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钓系·徐栀(二更合一)(喜欢你。)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散了, 就剩陈路周坐在位子上。

    “喝酒吗?不喝我拿走了。”

    酒水不够,有人过来看陈路周桌上还有一瓶没开的酒,想拿走。

    没等他说话,小胖哥在一旁剥着开心果, 粗枝大叶地插了句, “这酒好像是睿军那个女生的, 她还没喝,你们先拿走吧。”

    “行, 等会你跟她说一声。”态度也虚与委蛇,于是那人转身要走。

    “等会儿, 放着。”陈路周头也没抬说。他低着头在手机上回信息, 鸭舌帽沿压得低, 过来拿酒那同学没第一时间认出他来,只觉这人穿衣风格像陈路周,但他今天好像没来,所以悄无声息地打量他好一会儿, 小胖哥神态自若, 悠悠地出言提醒, “别瞅了,是你哥。”

    陈路周占了身份证的便宜, 比班里大多数同学都大,加上成绩又牛。所以有些同学直接叫他哥。但同学都知道陈路周不喝酒,大帅哥自律,要脸。不抽烟不喝酒,还挺绅士, 于是开始耍无赖说:“不是我要啊,是女生她们酒不够分。老板说我们人太多, 库存都喝完了。他现在派人出去买,得加钱。”

    陈路周这才从手机上抬头,露出帽檐下那双无谓的眼睛,黑夜里像被水里浸过黑亮黑亮,无动于衷地看着他说:“这边也有女生,你让班长自己想办法,她的酒,你还是别动。”

    “我要去找班长控诉你,你这个家伙胳膊肘往外拐。”那人气赳赳走了。

    陈路周日常被骂,他都习惯了。自从建议教导主任以后巡逻带上拳击手套之后,他走哪都能听到艺术班的人变着花样的骂他。他反正天天不做人,不在乎这最后一天。

    一旁小胖哥突然幽幽地开口,叫他绰号,“草,我真替你担心,你不是最怕传绯闻吗?”

    记住m.42zw.

    陈路周确实在学校挺会跟女生保持距离的,因为他这种长相,只要和稍微长得漂亮一点的女生走一起,立马就有人传他俩在一起了。陈路周初中就领教过不管校风多严谨的学校,传八卦的速度照旧惊人。

    同学都知道,不然刚才女班长听到别人打趣也不会下意识澄清,因为陈路周这人拽,要传到他耳朵里,他是绝对绝对会主动跟她保持距离的。所以小胖也领教过陈路周的辟谣速度堪比神舟发射。

    陈路周嗯了声,低着头还在给徐栀发微信,“然后?”

    cr:「还不过来?人都散了。」

    小胖哥四下环顾一圈,看徐栀有没有回来,凑过去在陈路周耳边耐人寻味地说:“你刚来可能没看见,睿军这女生吧,长得跟咱们学校艺术班的女生一样,超级漂亮,而且腰细腿长,胸还特别大。”

    “你看人家了?”

    “就……瞄了两眼,”小胖哥啧啧地说,满眼的意犹未尽,“长太漂亮了,没敢细看——”话音未落,也许是电光石火间,也许是有那么一两秒的空余,他感觉自己整个人猛然一抖,连人带凳子,被人猝不及防地横踢出半米,“……陈路周,你踹我干嘛?”

    他侧坐回去,低头看着手机,将运动服的拉链敞开来,露出里面的t恤和宽阔横直的胸膛。压低了帽檐,半张脸全挡住,依稀能看见下颚线冷淡地绷着,不着三不着两地慢悠悠回了一句,“——哦,有只老鼠,刚从你凳子底下窜过去。”

    “是吗?”小胖哥将信将疑。

    “……我从来不骗人。”陈路周脸皮挺厚地说。

    “对,你一般能坑都直接坑。”

    突然,手机一震一震。那边回过来。

    徐栀:「不能你过来?」

    cr:「不是我不过来,是你信不信,我现在一站起来,你这瓶酒就保不住了。」

    这条消息一出去,陈路周就看见徐栀收了手机准备过来了,于是挺不是滋味地又发了一条过去。

    cr:「我还不如一瓶百威是吧?徐大建筑师。」

    徐栀一边走一边回。

    徐栀:「我去看看烧烤好了没,你要不就干脆找把锁,把自己锁在椅子上。陈大诗人。」

    陈路周看完消息下一秒,看见徐栀直接脚步一转,去了帐篷那边,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cr:「玩不过你。」

