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峰回·路转(二更合一)(我对你真没有别的意思。...)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吃完回到车里, 徐栀迫不及待就要掏出手机扫陈路周的微信,陈路周一边心说瞧你那猴急的样儿,一边把微信二维码调出来给她, 扔在储物格上, 然后看着地下停车场里大大的电影院招牌,嘴里差点不着三不着两的蹦出来一句, 反正都这样了,要不先去看个电影。

    “备注一下,”徐栀一边给他发好友申请, 一边同他确认说,“三个字都是姓对吧?”

    当时朱仰起也是这么介绍的,说三个字都是姓, 听他嗯了声,徐栀下意识就输入陈陆周, 也没细想, 然后感慨了一句:“加你个微信真难啊。”

    陈路周从车窗外收回视线,靠在驾驶座上,一只手扶在方向盘上, 另只手捞过她刚扫完二维码的手机, 通过她好友,单手飞快打完徐栀的名字, 然后随手一丢, 便去启动车子,动作几乎一气呵成,都没停顿的, “得了吧,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徐栀点点头, “确实捡了个大便宜,但是你确实也是最难的一个。”

    陈路周调档的手微微一顿,转头瞥她,“什么叫我是最难的一个?”

    “我上次跟我爸去非洲开会,真的,我跟非洲人沟通都比你顺利,人家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社交账号都写给我了,连小视频账号都给了,让我多多点赞多多关注。”

    “……非洲开会?”陈路周这才把车驶出地下车库,“你爸什么工作啊。”

    徐栀想了下,岔开话题,“普通工作,对了,你弟一天给你八百,都让你干什么呀?”

    陈路周觉得她思维真的不是一般人能跟上的,“陪吃陪喝陪/睡,怎么,你有兴趣?”

    徐栀这会儿手机响了,蔡莹莹问她回去没,她一边回复一边说:“你弟要是愿意的话,我也不介意,只要他钱给到位就行。”

    记住m.42zw.

    “想的美啊你,”陈路周无语地扯了下嘴角,“脸皮怎么这么厚。”车子从地下车库拐出去的时候,他余光瞥见一家门口大排长龙的网红奶茶店,低头问她,“要喝吗?”

    徐栀顺着他的眼神瞧过去,队伍老长,犹豫一会儿,摇摇头,想喝但是好饱,长吁短叹道:“我也想赚点钱啊,你有路子介绍吗?”

    “路子没有,不过挺巧,我最近也有个赚钱的想法。”

    陈路周说着把车停在路边,捞过手机,徐栀以为他要给自己看他的赚钱大计,结果居然是下单了两杯奶茶。

    “你没吃饱吗?”徐栀问。

    陈路周心说,我就是吃饱了撑的,窗户纸都快被你捅烂了你还装呢。

    陈路周老神在在地靠在驾驶座上,一只手肘抵在车窗沿,面无表情地睨她一眼:“……买了两杯,你喝不喝。”

    “喝,”徐栀单纯是想听听他的赚钱大计,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他继续掰扯,“说说你的想法?”

    陈路周微微吊了下眉梢:“你有兴趣?”

    居心不良啊你,这么快就把手伸到我的事业了是吗?

    “当然,”徐栀立马说,“马上要上大学了,不能总靠着家里吧,我认识一个学姐就特别牛,高三毕业就自己创业,暑假短短两个月就赚到了第一桶金,别人还在求着父母每个月多发点生活费的时候,她已经在给别人发工资了。”

    “那是挺厉害。”

    陈路周拽归拽,但他确实向来也不吝啬于承认别人的优秀。

    徐栀嗯了声,又急转直下地唉声叹气说,“不过后来有点可惜的是,因为钱赚很多,她觉得上学没什么意思,大二就退学了,遇上她现在的老公,现在婚姻出了问题,事业也一落千丈。男人真可怕。”

    陈路周一脸“你还有脸说”表情,瞥她一眼。

    你一个无缝焊接的人,说这话就不太合适了吧。

    “我这个项目,你应该参与不了。”他说。

    这会儿就让你参与我的事业,以后我还混不混了。

    “什么项目。”徐栀问。

    陈路周查了下手机订单,奶茶等位还有10个人,然后锁上手机,约莫正午阳光刺眼,他微微放低座椅人往后靠,靠在驾驶座上有点闭目养神的意思,脑袋仰着,喉结明显突兀,看着挺干净禁欲,但说出来的话挺浑: “陪聊啊。”

    徐栀震惊地看着他:“裸……聊吗?”然后,从上到下,慢悠悠、且审视一般地扫他一圈,“我能先买个五块钱看看吗?”

