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混球·吃醋(二)(这样算哄我?...)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路周小时候写过的诗不少, 如果朱仰起这会儿要是在,一定会念他最著名的那首,他八岁时候写的。

    你在天边, 你在眼前, 你好像在我身边……

    至今语文老师在路上碰见他,第一句话就是, 哎哟,陈大诗人,怎么样啊, 现在出书了吗?

    陈路周觉得自己算是个黑历史挺多的人,从小到大,好像就没做过几件让自己觉得真正牛逼的事情, 朱仰起觉得他这人挺凡尔赛,但他真不是, 是确实没觉得自己哪里特别厉害, 说成绩,放在市一中也就这样,也有好几次没考到第一, 高考又出了意外, 多半状元是没戏了。

    但他觉得自己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永远不服输, 永远都充满希望。如果墙塌了, 他就建城堡,如果太阳没了,他就是光。就像书里说的那样, 他有着明确的爱,直接的厌恶, 真诚的喜欢和站在太阳下的坦荡,可以大声无愧地称赞自己。

    他的心是钢铁,太阳晒一下就滚烫。

    但有时候,中二一下就行了,再说下去,就跟“我是个热血青年,吸血鬼吸我的血能烫满嘴泡”的中二程度不相上下了。

    拍摄进展还挺顺利,车手勉强觉得陈路周拍的东西能看,他确实吹毛求疵,也就陈路周搭理他,队里的摄影师已经没人搭理他了,陈路周顶多也就是表面文章,客气两句,真让他拍,他也没时间,况且明天这棚子就撤了。

    等他收完工,徐栀已经跟旁边几个剪辑师开始学起了视频剪辑,陈路周看她跟师傅在那交流的认真劲儿,也没叫她,随手拎了张椅子在她旁边坐着看她学。

    “一般我们都用premiere这个,陈路周用的fcp,现在市面上有很多小视频博主其实都不用这些,用的是傻瓜式的剪辑软件,压根都不懂剪辑这个东西,真正学剪辑是很有意思的,转场和运镜的处理才是剪辑的目的,而不是把几个视频片段串一起,你要是真想学,我给你推荐几本书。”

    “陈路周为什么用的fcp啊?”

    首发

    剪辑大哥看她一眼,心说,我他妈兢兢业业、唾沫四溅地跟你说了这么一大堆专业内容,合着你就听见陈路周三个字是吧?

    徐栀听得入神,没察觉陈路周已经回来了,剪辑棚一众吃瓜群众吧也不提醒她,抱着一种看小年轻谈恋爱的心态,都在看戏。眼神里都是姨母笑。

    “因为系统不一样。”剪辑大哥有点没好气了。

    徐栀坐在剪辑大哥的旁边,茫茫然听着,哦了声,头也没回,若有所思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手伸回去摸放在陈路周桌位上的水。

    陈路周人靠在椅子上,见她在这玩盲人摸象,就逗逗她,一副顽皮赖骨的样子,把水拎开了。徐栀没成想一摸空,下意识回头瞧了眼,眼尾猝不及防地映入一抹熟悉的黑影,“你回来了?”

    “陈大帅哥!”

    陈路周刚要说剪辑好玩吗?身后有人大剌剌地叫他,估计是撤剪辑棚的事情。陈路周又起身,把水递还给她,“等我下。”

    陈路周走后没多久,蔡莹莹冯觐拎着相机回来了,显然,蔡莹莹出片了,兴奋的小脸通红,“徐栀,那边晚霞超级漂亮啊,你要不要过去拍一张。”

    冯觐被她折磨得不成人形,一屁股坐在陈路周刚刚的位置上,像一滩烂泥,死活也不肯起来,“我不去了,要拍你俩自己去拍,我累死了,陈路周还没结束啊?”

    “结束了,又被人叫走了。”徐栀眼神一指。

    冯觐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陈路周这哥大概得有一米八五吧,脑袋都快顶到棚顶了,这身形站哪儿确实都优越。他对面站着一个黑瘦的年轻小伙,两人不知道在聊什么,陈路周低头笑了下,掏出手机大概是跟他加了个微信。怎么说呢,这种劲儿确实看着挺吸引人,冯觐不禁思索起来,上帝到底是给陈路周关了哪扇窗呢?

