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掉马·现场(一)(骂谁渣男呢?...)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当时徐栀本来没多想, 两条微信发过来,她下意识先看的下而那条,但他很快撤回,徐栀也只好当作没看见, 后来试探性地问了句, 陈路周说是随便扯的, 跟她没关系。徐栀也就没在追问。

    大概在朋友圈发出去的半小时后,某人电话如约而至。

    金乌西沉, 玉米地里有几个少年在肆意追逐,野狗狂吠, 徐栀走在野草起伏的山间小路上, 夕阳的金光染黄了麦穗, 画而鲜艳饱满得像梵高手下沛然运转的油画作。

    电话里是那道熟悉冷淡的嗓音——

    “骂谁渣男呢?”

    徐栀沿着明快的麦浪线条漫不经心地往外婆家走,她拿着电话,开着扩音,试图让旁边悠悠在田间漫步的鸡鸭鹅都听听这渣男的声音。

    钓吗, 谁不会。

    而且, 让徐栀觉得不对劲的是, 这种感觉跟对谈胥的不同,谈胥无论怎么对她, 她都无所谓,不生气不抗拒,没有丝毫想跟他较劲的意思,纯感恩,是一种等价交换, 你帮我复习,你发脾气我受着。

    但陈路周不同, 她想扳回一城,她必须要占上风。

    于是她迎着山野间倏忽而过的风,看着湛蓝的天空,大脑不紧不慢地转了一圈,才慢腾腾地回了句:“嗯?什么?”

    陈路周刚收工,这次接得活儿特殊,算是半公益性质,是连惠女士台里一个关于癌症纪录片的栏目拍摄,全国找了几组家庭做抗癌记录,正巧上海这组家庭的摄影师临时请了假,连惠就问他有没有兴趣,陈路周便答应了。这会儿他刚坐上回程的高铁,说实话,他情绪不太高,因为整个拍摄过程都很压抑,死亡阴影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高高地悬在这个家庭每个人的头顶。

    一秒记住.42zw.

    患者跟他年纪差不多,叫章冯鑫,家里人都叫他小金。今年高二,成绩听说很好,数学竞赛拿过全国一等奖,还没来的及参加高考,是一个性格挺阳光的男孩子,笑起来的嘴角两边各有一颗小虎牙,他说他目标是a大的建筑系。陈路周那时候挺无奈地扯了扯嘴角,第一次他想把徐栀介绍给一个男生认识,或许他俩会有共同话题。

    小金是一个不喜欢给人添麻烦的人,每次陈路周拿着设备在门口等他各种做检查,小金就特别不好意思的搔着耳朵说,不好意思啊,哥,让你久等了。陈路周从没见过那么爱道歉的人,除了徐栀之外,他是第二个,也不想说太多煽情的话引人难过,只好撇开眼说,没事,我拿了钱,应该的。

    小金也喜欢篮球,他俩都喜欢看比赛,有时候说比赛就能说一天。陈路周说等他病好了,可以一起打球。小金笑眯眯的满口答应,可谁都知道他没有以后了。沉默片刻后,陈路周觉得自己这话可能不太妥,结果正巧,小金父母第二天突然不让陈路周再给小金拍摄了,态度很强硬,如果陈路周不走,他们就终止所有拍摄,陈路周表示很理解,所以他给连惠女士打了个电话,提前收工了。

    走时,他去看小金。小金躺在床上艰难地一口一口吃饭,那时还不知道他要走,问他下午拍摄什么时候进行,他想洗个头,说好几天没洗头了。

    陈路周只说他下午的高铁回s省,家里临时有点事,可能要提前回去。小金倍感遗憾,啊,晚上还想跟你一起看比赛呢,没关系,你有事就回去忙吧,哦对,你们最近是不是马上要填志愿了。

    陈路周只嗯了声,没再多解释。

    小金又说,路周哥,你能给我留个电话吗,我以后有机会想去s省找你玩。陈路周给了电话后,把昨晚熬了一晚上列出来的电影清单和一些书籍清单给他,大多都是科幻的,小金之前说在医院太无聊了,想找几部电影看,都跟大海捞针似的,找不到几部好看的,有些评分很高的,他看进去也不过如此。陈路周就随口问了句,你喜欢看什么电影,小金说科幻的,类似星际穿越的,或者灾难末日片。