    不过陈路周也没敢站起来,怕自己一走,徐栀的酒就被人拿走了。他们班的人他太了解,都是各县市大状元招进来的,参加过数也数不清的竞赛,见过的大牛没一箩筐,也有一打。所以从来也不会拿谁放在眼里,徐栀要早点说她今天参加录制,他多少也能交代两句,哪能让人这么对待。

    身边人来了又走,流水似的换了一波又一波,也没人能叫动他。陈路周真跟这把椅子锁了,后来李科过来叫他去玩狼人杀,他也没答应,四平八稳地靠在椅子上,抱着胳膊仰着脑袋看李科,帽檐下那双眼睛里不知道哪来的脾气,“你们不叫那两位朋友一起玩吗?你现在外交能力好像不行啊,科科。”

    陈路周很少这么叫他,他俩之间一般都是科神或者路草称呼。这种亲呢的叠字吧,有种说不出的阴阳怪气。

    徐栀和杨一景坐在bbq 的帐篷旁边,bbq这边都是女生,几个女生已经开始玩起了游戏,徐栀和杨一景很荣幸没被遗弃,女生很热情,无论做什么都把他俩算上,烤东西都会问一下他俩要不要,甚至还有女生主动过来加徐栀微信,说过几天就可以查录取情况了,如果被录取了,可以互相通知一下,开学大家一起订票过去,他们还有个a大的校友群,都提前拉好了,让徐栀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通知她一声,到时候拉她进群。还有女生夸她长得真漂亮,好看得像个洋娃娃一样,以后去了a大,追她的男生肯定从寝室楼下排到校门口了。让她千万别急着交男朋友,一定要擦亮眼睛好好挑一挑。

    杨一景还在一旁懵懵懂懂的搭腔,“你们上大学一定就会谈恋爱吗?”

    “不一定,但是遇到喜欢的,肯定会谈了吧,不会像高中一样,只能搞搞暗恋。”

    “你们班就没有人谈过恋爱吗?”徐栀好奇问。

    “那肯定有,”女生小声地给他们八卦,“其实我们科神就谈过,那个女生一开始也是我们班的,后来因为我们班的课程强度太大,她没跟上,高二就退出了,去了普通实验班,两个人就分手了,所以说异国恋,异地恋,这些都不靠谱。”

    杨一景:“你们班暗恋陈路周的应该很多吧?”

    “还好啦哈哈哈,”女生开始打哈哈,补了句,“外班比较多,反正一下课就属我们班的走廊最拥堵,都是借着来找人看他的。他其实平时还算低调,尤其是高一刚入学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他是保送进来的,没参加中考也没成绩,后来听说他爸爸很有钱,还以为他是花钱买进来的,后来花钱进我们这个班不是找虐么,所以第一次期中考试,大家都特别期待,他到底是什么水平。”

    杨一景听得好入神,时不时看一眼那个哪哪都挑不出毛病的人正靠在椅子上跟李科聊天,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李科的眼神也时不时若有所思的朝他们这边瞄过来。能被省状元这么深沉的凝视,弄得杨一景以为自己脸上沾东西,时不时茫然地拿手搓一下脸。

    徐栀想的是,她初中好好读书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进这个班,可能性很小,县市状元还真不好考。

    “然后呢?”

    “然后就是断层第一,拉了第二名也就是我们科神,近二十分。科神就兴奋了,说这么多年没遇到过一个像样的。陈路周算一个。”

    杨一景啃着鸡爪,心里也挺不是滋味,“这就是学神的世界。我要是被人拉了二十分,我直接就备受打击,当鸵鸟了。”