    陈路周侧过头看她:“……”

    你他妈这想象力,连青蛙路过都得强调一句,我可不是癞□□。

    徐栀还是挺好奇,“这真能挣着钱?”

    “挣钱你干?”陈路周拎着手机漫步无目的转了一圈,冷淡问她。

    “陪聊的话,干,说话谁不会啊。裸/聊的话,得考虑考虑。”

    “这事儿还用考虑啊?”

    徐栀拿不准他这口气到底是必须干呐,还是必须不干,毕竟还挺想跟着他赚钱的,他一看就是个能挣钱的,毕竟花样多。

    徐栀:“暂时,不干。”

    徐栀坚定了一下,嗯,不干。

    陈路周:……

    等奶茶送到,陈路周降下车窗接过去,递了一杯给徐栀,见徐栀头也不抬接过去,眼睛专心致志地盯手机上跟蔡莹莹斗地主,陈路周靠在驾驶座上,目光冷冷地瞥着她心说,就非要回去用微信说?现在不能说?

    结果一路无话。

    陈路周开得不算快,经过粲然四季的青山,路过满盈盈令人心神荡漾的大海,以及争相簇拥藏着绵柔情宜的棉花糖白云。他以前从没觉得这些风光有多葳蕤,然而一路旖旎的风光徐栀都没看见也没开口,全神贯注地研究怎么能把王炸藏到最后。

    “你就真的没话要说?”

    徐栀这才从手机里抬起头,“啊?什么话?”

    “你刚不是说,有话要跟我说吗?”

    徐栀哦了声,甩了一个三出去,狐疑地看他一眼,“朱仰起没跟你说吗,蔡莹莹跟他约了一起吃夜宵,要不等会一起说吧。”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怕被别人知道!

    陈路周把车停回傅玉青的后院,心想要不要让傅玉青劝劝她能不能别这么疯,结果正巧看见傅玉青从茶室里出来,手上牵着他寸步不离的爱犬,冲着电话那头的人大发雷霆:“那你告诉他,我就是个开民宿的,又不是警察局,他老婆跟小三来开房,我他妈还得替他拦着?”

    陈路周:“……”

    **

    陈路周上楼的时候,朱仰起正在跟蔡莹莹约夜宵吃饭的地点,山庄虽然不大,但是各方面菜系应有尽有,不得不说,傅玉青是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川菜,淮扬菜,杭帮菜,还有东北大锅炖,餐厅每天会根据食材来供应。

    很不巧今天是川菜,四个人都不太吃辣。

    陈路周还行,其余三个几乎都是碰到辣椒就吐舌头,于是蔡莹莹建议改弦更张:“要不等会去楼下酒吧喝酒得了!”

    朱仰起举双手双脚赞成。

    徐栀在电话一边斗地主一边懒洋洋地说我随便。

    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拉了个约饭群,也拉陈路周了。他手机就摆在床头,中间震了n下,他也没看,眼皮都懒得抬,真就跟睡着了似的,上衣也没穿,露着宽挺、线条流畅的后背,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但朱仰起知道他没睡着。

    三人还在语音群聊,朱仰起问徐栀:“你牵他耕地去了?怎么回来累得就跟只老黄牛一样。”

    “闭嘴,朱仰起。”某人终于发话,人趴着,半张脸仍是埋在枕头里,声音发闷。

    徐栀那边斗地主一直在炸,说:“我不知道,反正他跟小妹妹倒是玩得还挺开心的。”

    陈路周趴在床上,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心说,你还有心情吃醋。

    他懒散地伸出手,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一声不响丢给朱仰起。

    “帮我充下电,插头在你那边。”声音是真困。

    朱仰起随口问了句,“你没带充电宝啊?”