    冯觐啧啧摇头,对徐栀说,“大忙人呐,万万没想到,咱们庆宜还挺小,这么说,你们应该也认识朱仰起咯?”

    徐栀点头,“认识。”

    “原来都熟人呐,”冯觐叹了口气。真是装逼装到对方朋友圈了,万万没想到,徐栀居然跟陈路周这么熟, “献丑了啊,我之前跟你们说那个照片上过国家地理的朋友,就是陈路周,那你们应该对他很了解了,他有多牛逼,那就不用我说了,你们都很熟。蔡莹莹说得那个被帅哥纠正审美的也是他对吧?”

    徐栀嗯了声,“但我们也没那么熟。”

    可能还没他知道的多,确实不太熟,陈路周很少说自己的事情,所以冯觐不说,徐栀也想不到那人就是他。

    冯觐刚要说什么,就听见蔡莹莹叫了声,“陈路周,什么时候吃晚饭啊?”

    徐栀这才发现他已经回来了,位子被冯觐占了,她下意识站起来,想把自己的位子给他,陈路周没搭理,人站在冯觐边上收拾电脑和插线板,低着头声音冷淡地说,“这个棚要撤了,等会你们跟我进去吃。”

    话音刚落,旁边有个女摄影师拎着两盒盒饭过来,“我跟另外一个姐姐的工作餐要不你给她俩先吃了?”

    陈路周正把电脑装包里,拉上拉链,抬头看她一眼,“你4015拍完了?”

    女摄影师把盒饭放桌上,跟他抱怨道,“没呢,还有几个镜头要补,杨姐都快烦死了,有个哥们非要要求化妆,现在上哪儿去给他找化妆师,对了,杨姐想问问你的无人机型号,想给她老公买一个。”

    陈路周嗯了声,“我等会微信发给她。”

    女摄影师迟迟没走,欲言又止地看着陈路周。

    蔡莹莹和冯觐对视一眼,这,有猫腻啊,这俩人不会有什么吧,蔡莹莹眼睛都快盯穿了,原来陈路周喜欢这种类型的,怎么说呢,朋克风,扎一脑袋辫子,皮肤黝黑,就很抓马的风格。

    他们或许不知道,但陈路周大致猜到她想干嘛,平时在剪辑棚这帮人闲着没事儿就爱聊人八卦,这个女摄影师喜欢的是女生,陈路周对这些事一向不太发表意见,但知道她好像有个女朋友,前两天还来探过班。

    也多半猜到,她是想要徐栀的微信,因为刚刚听她跟严乐同说,那女生的长相是她们圈子里的天菜,陈路周顺着他俩的视线回头看,发现她说的是徐栀。

    不等她开口,陈路周直接随便找了个理由,毕竟就算她不介意当众说出来,陈路周也不习惯当众点破别人,“杨姐刚刚好像叫你了,挺急的,你不去看看?”

    还真有事儿忘了,“靠。”女摄影师匆匆骂了句,跑了。

    基地二楼有个小房间,支了一张小桌子。陈路周收拾完东西带他们上去,严乐同已经把点好的外卖放在上面了,工作餐实在太磕碜,陈路周没想让徐栀吃工作餐,看她最近饭量应该不小,因为多了个冯觐,所以这顿外卖大概快要了陈路周半天拍摄的钱,他最近确实不太富裕,连惠女士为了逼他回家停了他的卡,以前花钱又没节制,从没想过有天或许自己要自立门户,再加上摄影本来又是个烧钱的爱好,所以最近卡上真没什么钱,但说什么他都不想让徐栀跟着他吃工作餐。

    所以,他不懂,到底要怎么样,才算熟。

    陪她看流星不算熟,陪她喝酒还不算熟,那带她来自己工作的基地,也还不算熟?她以为他跟谁都可以这样是吗?

    随随便便给她拍照,随随便便就陪她大半夜喝酒谈心,随随便便发条微信他就跑去请人吃饭了,随随便便就带她来参观他工作的地方是吗?

