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舟俱乐部目录

陷入我们的热恋 看·电影(一)(她的男朋友,至少也得是我...)

时间:2021-11-11作者:耳东兔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栀没回他。陈路周也没再发, 他当时在药店买红花油,因为整条手臂都是淤青和破皮,等柜员拿药的时候,本来外套脱了松松挂在肩上, 旁边有个小孩在量体温, 他怕吓着, 又把外套穿上了。

    药店柜员看他脸上也有伤,长得又这么帅, 估计也是个要脸的,就拿了一盒阿莫西林给他, 司空见惯地叮嘱:“配合着吃, 这几天先忍忍不要洗脸, 不然伤口沾水,很容易烂的,破相就麻烦了。”

    陈路周叹了口气。所以他就不愿意干这么麻烦的事儿,其实陈路周不是第一次打架了, 小时候在孤儿院就隔三差五得跟人干上, 那个时候老有人动他东西,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人大概就是觉得别人的东西特别香, 也可能还是懒,每次吃饭都拿他的饭盒。但是他这人吧,占有欲太强,又有点洁癖,死活都不愿意让人碰自己的东西, 那时候嘴没现在利索,说不过人家就只能动用武力。所以, 他后来自己的东西都会刻上名字。

    他拎着一袋药出去的时候,朱仰起和姜成站在门口一边抽烟一边聊天,他俩打架虽然不是家常便饭,但是打球打多了,总能碰见那么几个找事儿的,身上挂彩也没太在意,抽两根烟就能缓解。见陈路周终于出来,两人站在昏黄的路灯下,半开玩笑调侃他的金贵:“怎么样,药店的人是不是说你再晚来两分钟伤口就愈合了啊?”

    “滚啊,”陈路周笑骂了句,他是明月入怀,所以也没计较,只从袋子里拿出一盒红花油丢给他俩,“擦擦吧,你俩脸上疤多得已经快赶上龙哥了。”

    说到这,朱仰起才猛然想起来,怎么龙哥这事儿就突然不灵了呢,姜成愧怍地咳了声,不着痕迹地掐了烟,准备脚底抹油立马开溜,“那什么,我去找杭穗了。”

    药店就在夷丰巷外的小路上,这片区有点类似城中村,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商厦无声地包裹着一片破旧潲隘的低矮平楼,隔条街就是繁华喧嚣的商业街,人流密集,而这边因为是老住宅区,路人零星,沿路小店倒是开得琳琅满目,能在这住的都是老本地人,所以偶尔能看见几辆顶级跑车从空荡安静的马路上嚣张跋扈地疾驰而过。

    两人沿着亮得有一盏没一盏的路灯往巷子里走,陈路周外套敞开,拎着一袋子药,慢悠悠走,偶尔掏出来看一眼手机,也没消息。朱仰起浑然不觉他的心不在焉,还在兴致勃勃地跟他八卦姜成和杭穗的事情。

    “……”

    “姜成遇上杭穗算他倒霉,杭穗这人心狠,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杭穗跟徐栀有点点像,或者这就是大美女的相似性?”

    晚风徐徐,早先下过雨,空气里夹杂雨水的冷意,陈路周忍不住把呼吸都放轻,现在只想喝杯热的,填补心里的空落落。他烦心倦目地单手抄在兜里,沿路听他扯一堆都没接茬,就一声不吭地听着。听到后面这句,才自然而然地接过话茬,懒散的口气:“是吗?哪里像了,我没看出来。”朱仰起说不知道,就感觉而已。

    一秒记住.42zw.

    陈路周沿路看到一条小黄狗,趴在8090小卖部门口,十分惬意自在地摇着尾巴,他定睛看了一会儿,头也没转地问朱仰起:“你知道小狗在摇尾巴是什么意思吗?”

    朱仰起说:“不知道,想拉屎了吧。”

    陈路周斜他一眼:“……”

    当天晚上,陈路周的手机仍旧没有任何回复,他觉得徐栀可能不会再主动找他了。期间,他给蔡莹莹发过一条微信,蔡莹莹也没回,估计徐栀跟她说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姐妹俩总是一个鼻孔出气。陈路周倒觉得这样挺好,蔡莹莹确实应该无条件站在她那边。

    ……

    朱仰起睡了一觉起来看他一言不发地坐在客厅玩手机,以为是跟人聊天,结果神不知鬼不觉地凑近一看,发现他居然在刷蔡莹莹的朋友圈,一下子急火攻心狠狠抽了他一下,“你干嘛!转移目标了啊!”