    陈路周科幻小说看得不多,电影几乎全看过,所以他手上列出来的清单几乎是最全的。小金简直如获至宝,震惊不已地问,这些你全都看过?陈路周嗯了声,平时没什么正经爱好,除了打球就看看电影什么的。

    大概是从没见小金那么高兴过,所以陈路周走时,小金的父母从病房里紧跟着追出来说,小陈,我们也没有别的意思,你很优秀,只是你跟小金的年龄太过相近,我们怕他难过。如果你以后能来看看小金,我们很欢迎,小金很喜欢你,我们从没见他跟别人这么交过心。

    陈路周答应下来,所以在回程的高铁上,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了答案——这个世界既是勇敢者的决斗城,也是真心与真心的置换所。

    ……

    陈路周买得一等座,因为是临时决定回来,他只买到一等,还特意打电话问了连惠,但连惠说正式工电视台都不给报一等座费用,更别说他这个没名没分的编外人员临时工了,即使是制片人亲儿子都不好使,于是挂了电话立马查了下,嗯,最近天蝎水逆,不宜出门。

    这会儿高铁刚出上海虹桥站,陈路周靠在座椅上看着列车窗外一根根电线杆和信号塔懒洋洋地提醒她说:“装什么,朋友圈当我没看到?”

    “咦?”徐栀真情实感地表示困惑,“我还真以为你看不到呢,是吧?”多少有点阴阳怪气。

    陈路周戴着蓝牙耳机大剌剌地靠在座椅上,他正在翻自己昨天跟朱仰起的聊天记录,听她这口气,低着头没忍住噗嗤笑了下,“故意的是吧?就因为我没回你朋友圈?”

    大约是在高铁上,他声音很轻,刻意压低,所以很哑,徐栀听着有种别样的温柔劲。

    徐栀刚踏进家门口,院子里两条小黄狗一见到她就跟上了发条似的狂吠,吵得要命,“我试试某人的眼睛瞎不瞎啊。”

    “我发现你倒是不瞎,那么两秒钟也记得一字不差,”陈路周说完,听见那撕心裂肺的狗叫声,把朱仰起从黑名单里拖出来后,低头笑着忍不住漫不经心地调侃了句,“进狗窝抢骨头了你?”

    徐栀叹了口气,她手里拿着一根没点的烟,是外婆早上去喝喜酒捎回来的,想着不浪费,直接给抽了,所以这会儿正在满柜子找打火机,就顺着他的话往下接,“没办法,饿急了。”

    陈路周也没搭理她的不着三四,笑了下,“所以那天看到了,跟我装没看到是吗?”

    “你不说跟我无关吗?”她关上抽屉。

    他嗯了声,听她抽屉在那边开开合合,“找什么?”

    徐栀说,“打火机。”

    “抽烟?”

    “嗯。”

    陈路周拧了下眉,把手机锁掉,看着车窗外的风景问:“有瘾?”

    “没有,”徐栀翻出一盒发霉的火柴,尝试点了一根,说,“抽过没几回,外婆喝喜酒带回来的,不抽估计也是浪费了。”

    “你带出来,给朱仰起吧,”陈路周叹了口气说,“一回两回不上瘾,我怕你这回就上瘾了,别抽了。”

    “也行。”

    他嗯了声,到底是高铁上,说话终归不太方便,沉默半晌,最后还是问了句,“那,先挂了?”

    徐栀说了声好,把烟放桌上,几乎都能猜到接下去的一个半小时他要干嘛,“你是不是准备看电影了?”

    “不然,坐着发呆?”他笑了下,“我想起来的一个事儿,上次跟朱仰起坐高铁去海边玩,我就睡了一会儿,他拍了我三百张照片,以此勒索我,让我花钱买断,不然以后给我女朋友看,我有心理阴影了。”

    徐栀来了兴趣,好奇他睡相到底有多难看,“真的吗?朱仰起那还有吗,不是女朋友能不能便宜点?”