    “早不知道丢哪了。”他说。

    朱仰起啊了声,“那天不是借给徐栀了嘛?”顺嘴在群里喊徐栀,“妹子,陈路周充电宝你还他没?”

    徐栀也有点懵,这哪想得起来,“那天晚上,好像……还了吧?”

    陈路周趴在床上眼睛仍是闭着,懒散地接了句,嗓音很清,“没有——”

    徐栀仔细想了想,她当时跟着陈路周去结账,顺手就把充电宝拔了,然后结完账,她也没回去过了,之后就跟着陈路周去了他家烤地薯,最后收摊是蔡莹莹和朱仰起,但他俩都说没拿过。

    “那就是落在店里了,抱歉啊,我再买一个还给你。”徐栀说。

    “别买了,他买多少充电宝都一样,反正没几天就不见了。行了,没事,他有钱,那晚上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晚点见。”

    朱仰起匆匆交代两句就退出语音群聊,挂完电话从床上爬下来准备去上个厕所,一边掀开马桶盖子一边跟外头趴着的陈路周大放厥词:“你看这路子跟以前追你的那谁是不是一模一样,借你充电宝假装忘记带走了,这不就有第二次找你的理由了?”

    陈路周:“……”

    朱仰起冲完马桶出来,见他不搭理,拿起枕头往他身上丢,“别装死,我知道你白天从来不睡觉。”

    陈路周终于大发慈悲地翻了个身,他把枕头拎开,懒洋洋地坐起来,靠着床头,目光四处找了一圈,“有烟吗?”

    朱仰起从抽屉里抽出一包他珍藏的双爆珠,丢给他,表情何其诧异,“你不是从来都不抽吗?”

    陈路周慢条斯理地撕开包装,抽出一支,衔在嘴里,满柜子翻打火机,没找到,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火柴,抿了一支出来,慢悠悠地嚓着,“没抽过,试试看。”

    都快成小三,还有什么不能干的。

    朱仰起啧了声。

    “她跟谈胥分了。”他低头去就火的时候,补了句。

    朱仰起惊呆,急赤白脸地拖了张椅子过去,“你他妈,不会把真撬人墙角了吧?”

    陈路周也烦,瞥他一眼,把火柴梗甩灭,“没有,不过我差点就说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就是有点,无法拒绝。”

    “什么叫无法拒绝。”

    “说不上来,咳咳——”陈路周完全不会抽烟,吸了两口,自己被呛得不行,就像被猫毛呛了,胸腔里直发痒,紧跟着又咳了一声,“我他妈要知道,我现在会这么烦她?明明有男朋友。”

    朱仰起:“你烦的是她吗!你烦的是她有男朋友!”

    陈路周没说话,把烟掐了,发誓以后再也不抽烟了,难抽得要死。被朱仰起眼疾手快地夺过去,“你他妈太浪费了,我现在就这一包了,我还有两张画没交呢!”

    “你恶不恶心。” 陈路周简直了。

    朱仰起自顾自抽下去,冷静了下,说:“虽然说徐栀长得是确实很漂亮,尤其看着干净又聪明。”

    是当下最流行的什么,纯欲风长相,对,朱仰起想起这个词。

    “但是以前追你的女孩子也不是没有比她漂亮的,连谷妍你都拒绝得那么干脆,”朱仰起井井有条给他分析,“她身上跟其他女孩有什么不同呢,唯一只有一点,就是她有男朋友。”

    陈路周抬头看他,“然后呢?”

    朱仰起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分析得很对:“所以,你其实无法抗拒的不是她,而是这种感觉,这种刺激、禁忌、偷偷摸摸的感觉,陈路周,你这是病!得治!”