    陈路周反应贼快,下意识抬手一挡,正正好好打在他的手前臂上,他本来就满手淤青,被他这突如其来地一下,直接疼抽过去,仰面倒在沙发上,极其无语地看着天花板,气得要命,可这会儿也只能嘶着声疼得直抽气——

    “你可别勾引蔡莹莹,她对帅哥没有抵抗力的,她可跟我说过好多次说你这种长相进娱乐圈当明星都能分分钟混成一线,就随便跟你谈个恋爱都觉得很拉风,而且,你一向都很避嫌,尤其是我喜欢的女生——”

    寂静的客厅里都是陈路周急促而均匀的喘息声,听着怪让人心热的,这要换个人在这,画面就很难以言喻了。他仰靠在沙发上,想踹他,但是对他的猪脑子已经心灰意懒地都不想浪费那点精力抬脚,等缓过劲来,那股剧烈的痛感慢慢从他神经里剥离,呼吸恢复平静,那双清澈干净的眼睛此刻也就只能冷淡无语地看着他,清心寡欲得有点行将就木的意思——

    “咱俩从小到大,哪次你喜欢的女生我不是主动避开,你别拿谷妍说事,我跟她高中三年一句话都没说过。还有,我要想跟人瓜田李下,搞点什么,我也不会找蔡莹莹,你脑子给我搞搞清楚,不是因为你喜欢她,是因为她是徐栀的朋友。”

    “那你——”朱仰起发觉自己最近真是太敏感了,撩开肚皮上的t恤,拍了拍,“要不,你打回来。”

    “起开,”陈路周烦得不行,随手去捞茶几上的手机,冷声说,“我在找徐栀生日,傅老板说她七月上旬,我不知道是哪天。”

    那会儿是七月上旬,估计就在那几天附近,但徐栀朋友圈变成三天可见,他只能去看蔡莹莹的朋友圈,好在她大咧咧,朋友圈全开放,不过内容繁多,一天几乎要发七八条,陈路周花了两个小时才看完她一年的朋友圈,因为怕错过信息。

    所以朱仰起当时好奇的问了句,“为什么是徐栀啊?这么多年喜欢你的不少吧,比她漂亮的也有,成绩比她好的你应该也见过不少,为什么是她啊?”

    陈路周沉默了半晌,发梢在黑夜里挡住他的眼睛,轮廓清俊,他简单地把第一次吃烧烤那晚的情景娓娓道来:“还记得那晚吃夜宵吗?我跟她第一次见面,我当时帮一个残疾人占座,跟小孩吵嘴,小孩过去找大人来理论,她走过来说要帮我录音,不会让人冤枉我的,这种无条件被人站边的滋味还挺爽的。这应该是开始吧,后来我自己也不知道了。”

    “到什么程度了?出国能忘掉吗?”朱仰起提问三连,“回来还喜欢吗?”

    “你觉得呢?”陈路周冷不丁扫他一眼,心说,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他倾身过去拿起茶几上的棉签,沾了沾红花油,一边抹一边挺坦诚地说,“我跟她说白了认识也就这么几天,能到什么程度,我不是开玩笑的,她哪怕在北京跟人谈恋爱,我就希望那男的靠谱点,徐栀那性格真的不会保护自己,我就怕那男的可能还没进入感情状态,她就猴急猴急地要跟人发生点什么。”

    朱仰起若有所思地眯缝起眼睛,说到底陈大少爷还是个保守的人啊,他托着长音说,“哦——谈恋爱没关系,怕她跟人上/床,懂了,你是个洁癖。”

    陈路周想起徐光霁问他是不是有处/女情结,但哪是这个意思,上完药,袖子还卷在手肘处,哪怕受着伤,手臂线条也是劲瘦流畅,在昏黄的光线下,蕴藏着说不出的力道。

    随后他不屑一顾地把棉签丢进垃圾桶里,不咸不淡地自我解嘲说:“你可能想多了,我没这个洁癖,我不是怕她跟人上床,我是怕她跟不靠谱的人上床,懂了吗?咱俩都是男的,有些话还用我说的那么直白吗?所以我让你帮我看着点,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看人眼光你没出过错,她的男朋友,你至少得按我这个标准找吧。”说完,突然想起来上回徐栀来他家烤地薯还剩下几个,于是随口问了句,“吃烤地薯吗?”

