徐栀有没有空。”

    “你还要主动约她?”

    陈路周准备洗澡,翻遍行李箱也没找到内裤,结果发现他可能没带内裤,听到朱仰起这么问,心烦意乱地拎起个枕头朝着朱仰起砸过去,口气冷淡又无语:“我不约她,谁给你们下山买水喝!”

    陈路周自己是无所谓,喝什么水都一样。小时候在福利院条件也没这么好,生水都是直接喝。他洁癖跟朱仰起的洁癖不一样,他洁癖是被后天养出来,朱仰起和陈星齐的洁癖是病理,他们对水都有洁癖。

    他算了下,大概在山里还要住半个多月。陈星齐非要在这写生,说风景优美,环境清幽,就是老板脾气臭了点也还能忍,死活也不肯走,说让爸妈送水嘛,陈路周最烦陈星齐在外面遇到事情给爸妈打电话。再说他妈现在还真顾不上他,马上就是文化自然遗产日,算是她们台里第二大的日子,毕竟是文化节目。不然她也不会让陈路周陪着过来,就是让陈星齐少烦她。

    陈路周昨天搜了一圈附近真的没外卖可点,难怪这傅老板脾气这么臭,一家独大啊。他还是决定自己下山买水,一周下去一趟,也就两趟。不过得找个人带路,而且还要跟傅老板借车,陈路周用脚趾头想想,傅老板肯定有车,只是不想借给他,徐栀要是不出面,估计车都借不到。

    蔡莹莹给朱仰起回复徐栀答应了,等会儿楼下大堂见。朱仰起看着手机那条简简单单的回复,有些触景生情地感叹,这妹妹真好约啊。一天到晚就这么闲吗,说出来就出来?我以前认识的那些海王都可忙了,当天约是不可能出来的,他们觉得这是对他们的侮辱。

    陈路周觉得徐栀不是海王,所以都没搭理他,只在临走前,一边穿鞋一边状似无意地问朱仰起:“谈胥后来为什么转学?”

    朱仰起打开电脑准备玩会儿游戏,看着迟缓亮起的电脑屏幕,给自己点了根烟,说:“他不是那次跟乐高的人打起来,你们那场比赛打得那么憋屈,大家心里都不舒服啊,虽然咱们被取消了成绩,但是很多女生吧,还是觉得谈胥这件事干得相当漂亮 ,但谈胥那阵子老被乐高的人堵,冯老狗……就我那个初中兄弟,其实算是你的小迷弟,就帮他把事情摆平了。”

    冯觐和陈路周其实几乎都没怎么见过,但是冯觐估计也跟陈路周一样,在朱仰起的嘴里,应该听过无数次对方的大名。尤其是冯觐,还在一中的时候,就对这个名字有光环,因为陈路周是他们那届唯一一个中考都没参加直接保送到一中的,听说还是一中副校长从外省挖来的。陈计伸那几年生意做到外省,连惠女士怕他在外面乱搞,就让陈路周陪过去,一是监督,二也是陈计伸自己挺舍不得孩子,而且,当时那个省的教育资源确实比庆宜好,算是教育大省。所以就把陈路周转走了。

    不过后来外省高考政策有变,户籍不在本地,不让参加高考或者条件有限,陈路周没办法,又只能转回来。一中副校长跟连惠女士有私交,知道她这个大儿子从小就厉害,一听说他要回来,立马看了看他初中三年的成绩单,确实厉害,哪怕在首屈一指的教育大省、并且还是百里挑一的重点初中里他的成绩都还是数一数二,于是立马就带着各种优渥条件上门自荐。

    所以,尽管没见过,冯觐一直觉得陈路周超级牛逼。但陈路周觉得冯觐的迷弟身份多少有点朱仰起在里面添油加醋的嫌疑,他这人吹牛向来不管牛皮破不破。

    “然后呢?”

    陈路周一边问,一边掐腰站在床前没头没脑地想,要不要把包带上?女生出门好像都喜欢背个连手机都放不下的包,外面太阳那么大,要不带个包给她放伞吧。

    “谈胥那逼不领情啊,被人打成那样都不报警,还怪冯觐多管闲事,”朱仰起浑然不觉他的纠结,抽口烟继续说,“我们还奇怪呢,这人怎么这样,后来才知道,他这人有多阴狠,他后面几次被打都找人偷偷录了视频,大概是半个月后,他拿出一份抑郁症的心理检测报告,连同视频一起举报到乐高老师那里,论坛上也有发视频,舆论一发酵,乐高的校长特别重视,就把那几个学生开除了。”

    “……”