    “……滚。”

    **

    傅玉山庄的酒吧人很少,属于纯放松的音乐清吧,藏酒倒是琳琅满目,只是没有驻唱歌手,因为实在是山庄太偏远,傅玉青又是这脾气,没人愿意跑这么远来给他打工,所以,这个酒吧,偶尔也就傅玉青兴致上来,自己上去唱两首。

    还好,他今天没兴致。

    徐栀她们到得比较早,酒吧里也就疏疏懒懒几个人,只有几盏暧昧摇曳的氛围灯在角落耳鬓厮磨着,音乐轻轻浅浅地落进各色酒杯里,整个人瞬间便融入了。

    蔡莹莹来之前把翟霄拉黑了,自那晚之后,两人很久没联系,翟霄追问两天也没有后续了,今天突然在朋友圈公开了柴晶晶的照片,蔡莹莹本来还想问问他为什么,在无数次放大柴晶晶的照片甚至找了专业人士去掉美颜之后,蔡莹莹突然沉默了。她连质问的勇气都没有了。虽然蔡莹莹觉得这很肤浅,可在她那个年纪,确实很扎心。柴晶晶那么漂亮,还能跟他考一个大学,蔡莹莹这打击是受大发了!

    “我要复读,”蔡莹莹点了杯莫吉托,看着水面上漂浮着荧绿色的薄荷叶,对徐栀说,“我要考到翟霄和柴晶晶的大学,我要当翟霄看看,我没有比她差。”

    “莹莹,你想好好学习我很支持你,”蔡莹莹确实是想起一出就一出,徐栀太了解她,叹了口气,“但是我觉得你还是找人把他打一顿更快更解气一点。”

    “把谁打一顿啊?”身后传来朱仰起的声音。

    “一个渣男,”蔡莹莹头也不回,闷头灌下那杯莫吉托,见只有他一个人,问,“陈路周呢?”

    “在傅老板那,谈茶叶山拍摄的事情,”朱仰起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笑着招呼,“好久不见啊,鹦鹉妹妹。”

    蔡莹莹本来就委屈,一听到这,眼泪都出来,“徐栀!”

    徐栀还在斗地主,老太太输光的游戏币,她全赢回来了,头也不抬,像个毫无感情的打游戏机器,装模作样地恐吓朱仰起:“别惹她,不然我让傅叔来唱两首。”

    朱仰起:“……”

    “就是,”蔡莹莹也跟着反唇相讥,“朱仰起你是不是暗恋我,不然,你为什么不跟徐栀打招呼。”

    朱仰起:“打了啊,你是鹦鹉,她是妹妹。”

    蔡莹莹:“朱仰起,你找死啊。”

    朱仰起不开玩笑了,“好了,别为了一个男人哭哭啼啼的,等你考上好大学,你就会发现一个更残酷的事实,那就是比你优秀的人,根本看不上你,你又看不上那些比你差的,所以你将永远单着。最好的办法就是,咱不上大学,咱不见世面,咱就不会被世俗伤害。”

    “呸,那你先把你的美术证给烧了吧。”

    朱仰起厚脸皮的笑笑,拿着菜单回头看了眼,正巧看见一个高高大大的熟悉身影从门外进来,说实话,陈路周这长相,就朱仰起这种天天在他身边呆着,审美按理说应该是相当疲劳的好兄弟来说,偶尔都还会被他惊艳一下,比如今天。

    也没哪里不一样,但就是觉得眉眼更挺,五官清晰而精致,轮廓线条流畅,头发柔顺,哪哪都比平时顺眼。

    显然是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白白的送上门了。

    说实话,陈路周还真没故意收拾,只是去帮陈星齐的收拾画具的时候弄脏了裤子,就顺便回去洗了个澡,仅仅只是洗了个澡,他连头发都没吹,所以他觉得自己还算是克制。没太给她面子。

    不过,徐栀是压根不给他面子。

    从他坐下,就没抬眼看过他,一直专心致志在手机上斗地主。打一天了,打法很粗野,甚至可以说凶猛,只要牌好基本上一局她都能打满,直接把另外两个的欢乐豆归零,牌不好她就消极应战。懂了,纯粹是帮人打欢乐豆。他以前帮陈星齐打欢乐豆也这么打。一把直接打满。