    照你这个标准,整个a大估计也找不出几个,朱仰起心说,还你这个标准,嘴上忙应:“吃,那你俩——”

    陈路周起身去烧水,“她要想跟我就这么断了,那就断了吧,我接了个航拍活,过几天可能要去趟西北。回来准备准备估计也差不多该走了。”

    朱仰起心里顿时仿佛被人扔进一块大石头,沉甸甸地压在他心底,虽然一直都知道他要走,但他这人从小情绪反应就迟钝,只要时间还没到,就觉得这事儿还远得很。这会儿是切切实实感觉到离别前的依依不舍。

    虽然陈路周老说朱仰起外面有小三小四小五,但是朱仰起一直以来确实都很黏他,在一中只要跟人说我是陈路周的兄弟,大家都会多看他两眼,他是行走的话题制造机。他跟冯觐说过,为什么他手机里女生微信那么多,基本上都是因为陈路周。这么一人要出国,朱仰起内心的感受就是,他的太阳走了,他的太阳要去照别人了。简直可以垂泪到天明的程度。

    但陈路周觉得他假惺惺的,烧完开水回来坐下,一边打开电视,一边毫不领情地戳穿说:“得了吧,你就是觉得以后加人微信没那么方便了是吧?”

    朱仰起当然也不否认:“这也是原因之一。”

    陈路周笑笑,漫无目的地挑着台,话说得很随意自在,也轻松,好像真不是什么难事儿,要换做别人这么说,朱仰起铁定是一万个不信的。

    “两年吧,我看了下那边的课程,本科也就三年,我打算两年把学分修满,顺便看看这两年能不能赚点钱,经济独立了我就回来,就当还了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以后也不会靠他们了,”陈路周挺诚恳地用眼神指了下,简直是识时务为俊杰的典范,“主要我现在身上穿的内裤都还是连惠女士买的。”

    朱仰起知道他只穿某个牌子,他俩都是,但那牌子贵,真不是打几份工就能穿上的。朱仰起知道他只是开玩笑,他也曾问过他你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脱离这个家庭呢?或许对于别人来说这很容易,但对陈路周来说,他本身就没有归属感,怎么说呢,这种归属感是谁都没办法给他的,哪怕现在他对徐栀,怎么可能会有归属感呢,而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家庭,连惠和陈计伸对他一直很疼爱,说这是糖衣炮弹和虚情假意都好,但这十几年的陪伴和“家人”这个身份就已经不可磨灭了。要是他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估计得有不少人戳着他的脊梁骨说他白眼狼吧。

    他既然装了这么久的仁义道德,也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让自己晚节不保,所以朱仰起觉得他说两年,那就是两年了。

    可也觉得两年还是太久了,要真等他回来,这他妈别人都生米煮成熟饭了。

    **

    徐栀发现人的情绪还是挺容易传染的,比如蔡莹莹这会儿不太高兴,是因为老蔡有工作上的调动,可能要平调到外省待上一年半载的,连带着她想到自己九月就要去外地上学,虽然录取结果还不能查,不管被哪所学校录取,离庆宜都挺远的,她就开始担心老徐。

    “反正从小到大,我永远都是放在最后的,妈妈在的时候,他就只管妈妈,妈妈不在,就是工作,好不容易这几年能关注到我吧,好了,又要去外地了。”

    徐栀也说不上来,一方面他羡慕蔡院长的能力,一方面又觉得老徐这样也挺好的,庸庸碌碌,不用太优秀,陪家人的时间很多。

    两人闲着没事,在家涂指甲,徐栀也在无名指画了个戒指图样,于是叹了口气说:“至少像老蔡这样,以后老了不会被人骗走退休金吧。”

    蔡莹莹托着下巴看她把手放进探照灯里,也是爱莫能助地说,“老徐真全把钱都打过去了?”

    徐栀说:“也没全部,另外一张卡他忘了密码,被银行的工作人员及时拦住了,但是前面的八万已经追不回来了。”

    老徐知道真相的时候整个人都失魂落魄,所以这两天她都在警局录口供。

    蔡莹莹也是没想到,现在骗子的技术推陈出新,压根防不胜防,她想起来一件事,捞起一旁的手机,翻出手机短信对徐栀说,“我前几天也碰到个骗子,说要送我两张电影票,是博汇影城的,还是什么私人包厢,笑死,博汇影城什么时候送过免费的电影票,诺,你看,一个陌生号码发的,让我兑换二维码——”

    蔡莹莹本来想给徐栀看,结果不小心就点进链接去了,页面直接挑出来的是博汇影城的电影票座号,“靠,兑换成功了?!”

    徐栀问:“哪?”

    “博汇影城,3楼vip包间——”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