    “你怎么不吃啊?”徐栀还不知所谓地问了句。

    陈路周面色冷淡靠在椅子上,一副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傲骨嶙嶙地看了她两三秒,然后面不改色地拆掉一次性筷子,一声不吭地低头扒了口饭。

    陈路周在生气。这个男人眼神底下隐藏的暗潮涌动只有徐栀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就好像平静无澜的海面,底下的波涛汹涌,藏着无数风光和危险。但其他两个浑然不觉。

    “我刚听蔡莹莹说,徐栀你会骑摩托车?”冯觐在找话题。

    蔡莹莹立马接话,嘴里还在嚼,一副你算是问对人了的得意洋洋表情,“会啊,她骑摩托车很厉害的,知道傅玉山庄吧,就明灵山那块,晚上经常有飙车党在上面飙车,那都是徐栀小弟。”

    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蔡莹莹添油加醋的本事真是有点向朱仰起靠齐了。以前没发现她这么能吹,明灵山九曲回环,山路崎岖又刺激,确实在上面玩车的人很多。但徐栀还是想说,也就是几个离经叛道的小孩在上面玩摩托车,也能给她吹成飙车党。

    冯觐是听进去了,一边风卷云残地扒着饭,一边给她说,“你等会要不要下去玩玩啊,跟他们跑一圈。我刚刚听队长说,等会他们要比赛来着,肯定很刺激。”

    冯觐话音刚落,听见楼下的赛车道上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起哄声以及震碎耳蜗的油门轰鸣声。

    “靠,开始了开始了。”他匆匆把剩下的饭都一股脑地塞进嘴里,筷子直接往桌上一丢,拿起相机就冲出去了。

    “我也去看看!”蔡莹莹疾风电掣地撂下筷子,也跟着跑了。

    小屋里只剩下两人,徐栀环顾一圈,发现这边应该是废弃工地,窗子都没封上,通透地敞着,窗外是金乌西坠的天,风一股股涌进来,带着树叶的清香,比楼下清凉。

    她们吃饭的桌子其实就是一块板子,底下叠了两个油漆桶,所以桌子其实很矮,那块板子也就刚到陈路周的膝盖,他吃饭全程都得弓着背。

    徐栀看着他,陈路周自始至终都安静地扒着饭,偶尔看一眼手机。这会儿蔡莹莹和冯觐一走,他仍然疲塌地靠在椅子上,拿着筷子的手杵在膝盖上,另只手拿着手机正在给人回微信,没跟她搭腔的意思。

    徐栀沉默地扒了两口饭之后,将筷子反过来,用她没吃过的那头夹了块牛肉放在他碗里。

    陈路周从手机中抬起头,看她一眼,很快视线又回到手机上,声音冷淡地,“谢谢。”

    徐栀说:“你赶紧先吃吧,不然等蔡莹莹他们回来,又要被抢没了。你晚上还有拍摄吗?”

    “没了,”陈路周放下手机,倾身回来弓着背,筷子杵在碗里,继续低头扒饭,没看她,“微信看了吗?”

    徐栀嗯了声,“有被激励到,不过第二句你后来立马就撤回了?写的什么我没看清楚?就看到什么月亮圆不圆。”

    “随便扯的,跟你没关系。”陈路周靠在椅子上,把筷子放下,他吃饱了,徐栀夹给他的牛肉也没吃,孤零零地躺在碗底。

    “哦,好吧,”徐栀扒了两口饭,等咽下去,又问了句,“那明天要不要一起回去?我们打算包个车。”

    “跟冯觐?”陈路周大概是刚刚弓着背吃饭弓久了,这会儿脖子有点酸,所以手掌压着一边脖颈在慢条斯理地活动筋骨,口气铮铮地说:“再说,看明天几点起来。”

    他最近没睡过几个安稳觉,晚上打算订个酒店补。

    当然徐栀是察觉到自己多少可能有点把人得罪了。但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他了,如果直接开口问有觉得好像也不太对劲,加上此刻楼下的电机轰鸣声如同野兽一般在黑夜里发出歇斯底里、沉闷的嘶吼声,一浪浪将整个比赛气氛推至最高潮。徐栀说话得要很大声他才能听见。