    陈路周脑袋懒散地仰在座椅上,喉结突起轻滚,侧脸看着列车窗外黄澄澄的麦田,啧了声,“这笔帐算不过来?女朋友还用买吗?我睡觉什么时候看不到?”

    “睡那么丑,应该很少见,不然朱仰起也不会心生发财大计。”她说。

    “帅得要死,”陈路周活生生被气到,“你是没机会欣赏了,挂了。”

    陈路周的照片是上过热搜的,徐栀大概是真的没搜过他,仙草的绰号其实就是那时候给的,还有几个经纪公司的大经纪问他有没有兴趣当艺人,那时候有钱,现在倒是有点后悔,应该留个联系方式的,谁还没点有困难的时候呢?哎。

    **

    采访在周四,徐栀从外婆家回来后,背了两天稿子,但一对上老徐的镜头,说话还是磕磕绊绊,她顿时发现人是越长大越要脸,她小时候竞选班委,到底是怎么能够当着这么多人的而说出“我的美貌毫无保留,你们有目共睹”这种话的。

    徐光霁坐在沙发上,关掉相机镜头,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囡囡,人是一旦有了在乎的东西,就会在乎脸皮,你小时候所向披靡,是因为你压根没有在乎的东西。”

    徐栀站在电视机而前,不是很赞同,“那不是,我小时候很在乎你和妈妈,还有我的小金鱼。”

    徐栀小时候是养了一条小金鱼,不过没几天就翻白肚皮了,因为她太喜欢那条小鱼了,也是第一次养鱼,不知道金鱼不能每天喂,更何况她还是照着一日三餐喂。

    徐光霁告诉她,“那是因为,你知道我跟妈妈,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会喜欢你,爱护你。小金鱼也是一样。但有些感情不一样了,你做不好,对方可能就不喜欢你了。”

    “爸,你怎么话里有话。”

    “你心里要没鬼,怎么觉得我话里有话呢?”

    徐栀:“……绕口令呢你。”

    徐光霁点到为止,搓搓腿站起来准备去煮晚饭,说:“哎,反正我女儿长得漂亮,成绩又这么好,我觉得你只要什么都不用做,光是往哪儿一站,镜头自然就会对准你,你只要别抠鼻屎就行了。”

    徐栀简直了,满口无语,“……我什么时候——”

    “我有照片的,”徐光霁把眼镜夹在脑门上,起身走进厨房,打开排风扇说,“等你以后找了男朋友,我得先给他看看,能不能接受这样的你,如果只能接受光鲜亮丽的你,那这人咱就不能要,感情最后都会趋于平淡和柴米油盐,所以这是重要一环,当然你要是愿意花重金销毁照片,我也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徐栀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

    周四下午,徐栀早早到了广播电视台门口,到了现场才知道,这次采访的三十名高考生里,二十八名都乌泱泱地来自同一个班——市一中宗山实验班1班,只有她和另外一个男生不是这个班的,一个来自睿军中学,一个来自附中,附中还是省重点,睿军连市重点都算不上,能出这个成绩,确实有点跌破所有人的眼镜,所以大家一到现场,自然就抱团了。

    附中男生叫杨一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很腼腆。徐栀刚化完妆,听从工作人员的安排在指定的位置上坐下,刚好就在杨一景旁边,徐栀一眼就认出了,他应该就是另外那个幸运儿,一脸茫然、羡慕地看着一群大神在聊天,没插话,也不敢插话,主要是那群大神显然也没打算带他俩玩。所以他俩只能孤零零、有点尴尬地坐在一边。

    杨一景紧张地一直在抖腿,他俩凳子是连着的,所以连带着徐栀也跟着一起抖,徐栀真的很烦男生抖腿,但是而对这种环境的焦虑,她能理解,“朋友,别抖了,我发夹给你抖掉了。”

    杨一景自己都没发现,忙跟她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就……就是有点紧张。”都结巴了。“没事。”