    话音刚落,玩游戏那边的女生突然开始起哄,几人看过去,才发现是李科和陈路周过来了,陈路周手上还拎着一听酒,也没开,也不喝,走哪都带着。

    两人从草坪餐桌那边走过来,似乎还在聊着,有一搭没一搭,陈路周单手揣在兜里,他大概是怕踩到狗屎,所以走过来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在看草坪。这么看,李科比他还瘦,骨头架子披着皮的感觉,是那种风一吹,衬衫吹在身上都能清晰看见肋骨印的排骨身材。陈路周个高,肩宽腰瘦,后背挺阔,敞着的运动服下应该铺着一层薄薄的肌理,有力而劲瘦,匀称到没有一丝多余的线条,被他抱在怀里应该很有安全感。

    帐篷这边有人点燃了篝火,徐栀刚巧和杨一景还有一个女生坐在篝火边上,摇曳的光火似乎要将那人晕化了,他身影变得柔软而炙热,宛如一片被太阳炙烤过的云,遥不可及,却让人想触摸。

    见他朝自己走过来,但徐栀可能跟陈路周的想法有出入。陈路周想介绍这些人给她认识,徐栀懂他什么意思,以后上了a大都是同学,但徐栀说白了,这个学霸圈对她可有可无的,真去了北京,多半也不见得会联系。她不想把自己跟他的关系变得这么复杂,一旦牵扯到朋友圈,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难道以后还真的时不时跟他们出来聚餐,然后听他们鹤唳华亭地怀念过去那些跟他有关的校园时光吗?他存在感这么强,同学们之间的闲谈能少得了他吗?

    这不就是招人想他吗,然后呢?他在国外混得风生水起,说不定还如沐春风的交起了女朋友,压根都忘了高三暑假这一段了吧。光是这样想想,徐栀都觉得自己大学四年被渣男套牢了。

    于是,在陈路周即将越过篝火旁走向她时,徐栀不紧不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低头问杨一景,“我去烤香菇,你还吃吗?”

    陈路周脚步一顿,拎着啤酒的手指节微微紧了下,看着昏黄的篝火里那道影子,纤瘦高挑,腰确实很细,从旁边他们班女生身边走过去的时候,那女生还摸了下,发出一声余味无穷的感叹,“徐栀,你怎么这么瘦啊。”

    她站在烧烤架旁,低着头心无旁骛地在刷辣椒酱和孜然,表情很诚恳:“我每天都跳绳,你可以试试,坚持一周就有效果,我初三的时候大概一百一,坚持一年就瘦到九十斤。”

    “你现在多少斤?”

    “就刚好九十左右。”

    “哇,体重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啊,你居然一样都没有,羡慕。”

    “跳绳吧,比起跑步,跳绳更快。”

    ……

    bbq结束之后,有一场小烟火,是他们班为李科这个省状元放的。李科直言受之有愧,说陈路周才是当之无愧的省状元,毕竟裸分全省他最高。陈路周都懒得搭理他,老神在在地靠在椅子上找了部电影看,他这会儿坐在李科边上,整张桌子的正中间,跟徐栀隔了四五个人。

    李科是全场唯一一个知道他俩的关系的人了,突然站起来走到徐栀身边,对她彬彬有礼地说:“我跟你换个位置,刚刚杨一景同学问我一个量子力学的问题我还没跟他解释完。”

    陈路周听见,电影都没心思看了,直接锁屏扔在桌上,无语地白了眼自作主张的李科。

    用你在那撮合。

    听见那边挪动椅子的声音,陈路周也同时站起来,往外走。但没想到,徐栀也是往外走,压根也没往他那边去,估计都不知道该往哪儿去,于是在情急之下,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一条且唯一能去的路——厕所。

    身后的同学目瞪口呆一阵,纷纷开始肆无忌惮的脑补和讨论,最后总结结论——

    “说实话,陈路周这避嫌避得有点明显了,他真的是洁身自好的典范啊!”