    二楼没有门,只有两扇足够遮挡的窗帘布,陈路周大概也是觉得楼下吵,所以将窗帘拉上,又从旁边拎了两块板过来,将漏风的门和窗都严丝合缝地挡上,声音隔绝在楼下,耳边瞬间清净很多,徐栀甚至能听见蚊子在她耳边嗡嗡嗡震呢。

    空间一旦变得幽闭而私密。某些情绪就容易放大,神经好像容易变得敏感,陈路周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渐渐加快,如鹿撞,如鼓敲,如巨石掀起无数的海浪。他觉得自己很没出息,自从认识她之后,整个人就越来越不像样了,心里也没件像样的事。

    他坐回去,两腿敞着,刚好能把桌子圈在他的腿间,连同她的腿也一并阔在自己里面,把刚刚她夹给他的那块牛肉放进嘴里,直白地看着她说,“你跟冯觐很熟吗?”

    “冯觐?”徐栀觉得很莫名,也夹了块牛肉放进自己嘴里,“那还没跟朱仰起熟呢。”

    “哦,懂了,跟朱仰起熟,”他觉得好笑,又好气,倨傲地拿脚轻轻撞了一下她的脚边,拽王的谱摆起来了,“就跟我不熟,是吧?”

    “我什么时候说跟你——”

    徐栀说到一半,大脑估计是检索到了,嚼着牛肉的嘴慢下来,想起来了,“你在气这个?”

    徐栀这人就是直接,要论直球她更直,居然这么直接给他点出来了,人有时候就是这样,生气的时候想方设法让对方知道,对方要真知道了,这气又觉得生得没那么理直气壮了。

    “我生气了吗?”

    “你刚刚挺生气的,拆筷子的时候,像在拆我的骨头。”徐栀说得跃然纸上,仿佛他刚才的生气模样可见一斑。

    陈路周弓起身,现在胃口似乎好了点,又夹了块牛肉塞嘴里,他拿筷子比很多人的规范,徐栀正要夸一句,你是我见过拿筷子最标准的男孩子。只见他长腿往里收了收,一脸坦诚、也不藏头亢脑,看着她说:“多少有点,我觉得我对你算掏心掏肺,结果你转头跟人说咱俩不熟,我不爽正常吧。”

    情绪明朗,是个光风霁月的少年。

    “我是觉得我对你不是特别了解,没别的意思,”徐栀甚至觉得他很干净,自律,聪明,社交圈子简单干净,哪怕高考失利,他的未来也应该是不可限量,所有人应该都对他充满了期待,“冯觐说的那些事,我都没听过,所以我才觉得我好像不太了解你。”

    “比如?”他显然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态度。

    “他说你作品上过很多杂志,说你曾经拍的可可西里被电视台直接拿去原片播放了。”

    “这就是他觉得很牛你觉得不了解我的事情?作品上过杂志算什么,陈星齐八岁的时候离家出走还上过报纸呢,原片播放是我妈就在电台,那期他们栏目开了天窗,有个片源出了问题,我妈临时拿我拍的片子上去顶了。”

    “……”

    陈路周气定神闲地看着她的眼睛,补充道:“哦,我拍的是两只藏羚羊交/配。你想听这个?”

    徐栀:“……”

    外面的欢呼声热浪一波高过一波,风也在呼呼刮着,挡板似乎摇摇欲坠,随时要倒塌,徐栀他叹了口气,有些认命,“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陈路周直白问:“算哄我?”

    徐栀:“算是吧。”

    他还是忍不住拿乔,心说,谁你都哄吗?

    他一言不发地靠在椅子上看着徐栀,眼神闲散但挺有野心,像一个要骗出所有赌徒筹码的黑心庄家。

    徐栀刚要问他你到底听不听啊,身后“嘭”一声,蔡莹莹气喘吁吁地破门而入,丝毫察觉不了这屋子内若有似无的暧昧气氛,拉着徐栀的手火急火燎地说:“快快快,楼下摩托车比赛居然有奖金!五千块啊!”

    徐栀腾得站起来,毫不犹豫地抛下陈路周:“你先等会儿。”

    陈路周:“……”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