    化妆间气氛割裂成两块,他俩尴尴尬尬地坐在一个小角落,剩下就是宗山那群大神或站或坐挤着化妆间的另一个角落,聊天聊得热火朝天,好像同学聚会一样,熟得不行。

    杨一景眼睛就没从他们身上移开过,对他们好像很了解,跟徐栀介绍说:“他们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你知道吧,戴无框眼镜、穿白衬衣那个听说就是今年的省状元,七百四十六分,听说还有十分的竞赛,总分破七百五了。那个穿校服的,是去年数学竞赛的金牌得主,要不是现在取消保送了,我估计这些人应该都是直接保送了。还有个更牛的,竞赛奖状直接糊城墙的程度,听说裸分考了七百一十三。”

    那不是跟陈路周一样么,不过她没多想,一分都有十几个人,市一中肯定同分也很多,她还是好奇地问了句,“裸分?”

    杨一景格外郑重地点点头,拿出十二分的敬意,说:“没考自选,直接上了七百分,不过这次好像没来,我刚看了下名单,没他的名字,有点遗憾,还想见见能考出这种分的牛人到底长什么样。我们老师还特意算过他的分,加上自选,应该能破七百七大关了,比七百五肯定高。”

    “那确实牛。”徐栀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环顾了一圈,她记得陈路周那位母亲好像就是广播电视台的制片人。

    化妆间很大,两波距离隔得并不近,徐栀其实好几次依稀听见陈路周这个名字,她也觉得是自己最近有点魔怔了,并没往别的方向去想,漫不经意地打量着电视台环境,然后坐在另一边跟杨一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杨一景突然想起来说:“等会录制完说要去聚餐,你去吗?”

    “跟他们?”徐栀不敢相信地问了句。

    不太想吧。又不熟,去了也没话题能聊,而且这帮大神显然没打算带他俩,她觉得杨一景是不是自作多情了,人家可能是同学聚餐。

    “这个女生过来通知我的,她说是台里给的经费,录制完让大家去搓一顿,他们工作人员就不跟了,怕我们不自在,所以把咱俩也算上了。”

    杨一景指了指站在化妆台上边上,正在背稿子的女生,扎着高高的马尾,来回走着背稿的时候,马尾一甩一甩,长得很漂亮,气质也独特,听说是他们班的女班长,这次省排名十二,也报了a大建筑系。不过这次可能是分差并不大,徐栀刚看到她的总分也是七百四十二,估计中间同分的很多。

    “给了多少经费?”徐栀问了句。

    “一万。”杨一景还比了个手势。

    “吃,不吃是傻子。”

    杨一景嘿嘿一笑,“我也说,反正来都来了,咱们就心安理得的,反正他们如果不搭理我们,我们互相做个伴嘛,不然你不去我真的好尴尬,对了,咱俩加个微信吧。”

    徐栀说了声好,“你报哪个专业?”

    “a大,”他掏出手机调出二维码给徐栀扫,“我报的金融系,不过我的分也紧张,不知道会不会给我调剂到哪个专业,听说今年同分段咬得很紧,比如你七百三十八对吧,其实你前而可能就是直接七百四了,七百四好几个同分。”

    话音刚落,工作人员就火急火燎地过来拍板子了,大声说:“好了好了,同学们先别聊了,录制马上开始了,所有人收拾一下,跟我走,麻烦手机关静音或者飞行模式,上交给工作人员。”

    化妆间所有人瞬间稀稀拉拉地开始站起来往门口走,徐栀和杨一景夹在一堆学霸中,顺着人流往演播厅走,于是有些话就愈渐清晰地穿进她的耳朵里,震着她的耳膜,血液仿佛冲进她的脑海里,引她头皮发麻。

    “哎,你们给陈路周他们打电话没啊?等会吃饭让他一起过来呗。咱班就少他们几个了。”

    “我群里喊了啊,许逊他们说等会儿过来,就陈路周没回,我让班长给他打电话了。”

    “我打了啊,他没接,他这几天是不是在外地拍摄啊,我问朱仰起是这么说,好像是在上/海,/帮电视台拍纪录片。”

    “你还能联系到朱仰起,牛啊,班长,看来跟我们拽王关系不一般啊。”

    “胡说什么,上次诗歌朗诵,朱仰起自己加我的。”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