    “徐栀这种确实应该避嫌,长得比艺术班的都好看了,弄不好就是下一个谷妍。”

    “我要是陈路周因为谷妍那事儿,我都ptsd了,看见美女转头就跑,咱们学校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谷妍单恋啊,但是当时因为谷妍刚艺考第一热度很大嘛,网友都不信,我们还在帖子底下跟他们吵起来了,非说陈路周长得就是一张渣男脸。主要是咱们跟他每天朝夕相处的,他那么洁身自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跟别人不清不楚的。”

    **

    厕所在酒店后山,因为他们没有住宿,酒店让他们绕行去后山的公厕。徐栀跟在陈路周后面走,见他大步流星地穿过酒店大堂,人又重新拢入夜色里,月光将前面那人的身影拉得老长,他越走越慢,徐栀慢吞吞地盯着地面走,那抹斜长利落的黑影一寸寸地离她越来越近,好像潮涨潮落那海浪,马上就要没过她的脚踝,最后,他索性干脆停下来,徐栀来不及手脚,直接一脚踩在他的影子上。仿佛心里那浪啪一下打在她的脚上,温润的海水细腻地刮过她每一寸鲜活的肌肤。

    “踩我影子了你。”他站着没动,回头说。

    徐栀叹口气,让着他,“那我走前面,”半晌,想了想,回头认真说:“那你别踩我影子。”

    “……”

    徐栀上完厕所出来,陈路周还是刚刚进去那个姿势靠在对面的路灯下,整个人仿佛被黑夜拉长,显得格外的清瘦利落。徐栀怀疑他压根都没进去,于是走过去问他,“你还回去吗?”“你有地方去?”陈路周抱着胳膊,低头看她。

    “我刚看后山有个小坡可以看烟火,”徐栀看了眼手机的时间,“不是八点半有烟火吗?”

    后山的小坡上除了有烟火,还有数不清的蚊蝇,两人刚坐下没一会儿,徐栀发现陈路周手上就被叮了好几个包,她突然想起第一次见他那天,在高三复习楼的楼道口里,丢着各种牌子、用过没用过的电蚊香,当时她觉得这男生就不太好伺候。性格挑剔的很。

    徐栀看他手上蚊子包越来越多,忍不住说:“要不还是回去吧?这么叮下去,我怕你的手肿成猪蹄了。”

    刚要站起来,陈路周给她拖回来,“就在这看吧,人少,安静。”

    “真没事?”

    “嗯,”陈路周没太当回事,两人并排坐在草坪上,陈路周抻着一条腿,一条腿曲着,两手撑在身后,仰头看着星空,然后漫不经心地问了句,“像不像看流星那晚?”

    “有点,不过那晚的星空比现在好看,我真得建议傅叔多开放几个观星点,肯定能赚钱。”

    陈路周冷冷地瞥她一眼,“你干脆报金融系吧?啊?多会算啊。”

    破坏氛围一把好手。

    “倒也是个主意,”徐栀反唇相讥,“你要不上个国防电子科技?保密工作一流。”

    陈路周噗嗤笑出声,懒洋洋地说:“我妈说我以前阴阳怪气第一名,我现在发现,你才是第一名。”

    “不,我爸说我从小就是阳奉阴违第一名。”徐栀纠正。

    陈路周没搭理她,抬起一只手看了眼手表时间,神情松散,“还有五分钟烟火开始了,你想先听我解释,还是想先看烟火?”

    “解释就不用了,咱俩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关系,我只是现在反应过来,为什么你能这么自信,确实,陈路周,你应该的。”

    “行吧,那你解释一下。”

    徐栀:?

    陈路周冷笑着说,他把手从后面收回来,弓着背盘腿坐在草坪上,视线转而侧落在她的脸上,“刚绕开是什么意思,我这么见不得人?”

    “我只是不想咱们之间的社交太复杂,你懂吧?”徐栀老实说。

    “什么叫不想咱们之间的社交复杂?”

    徐栀记得那晚的夜空很干净,没几颗星星。她觉得陈路周的手机应该出问题了,烟火并不是在五分钟之后炸开的,而是她说完的下一秒,就突然在天边轰然炸开一道光,无数绚烂的星火从头顶携风带雨的降落,势如破竹,满目光火,耳边接二连三的响起“砰砰砰”,令人振聋发聩,胸腔微微一热。

    人群的尖叫声和欢呼声,很雀跃,此起彼伏的扬起,她隐约听见有人喊陈路周和李科的名字,这场烟火本身就是为他俩放的。

    徐栀看着他的眼睛,眼里都是烟火映着热烈的光,她轻声说:“因为小狗在摇尾巴。”

    听见了吗,因为小狗在摇尾巴,为你响起的欢呼声永远都不会停,庆宜的雨或许常年还会下,而我在沸腾的人海里——

    说喜欢你。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