    谁也没说话,徐栀专心打豆,蔡莹莹沉浸在失恋情绪中无法自拔,陈路周就靠着不说话,朱仰起掏出手机噼里啪啦给陈路周发微信。

    爹:我怎么觉得这个氛围有点不对劲啊。

    cr:你什么时候改的微信名。

    爹:你管我什么时候改的,我现在就是好奇,她到底要跟你说什么,是要跟你说,我跟谈胥分手了,我可以追你吗,还是说你有钱吗,借我点钱。我现在严重怀疑是后者。

    cr:把名字改回去,不然拉黑了。

    徐栀打完豆把账号给老太太发回去,这才放下手机,终于注意到对面视野受阻,原来坐了一个人,“嗯,你来了。”

    她随意地扫了一眼,黑衣黑裤,干净利落又随性,脑袋顶上是一顶黑色鸭舌帽,衬得他轮廓流畅,有了视线的遮挡,那双眼睛莫名变得很深沉,不像平日里那么冷淡,光是靠在那,胸口平坦而宽阔,安全感十足,确实清瘦,很帅。突然也能理解陈路周有时候的自恋,这样的男孩子,在学校里应该挺受欢迎,不说趋之若鹜,追他的女孩绝对也是排长队的。

    陈路周把手机丢桌上,“……坐这十分钟了。”

    徐栀哦了声,“要喝点什么吗?我刚点了杯长岛冰茶,这茶一点都不好喝。”

    陈路周也懒得跟她解释长岛冰茶它不是茶,它是酒。

    徐栀其实一直都在想这个事情要怎么解释起来有力又更能让陈路周信服,但人有时候是这样,某个场景在脑海里幻想一百遍,但往往最后真实发生的可能又是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的第一百零一遍。但不管怎么样,至少得让陈路周的心情愉悦,这样才好讲故事。

    “你喜欢听什么歌?”徐栀问。

    “随便。”

    “那你还是喝点吧,这事儿不喝点,我怕你听不下去。”

    “你说吧。”

    “那我说了啊。”徐栀看了眼一旁的蔡莹莹。

    “嗯。”

    陈路周面不改色地靠在椅子上看着徐栀,反倒朱仰起心里怦怦怦,好像明明看见丘比特缓缓拉开一根开弓的箭,箭身颤颤巍巍地发着抖,却不知道会往哪儿发射呢,他莫名地比陈路周还紧张。

    这他妈要是一箭射中心脏就算了,他他妈就祝福他们。这要是往别的地方射,他决定揍徐栀一顿,给他兄弟搞得连烟都抽上了。

    “等会儿。”朱仰起猝不及防地出声。

    三人齐齐朝他看过去,连徐栀都茫然地瞧过去,陈路周靠在椅子上,双手环在胸前,不耐烦地偏了一下头,心说有你什么事儿,你在这等会什么等会。

    “我鞋带松了,等我绑好先。”朱仰起摆出一副要吃大瓜的架势。

    “……有病你,”蔡莹莹哪里会搭理他,朱仰起一弯腰,手还没碰上鞋带,就听见蔡莹莹直接竹筒倒豆说,“徐栀就是想见见你妈,不管用什么方法。”

    所以,还是想做他女朋友。

    陈路周有些不自在地侧过头,微微顶了下帽檐,咳了声,大约是觉得自己咳得不够明显,显得不够犹豫,所以又重重地咳了一声,“什么叫不管用什么方法?”

    “就是,如果你说要做你女朋友才能见你妈,徐栀也会答应的。”蔡莹莹说。

    陈路周:“……徐栀,你觉得,我对你有意思?”

    你他妈是怎么看出来的。

    徐栀忙说:“不是,有些事情我可以晚点跟你解释,我想办法加你微信,也只是单纯想跟阿姨见一面,如果你觉得不方便也没关系,但是我绝对没有这么自恋,认为你会对我有意思。”

    说着,徐栀把手机微信推过去,递给他看,“你看,我加你微信也没骚扰过你吧,我对你真没有别的意思,我连你朋友圈照片都没打开过。”

    因为打开都很缓慢,还有加载的小圈圈,显示确实真的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但陈路周只注意到上面的备注名字——陈陆周。

    陈路周把手机扔回去:“峰回路转的路,谢谢。”

    注意!!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