    “后来在一次无意中,谈胥自己跟冯觐说漏嘴,说他那份心理检测报告其实是伪造的,冯觐这人就是太耿直,本来装作不知道就行了,他直接给举报到老师那里,谈胥他妈就闹到学校,坚持冯觐是污蔑,说谈胥确实有抑郁症,最后冯觐被逼转学,没过多久,谈胥不知道怎么也转走了。至今还有很多女生都觉得谈胥走得冤,反正我们男生也都知道谈胥喜欢对女生pua,特别会扮演受害者角色。”

    ……

    徐栀下楼的时候,陈路周正靠着大堂的鱼缸上打电话,肩背宽挺,圆滚滚的小鱼儿好像在他身上游来游去,她没敢过去打扰,老远站着,等他先挂断。

    陈路周背后长眼睛一样,回头看她一眼,电话还在耳边,没挂断,下巴冲她朝外头一扬,意思是——走啊,磨叽什么呢。

    陈路周挂掉电话,才看到徐栀穿着白t牛仔裤,身上干净得没带任何装饰品,除了她妈那条项链,别说包和伞,如果可以的话,她可能连鞋都不想穿。因为脚上还是山庄的一次性拖鞋。

    大概是顺着陈路周的视线徐栀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啊,对不起,忘换了,刚刚和蔡莹莹打牌来着,听见你找我就下来了,你介意吗?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就这样走。”

    陈路周心说你是被pua习惯了吧,我介意什么。自己脚不疼就行。

    “走吧。”他低声说。

    傅玉青刚从茶山上下来,陈路周总算知道这傅老板靠什么赚钱,原来是做茶叶生意,傅玉青有个自己的茶室,像个老中医的药柜,一整面墙都是梳理得井井有条的茶斗子。

    傅玉青为老不尊地侧着屁股半坐在茶桌上,陈路周和徐栀则坐在沙发上看他慢条斯理地摆开五个小杯盏,龟毛得很,距离间隔必须一致,图案也必须一致,字面在前,花面在后,整齐划一,强迫症强迫得很严重。

    陈路周很想问这种症状持续多久了?实在不行上医院看看吧。

    徐栀悄悄告诉他:“这里面还是有逻辑的。”

    什么玩意儿?

    徐栀说:“因为一面是字,一面是菊花,傅叔说,任何事物都得遵循自然界事物的准则,菊花就得在后面。”

    自然界事物准则,人体……

    “……”陈路周反应了大概三秒才反应过来,两人坐着他也比徐栀高出大半个头,腿微微敞开,两手自然且松散地垂在腿间,表情显然很无语,眼神深沉地睨着半晌,想说你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啊?

    徐栀也看着他,他眼睛很好看,又黑又亮,是标准的桃花眼,眼尾干净而上扬,有种干干净净的烟火气。

    两人眼神毫无顾忌地撞上,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好像水面上的浮萍,薄薄一层轻轻贴浮在水面上,自然而又紧贴,空气中仿佛有股水流在轻轻涌动着。

    陈路周那时候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不太明悉的话。

    要不,你和他分手吧。

    他用什么立场呢?

    他们现在应该算朋友吧。

    好像也算不上。顶多知道彼此名字而已。

    傅玉青已经齐齐整整摆好,朝这边问了句:“会喝茶吗?”显然是问陈路周。

    会吧,会一点。陈计伸除了爱收集点不太正经的录像带,也就每年爱囤点茶叶,他家里也有比这规模更宏大更富丽堂皇的茶室,不过看整个房间的陈设,傅玉青显然是深谙茶道,陈计伸大概就是土暴发户想瞻仰点小情怀。

    陈路周想说我不喝茶,我来借车。你要非让我喝点,那也行。

    两人端端正正坐在茶桌前,傅玉青拨弄着手上的核桃,猝不及防地问了一句让陈路周差点喷茶的话。

    “拍过广告吗?”

    其实也没少被问,陈路周以前夏令营集训的时候,在地铁口老被人这么问——

    “帅哥,拍过广告吗?”

    “帅哥,有没有兴趣拍广告?给个联系方式呗?”

    “帅哥,人体模特做吗?报酬丰厚哦。”

    诸如此类种种吧,过往经历数不胜数……

    但傅玉青这个人为老不尊,被他这么问,陈路周就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很干脆地拒绝:“我不拍。”

    傅玉青:“你为什么不拍,你明明有条件,我可以给你钱,还可以借你车。”

    陈路周先是默默看了徐栀一眼,眼神莫名有一种隐忍不发的委屈感,才冷淡地对傅玉青说:

    “我暂时没到那地步,需要靠身体赚钱。”

    傅玉青:“……”

    徐栀:“……傅叔,是想让你用你的无人机,给他的茶山拍一个航拍广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